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0章: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你好卑鄙,竟然下毒。”毒蛇倒在地上,虽然身体不受控制,可脑袋却是清醒,也能说话。

    “刀剑存在的目的是杀人,毒也是一样,手段不同结果却一样。毒,干净利落不血腥,省心省事又省力,你难道不觉得毒药有一种高雅的君子气度么?”

    “秦风,有本事把毒解了,老子与你大战三百回合。”狂狼有气无力的说着狠话,如果眼神可经杀人,秦风足以死上几万遍了。

    秦风笑道:“就算堂堂正正比武你也比不过我,除非你有家父那样的本事,可惜你没有,故而没必要浪费大家的时间。这夜深人静、三更半夜的,要是吵醒左邻右里那多不好意思啊!这里是我成亲用的新房,沾上了血不吉利!而且,你们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价值,杀了怪可惜的。”

    狂狼咬牙切齿道:“老子死也不说!”

    “可是你现在连自杀的本事都没有。”对于自己下毒的本事,秦风自信得很。

    “你这是什么毒药?”毒蛇神色依旧不可置信,但实际上已经渐渐恢复了平静,他在拖延时间。

    “我知道你拖延时间,我还是劝你不要白费心机了,没有我的解药,你们三个时辰内动弹不得。不过看你好学的份上,我且满足你的好奇吧!”

    “想知道这种毒药叫什么名字么?”秦风戏谑地看着毒蛇。

    毒蛇一双眼睛喷着怒火瞪着秦风,可身体现在压根不受他的控制。“每一种毒药都有一个温柔美丽的名字。”秦风淡淡的话语传入了柳元的耳中,听起来是那么的阴森恐怖,“就如同山野中的蘑菇一样,越是美丽,毒性越大。”

    “这种药的名字叫情人泪,听起来是不是很美?情人一流泪,男人的心就软了,你们遇到了情人泪,自然也一样。”秦风围绕着大家起了步,慢吞吞地说着,“中了这毒之后,人就会犯困,会做梦。梦中会遇到平生最美好的一幕,恭喜你们,情人泪帮会帮助你们在梦里实现你的梦想。”

    “你到底想怎样?”毒蛇浑身直冒冷汗,他实在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意图,但是从他没有立马杀死自己这个情况来看,自己还有和他谈谈的可能,“要钱?只要你放了我们,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这些可以不计在内。”

    秦风戏谑的看着毒蛇,反问道:“你觉得可能吗?”

    毒蛇苦笑一声,道:“我想明白,你是怎么看出破绽的?”

    “其实这笔财宝我早就知道了,也知道有人进去过。之所以没动手,就是等着你们自己送上门来,让我来他一个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修地下室的消息是我故意散布出去的,而且,你们难道没有发现那些施工的人都是军人么?哈哈,除了你们,几乎都是大唐的虎贲军,当你们派人以算命先生、商贩的形象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们迟早会来,当你们询问的时候,我已经确定下来了。而你太过自作聪明了,以为别人是傻瓜,却不知我见你第一面的时候,在那不经意的交流中,你已经连续两次露出了马脚,当你建议分工协作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为的是今天晚上这一刻。”秦风上前了一步,言语中充满了无比的自信。

    “怎么可能”毒蛇神色又变

    秦风笑道:“只要有心,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也不怕实话告诉你,自从你要求晚上动工的时候,这附近所有兵卒都是我的人,自以为是的你们早以是我的瓮中之鳖了。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只是想战一个最恰当的时机而已。

    毒蛇身躯晃了一晃,险些站立不住,心底也想明白了一切缘由,失声道:“这一切都是演戏?从一开始你们都在演戏?”

    “不错”秦风此刻也不急着抓人,道:“你们还是太过心急了一些,而你自以为天衣无缝,其实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不过,从你们的立场而言,这般冒险也无可厚非,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还让人向你的老巢送信。换作是我的话,在行动之前,肯定会疏散集合地的人员,以避免被人一网打尽,可是你太蠢了。”

    毒蛇面如死灰,讷讷不言,他们确实太急了,因为心急,在一些细节上不经思索。

    “不好意思,我忙得很,没时间与你聊天。都给我绑起来!”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已经围了上来的亲卫军说的。

    “喏!”

    强坚范、李穆率队上前,将毒蛇等人五花大绑了起来。

    秦风,飞马到了封不平等人隐藏的庄院。

    这是一富豪区,属于这群人的巢穴可能不止一套庄院。秦风抵达后,为了没有漏网之鱼的出现,不客气的下达了全部扣押的命令,在抓捕到重犯之前,这些人都将处于虎贲军的监管之中。

    确实对方无路可逃后,秦风肃然道:“仁贵,破门!”

    “喏!”

    薛仁贵微微一笑,举起属于重兵器的方天画戟来到了府门外。

    “砰!”

    在漆黑的夜中。传来了一声如雷鸣般,震耳欲聋的巨响。

    百斤重的方天画戟与厚重的房门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木门本就没有什么防御力,哪经受的住如此大力的一劈,方天画戟直接在房门正中央开了一道口子,斩断了撑门的门闩。

    在双方的目瞪口呆之下,薛仁贵又一脚猛踹,门后想用身体抵挡的人让他踢飞了出去。

    “冲进去,胆敢还击者,杀无赦!”秦风语下透着浓重的杀机,长剑所指,两百精锐随着薛仁贵破门的威势冲进了府内。

    “什么人!”

    当正门破开的时候,焦心等待的封不平吓了一大跳,一颗心也随着那声巨响悬了起来。

    一群人冲到前院的时候,遇到了急速推进的官兵。

    而后续的官兵还源源不断的涌了进来。

    “二营随我来!”薛礼将大戟往地上一插,拔出佩刀一挥,让过封不平等人,带着一支队伍往左院而去。

    “跟我杀!”程处默也不慢,带队往右而去。

    而罗通,则领着一营精锐,紧紧的跟着秦风与封不平等人对峙。

    封不来惨然一笑道:“秦风,你好本事”

    他话未说完,秦风已然下令,“杀!”秦风而不知这府里是不是如狡兔窝一般,拥有三窟,能够让幕后人从容逃窜,故而要把握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根本没有理会封不平的喊话,直接下达了命令。

    冲府而入的士兵都是各营的最强者,人人都有一具手弩,随着秦风一声令下,第一营士兵扳动弩机,顿时劲弩,立刻带走了三十余人的性命。

    事先有言在先,弩手只射家丁小卒,那些衣着华丽的大人并不碍事。看到这情景,封不平顿时明白了秦风的险恶用心,他这是竭池而渔啊!

    “鼠辈!”封不平破口大骂,大吼着指挥身旁三十多个亲兵迎上前抵抗。

    秦风与罗通也领着兵马冲了上去,双方接触的一刹那,鲜血四溅。

    秦风手中的湛泸宝剑黑夜里剑芒大盛,见人便斩,手下没有一合之将。

    “当”!

    湛泸剑硬是被人架住。

    两人打个照脸,秦风哈哈大笑道:“封不平,果真是不出我之所料!碧水坊、万家赌坊果真有鬼。”

    封不平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一脸震撼与惊恐的表情,只因在刀剑相交的那一刻,他的百炼唐刀竟尔在一击之下,被劈为两半,现在手中只剩下不盈尺的的残刃!

    高手对袂,间不容隙,封不平这一愣神间,对他而言无疑是错过了决胜的机会。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湛泸宝剑带着撕裂风声的声音已经当胸而至,封不平本能的往后一退。

    便在这时,秦风左手轻轻一挥,一柄飞刀,如流星闪现,将封不平的右臂刺了一个对穿,秦风乘势逼上,一脚将封不平踢晕了过去。

    “给我绑了!”秦风看也不看,率众冲向残余的护卫。

    封不平的三十几个护卫见首领已被打倒,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掉头反向议事厅里逃去。

    议事厅的门窄,外面人群冲到这个瓶颈处,不由挤做了一团。

    秦风领着百人一拥而上,将他们尽数杀了,占领了前院。

    里面有人将议事厅的门窗皆牢牢的栓了起来,但秦风仅仅只是一脚,房门就让他踢得四分五裂。

    大家一拥而入,将议事厅里的二十多人一网打尽。

    不仅仅只是正院,左院的薛仁贵、右院的程处默,后门的尉迟宝庆也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取得了战果,此刻正掩杀而来,与秦风他们胜利会师。

    “老大,这几个家伙在一群护卫的的拥触下企图往后门逃走,一阵乱箭给射回来了。”尉迟宝庆提着血淋淋的钢鞭大步走了上来,手一挥,六个衣着华丽的男男女女给押的上来,补充了一句:“他们应该就是你要的大鱼了。”

    “把他们的嘴巴堵上,不能让他们说一句话!”秦风下达了一个令人奇怪的命令。

    不过,他在军中积威之久,尽管奇怪,可命令很快就让人执行了下去。

    “搜!给我掘地三尺,也不许放过一人!”秦风面容沉稳,对于此消息并不奇怪,这兔子都知道挖三个洞来保护自己,更何况是他们这些造反的人物?若是没有密道,反而奇怪。

    “将军,无漏网之鱼!”在外布防的苏烈与李来诩一身是血的冲了进来。

    “我怀疑有地道之类的逃生通道!”秦风稍作思忖道:“苏烈,你与府外的李业诩各自率领两百骑整装待命,听候调令!”

    “喏!”

    苏烈、李业诩领命而去。此之二人心细如尘,善于发现细微之处,让他们做相关的善后事情最是妥当。罗通、薛仁贵也是不错的人选,可经验远不如苏烈,至于程处默、尉迟宝庆那就算了吧!而做事严谨的张士贵,现在还在一家家的排查可疑人物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