正文 第170章:问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风深夜来访,李靖、红拂女十分意外,不过他与李业诩是好兄弟,故而,这对传奇夫妇并未将他当外人看,听秦风到访,很是意外与热情的让人邀请他至客厅。

    在会客厅没坐多久,一位衣着艳丽的妇人大步走进了屋子:她虽上了年纪,眉宇间有着点点皱纹,却有着清秀绝俗的瓜子脸,高鼻雪肤,不见老态,尤其是一身鲜红的衣服,让她更显年青。她的腰间还配着一把长剑,大有英姿飒爽之感。

    红拂女比李靖小六岁,却也是年过半百之人,可他面前出现的这个红衣妇人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三十左右的妇人,与他心目中的形象相差太大。

    秦风趁机将目光落在红拂女身边的李靖身上,李靖大约一米八三的身材,一袭素净的便装披在身上,却自然有一股刚正不屈的威势。

    李靖已近六旬,可怎么样也不像拥有这个年纪。他看上去至多四十来岁上下,方方正正的脸上一对眼睛闪闪发亮,显示出非凡的神采。他长得鼻直口阔,颌下一把长髯,配合抖擞的精神与气度,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刚阳至极的男子魅力。四十来岁的模样都有如此魅力,可以想象在年青个二十岁那是什么样的光景,难怪大名鼎鼎的红拂女会连夜奔投,创出一段佳话。

    秦风当真大感意外,他见过李靖不下数十次,红拂女是第一次,以前,李靖给他是一身正气的感觉,可如今两人一站,交相辉映之下,有种非同凡响的魅力,一种只有意会不可言传的意境。

    “拜见伯父、伯母!深夜打扰两位前辈休息,实在惭愧!”秦风六识敏锐,对于周边一定范围有着一定的领域性,越是深入这个领域性越容易让他察觉。可红拂女却直接走进大门,直到她与李靖出现那一刻。他才感觉到她的存在。这份能力,委实不凡。

    “你就是秦风,多次听靖哥也说你前途无量,机智非凡。而业诩称赞却是你的武艺,说当今世上。能够与你一教高下的人一巴掌都数得过来。我听得却很不服气,早想跟你比划比划。看你是不是如业诩称赞的那样,那么厉害!”红拂女将腰间的剑连同剑鞘一起握在手中。双眸中战意凛然。

    秦风有些瞠目结舌,这自己好歹也算是客人,哪有一照面就像自己挑战的,目光落在李靖的身上。

    李靖颇为尴尬的看着秦风,他这夫人性子一发,纵然是他也罩不住。

    秦风呆了半天,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了一会儿,

    忽然发现这对夫妇与郭靖配黄蓉那组合挺相像的!

    也只有憨厚老实胸怀天下的傻小子才配得上冰雪聪明的黄蓉丫头,也只有低调内敛包容的李靖才能吸引红拂女这样的奇女子。

    “来,来,来!咱们比上一比。”红拂女剑光一扫,跃跃欲试。

    秦风硬着头皮,十分严肃的说道:“高手难寻,我也挺心动的,只不过今天是比不成了,我深夜来访,实在是有着天大的事情寻求帮助,可不是比试来的”秦风想了一想,直接祭出了大杀器,将怀中的圣旨掏了出来,反正他们等会也知道。

    圣旨果然是圣旨,当秦风祭出这份法宝的时候,纵然是红拂女也肃然行礼。

    秦风也没有遮掩,将圣旨递给了李靖。

    李靖用一目十行的速度浏览了一遍,神色间已经满溢震惊之然,他做梦也想不到李世民竟然给了秦风这么大的权利。他情绪的波动直接影响了旁边的红拂女,凑过头来一看,一如李靖那般的惊讶、震撼。

    李靖捧着圣旨,还给了秦风后说道:“贤侄,你说吧!但凡用得上的,我李靖全力配合。”

    “其实我此来,主要是找伯母的。”

    红拂女意外的说道:“除了打打杀杀的本事,其他的我可帮不了你。”

    秦风重重道:“伯母,您应该知道前朝时期的天网、地网吧。”

    红拂女双眸一阵圆睁,显然也让秦风的话给震惊了。过了一会儿,道:“当年我是地网的成员,自然知道。”

    李靖凝重道:“莫非地网死灰复燃了?”

    秦风道:“地网有没有死灰复燃我不清楚,但是天网已经出现了。”

    红拂女道:“天网,早已取缔了,哪来的天网?”

    “取缔?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秦风没有隐瞒,将事情原原本本、详详细细的说了出来,最后说道:“谁掌握天网,谁拿走了天羽令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落到谁的手里都一样,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天网进行重新整合的时间里,将其一网打尽,尽量让他们在进行破坏前将隐患消除于无形。小侄听闻伯母当年效力于地网,故而过来请教一二,希望得到伯母的提点!这天下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决不容许这些阴谋家破坏来之不易的太平。”

    李靖夫妇动容不已,此刻的秦风言由心声,最后那一句更是掷地有声,自有一股凛然的正气。

    红拂女沉声道:“李素有从龙之功,杨广对他信任之极,不但位极人臣,而且还将最神秘的地网交付与杨素。杨素兼文武之资,包英奇之略,志怀远大,他隐瞒杨广,借整合、扩展地网的理由,私自建立了一支不亚于地网且忠于他的名叫箭锋的私人机构,而我正是其中之一。杨素临终前,将地网及箭锋交与了杨玄感,其本意是保杨家百世太平,可不曾想到这恰恰是杨家覆灭的缘由,李玄感早就心怀不轨,窥视帝位已久,有了地网及箭锋,其野心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最终,走上了谋反之路。谋反前期他启用了地网与箭锋,使得叛军势如破竹,可谓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在此时,被一系列大胜而迷惑的杨玄感走了一步致命的臭棋,他竟然无视地网与箭锋的实际作用与能力,竟尔愚不可及的召集隐藏在天下各地的成员,组建了一支人数高达五万的精锐军队,然而,地网与箭锋擅长的是刺杀之道,于战阵根本不通,这支军队甫一出战,便让屈突通、樊子盖联合剿杀,这些人是死士,宁死不退,然而在战阵之中他们各自为战,最终死亡殆尽。由于杨玄感的错用,不但让地网与箭锋遭遇到灭顶之灾,也直接导致了杨玄感最终的败亡。至此,地网与箭锋名存实亡,即便被李密继承了一部分,可也只是一些能力不佳之徒,最终在与王世弃大战中,地网与箭锋尽数覆灭。”

    “地网与箭锋即便还有漏网之鱼,可也是些无关紧要之徒。至于文帝重建之天网,从未大规模的露面,即便露面了在当时也被人们误认为是地网与箭锋之余孽,地网与箭锋臭名远播,却给天网起到了十分重要的掩饰作用。天网重组后的地网毫无关联,若你不提,我还不知天网的存在。”

    秦风没抱太多念想,故而也没过多的失望,于是说道:“多谢伯母相告,不过我相信我一定能把天网挖出来。”

    “哦?”李靖与红拂女相顾一眼,实在不知他从哪来的自信。

    “天网与地网的性质一样,所做之事无非是刺杀、破坏、离间等事情。”

    红拂女赞道:“你想得很周全,也归纳得很清楚,天网与地网要做的能做也仅是这些,经你这么一说,范围就小了,搜寻难度也大为降低。只要留意一些莫名其妙的刺杀事件,总究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得到这位金盆洗手的行家认同,秦风精神一振,大声说道:“如果是我是拿到天羽令的人,我第一步要做的是整合,重新凝聚人心重新考核成员的忠诚,而不是傻乎乎的制造一些刺杀案件。”

    李靖微微一笑,也知道李世民为何将这个任务交给秦风了,其实破案与行军作战有异曲同工之妙,行军作战的过程中只有明白敌人是什么样的部队,有什么特点,作战风格是什么、此行目的是什么,你才能制定出行之有效的作战方案。这道理其实是相通的,可见秦风之前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能够换位思考的去想问题,已立不败之地。

    “理由!”李靖惜字如金的说了两字

    “天羽令失落多年,已失去部分威慑力,由于天羽令久未现身,使得成员成了一个个单独存在的个体,有些人甚至已经隐姓埋名的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一旦有了家庭的羁绊,天网成员与常人毫无区别,为了这来之不易的生活,他们甚至比朝廷更希望天网的核心成员死得干净,只有核心成员死绝,他们才能真正的做回普通人,我认为这些回归本真的人的心情比我更加迫切。我的应对之策是提前布局、静观其变、打草惊蛇。”

    李靖眼光一闪,问道:“何为打草惊蛇,你知道天网了?”

    “不知道,但是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秦风没有隐瞒,便将碧水坊说了出来。

    李靖沉吟道:“碧水坊神秘异常,确实是值得怀疑的对象。如果这般,你之策略没错。”

    “我想起来了,这碧水坊建立的时间与地网合并的时间相当。”红拂女适时的出声。

    “多谢伯母相告,那碧水坊的可能性更大了。”这绝对是意外之收获,秦风大喜的道谢。

    红拂女笑道:“今晚就不难为你了,记得还欠一场比试。”

    “定不让伯母失望!”

    “好!早点破了天网,我等着你。”

    秦风请李靖帮忙完善了一下行动方案,眼见时间不早,便起身告辞。李靖看着他的背影,不由的摇头赞叹:“生子当如秦云霄!此子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智计,心思更是缜密,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大唐有福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