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7章:军事顾问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两位先生,军营生活还习惯吧?”说完军事,就轮到政务、后勤方面了,说来惭愧,自从刘仁轨、马周到了虎贲军中,秦风丢给苏烈、张士贵后就不管不问了。

    面对两位宰相之大才,秦风有些讪讪不好意思。

    “回将军,没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属下与马兄挺喜欢虎贲军的氛围。”刘仁轨笑答道。

    虎贲军从上到下都是干实事的人,接触的也是没有多余的言语,没有官僚作用、没有打压、没有肘制,如此环境,让两人的才华得到淋漓尽致的挥。

    苏烈笑道:“将军!对两位先生之才,我苏烈心服口服,嘿嘿,与他们相比,末将与士贵都成大老粗了。”

    刘仁轨、马周连称不敢!

    他们二人均是天纵之才,尽管从未接触过大军的政务,也只有刚开始的时候显得有些生手,但处理过的结果却不可谓不准确。

    这还不足一星期日,刘仁轨、马周二人便掌握了各种的诀窍奥妙,如同老手一般,将虎贲军所有政务都处理的井井有条。

    马周还特地拟定了一套处理军政的流程,让刘仁轨处理最新的政务,而他整理以往累积的事儿。如此即能第一时间解决最新情况,累积的府事也在不断的减少。避免了日积月累,新事拖成旧事的情况。

    刘仁轨、马周虽是两人,但忙开熟手的他们,效率可当十人来使用。

    在如何繁杂的事情,到了刘仁轨、马周的手上都能让他们剥丝抽茧的以最简单的方式处理完毕,这份处理军政要务的水平,让苏烈、张士贵叹服不已。

    秦风笑着说道:“定方,你与士贵长于行军作战,而仁轨二人长于政务,与他们比政务,等同于让他们二人与你们比行军作战的本事,这是不对等的比较,不具备可比性。术业有专攻说的正是这个道理。”

    “术业有专攻!”

    马周赞不绝口道:“将军言语精辟,可不正是如何么?”

    默念着韵味十足的短句,刘仁轨亦道:“都说将军文武双全,果真盛名之下无虚士。”

    “哈哈!自家人就别客套了。”

    秦风沉吟片刻道:“仁轨、宾王马周字,我有一个建议,希望你二人考虑考虑。”

    “将军请吩咐。”二人抱拳说道。

    “吩咐说不上,是我私人的建议。”秦风接道:“虎贲军是一支作战的军队,在以后讨伐异族之战中,少不了我们的那份子,而行军作战途中,将会遇到风、雨、雪、晴等各式各样的天气,士兵还好说,毕竟大家的体质强悍,而你们则不同了,身体再强也不如士兵,故而,我建议你们也参与到训练中来,不求能够像士兵那般上阵杀敌,只为锻炼出健壮且能够适应各种天气、地形的体魄。一副好的身体,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最初的本钱。在战争中,谁也无法预料将会生什么事情,万一兵败,逃命、生存的机会都将多上几分,故而,我希望你们能正视我的意见。”

    历史上,刘仁轨侧重于军事方面,而且也长期担任一方之主将,由于长期随军训练,身体素质非常好,因此他活到了八十四岁。而历史上的马周可谓是英年早逝了,自从被李世民挖掘出来后,他平步青云,一直为国事操劳,在长期的工作中积劳成疾,最后一病不起。唐太宗见到马周病倒了,便派当时医术最好的名医给马周看病。并且唐太宗还亲自为马周熬药,还命皇太子李治以弟子礼来看望马周,希望他能早日康复。马周也想继续为大唐的展壮大再多做几年,可惜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无药可治的地步,终于医治无效,离开了人世,这一年只有四十八岁。马周之英年早逝,固然有操劳过度的成分,但主要因素还是其体质太差,若体魄稍微强悍一些,抵抗力强悍一些,可能也不会如此了,现在,两人既然落到秦风的手中,秦风自然得为他的健康着想,如果他拥有着刘仁轨一样的寿命,大唐的历史或许会因此而改写也未可知。

    古代的军队,一旦战败,文职官员几乎是逃命途中的累赘,为了保护某一个重要人物,得花费无数倍的代价,但若文职官员也像后世的军政人员一样,对本人对大军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大好事。

    刘仁轨、马周是何等的聪慧,又如何不知秦风的善意?他们都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也有着不服输、不愿意拖人后腿的傲气,对于秦风的建议,两人毫不犹豫的应允了下来。

    “还有你!杜荷。”搞定了二位大才后,秦风又将矛头指向了杜荷,“你小小年纪就坏了身体的本源,过早的泄了阳气,如果不强自己之体,你顶多还有五年的寿命。以后你除了随同仁轨、宾王学习、处理政务,训练一刻都不能落下。”

    杜荷一听,神色为之大变,秦风的医术他亲眼所见,连御医都远远不如,故而一点都不敢怀疑,顿时,小鸡食米般的连连点头。

    “将军还会医术?”刘仁轨、马周甚为诧异。

    “将军之医术,连宫中御医都不如。”杜荷努力平息心中的恐惧,把秦风当日在杜府将杜如晦从鬼门关拉回来一事说了出来。

    “属下素知将军文武双全,却不想医术之道亦是成就非凡,属下佩服!”刘仁轨钦佩的说道。

    “总而言之,人这辈子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这就是所谓的活到老学到老了,些许小术,登不得大雅,莫要见笑。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喜欢学习。”秦风大言不惭的说着,在众人钦佩的目光又对马周说道:

    “宾王,你的身体比杜荷好不到哪里,如果你不好生将养,顶多只有四十岁的寿元。所以,你们不但要处理政务、不但要参与训练,还得跟我学习一套师门养生拳术。这是命令,不得违背。”

    “想我马周何足道哉,安敢劳将军为我费劲心力?马周纵万死亦难报将军大恩!”马周见秦风虽是以官方之身份下令,但却难掩其中的关怀,想他马周幼时父母双亡、孤苦伶仃,遭遇无数嘲讽与冷眼,又何曾有人如此关怀过?顿时,只感动得泪流满面。

    刘仁轨、杜荷看了这一幕,内心震撼无以复加。早闻秦风知大理、明是非、善百姓,今又见其如此关爱下属,实乃不可多得之人物。

    “拳为太极拳,是以中国传统儒、道哲学中的太极、阴阳辩证理念为核心思想,集颐养性情、强身健体、技击对抗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结合易学的阴阳五行之变化、奇经八脉、导引术和吐纳术形成的一种内外兼修、柔和、缓慢、轻灵、刚柔相济的拳术!”

    “太极拳阴阳开合、刚柔相济、内外兼修,用意念统领全身,通过入静放松、以意导气、以气催形的反复习练,以进入妙手一运一太极,太极一运化乌有的境界,达到修身养性、陶冶情操、强身健体、益寿延年的目的。此之拳术,只要大家有兴趣都可以学,绝对受用一生。处默!”最后,秦风点了程处默的名。

    程处默道:“末将在!”

    秦风吩咐道:“太极拳一事,就劳你费心了。”

    “喏!”自从知道家中老魔王在太极拳之下没半点脾气,程处默学到之后,就苦练不休,至今,已有一定的水准,足以胜任初级教官这一角色。

    “太极拳似慢实快,似绵软无力,实则威力无穷,所以希望大家别小看。”程处默想了一想,又道:“不瞒大家说,家父在这套拳术之下,可是大败而归的呢。当时还是老大手下留情,若老大全力出击,家父恐怕过不了三十合。”

    听了程处默的话,一片哗然。程咬金是谁是,是公认的一流武将,是仅次于秦琼、尉迟恭的悍将,连他都在太极拳面前没有还手之力,那么,其他人又将如何?

    顿时,武将一系的人一个个兴奋异常!恨不能早日学会这一拳术。

    秦风微微一笑,程处默的诉说,已经成功的吊起了大家的胃口,相信大家在学习途中,定然会全心全意投入其中。

    “将军之胸襟实在,实在……”刘仁轨感佩非常,一时半会都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了。

    秦风幽默一笑:“客气的话就别说了,我这么做,也是希望大家多活一些岁月,为大唐多多出力。要知道,我很快就是半个皇室中人了。”

    “恭喜将军老大!”大家传出一阵阵热火朝天的祝贺

    “多谢多谢!”

    秦风笑着说道:“军队之事就此安排,接下来的日子大家都辛苦辛苦了,若我估计不错的话,明年下半年就是我大唐北伐的时候。”

    “消息可否属实?”帐中,不分文武,一个个都喜上眉梢。大唐重武轻文,军人要提升,唯一的途径是立军功,故而,将士、参谋们都是闻战则喜,为了一次出征的机会,十二卫的大将军每次都是争得面红耳赤。

    北伐意味着战争,战争意味着军功,军功意味着升迁,故而,这群鹰派人物激动非凡。

    “大家心中有数即可,千万不能外传。”

    “喏!”事关国家机密,大家都知道怎么做。

    秦风继续道:“虎贲军有没有资格出征,就看这半年的训练了,所以,一切拜访大家了。”

    “我等愿为大唐,鞍前马后,终此一生,至死不渝!”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