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6章:统一思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哈哈,原来是马兄。你们真够倒霉,同一年出生,同时还考科举,却又同时错过了报名的时间,诚可谓是在错误的时间里遇到了正确的朋友,有所失必有所得,人生难得一知己,也算是冥冥中对你们二人的补偿了!”

    秦风大笑着说道。

    刘仁轨、马周想想也是此理,不禁纵声豪笑。

    “人生难得一知己,说得好啊!将军出口成章,且含人生至理,不愧有时下之名。”刘仁轨赞叹不止。

    “虚的,都是虚的。诗词歌赋小道也,既不能吃也不能用,更不能富民强军,只不过是生活中的乐趣罢了,用途不大。”

    马周感慨道:“天下间,也只有将军敢这般说话了。”

    马周与刘仁轨一样出自寒门,处境比刘仁轨还要惨,刘仁轨虽出生平民百姓的家庭,但至少能管温饱。而马周不但出生贫寒,幼时还父母双亡,孤苦伶仃,独自一人四处做短工,将自己拉扯长大。他讨生计之余,十分好学,不满二十便以满腹经纶,胸藏济世之才。

    但因出生贫困,受尽了各种冷眼,使得性格脾气极为古怪,纵然满腹经纶,周围的人却瞧不起他,一直也碌碌无为。直到立威之后不就,马周才得到了出仕的机会,当上了邻郡的一名刀笔小吏。便如三国时期的庞统一样,马周觉得自己身怀济世之才,却大材小用的当刀笔小吏,做的很不开心,整日里以饮酒为乐,不务正事。

    如此作风受到了上司的责骂,马周一怒之下,弃官而走,周游天下,至长安遇上了刘仁轨。他们同病相怜,皆为失意之人,相互把酒畅谈,大倒苦水,引为知己。

    相处下来,刘仁轨早已现马周在政治上的干略远在他之上,是一个堪比傅说、管仲、萧何的人物。如此人才,却落得如此境地,实在令人叹息。

    “马兄,说句难听的,我孤陋寡闻,从未听过先生大名,要是说什么久仰之类的话,那是敷衍了事,也是对你的不尊重,我秦风不屑为之。不过,刘兄说的话,想必是错不了的了。我们虎贲军是娃娃当家的军队!打仗个个要得,但是在公文方面,加起来也是白搭。我们正缺政务能手,望马兄助我一臂之力。”

    马周大笑道:“将军真是快人快语,周愿意为大将军效力。”秦风的话,说到他心坎里去了,他是干实事的人,没有风花雪月的细胞,也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秦风没有用诗歌上的成就来说事,反而大加批判诗词之道,让马周大有知己之感,秦风这么说话,可见也是一个干实事的人,而这,正是他需要的上司。

    历史上的马周在出道前,吃亏在了性格上,使得他一直怀才不遇,半生奔波流离,过着饱一餐饿一顿的生活,最终,迫于生计,不得不投奔中郎将常何,只是一直籍籍无名。直到某年,李世民让所有的朝臣写一篇关于时政得失的文章,他好也做自我检验检讨。常何是个大老粗,也就请了马周代笔。

    马周聊聊千字让李世民大吃一惊,方才知道在他眼皮子底下还有如此大才,立刻派人去请马周。马周脾气古怪,直接拒绝见李世民。

    李世民求才若渴,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四请马周,这才见到了马周这位奇才。马周也因此平步青云,短短数年便成为大唐宰相,位极人臣。

    除此之外,马周不求名利铮铮风骨,在名臣辈出的贞观王朝成了一道耀眼的风景线。

    李世民擅于纳谏,马周、魏征都是出了名的谏臣。不同的是魏征,不断揭李世民的短,打李世民的脸,不仅如此,还将李世民的诸多过错记载下来,怕史官不知道交给史官,让史官记录下来。很多时候逼得李世民直骂娘,多次在长孙皇后面前叫嚣着要杀了魏征。魏征死后,由于没有人像长孙皇后这般人物的存在,使得李世民对于死去的魏征态度极为恶劣。

    魏征是踩着李世民的尊严而名垂青史的,有着为名声而不惜一切代价的嫌疑。而同样身为诤臣的马周却不在乎这个名号,临死之前,让人将所有的奏章谏书烧毁。

    在贞观一朝,马周堪比商之傅说,汉之萧何。如此才德兼备的人才,在落魄的时候,秦风自然不会放过。

    “我身旁正好缺一个总录文簿的录事,先生可否屈就暂且任一个录事?”

    录事的地位与刘仁轨的参军事一样,地位算不上很高,但都是重要职位。

    马周性格有些古怪,也因此饱受冷眼,除了个别朋友极少得到认可。虽身怀雄才,却一直碌碌无为,反而被他视为庸才的刺史达奚恕骂的狗血淋头,胸中苦闷自不用说。秦风出生高贵,个人亦是才名满天下之辈,才没有丝毫高傲的姿态,他的真实与坦诚让马周心中感动,沉声道:“马周决不辜负将军厚望。”

    古人极少自称自己的全名,只有在情绪到了一定界限,才会以全名自称。

    收下了刘仁轨、马周,秦风高兴得差点跳将起来,这一回,总算不要处理如山的政务、后勤事宜了,而苏烈、张士贵也可以安安心心的做他们单纯的将军了,这绝对是一举三得的天大喜事。

    “真得感谢安碑晋土这个小鬼子啊。要不然也不会遇到两位了。”此刻,秦风由衷感谢那个让他轰出大门的小鬼子来,要不是他,自己不会进宫要不进宫也就错过了两位大才,“早知如此,不该那么恶劣的对待他了。”

    刘仁轨、马周只听得云里雾里的,但他们知道,自己幸运的遇到秦风并被他重用,绝对与那个什么安碑什么晋土的人有关。

    “将军,恕属下多嘴,这安碑晋土好像不是中原人士吧?”刘仁轨问道,他是至诚君子,觉得他日若有成就,得感谢人家一番。

    “安碑晋土是倭国人,那家伙又矮、又丑、又黑,与传说中的鬼怪一样,我且称之为小鬼子。”

    秦风冷笑道:“这小鬼子野心不小呢!”

    马周忙问端的。

    秦风没有隐瞒,便将安碑晋土上门所求之事了出来。

    刘仁轨、马周一脸凝重,他们是一等一的人才,自然知道科技对于帝国的重要性。

    马周更是坐不住了,沉声道:“将军,冶炼、炼器、医药、农事、饲养、驯马……之术皆是我华夏民族千年的结晶,亦是优于异族的根源,绝对不能落入包括倭国在内的任何异族人的手里,小鬼子心怀不轨、用心险恶。属下建议立刻向陛下建议,将各项技艺密而珍之,绝对不能示人。”

    秦风大生知己之心,笑着说道:“冶炼、炼器能让我们的兵器利于他人,铠甲坚于他人医药让我们体魄强于他人、寿命长于他人农事、饲养让百姓富于他人……这些独门绝技给予他们,绝对是得不偿失之事,早在半年前,我已经与陛下说了。时下,朝廷对技艺进行了严格管控。马兄请放宽心。”

    马周由衷的说道:“陛下英明神武、将军目光远大,属下多虑了。”马周耿直,不轻易服输,更不会吹捧,但此话却说得心口一致。

    “不,不,不!”秦风道:“当日推行此项决议之时,陛下可是承受了不小的阻力,直议了两天才一致通过。”冷哼一声,继续道:“那些个腐儒说什么天朝要有天朝风度,应该去教化天下万族,最终实现天下大同。我当时气炸了,差点就当了一回刺客。”

    刘仁轨、马周相顾骇然,万想不到文质彬彬的秦风竟有如此想法,不过,这份为天下不计个人得失的态度倒是得到了他们的赞赏。

    马周冷哼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习得先进的技艺,最终长刀指向的还不是所谓的天朝?同样是人,我不知道那些王八蛋是怎么想的。文艺可以分享,国之重器能分享出去的么?那些个腐会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一点没错。”刘仁轨接口道:“当年我游历登州之际,见过一群小鬼子,由于没有接触过他们,于是近而观察,我现这些人有着惊人的意志,以及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固执,以及毒蛇一样的狠毒。他们盯上了帝国的技艺,明面上无能为力,我担心他们暗中会使用见不得人的手段以达目的。”

    “你说的一点没错,小鬼子的性情正是如此之性情,他们与突厥人一样崇拜强者,鄙视弱者,但是,他们比突厥人更狠上百倍,只因倭国人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至亲的亲人同样心狠手辣。由于倭国粮食长期短缺,于是便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老人到了6o岁或者脱落了第一颗牙齿,便被他们视为累赘,就要由儿子背到山上去,任其自行消灭。”

    刘仁轨、马周只听得头皮炸、心头冷,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世间还有这等残酷的民族。

    秦风的话给两人思想上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两人都是至孝之人,一下子对于小鬼子的厌恶上升到了极点。

    “禽兽不如!”

    “世间不应有这样的民族。”

    马周、刘仁轨先后说了一句话,他们没有怀疑秦风,因为这种事情一查即可知晓,秦风不至于撒谎的!

    “倭国人自前朝开始就涉足中原,人数一年比一年多,带来的黄金亦是一年比一年多,然而,他们献给朝廷的却少之又少?那么,这些钱财被他们用在何处?我怀疑用途有二,收买一些不法官员第二,收买地痞流氓,建立专门收集帝国机密的机构。”

    “有这可能!”马周道。

    秦风道:“故而,我今晨进宫,向陛下讨来了圣旨,找到这些毒瘤,不管是一品官职还是普通人,但凡出卖国家利益者,死!”

    “竭尽所能为国效力!”

    “竭尽所能为国效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