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6章:降服神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尽管秦风灵敏的避开了天马的一脚,可天马并没有走远,离秦风很近的地方慢慢走动。秦风随意的走向了天马神驹,并没有任何的拘束。

    天马神驹似乎无视他的存在,只是悠闲的在散着步,不时的咬几口地上的青草在嘴里嚼着,怡然自得,直到秦风再次逼近身侧,它才略抬起头,瞄了一眼,那圆大的眼睛依旧充满了桀骜于不逊,似乎在说“你敢动我试试”

    站在天马神驹的身旁,秦风看着那眼神,喜欢之心更甚,再次伸手去摸它的颈部。

    天马神驹眼神突然锐利,身躯再次一顶。

    然秦风早有准备,左手已抓住了天马颈中马鬣,一个翻身,上了马背。

    秦风抚摸天马颈侧的时候,见此一幕的围观者都忍不住为之提心吊胆。

    要想驯服野马,先要做到让马匹打消对自己的敌意。唯有如此,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驯服一匹野马。抚摸马颈,让马感受到善意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只不过这一招到天马这儿失灵了,吃此大亏的人可不少。前车之鉴,就在眼前,秦风尤要如此,岂不是自讨苦吃。

    然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有此想法的人大掉眼睛,瞠目结舌。

    天马神驹虽快,但却不及秦风。

    但见秦风凌空翻起,在空中转了两圈,稳稳当当的落在了马背上,脚夹着马腹,手拿住了马鬃,一派轻松自如。

    如此动作将四周的围观者看傻了

    这个动作困难之极,竟然借助天马神驹撞来的动作,身子斜着三百六十度急转,闪避、上马的动作是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的停顿与不适之感。他们从来没有瞧过如此干净利索外加飘逸的上马动作,都为之惊愕。

    但随即爆出了热烈的欢呼,虽然不少人都上了马背,但秦风这次上马的度无疑是最快,最潇洒,最有型的。

    仅仅这一个上马的动作,就激起了围观者的兴趣,人人都在心想:也许他真的能够驯服这天马也不一定呢

    有此想法,他们一个个都热情的为秦风欢呼起来。接二连三的失败,已经让十之的人看出了结果,都知自己无力驯服,只盼着有英雄能够出面,将神马驯服,继而为大唐建功立业。

    秦风的表现,正好符合他们的这点心思,是以欢呼声格外响亮。

    就在这一瞬间,秦风坐下的神驹突然力,如箭般往前窜了出去。秦风一时左右摇摆,无法保持平衡,天马神驹越跑越快,猛然间突的急停下来,前踢高高抬起,身躯呈七十五角度的倾斜,这一加、一急停外加一掀,直接将保持不了平衡的秦风,摔离了马背。

    将秦风摔离的瞬间,天马再次加,秦风因为一手双手拽着马鬃,身子头下脚上的被拖着飞在空中,就如放风筝一样。于是秦风很悲催的成为了世界史上的一个活人风筝。如此惊险的一幕,换来了围观者的大声鼓噪,皆为秦风担心起来。

    “上马并不难,依你的灵活可以轻而易举,难就难在如何长时间保持不落马。此马十分暴躁高傲,为了将人甩下马背,什么突然加、停步、长身而立、就地翻滚、狂奔乱跃应有尽有,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秦风脑海里谨记着秦琼告诫他的话,在被放风筝的瞬间,他的双手始终稳拿马鬃就是不放,哪怕在天马高疾行中身子与马背成了两条平行线也没放手。如果天马只此本事就不叫天马了,眼见无法甩掉,它突然一下停步,惯性的作用下,秦风顿时如腾云驾雾一般的脱离了马背,面孔朝天的与天马并作一线,这种情况之下,秦风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不放手的任由天马用头颅撞击,要么放手让它踩踏。

    众人的惊呼声中,秦风沉着冷静,很理智的选择放手,以一个转体36o度空翻落到实地,而正在此时,天马像头猛虎一样,朝秦风的背心撞了过去,这一撞如此躲避不过,秦风就算不死也会落到脊梁折断终生瘫痪的下场。

    此刻,旁观之人已经吓傻了,连惊叫都不出来,一个个张口结舌的看着,有些胆小的人甚至不忍心的闭上了双眼。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秦风完了。

    而就在此际,秦风以不可思议的姿势、度,避开了撞击而来的天马,一人一马错身离开的时候,秦风闪电一般的出手,并稳稳的抓住了马鬃,将轻功运到极致,脚尖点地的同时,腾空而起,在空中忽地一个倒翻筋斗,再度不可思议的翻上了马背,这一回他不敢大意,双手死死握着缰绳,不在敢放松分毫。

    从天马掀起、加、停步、撞击,到秦风被掀下马背,错身让开,并又跃上马背,这一连串事情的生,仅仅只在转瞬间。但就是这一转瞬间,马仿佛拥有灵智一般恰到及时的出招,以及秦风临危不乱的应对,都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精彩至极,让人无法眨眼,生怕错漏一个瞬间。

    “好!”

    “好身子!”

    “坚持啊!”

    大家均未想到在那种情况下,秦风还能奇迹般的重新回到马背,欢呼声再一次的响起。

    李世民只看得双手沁汗,他侧看向秦琼,现他脸上虽然云淡风轻,但额头上的汗水却如珍珠一般的滚滚而落,显然,这位神将的担心程度比他更出无数倍。

    秦琼能不紧张吗?那是他的儿子啊!现在看到秦风恢复到安全的状态,他长长的松了口气,悬着的心也随之放下。

    秦风将心神都放在身下的天马上,双手紧紧抓住马鬃,用力拉扯着,双脚猛力夹着马腹,半弓着身子,一人一马在草地上激烈的比斗。那天马神驹一时前足人立,一时后腿猛踢,有如疯中魔,但秦风像只树懒一样,四肢紧紧的缠着天马,始终没让它颠下背来。那天马狂奔乱跃,在草场上前后左右急驰了一个多时辰,丝毫未出现疲惫地现象,竟是精神愈来愈长。

    可无论它怎么样冲刺、跳跃、加、停止、长身而立、狂奔乱跳,但秦风全神贯注的贴身马背,便如用绳子牢牢缚住了一般,随着马身高低起伏,始终没给摔下马背,却也始终无法将它驯服。

    四周的所有围观者见一人一马拥有如此充沛的精神,无不心下骇然。

    大家手心很汗直冒,紧张的看着草原上正在搏斗的一人一马。便是一直在挑逗尉迟恭的程咬金,此刻也是嘴巴大张,死死的盯着一人一马,不愿错过任何精彩、惊险的一瞬间。

    李世民那泰山崩塌而面不改色的脸庞也在如此激烈的搏斗中动容,暗自捏了把汗,实难想到这马如此恶劣难驯,万一出个意外,那后果……

    秦风是他最在意的青年才俊,也是他为自己之后的大唐帝王栽培的擎天白玉柱,万一有个闪失,大唐的亏损可就大了。这一想,李世民就坐不住了,走到秦琼的身旁,很后悔的说道:“这天马的力量似乎无穷无尽,朕戎马半生,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秦风目前还能撑住,但时间一长,朕担心……万一有个意外……叔宝,你去帮上一帮。”

    秦琼肃然道:“不成!一换人就是前功尽弃。”他知道凡是骏马必有烈性,但如被人制服之后,那就一生对主人敬畏忠心,要是众人合力对付,它却宁死不屈。

    “尤其是这类无比出众的马中之王,若是联合出手,只会激此马的烈性,反而更加的危险。”这时候,旁边的李靖也一脸严肃的说道:“要实在不行,就让秦贤侄放弃。天马再好也只是马,人没了就真没了,一切以贤侄的安危为主。”他很看好秦风,他的心一如李世民,生怕一颗冉冉上升的新星英年早逝。

    “那该如何是好?”李世民沉默半响,摇了摇头道:“他不会罢手的,这个时候就算朕下旨他也不从。”他了解秦风,正如秦风了解他一样,两人都有一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韧性与固执。

    秦琼凝重的望着远处那一人一马的身影道:“只能期待风驯服此神驹了”

    此时此刻,即便是他这位大唐的第一猛将也是无可奈何了。

    见到秦风与神驹的搏斗,秦琼意识到在场诸人,除了秦风,完全没有人具备驯服神驹的条件。假若他在年轻十几二十岁,则有可能,但如今他已经过了巅峰时期。固然一身骑术,是在场的所有人之冠,但体力却无法像年轻的时候那般充沛。

    天马神驹不但力量十足,这精力耐力足可用恐怖来形容,已非他能够对付的了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真正能够驯服这天马神驹的,仅有秦风一人。

    “风儿,坚持啊!”秦琼一双虎目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心底在给秦风打气。

    那天马的力量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其中也包括了秦风。尽管被那天马累得满身大汗,身子骨都快散架了,但他与这匹天马一样,拥有着一股子的倔强脾气。

    再相持两刻左右,秦风忽然现天马张着大嘴巴在急促的呼吸着,一时间心中大喜,他找到对付天马的办法了。

    “你完了,老子找到你的弱点了,你还是乖乖的当老子的坐骑啊?”秦风狂笑着叫嚣起来。

    “太好了!”

    “总算……”

    听到风中送来的声音,担惊受怕的一伙大佬都是松了口气,一脸欣慰的笑了起来。

    而此时,秦风忽地右臂伸入马颈底下,双臂环抱,运起劲来。他内力一到臂上,越收越紧。天马翻腾跳跃,摆脱不开,到后来呼气不得,窒息难当,这才知道了真主,忽地立定不动。

    秦琼一蹦而起道:“成啦,成啦!风儿成功的驯服了天马,风儿成功了。”

    秦风怕那马逃去,还不敢跳下马背,依旧如同楼懒一样贴在马背上。秦琼大声道:“下来吧。这马跟定了你,你赶也赶不走啦。”秦风依言跃下。那天马伸出舌头,来舐他的手背,神态十分亲热。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