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9章: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风走到一间充当临时会议室的房间,让人唤来两员亲卫统领。

    “将军!”

    秦风道:“强坚范、李穆!我有一事要问你们清楚。”

    “将军请吩咐!”两人恭恭敬敬的说道。

    “你们从虎贲军中让我调入亲卫,由堂堂正规的军人转为私军,你们有什么想法。我希望听到你们真实的想法。”与普通的亲卫不同,他们两人是秦风调过来的,不经过考核。

    “将军,能当你亲卫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多少兄弟对我们是羡慕无比呢!”强坚范大大咧咧的说着,上一次,秦风他强出头,让他真真正正的体会到了秦风的人格魅力,当那笔该自己所得的补偿一文不少的到手后,他对于秦风的忠心上升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试问,一个愿意为属下强出头,一个人品高洁的上司,这天上地下哪里去找呢。

    虎贲军这些将士一个个的本都对秦风充满了钦佩,认可了他在军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待见他如此作为,一个个更是对他心悦诚服,感激涕零,更不要说直接受惠的强坚范了。

    李穆笑道:“属下这条命都是将军给的,将军让我死我李穆皱一皱眉,不是好汉。”

    “没那么严重!”

    秦风沉思半晌道:“我要打造出一支与众不同的亲卫军,只要学了我的武技,他日的成就将是现在的百倍、甚至千倍。你们瞧!”秦风拿起一块玉镇纸,随手一握,顿时,在强坚范与李穆惊骇的目光下,一条细细的粉末从秦风指缝间缓缓溢出。

    “这只是那项绝世武技最基本实力。”秦风拍拍手,问道:“想不想学?”

    强坚范、李穆兴奋得脸色通红,道:“想!”

    秦风笑了,作为武者,没有一个不向往更强之路,他们的回答并没有让他意外,笑着说道:“你们都知道家父号称天下第一勇将。”

    两人点头,这是公认的事实,没什么好否认的。

    “你们是我最信任的人,我也不妨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其他我除了家传绝技,还有另外一个师父。而我这位师父的本事,比起家父,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是将我师父的本事学到极致,打败家父是很寻常的事情,而现在,我就传给你们的就是我师父的绝技。”

    强坚范、李穆闻言大喜过望,跪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头,道:“此生此世,坚强范李穆唯将军之命是从。”秦琼一样的武力啊,谁不向往,两人激动得差点语无伦次。

    秦风不习惯受人跪拜,忙将两人一一扶起来,道:“这种武技需要在安静的地方修练,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忙过眼下之事,我再招你们入派宗,同时亲自教导你们武技,”

    强坚范激动的问:“什么是宗派?”

    秦风道:“我的师父出自一个名叫青云宗的隐世宗派,代代传承至今已有三千多年历史,而我则是当代宗主。”秦风大言不惭的说道:“也就是说,当你们正式入派后,就是我的亲传弟子了。”

    “啊?”强坚范、李穆惊喜交集。

    秦风本就是名动天下的人物,出道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更关键的是他今年才十六岁,绝对是不可估量的一颗耀眼的新星,在他手下做事,升迁的机会本来就多。而一旦成了秦风名义上的弟子,那关系就更铁了。

    建宗立派是秦风灵光一闪的念头,他这是借鉴时下流行的门生制度,将两人真真正正的绑在自己的战车上,在古代,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一旦背弃师门,那将受万众唾弃,这种道德观念直到民国时期也依然盛行,蒋校长正是依靠这层师生关系,将诸多闻名世界的名将牢牢的绑在自己身边。秦风这么做,只为了保证亲卫的忠诚,而不是为了与李世民叫板,要不然,他就直接将罗通等人收进来了。

    秦风厉声道:“青云宗之所以与世长存,在于一个隐字。所以,你们心里有数就行,要是有这三者知道,别怪我按门规处置。”

    “喏!”

    “你们去告诉各位将军,鱼儿上钩,渔网给我抓牢了。能否抓住大鱼就看大家的了。”

    杜一名在建筑学上确实很有一手,当他接手后,各方面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杜一名不负秦风所望,在他的主持下,一些不合理的建筑被一一拆除,而后安排新的景致,使得宅院一下子优雅而高贵,紧凑而不压抑。

    三天来,都在采用两班倒的作息方式,人力节省了,效率却高了数倍有余。

    秦风看了一次,甚是满意,对杜一名好生褒奖了一回。

    第五天下午收工以后,杜一名对狂狼使了一个眼色,狂狼会意的跟了上来,在两人拿着图纸指指点点的时候,秃鹫也凑了过去,一切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丝毫违和感,几人嘀嘀咕咕,仿佛在商议着如何施工一般。

    “毒蛇,杜先生,究竟何时行动!”狂狼急不可奈,事情越来越顺利,他们在这几天时间里,已打通了几个通气孔,也到密室中看了一回,当他们见到财宝稳稳当当的胡乱摆在地上,心情更加急切了,那晃人眼球的财宝把他们仅有的耐心也消耗得干干净净。

    杜一名眼中也透露着激动、兴奋,笑道:“免得夜长梦多,今晚就行动,这宅子几乎不高防,而外面巡逻兵卒的规律我也摸清楚了,而且,嘿嘿,咱们有着倾倒泥土的借口,纵然遇到巡城兵卒,只要像前几天那般应对就行了。”这几个晚上,他多次让亲信拖着泥土去规定的地方倾倒,也多次遇到巡城兵的询问,只要他们说是秦风请的工人,巡城兵过场性的检查一遍就一律放行。

    “毒蛇,好样的。”狂狼轻轻一笑。

    杜一名道:“今天晚上,全部是我们的人,可以放胆搬货。秃鹫,你耳目灵敏,就在门口把风,我安排五位精明的兄弟助你,若有紧急事态,立刻示警通。狂狼,你负责搬货。侯杰,你立刻苍雄汇报,让他做好接应的准备。”

    夜里,飘起了朦朦细雨,秦风的宅子点着几堆篝火,在寒风中忽明忽暗,显得凄美而浪漫。

    “兄弟们,加把劲,以后大家都是从龙之功!”密道口,杜一名或者说是毒蛇更贴切一些,用激动得发颤的声音说着。

    狂狼向毒蛇笑了一笑,打开了秘道口,率先走了进去,接着五十多名眼中充满了狂热的人也鱼贯而入,都没有说话直接往里钻了进去。

    等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狂狼扛着一口装满奇珍异宝的铁箱走了出来,他二话不说,立刻又快步跑了进去,杜一名早已让人备好袋子,让人将铁箱里的财物转移到了袋子里。

    看着价值连城的财富,在场的人无不暗自吞了口口水,眼中闪过着贪婪之念。杜一名是一个人物,并没有为之心动,让人将扎好袋子,准备接收下一箱。铁箱过于笨重,且容易让人发现,故而,在此之前,他们准备了很多类似装废弃物的袋子。

    如此反复,待狂狼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弄出了三十口铁箱,也就是说,这短短的时间里,他们已经弄出了三分之一的财物。

    杜一名估算了一下,吩咐道:“今日就到此为止,剩下的明天再取”

    狂狼呆了一会儿,惊讶、不满的说道:“现在还早,为何不一次性全部取完?莫非还要留下送给李贼不成?”

    “不行欲速则不达。”杜一名道:“金银财物比泥土重,搬运途中容易留下痕迹,财宝数目太多,一字排开得拉老长一段路,万一让巡城兵发现将功亏一篑,得不偿失。反正已经是我们的了,又飞不走,这么多年都等下来了,急也急不在这一两天时间。“

    狂狼也觉得有理,不再多言。

    “涂抹上泥土,整备一切,走”杜一名见大家装了袋,谨慎的下了一个鱼目混珠的举动,而后由可靠力大者背负,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咦,好浓郁的兰花香味儿!”

    众人正欲离开,一股如兰似麝的香味自空中飘散开来,情不自禁的吸了几下。

    “不好,有人下毒。”杜一名刚刚反应过来。

    但听得“咕咚”、“啊哟”之声不绝,大家纷纷倒地不起。

    “杜先生反应得太晚了。”秦风从阴暗处走了出来,双手环胸,俊秀的脸上露出了戏谑的神色,双目有些可笑的望着他们。

    秦风的声音不大,而且很柔和,但此刻在毒蛇、狂狼等人耳中不亚晴天霹雳!

    他们对于秦风的突然出现,忍不住为之色变

    毒蛇脸无血色.失声叫道:“秦风,你”他张了张嘴.竟不知应该说什么了?

    “意外吗?”秦风摇着头,嘴里出了“吱吱吱”的声响,“我却一点也不意外,我站在那里已经看了整整一个多时辰了,只是你们没有觉而已。而我看你们搬运这些财宝如此的迈力更不好出声了,毕竟是为我而帮嘛,我又岂能拒绝”

    “不可能、不可能的”毒蛇双眼布满了血丝,一脸的不可置信的甩着头,那自若的神态已经荡然无存,叫道:“秃鹫呢,秃鹫在哪”

    “秃鹫?挺贴切的名字,长得太丑却跑出来吓我,我一惊吓,一剑下去,把那秃头宰下来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