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4章:重中之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言尽于此,信不信、遵不遵从主上之令,请随意!我认识你们,天网的规矩可不识人,请一些人不要自作聪明,误人误己。宅子的事情由苍雄出面交涉,成不成不重要,保证不泄漏真实身份是关键,好了,大家散了吧!”

    “喏!”

    众人无言而散!大家都是聪明人,要不然也不会有各个领域有所成就了,心里同样清楚背叛的代价,他们因过于了解天网而不敢有任何反抗,封不平说得很对,大家已经没有退路,搏一把或许有从龙之功,背叛说意味着灭门,这种事情他们本人没少干过,每一人都沾满了浓重的血腥,洗也洗不干净了。

    “狼蛛留下!主上另有安排。”蓦然,封不平叫唤了一个人的代号。

    风骚美艳的少妇闻言,收回了踏过门槛的脚。

    狼蛛拥有8眼黑色,排成3列422。步足粗壮,多刺,末端为3爪。因善跑、能跳、有毒性、行动敏捷、性凶猛而得名。

    这女人与狼蛛一样,有毒性,凡是想占她便宜的人都死绝了,她没有敏捷的身手、凶猛的格斗技巧。但是天网取用的是她之毒、她之眼,凶不凶猛无关紧要。

    狼蛛问:“主上有何吩咐?”

    封不平沉声道:“三天后启用玄霜计划。”

    狼蛛身子微微一颤,娇艳欲滴的脸盘刹那苍白如雪。

    封不平问道:“忘了你的出身了么?”

    狼蛛的神态渐渐坚定了起来,道:“狼蛛遵命!”

    玄霜计划的内容除了主上,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刚才那些核心成员一个未知,因为主上怀疑有人已经生了异心,野猪,首当其冲。

    “大,狂狼!你说有希望么?”过了半天,狼蛛问道。

    封不平坚定的说道:“有!”

    狼蛛满怀期待的看着封不平,她需要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只因玄霜计划对她而言太过沉重。

    “平如镜的湖面隐藏着涌动的暗潮,只要风足够有力,暗潮会掀翻一切!李唐的太平是平静的湖面,骗得了天下人,却骗不了雄才伟略的主上。李唐看似风平浪静,但根基并不牢,不说三国混战的突厥。单说蠢蠢欲动的高句丽、百济、吐谷浑就够李世民喝一壶了。况且,内部还有世家肘制,故而,时下的李唐与隋末十分相似,只要李世民走错一步,这天下又将爆发大乱。这些,还是次要的,重要的则是被李世民裁掉的官员,这些人多少有些本事的。李世民过河拆桥的手段,很多人可是不满得很呢!”

    李渊当初为了收买人心,对于那些投奔李唐的人都给予高官厚禄,让他们以为遇到明主,真心实意的为李唐效力。

    这种收买人心的方法在创业初期确实给李唐江山带来了莫大的好处,但毫无疑问也给后世留下了官员冗累的隐患。

    李世民的裁官减员,正是解决当初遗留下来的后遗症。

    李世民大刀阔斧的裁员,将两千多名官员裁减至六百四十三人,现在在朝堂上任职的官员每一个都有自己的职责任务,分担原来至少三个人的事物,也形成了干实事的风气。官场风气是好起来了,可那些下岗官员人就不痛快起来了。不痛快就会喝酒,一喝酒还会胡言乱语,反正大唐不以言论而获罪,朝廷也确实亏欠他们,李世民一直懒得计较着。但如果这些心怀怨言的家伙被某些有心人利用起来的话,那可是一股不小的影响力。

    “主上估算了一下,李世民裁掉的人,有一半以上与世家有关联,这一点正好可以利用起来。到时候,世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即便不会响应主上,可也绝对是袖手旁观、待价而沽。”

    “其二,李世民没有钱了。与杨广一样,李世民好大喜功,甫一登基,就大刀阔斧、不切实际的做事,做大事。”

    狼蛛疑惑的问:“对于百姓而言,这是好事啊。”

    “对百姓而言是好事,可对他来说,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李唐根基不深,积蓄不多,去年更被颉利倾空了国库,开发荒田,增加来年的粮食产量,这开发荒田是钱哪里来的?还不是李世民掏钱?除了这些,他用钱的地方数不胜数。哼,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可他还偏偏没有吸取教训,心急着做事用钱。到后面哪里有钱养官员养军队,没有钱军队的教训就跟不上去,士气难解受挫,没有钱,官员还会用心做事吗?官员和军队是一国之根本,当这些人不做事的时候,天下离大乱已经不远了,而这个时候就是我们起事的最佳时机。皇帝也罢,普通人也罢,没啥都不能没有钱。还好咱们主上高瞻远瞩,早早就想到了问题的根源所在,让我们这些年大量囤积财富,有了钱就有军队有了钱就会有军饷,宅子里的那笔巨资,无论如何也要弄出来。一来可以帮助我们,二来不能便宜李世民了。要是让秦风发现了,肯定会献给李世民,这对于我们是非常不利的。”

    “苍雄,多谢你的提点。”狼蛛面色已是一片坚定,重重的说道:“你说得对,李世民要完蛋了。我们不能让他苟延残喘下来,玄霜计划立马执行。”

    封不平满意一笑,道:“不能心急,心急就得不偿失了,启动玄霜计划的时机你要把握拿捏准了,别到后面偷鸡不成蚀把米。”

    “苍雄,只管放心,这些年我都等过来了,差也差不了这几年了。”狼蛛面目狰狞扭曲,也失去了当初的美感。

    “我与李贼有不共戴天之仇,恨不能啖其肉,喝其血,他死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嗯,你也回去吧。”

    狼蛛问道:“你呢?有何打算?”

    封不平道:“在长安,知道万家赌坊是碧水坊的产业的人多不胜数,现在没了万家赌坊,我自然回碧水坊了。刻意躲藏反而不美。”

    “话是不错,你可要当心一点,李贼爪牙众多,没一个是简单人物。”

    封不平道:“多谢提点。”

    “我走了!”

    “不送。”

    “一定能成功的。”待大堂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封不平为自己打气着说着。

    他封不平本是一个乞儿,因遇到异人。习得了一身本事,隋末大乱时,他曾效力隋兵,第二次征讨高丽时隋朝兵败,而他寡不敌众的身负重伤,官兵撤退之后,他拖着一身伤顽强的躲到一个树林里,可不曾想脱离了虎窝,陷入了狼群,真真正正的狼群,他的主上在狼口将他救了下来,并且好言慰问,分给他食物,最后见他武艺不凡、刚正忠直,便收留了他作为卫士,并且百般倚重。

    他的主上对他既有救命之恩,又有知遇之恩。如此恩情,重于泰山,他自然以死相报。

    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并非是天网中人,是半路加入这个体系的,故而,天网的那些元老对他甚是不服,

    但他的主上对他甚为倚重,别人纵然不服也无可奈何,毕竟,他们的主上可是实实在在的一个狠人,前不久,就杀鸡儆猴般的灭了一个元老,全家七十多口人,一个不落的让他活生生的丢到登州的海域喂鱼去了。经此一事,那些元老不对主上的任命不敢有丝毫反对,他们现在家大业大的,已经不再是以前那般烂命一条了,不敢拿全家性命去冒险。就拿那个代号野猪的爆发户来说,以前,他是天网中的王牌杀手,现在么?嘿嘿,走几步路都要乘车的人,半点反抗的本事都不再具备了。他除了一路黑到底别无他法。

    野猪本人是废物一个了,但是主上看重的是他那赚钱的本事,

    野猪从事的是朱砂事业,这本是一个极度冷门的行业,可偏偏遇到了一个给自己找一个牛逼祖宗的李氏王朝,李渊是皇帝,他说他是道教始祖李耳的后代,别人也不敢反对,李渊作为李耳的后裔,现在有能力了,自然要大力宣扬老祖宗的思想,于是,道教一下子就火了起来,道士多了,画符咒的朱砂就变得极为畅销,野猪在销售过程中,用了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几乎垄断了整个朱砂行业,称他为大唐里的朱砂大王亦不为过,这些年他赚了无数白花花的银子,说是家财万贯亦不为过,这钱多了他就投入到其他行业,依靠本钱雄厚,这钱也让他越砸越多了。

    故而,这么一头金猪,主上可舍不得就此宰了,不将他变成以前那瘦不拉叽的模样是绝不罢休的。

    “苍雄,在想什么?”这时,后堂转出了一个蒙面人,他正是这群人的主上。

    “主上!”封不平连忙行礼,道:“属下在担心。”

    蒙面人问道:“担心有些人不听话?”

    “主上英明!”

    蒙面人笑道:“放心吧!野猪没那个胆量。他有钱财无数,可命运不好,生了一大堆的女儿,到现在也只有一个小子,平时宝贝得很呢。”

    封不平恍然道:“属下以自己之水平看待主上,实在惭愧。”

    蒙面人笑着说道:“不,不,不!你能用心思,我很高兴。我们不缺打打杀杀的人,就缺能用心思的人。我们名为主从,可我从来就把你当亲兄弟一样。我希望你现在和未来都能独当一面,可是你这性子太过刚硬了,你这性子早晚要惹出事端了,很要不得。”

    封不平感动得热泪盈眶,颤声道:“主上!”

    蒙面人呵呵笑道:“你是我的大将军,千万别学妇人之道。”

    封不平连忙道:“喏!”

    “你们的谈话我听到了,你与狼蛛的表现我很满意。京城之事就交给你了,我要南下一趟,李贼在中原势力太过雄厚,我们在此征集士兵不易隐藏,而南方丛林密布,李世民再强也是鞭长莫及!”

    封不平昂然道:“定不负主上所托。”

    “嗯!你很出色我相信你说到做到,还有,那笔钱财绝不能落入李贼之手。此乃重中之重!”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