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2章:能不能更无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求订阅、收藏、推荐、打赏!!!

    “你的第一个需求,朕尽量满足于你,若你无法降服那匹马,朕将尽力为你找来一匹不弱六骏的宝马。那么,第二个需求又是求取何物?”

    李世民询问。

    “这个问题先不谈,我有一件十分重大的情报向您汇报,到了无人处咱们再谈。”

    ……

    立政殿!

    还是只有李世民与秦风。

    李世民示意秦风可以说了。

    “这情报是说大可大,说小可小,是关于郑丽琬的。”

    “查到她的来历了么?”李世民问道。

    “不是我查到,而是她自己说的。”秦风纠正了李世民的措词,“您可知道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前,哪一家的势力最强。”

    “道家!”说出自己心目中的答案后,李世民侃侃而谈:“汉武之前,汉朝采用黄老之学,以无为而治之理念来治国,道家影响着国家政策,当是天下第一学派。”

    “不,不是道家,而是墨家。”

    “道家因崇尚自然高远,鄙弃狭隘功利主义,而常常走向极端,主张绝对虚无,反对一切作为,甚至进而反对一切人类文化、知识和技术的进步、否定文明的价值。其固然在朝堂上地位然,可其思想没有半点依托,与现实社会隔隔不入,故而,在民间根本没有多少影响力。”

    “墨家的核心思想是兼爱、非攻!在此基础上衍生出尚贤、尚同、天志、明鬼、非命、非乐、节用等支流……由于墨家贴近百姓、且实实在在的为百姓谋祈福,故而,墨家在百姓心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继而,惨遭汉武帝与儒家之毒手,尽管没有大肆屠戮,但是墨家却让汉武帝更名为魔门,其意不言而喻,自然是歪门邪道的意思!儒家为了将墨家打入万丈深渊,使出了丑化、抹黑墨家的卑鄙手段,百姓愚昧无知,在人云亦云的宣传下,为国为民的墨家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一席半真半假的话,将李世民这样的雄主也唬得一愣一愣的。

    过了半晌,叹息道:“这等学派之间的明争暗斗朕确是一点不知。”当他说出这话的时候,也在考虑:如果朕与汉武帝易地而处,会不会这么做呢?

    “这些都是见不得光的手段,而汉史是儒家一手编纂而成的史书,自然不会说出自己丑恶的一面了。然,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董仲舒做梦也没想到,这世间除了墨家,还有另外一家隐在人间,正在冷眼旁观他之举措,尽管这一家人丁不兴,可却也将此事记载到了本派的典籍之中,此之一派,正是我们鬼谷。”

    “之后呢?”听得入神的李世民见秦风停止,忍不住催促了起来。

    秦风轻咳一声,开始了自己的编纂大计。在他的描写下,让李世民明白了很多史书没有记载的“秘密”。使得李世民知道了人所未知的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秦风是这么说的:

    由于饱受摧残,且没有德高望重的钜子,各执一词、莫衷一是的八位长老将墨家分裂成了八个小支流,分别以阴癸派、补天阁、邪极道、天莲宗、真传道、灭情道、魔相道、花间派之名游走于天下。但八道为了自保,便组成了一个名为魔门的守望相助的松散联盟。

    东汉末年,墨家出了一位自称天魔的旷世奇才苍璩。

    苍璩是一世英才,硬是将分裂近百年的八道融为一体,苍璩愤世嫉俗、孤傲偏激,不容于正统,故遍搜天下典籍,将其中的奇技秘术去芜存菁,取其合于己道者,加工整理为十卷天魔策,后来魔门再次分裂,十卷天魔策散落于八道手中。因为他们与主流相悖,使得他们的一切无法进入公众的视野,从而公众对于他们由于无法理解而产生了种种的揣测与传说,而他们的形象又进一步在这些揣测与传说中走样变形,这几乎也是所有的团体的共同境遇。而主流话语对边缘团体的打压,在正统写法里,也就叫做卫道伏魔。

    时至今日,魔门八道一如鬼谷派所剩无几,便是当年最强的阴癸派也只剩下郑丽琬一人,余者七道,早已灰飞烟灭。

    ……

    “改朝换代之后还隐藏这么多人所未知的历史辛密,实在让人难以想象!除了这些,恐怕还有更多更多隐藏在表面之下。”

    秦风一本正经的应和道:“我也是这般认为的。”

    李世民问道:“郑丽琬如你一样来历非浅,想必也具备一些人所不能的本事吧。”李世民对什么门派之争不感兴趣,他在意的是郑丽琬到底是不是一如秦风这般变态,要真如此,可得好生掌控在大唐之手。

    “肉戏来了!”

    秦风精神一震,说了这么半天,为的不就是等着这一刻么?墨家与鬼谷不同,至今还有传人,如果没有八道这样的一个铺垫,最终准得露馅不可,到时候,李世民要是追究起来,自己也可以说墨家人无知,最终只能不了了之。

    “除了与我一样的武技,她还懂得改善军械、设计兵器图谱之类的学识。”反正秦风头脑里有着各种刀具的模板,到时候画出几份交差便可。

    李世民动容而立,道:“这可是利国的学识。”

    “我也是如此认为的。”

    “能不能让她为我大唐效力?”

    秦风苦笑道:“估计有些困难。”

    “为何?”李世民的语气弱了一些,不用想也知道跟自己有关。

    “她说唯一的亲人也因她而死,若非为了传承郑家的香火,她早就自尽了,可现在整个大唐都没有一个男人敢要她,而她又不能隐姓埋名,故而,近期有远游的想法。或许去辽东三国,或许去倭国,或许去苗疆等不知道她的地方找个人嫁了。如果苗疆还好一些,再偏远也是我大唐的国土,若是嫁给异国某个皇族,教会他们炼器之法,对我大唐而言绝对是不可估量的影响。可是人家一不违法乱纪,二不阴谋造反,咱们总不能将人家给灭了吧?就算背地里灭了她,天下人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您。纵然您是帝国之尊,也阻不住天下悠悠众口。”

    秦风的第二个需求自然是郑丽琬,他不敢直接要人,只能走曲线救国的路线,将把郑丽琬说得那么牛,无非是想引爆李世民的爱才之心。当然,秦风也有担心顾虑,担心李世民这头色狼因此将郑丽琬弄进宫中,但细细想后觉得不可能。

    理由有三:

    一、郑丽琬进宫,会坐实李世民强抢良家妇女的恶名,以李世民那自恋追求完美的性格,定然不会坐这种事儿。

    二、郑丽琬会来去如风的杀人技,连秦风都不如,是一头实实在在的玉老虎,要是惹她不开心,在宫里杀起人来无人能制。

    三、大臣那一关过不了,长孙无忌不会同意,魏征也不会同意。

    李世民无话可说,去年郑丽琬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英明神武的李世民给世人按了一个强抢民女的骂名。想起当时的狼狈样,李世民现在都怵。

    李世民怒骂道:“该死的6爽,胆小如鼠。”

    秦风说到他心坎里去了,这个郑丽琬绝对不能外嫁,万一他教会了外国人墨家之技,那大唐损失可就大了。然而人家一不犯法、二不违规,即便是皇帝也不好挽留。

    要是当时6爽胆大一些,郑丽琬就不恨嫁,自己也不会背黑锅。故而,李世民对郑丽琬当年的未婚夫很是不满。

    秦风笑道:“该死的人是魏征,他获得了不畏君权的好名声,是当年一事中唯一的赢家。”

    “不要和我提那王八蛋。”李世民咬牙切齿、怒不可抑。那家伙只顾着找自己的麻烦,做事说话根本就不计后果。

    “咦,朕记得你有第二个需求来着,你避而不谈,却大谈郑丽琬,你老实说,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朕不知道的秘密?”了一通怒火,李世民冷静一想,现自己全程都是被秦风牵着鼻子走,这一冷静下来就现了其中的猫腻。

    “郑丽琬一天不嫁,您的恶名就多背一天。我知道您像白菜豆腐汤一样清清白白,可天下人愚昧啊!他们误以为您有那心思,故而,无人胆敢招惹郑丽琬,而您是更加不可能的了,也就是说,我们泱泱大唐真就找不出一个娶郑丽琬回家的男子。您说您冤,可人家郑丽琬更冤是不是?未婚夫跑了、老爹也死了,而她本人更惨,不但要承受丧父之痛,还要孤苦一生,像她那么大的女子,都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红颜易老,刹那芳华,一个女人又有几个春秋供她挥霍呢?再不嫁就老了,老了就没人要了,没人要意味着到死那一天都没个送终的人。您说她可不可怜?值不值得同情?与历朝历代明君相比,您独树一帜,与众不同,明辨是非,可谓慧眼如炬……这浅显的道理你自当是了然于胸。”

    “行了……这一套在朕这里没有任何用处,别想用这种阿谀奉承的伎俩来掩饰你真实的目的。”要是再不明白秦风的险恶用心,就不是李世民了。李世民那是脸色红润,一脸的柔和,口中如此严厉的说着,眼角却带着微笑。

    “就是了,我最佩服您的就是这一点,你是出师表里亲贤臣远小人的圣明天子,故而满朝文武没一个奸佞之臣。”

    说到这儿,秦风虎躯一震,以一副忧国忧民之状念道:“作为您的臣子、子民,小子别的不敢说,自问也能做到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呐!”秦风继续说着他的大实话。

    “您是大唐神明天子,是注定要流芳百世的伟大帝王,您以自己的仁慈造福百姓,可世人愚昧,完全不知你的一片苦心,还拿一点小小的误会说三道四。您心胸开阔,不屑去计较,但是……”秦风的声音突然提高了数倍道:“站在臣子的立场上,主辱则臣忧,为了还愿您的清白,小婿愿意化解您之忧愁,愿意以身伺虎,勉为其难的收了郑丽琬。赏赐、感激什么的就罢了,这是作为臣子的本分。”一席话,说得大义凛然、义正辞严,仿佛慷慨就义前的刘胡兰一样震人心魄。

    李世民怔了怔,听的是目瞪口呆,无语心道:“能不能更无耻一点儿呢?”

    求订阅、收藏、推荐、打赏!!!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