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1章:风雪困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次日朝会,李世民颁布的各种“天下第一”,让一个个文武大臣都红起了眼睛,上至宰相,下至谏官,一个个的眼中都泛起了寒光。

    无欲无求,这是屁话。

    入朝为官,所求者无非是报国扬名,手掌大权。

    若被李世民指认为年度天下第一大臣,年度天下第一将军,年度天下第一谏官等,这无疑是对于他们这一年努力的肯定,名气、权势自然会接踵而来。

    满朝的文武大臣,无不大赞李世民英明,夸他是明君圣主。

    而就在大唐生机勃勃苦练内功的时候,突厥却战火连天,颉利与突利夷男联军仇恨已深,双方杀红了眼,已经没有了和谈的可能,唯一的结果是要么颉利倒下,要么突利与夷男倒下。

    故而,突厥虽已冰天雪地,两方受制于天气不得不停下战争,而彼此都在凝聚着实力,意图将彼此歼灭。只是颉利是突厥的老牌势力,在草原上根深蒂固,固然因为一时落魄,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突厥老牌的部落还是对他比较信服的,实力依旧一如既往的强势。

    突利夷男年轻气盛,代表着突厥新生代的力量,总体实力确实弱于颉利,但他们拥有大唐的支持,有着优良的器械,有着坚固的衣甲,实力也不输于颉利多少。

    一翻争斗下来,各自损失惨重,谁也奈何不得谁。越是如此,彼此越没有握手言各的可能,草原上只能存在一个王,脸面已经撕破了,就没有复合的可能。对于颉利而言,突利、夷男已经威胁到了他的存在,容不得他们继续发展下去。突利与夷男亦是一般,他们合兵一处,已经拥有了匹敌颉利的实力,他们也不愿意放弃。

    为了部落的生存,他们可以接受休战,但是想要他们握手言和,却是异想天开。

    突利、夷男有了大唐的支持,从大唐换来源源不断的粮食、军械,两人的雄心已到了一个极点,并认将颉利可汗弄翻弄死是很顺的事情,但意想不到的是奚族突然出兵,将两人用大量战马、牛羊军资烧了一个干干净净,之后扬长而去。

    突利、夷男的联合军账中,燃着雄雄火焰,但两人心中却如堕冰窟,只因在这之前,奚族大肆屠杀着两人的部落。

    一连串不好的消息传来,直接让志得意满的突利、夷男傻眼了,好半响又是愤怒又是不甘的破口大骂,“颉利这畜牲,为了灭杀我等,竟然引来了奚族!”

    他怒不可遏,夷男亦然。

    两人同时心中暗恨:自己真是弄巧成拙,颉利作为突厥大草原上的老牌势力,两人如果不倾尽全力,根本不可能打得过,故而,在开战之初,两人便打算此次强行取胜。特地调动了各处部落的兵力,却不想让奚族钻了空子,袭击了他们的后方,给他们带来了莫大的恐慌,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念及此事,两人几乎要呕血。

    “两位汗王,礼丛可汗、忽尔可汗、从哲可汗、莫罕可汗一并求见。”

    大帐外传来了亲信的声音,他一连报了八个可汗的名字,与突利、夷男手中的收到的求援信一般无二。

    突利摇头苦笑,对夷男道:“我们的麻烦来了,不用说也是要求我们派兵围剿奚族,可我们一旦分兵,将会让颉利碾成冰雪上的肉渣。”

    夷男亦无奈何道:“突利可汗,见还是要见的,要不然大军就散了。”大草原向来信奉强者为尊、实力至上,两人要是不给一个说法,不但寒了几个忠诚部落之心,也会埋下分裂的巨大风险。视自己部落利益高于一切的各部首领,为了自家的安危着想,投降颉利的选择大有可能。

    突利可汗又何尝不知,两人计较了一番后,长叹了一声道:“让大家都进来吧。”

    一得允许,阿史那丛礼、忽尔莫德、阿史那从哲等人先后涌了进来。

    “汗王,你要为我做主啊!”阿史那从哲最为悲惨,他的儿子先死在颉利秦风干掉的一个部落,只不过为了自身利益着想,但凡是死了的都让他嫁祸到了颉利可汗的头上手中,想着此次为儿子报仇,在突利可汗的教唆下,一口气调集了麾下的所有拓揭、侍卫之士,只余下小部分的控弦之士护卫疆土。为了给儿子报仇,他的兵将冲杀的最狠,损失的也最为惨重。结果这边还没有取胜,大后方却让奚族五部一举捣毁,牛羊马儿什么的都成了对方的战利品。想着自己多年的努力奋斗,几乎损失过半,一颗心是拔凉拔凉的,一个五十岁的大男人,泪水都哗啦啦的往下流了。

    看着自己这位叔父,突利可汗也泛起同情,也觉得挺对不住他的,咬牙切齿道:“叔父放心,我与颉利可汗、奚族不共戴天,你的仇便是我的恨,您的儿子是我的兄弟,我一定会将他们的脑袋砍下来给你当漆成溺器,尤其是我那兄弟,死的更是凄惨。此番一但得胜,我便与他不死不休。”他刻意提起阿史那丛礼那死去的孩子,便是想激起他同仇敌忾之心,将他留下来继续对敌。

    阿史那从哲凄惨的摇了摇头道:“部落被毁,子民被杀的无处安身,曝尸荒野,成为鸟兽果腹之肉。幸运逃的无家可归,四散而逃,或为马贼所劫或为他族所掳,全因我报仇心切导致一切。这大错铸成,再不回去弥补。我如何面对将可汗位子传给我的阿爹?望汗王批准,阿史那从哲撤军回去召集四散的族人,为如何过冬作准备。”巢穴被踹,阿史那从哲部落经济物资损失惨重,肯定无法渡过今年冬天,能不能度过这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天,他只能听天由命。

    突利可汗摇头长叹,只好道:“叔父一路小心,你也是为我突厥才受此损失。我突利会予你一切的补偿,助你渡过这个冬天。”

    阿史那从哲之后,阿史那丛礼、忽尔莫德、莫罕礼赞等突厥可汗也先后告辞,都说受到了奚族的威胁,打算安顿部落逃生的人,明年开春后再兴兵报仇。

    这其中,有忠于突利的也有忠于夷男的人。他们要走,两人也没有什么办法,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谁也无法改变,毕始可汗不能、颉利同样也不能。

    这也是草原民族最无法控制的地方,个个部落固然会奉一人为主,但是他们都以自己的部落为先。为了自己的部落,能够无视违抗突厥汗王。

    颉利可汗是突厥的英主,早在年轻之时就看出了这个制度对他权势的不利,特地重用了一些有本事的前朝余孽为官,便是想着将中原的那一套用在他们身上,改变突厥这种各自为政的情况,建立一个如同汉人王朝一样的突厥国家。只是到目前为止,突厥上下部落,没有几个吃他这一套的。

    时至今日,突利可汗、夷男可汗二人也终于明白颉利的用心,及突厥这种制度的不好之处了。

    突利夷男联军以突利为首,故而,各部请求的对象都是突利。突利允许了阿史那从哲等人离去,因为他没有理由拒绝他们,好言相劝无用,也只能松口。

    夷男见状,会意的站了起来,道:“诸位可汗,暂请留步。夷男有句忠告,听完了再做决定不迟。”

    “夷男可汗请说!”夷男是二首领,大家也都卖他面子的停下脚步。

    夷男可汗沉吟道:“诸位之家园已经破碎,回去也然无益,也无法改变现状。”

    阿史那从哲皱眉道:“夷男可汗的意思是让我们不管自己的兄弟了?”

    “不,不,不!”夷男连道三个“不”字,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奚族做恶已是事实,回去也无事无补。各位可汗请想一想,奚族兵力雄厚,有近十万控弦之士,战斗力非常厉害,现在他们已经成了颉利的走狗,与我们没有了回旋的余地,诸位若是分兵离开,正好落入颉利、奚族的圈套。或许在你们回去的路上,奚族早已张开大网,等着你们送上去呢!你们各部兵马加起来已经不足八万,总体上都不如奚族,要是各走各的,那将是死路一条啊!”

    阿史那丛礼、忽尔莫德、阿史那从哲等人面色大变,他们都是明白人,也知道夷男说的话很有可能。要真如此,他们的部落将会消失在突厥大草原之上。

    “那该如何是好?”阿史那从哲惶恐不安的问道。

    夷男叹息道:“我认为明智的做法是是把大难不死的召集在一处,大家一起度过难关,我们不分兵,人多了恶狼害怕不敢来啊!”

    突利适时出声道:“是啊,叔父,财物已经尽数让人掠走,回去也没有用了,何必再搭上一族的青壮呢?我突利对狠神发誓,如果不将诸位的兄弟当兄弟对待,我突利将受雷电之刑。”

    众人为之动容,生在恶劣环境的他们对于十分信神,也相信誓言,而用雷电之刑来起誓,那可是最最恶毒的誓言了。

    “大汗与夷男可汗说得对!罢了,罢了,我阿史那从哲部不走了。”阿史那从哲说着。

    其实对于他们而言,留下无疑是最佳的选择,正如夷男说的一样,回去也无用,说不定还要赔上眼前的这些种子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