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5章:马中之霸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人有人皇,马有马王!这匹马算是马中王者吧。只是万万想不到它竟帮了颉利之大忙,这马的报复心倒是很强的嘛!吃过突利的亏,就专门找突利的麻烦。”

    秦风又是吃惊又是好笑,如此深具灵性的马匹,在这之前不要说看到,连听都没听过。

    “正因为此马难得一遇,故而,当陛下放话说:谁驯服了就是谁的消息后,不甘心失败的将军们每天都要去试上一试。不过,马没驯成,倒是把它练得精明无比,每个人在马背上的时间也越来越短,好像陛下也吃了大亏。”

    秦琼笑得十分灿烂,秦风估计这里头有幸灾乐祸的成分。

    “论骑术,我大唐武将骑了半辈子的马,并不弱!但远远不及突厥那些在草原上生长的马夫、驯马师,连他们这些玩了一辈子马的都拿天马束手无策,更何况是半路大唐武将?这驯马术与个人的勇猛无关,经验最重要。”

    秦风说到这里,也恍然明白李世民的“险恶用心”,他嘴里说得好听,要送自己一匹绝世无双的好马,实则只是画了一张大饼而已。

    天马野性极强,极难驯服,固然拥有无匹的力量,也是无用之物、是摆设!随即冷冷一笑,心道:“你们没有这个本事,难道深通内功与轻功的我会连一匹马也驯服不了?哼,就等着我如何将其收服吧!”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马,能让草原上的民族与我大唐对之束手无策,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秦风喃喃自语的说着。

    秦琼见秦风斗志昂扬,忍不住嘴色一抽,友情提示道:“风儿,你可要小心一点,弄得伤筋断骨不划算。”

    “等着瞧吧!”见大家束手无策,秦风也不再说什么下毒之类的话,他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以自己真实的本事降服那传说中的天马。

    当天朝会,李世民他们说什么,秦风都没听得进去,脑海里不断的播放着秦琼传授的技巧。

    散朝,在李世民的率领下,一群武将很自觉的跟着去了。文官一系无不摇头失笑,这种情况自突厥人献上那匹马之后就天天上演,这些天,一些喜好热闹的文官也都跑去看热闹了,这大唐的娱乐很少,看人摔跤也是一门不错的消遣。

    一群人浩浩荡荡杀到马场的时候,这还未踏入大门,就听到一声如龙吟一般的嘶鸣,高亢嘹亮,震耳欲聋。

    “这就是天马的嘶鸣,只有天马才能发出如此嘹亮的嘶鸣。”由于今天前来驯马的是秦风,故而,他紧跟在李世民一侧,生怕秦风不懂,李世民热情流溢的介绍着。

    作为百战将军,唐太宗李世民对于相马之数,也略知一二。相马先看其形,再闻其声,马嘶鸣声的高低直接揭示着它的中气如何,中气足,体力耐力自然不差。相马先看其形,再闻其声,马嘶鸣声的高低直接揭示着它的中气如何,中气足,体力耐力自然不差。

    先前那一声嘶鸣,高亢的如龙吟虎啸。

    对于相马之术,秦风是通了九窍,还有一窍未通,可是他也通过这一声嘶鸣感受到了它的不凡,因为那声音即便是李世民坐下的六骏白蹄乌、特勒骠、飒露紫、什伐赤、青骓、拳毛騧的嘶鸣声都远远比不了。秦风还不知道天马究竟长什么样子,如何神俊,但此刻只闻其声,便以知道即将瞧见的骏马定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神驹。

    “好马,好马!”

    到了里面,夺人眼球的是一匹骏马,一匹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骏马,此马较常见的马匹要高大出一截,修长而劲健的四肢上条状肌肉好似钢筋铸就一般,光滑而富有活力的皮肤明亮鲜艳如天上的云彩,在狂风中随风摆动的白色鬃毛看不见一根的杂毛,犹如万道雪花飞舞,在阳光下骄傲地飘荡着。

    它全身充满着爆炸力,牛眼般的双眼,散发出狂野的气息,那是孤傲不屈的斗志,隐隐之间还有一些不屑,似乎天下之大,却无人有资格爬上它的脊背。

    远远看去,这匹马充满着一种力量与野性之美。

    走到近前,秦风发现那匹马马鼻以上部分微微向外突出,有些像兔子的头,让人想起了三国时期无双吕布的坐骑赤兔,相传赤兔就是全身火炭红,头呈兔状,因而得名为赤兔。

    “这鼻子有些像兔子,好可爱,难道跟赤兔的同一种类的。”

    秦风对于相马的知识却知道的甚少,并不知马头是相马最关键的一环。

    这马太帅了

    秦风有些失神,那通体雪白无任何杂色的毛发,给人一种梦幻般的美感,让人惊叹,沉醉。如果是在现代,骑它出去撩妹的话,绝对比开着劳斯莱斯幻影还要拉风,相信没有任何的妹妹能够抗拒如此诱惑。

    骏马高仰着孤傲的头颅,圆瞪的眼珠子充满了不屑之意,目空一切。

    那钢筋铸就的肌肉,那充满着爆炸力的身子,如雪一样的鬃毛,梦幻般的美感,无不让人惊叹,沉醉。

    即便不通晓相马术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此马之神骏,更加别说是这些久经沙场,精于相马的悍将。

    “好马”秦风眼中闪着利芒,心脏都忍不住跳动。

    尉迟敬德、程咬金眼中也透露着贪恋之意。这神兵宝马,作为沙场悍将,谁能不爱。

    李世民高声道:“正所谓红粉配佳人,宝马赠英雄。此良驹可谓天上有地上无,唯有能者居之。今日朕再次承诺,你们之中,若有任何人能够驯服此马,谁就是此马之主,朕以神驹赠英雄。”

    李世民说着,眼神若有若无的往秦风身上瞟过,意思明显,显然是再说你小子若是想要,那就凭自己的本事拿吧,他已经看出了秦风有心动的意思,怂恿了起来。

    这些武将,都吃过大亏,还不止一次。故而,一个个都将目光看向新近加入的秦风,眼神中,都有不怀好意的意味。

    程咬金眼珠子一转,笑道:“秦小子,你武艺超群、身手灵活,我老程看好你,下场给大家那一课,让大家也知道什么是虎父无犬子。”

    程妖精大智若愚,心眼贼坏贼坏的,自上次吃了秦风的大亏后,就一直想找回场子,故而激他上场。若成功,则可以表示出自己晚一步的悲怆之心,不成则能好好的取笑,长长面子。

    “激将法对我没用,就算您不说,我也要试一试!”秦风啼笑皆非,一边说话,一边脱下朝服,露出了早有准备的劲装,将衣袖、衣脚、腰带一一扎紧。

    “小乖乖,你就从了我吧!咱们一起吃香的喝辣,我再给你找几匹漂亮的小母马。”

    秦风一边走向天马,一边胡言乱语!众人听罢为之绝倒。

    不过对于他的这份诱惑,天马神驹却是不屑一顾的朝天打了一个响鼻,站在那里全然不将放在眼底。作为一匹通灵的神物,已经能够将情绪外露,马眼里满是鄙视之意。

    不会吧?

    秦风揉了揉眼睛,什么世道,连马也会鄙视人了。

    天马完全无视走近的秦风,仿佛故意一般,高昂着头颅,在他身边轻轻踱步。

    “与人斗上瘾了这是?都成精了。”

    秦风发觉那马虽然作出毫无戒备的样子,可眼角一直盯着自己,心知它这是在引诱自己上当。

    待天马经过他身旁的时候,秦风忍不住伸手抚摸它脊背上的鬃毛,一顺而下,那柔顺的鬃毛滑不溜手,就如佳人的秀发一样柔、软、滑。

    突然,天马的后蹄毫无预兆的猛踢向了秦风,那快如闪电的一脚,竟然起了破空声。这一下若是踢中,肉非烂了不可。

    就在踢中的瞬间,秦风仿佛瞬间移动一般,身形移开了一尺之地,后蹄踢了个空。

    天马撇头似乎看了秦风一眼,朝天打了一个响鼻,似乎再说:“人类,本帅马的毛发,又岂是你想摸就摸得的?”

    秦风意外的笑出声来,烈马见过不少,这么烈的,还是第一次遇上。

    常见的烈马,再如何具有野性,都不会贸然攻击人类的。只要你不骑在它的背上,它也不会贸然的反抗。毕竟是马,而不是老虎,不具有很强的攻击性。

    可这匹天马神驹却是例外,应该说是例外中的例外。已经不能够用野性来形容了,而是充满了侵略性。

    任何人想要挨近它,触碰它,它都会如临大敌的进行反抗,将敢于触碰它的人打倒。由于秦琼提醒过,所以秦风早有准备,依靠一身轻功这才闪避开来。换做他人,即便是尉迟恭、程咬金之类的强者贸然去摸,也是让它踢飞了数十米。

    大唐武将里试马的第一人是程咬金,第二个是尉迟恭,程咬金是性情使然,遇到什么古怪的事物,总是抢着当第一个,结果,悲剧了。

    程咬金半天才爬了起来,结果不甘自己一个人受辱,便思量着找一个垫背的,于是他尉迟恭说道:“黑炭头,你怎么说,怕了不敢上拼了吗,你不敢,我老程就要上了。”上文交待

    尉迟敬恭年纪越大,性格越是恶劣,受不住激将叫喝道:“谁不敢了,我尉迟敬德,今日将让你这可怜的程胖子见识一下,什么是驯马之术。”

    不过老天没有眷顾尉迟恭。

    最后还是失败了。

    但他的结局要比程咬金好上许多,他凭借出色的骑术,老当益壮的身躯,灵活的爬上了天马的脊背,与之展开了搏斗。

    一人一马,你争我夺,双方经过了好一阵的。方才让天马神驹一个突的后蹄直立,将尉迟恭摔下了马背。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