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3章:告诉你一个秘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战儿是个死心眼的人,风儿你多多开导他!”秦琼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如果真是盈盈,怎么会沦落到这等地步呢?纵然对我颇有怨言,可是遇到这等天大困难,怎么说也应该找茂功啊!”

    单雄信有勇力,擅长使用马槊。大业九年翟让亡命瓦岗,聚众起义,单雄信与李绩徐世勣前往归附。同年,李密助杨玄感反隋失败,投奔瓦岗。大业十三年,翟让在王伯当与徐世勣的建议上将瓦岗之主的位置让给李密,李密自称魏公,封翟让为司徒,单雄信为左武候大将军,徐世勣为右武候大将军。

    唐武德元年,王世充打败李密,单雄信等人投降,徐世勣转而投奔李唐。王世充用单雄信为大将军。

    武德三年,王世充被李世民击败,举军投降。李世民下令将单雄信等一干将领全部处死,李绩向李世民求情,希望可以免单雄信一死,但遭到拒绝。李绩忠义难两全,表示会在单雄信死后照顾单雄信的家人,并割下自己一块肉给单雄信吃下,说自己没有忘记当初的誓言,单雄信吃下后赴死。

    正因为单雄信与李绩关系铁到这等境界,故而,秦琼深为不解。单家母女要是真有什么变故,单夫人就算再好面子,多少也得为自己女儿的一生着想啊!

    死要面子活受罚的人秦风见多了,便说道:“面子在作怪吧!”

    秦夫人适时道:“嫂夫人是王世弃的小女儿。曾经与她有过交往,她不像是死要面子的人。”

    “也许根本不是单盈盈呢!是老大想她想疯了,她自己都弄不清楚明白,我们哪知道是真是假,等他确认了再谈论此事吧!现在想这么多干嘛?浪费口舌!散了吧,散了吧!”

    “都是不让人省心的主!”望着秦风的背影,秦琼憋了半天,说了一句天下父母共同的心声。

    夜半三更,郑丽琬香闺外传来几声鸟鸣,夜深人静的格外清晰。

    郑丽琬的婢女惊讶问“小姐,这半夜里怎么还有鸟叫?”

    “或许,是夜枭!”知道是怎么回事的郑丽琬神态里有着几分羞涩、几分开心与期待,道:“已经很晚了,都去休息吧。我要好好睡一觉,你们不要打扰!”

    “是!”两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婢女带门而去,走下了香闺,郑丽琬素来如此,两人也没有多想,一边说笑,一边疾步而走。

    秦风目送婢女走远后,带着丝丝暧昧的笑容,推开了房门,那表情像极了动漫里的猥琐大叔。

    一眼就捕捉到了梳妆台前的郑丽琬,郑丽琬秀发湿润,仿佛刚刚沐浴过!秦风心头大悔,知道自己错过了美人出浴的优雅风姿,郑丽琬没有回首,给他留下一个窈窕多姿的背。

    郑丽琬心情甚好,哼着欢快的小调对镜细细梳妆,所谓“女为悦已者容”,虽知用不了多少,便都凌乱狼籍,但为了郎君赏心悦目,仍一丝不苟,煞费苦心。

    菱花镜中,忽然现出秦风的面容,两人在镜中相视而笑,两情欢洽,一切尽在无言中!

    秦风谤视良久,郑丽琬轻点他的额头,娇嗔道:“你来干嘛?一副恶狼相。”

    秦风无言以对,总不能说来做某件大人做的事情吧?明智的装作一无所知的模样,夸着郑丽琬打扮的特别漂亮。

    郑丽琬自不会秦风玩什么不打扮就不漂亮的文字游戏,坦然的接受了赞美,满心欢喜的继续着未尽的事业。

    秦风在一边观看,心中却纳罕:自练合体已来,郑丽琬愈发美艳惊人,初识她时,不过是一清贞纯丽的少女,近日以来却丰媚入骨,清香遍体,从内到外,声、色、香、味,无不令人心惑神迷,浑忘性命之所在,想必是两人合二为一的神奇妙用,心下喷暇称奇。

    郑丽琬梳妆完毕。烛光映照下艳丽不可方物。

    秦风心族摇荡,目眩神迷。

    “你等等!”郑丽琬心念一动,跑到里间去更换衣衫,不大一会儿,只披一件薄如蝉翼的丝衣走了出来,丰腴的嗣体无不纤毫毕呈,娇俏的小脸有些微红,有种欲语还休的诱人魅力。

    顿时冰肌玉雪,清香满室。

    郑丽琬轻笑一声,深情的盯着有些看呆的秦风,稍运内力,一缕轻纱抚过秦风鼻端:“相公,我今r就为你舞上一支。”

    不等秦风回应,郑丽琬曼妙的身姿,已经在宽敞的香闺中缓缓舞动起来。

    舞美人更美,长袖善舞,美妙的玉体随着宁孜嫣的舞动,若隐若现,将女儿之美尽显极致。

    秦风看的有些痴愣,视线追随着那舞动的身影,半刻不曾离开。恍然间宛如那位洛水之神复活了似的,却又无这般香艳。

    除了视觉,其他的六感皆是因为院中的可人儿暂时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云想衣裳花想容,秦风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此时秦风眼中的郑丽琬,完全能够胜过李青莲笔下的杨玉环,她是舞动的精灵,是披着霓裳羽衣谪落凡尘的仙子。

    或许下一刻,郑丽琬会如同嫦娥仙子一般,追逐清冷的圆月而去,但此刻秦风知道,这女子在为自己独舞。

    郑丽琬初时犹有意焰露风姿,以博郎君一架。

    不多时,便将轻功意贯步中,忽东闪而西躲,忽上蹿而下跃。动作无所不奇,无美不备。忽飘飘如轻风回雪,忽虚灵若羽化登仙,更有百般难描难述的景象。

    踏完最后一步,郑丽琬借力一飘,轻如羽毛般扑到秦风怀里,娇声道:“相公。我舞得可好吗?”

    “此舞只应天上,人间难得几回!”

    面色酡红,郑丽琬小嘴轻轻附在他耳边吐着热气,“相公,此生此世,我郑丽琬只为你一人独舞。”佳人在侧,那让人迷醉的香气,让秦风有些晃神。

    郑丽琬优雅而起,紧紧的牵着秦风的手,往卧室走去,秦风犹如中了魔咒一般,任她而为。

    郑丽琬玉手轻动,轻柔舒缓的解开秦风的衣带,仰首轻吟:“相公,今晚让你的小妻子好生伺候你。”

    秦风低首一看,正看到郑丽琬羞涩的脸庞斜仰着,柳眉轻挑、凤眼微闭、朱唇湿亮、脸颊泛红。那模样看得他既爱又怜,情不自禁的头一低,便往嘴唇印上去了。

    郑丽琬也已情动,热情的回应了起来。

    仿佛觉得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

    秦风的双手也不规矩了起来,一手抚上她吹弹得破的脸颊、小耳、鬓发和粉嫩的玉颈。另一只手却打了一个突击,从衣领见的缝隙伸了进去,在她那无助的惊呼声中,高耸不可盈握的山峰失陷。

    秦风睁开了眼睛,再看那怀中的美人,星眸半张,樱口微启,脸泛桃花,眉含春黛,似乎期待着什么,玉峰起伏,双手紧紧抱定自己,而且不住地抚摸

    前戏略作,秦风挺枪征伐。

    疯狂地还以拥抱,疯狂地吻,疯狂地

    郑丽琬似是承受不住秦风的疯狂,不住地娇喘,不住地娇呼,躯体像垂死的舵一样扭着

    突然一阵凉云,掩住了天上的明月,香闺光景,已无法望见,只能听到娇吟不断,一室皆春。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照了进来,郑丽琬轻轻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旧躺在爱郎的怀抱里,想起昨夜战况激烈脸上就是绯红,下身到现在还是火辣辣的,但身心都充斥这一股满足感,那种仿佛灵魂出窍般的感觉,真是好羞人。

    秦风这时也醒了过来,在郑丽琬耳边逗道:“够了吗?昨晚你好疯狂。要不我们再来一次吧?”

    “谁让你说我是马!”

    郑丽琬脸发红的埋在他的怀里,她表现得很狂野,完全放开了自我,到最后,更是反客为主的掀翻秦风,如同强悍的美女战士,骑着良驹在战场上纵横驰骋!

    “我什么时候说你是马了?青天大老爷,小人冤枉哪。”秦风大呼冤枉。

    郑丽琬在秦风的肩头上咬了一记,愤愤不平的说道:“本老爷向来清正廉洁、秉公执法!证据确凿,判你当马三年。”

    “证据何在?”秦风索性逗起她玩儿了起来。

    郑丽琬一本正经道:“丽质妹妹有言:秦风先要千里马,再要郑氏女,将人称之为马,用心险恶至极,无须再作多言。退堂!”语毕,娇笑出声!

    整个人如牡丹花一样,绽放着耀眼的光彩。

    秦风恍然大悟,道:“小人一时口误,甘愿当牛作马,耕好这块良田美地!”

    郑丽琬娇嗔的打着秦风强健的胸膛。

    玉体扭动,自是春光无限好。

    那雪白的、窄窄的肩膀儿,纤纤一握的腰肢,还有那一手握不下的宝贝,心底就直痒痒。

    秦风食而知味,忍不住又与郑丽琬胡天胡地的胡闹了一番。

    与长乐的端庄高贵不同,郑丽琬给他的感觉就是妖精,让人无法忘怀的妖精,足以祸国殃民的妖精,与之共渡巫山的那种感觉,让人食而知味,无法忘怀,心想如此佳人,即将成为自己的妻子,那种喜悦之情,无法言语。

    事后,郑丽琬如若无骨的依在秦风身上,轻轻道:“相公,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怕说了你生气,不要我了。”郑丽琬不安的说着。

    “说吧,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秘密,我都不生气,也不会不要你。”

    郑丽琬目光闪烁,紧紧的抱着秦风,久久才道:“相公,其实,其实我也是天网中人!”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