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0章:阳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次日中午,李世民差人将秦风叫了去。

    “你小子……朕都不知如何说了,这么困难的事情,让你用这么简单的办法就办成了!”李世民坐在上首,一脸的苦笑。

    昨天,贺逻鹘一身酒气的前来求见于他。交谈中,贺逻鹘一举一动,充满了虔诚,让他大感意外。略作商议,发现贺逻鹘对于自己的要求无一不许,就如秦风说的一般,不但同意了“夷男”割让半个突厥的计划,而且还加大筹码,将整个东部领土全部给了唐朝,还同意连年上贡,甘为以弟之礼对待大唐。

    李世民一颗心都禁不住狂跳了起来,中原王朝以农耕文明为主,故而历朝历代君王、大臣、百姓对于土地有着偏执的爱,他知道,一旦打败了颉利之后,自己将完成了开疆拓土的第一步。并且,还能让突厥永远陷入到一个无尽的分裂当中。

    纵观秦风的种种布局,并不深奥也不高明,只要知晓经过就能参透问题,可偏偏这不深奥也不高明的布局却取得了奇效。

    李世民也不得不暗自赞叹,这秦风确实是与众不同,能干他人所不能干之事。

    “最简单的办法往往是最实用的,因为简单所以能够让人忽视,因为简单所以才有出人意料的奇效。反之事情越复杂越会引人在意,如此反而失去了因有的效果!此计的成功也在于贺逻鹘年幼无经验,换作老成一点的人,或者没有达到这样的效果。”秦风面对李世民的苦笑,从容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接下来将如何?”李世民拿那一份盟约,上面白纸黑字的写了一大堆的条条款款!

    秦风大笑了起来:“您不是已经也知道怎么利用这盟约做文章了吗?”

    李世民微笑而语:“确实如此,我们手中有了这份盟约,下一步就应该让夷男知道了!不过,事情不能做得太过分,要是逼人家过分,导致突利、夷男同仇敌忾,拧成一股绳就不好了。s”

    “土地已经很广阔了,就此作罢,在夷男身上,可以要些实实在在的东西。比如说……”

    “战马、牛、羊,以及养马术、驯马术之类……”李世民接下了秦风的话茬,笑说着说道。

    “是的,别人想学我们的技艺,而别人之所长,同样是我们需要学习的地方,毕竟,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只有不断的学习他人之长,我们才能永葆活力与强盛。”

    李世民望着他,眼中尽是赞赏,长叹:“你说的不错,朕虽知你的办法,大家也在配合着施行,但在这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却怎么样也不太相信突利可汗之子会这么的大方。看来,不是你想的简单,而是朕想的复杂了,反而忽视了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只是你这做法也太胆大了一些,就不怕让他发觉?”

    秦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道:“若是发觉,不大了就撕破脸呗,反正他那是我的意思,与您无关,最多将信毁去就是了,谁也不亏!而且,这是阳谋,对方明知是计也只有故作不知的配合我们,只因为他们没得选择的余地。”

    “阳谋最可怕之处并不是它本身有多么复杂的策划,而是它不可抗拒的现实。甚至由于它把握了世事的脉搏,所以它的去势是不可逆转的。即使再来一次的话,你还是不得不往里钻。”李世民对阳谋下了一个定义后,对秦风赞赏道:“先是天网、再是突厥,都栽在你这手炉火纯青的阳谋之上,朕都有些期待下一次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了。”

    秦风嘻嘻一笑道:“灭了颉利再说吧!”

    “朕打算赐长乐一座府邸,长乐这丫头死活不依,你劝劝她吧。”聊完公事,李世民又说到眼前的私事上来了。

    “别,别,别!”秦风吓得连连拒绝道:“长乐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开什么国际玩笑,驸马本来就是一个吃软饭的角色,要是再住进李世民送的房子里头,就是入赘了,还好自己有一点点本事,要是没有本事的话,到了那房子里头,一辈子也别想有出头之日了。再说了,自己可不仅仅是长乐公主这一个老婆呢,还有一个父母双亡的可怜的郑丽琬,要是住到了皇帝所赐的房子,没什么嫁妆的郑丽琬会怎么想?

    眼见李世民有些晴转阴的征兆,连忙摇头晃脑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好一篇超凡脱俗、情趣高雅的奇文,此文何名?”李世民被陋室铭吸引住了,一时半会也忘记了发火。

    李世民是一个文武全才,身兼多艺,书法绘画、文章诗赋、皆有一手,至于欣赏方面更是非凡,从秦风吟诵中,也体会到了那种超凡的境界。

    这么好的拍马机会,秦风可不会错过,讪笑着道:“一时半会也想不出适合它的名字,岳父大人文武双全,不如为其命名如何?”

    李世民听得大为高兴,思索一会儿道:“陋室不陋,情致高超雅趣,又有明志之意,不如就叫陋室铭吧!”

    “多谢岳父大人赐名。”秦风心里深深的震撼了一把,又说道:“室不在大,不在多、不在宽,有情则馨。我那宅院与翼国公府比邻而居很方便,长乐至孝却体弱,要是她早晚拜会我父母,远了岂不累坏了她?那宅院又是该地段最好的了,也不至于弱了长乐的身份。眼下用钱的地方多之又多,大家都在崇尚简朴,作为皇帝,作为公主,作为驸马,更加应该以身作则,要是开了一个奢华浮华的头,到时候,您想制止都不行了!我与长乐可不想在奢华里失去了自我,您的爱要是成了伤害,那就违背您的初衷了。”然后还做出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李世民笑骂道:“去去去,你小子说话太难听了,不过送女儿一处宅院而已,在你嘴里,朕倒是成了生活豪奢昏君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长乐温柔贤惠,涉世不深,若是你亏待了她,可别怪朕翻脸无情!”

    “您就放心吧!好听的华丽的话我就不说了,您就用您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去审视吧。”

    见他说得有趣,李世民忍不住笑了起来!并吩咐秦风近期尽量注意安全之类的话,专注于婚事之类的话。

    ……

    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秦风也将迎来人生最大的还没有完成的一喜。

    秦风自是满心欢喜,坐等婚期来临。

    不过在婚期来临之前,也多次去安抚小老婆郑丽琬。以示自己并没有偏爱于谁之意,郑丽琬有感于秦风的深情,长乐公主的大度。也表现出了她本人的诚意,那就是不与秦风亲热,哪怕亲个嘴都不行,更不要说更深层次的交流了。

    随着佳期将近,秦风有些紧张了起来,前世后世年岁加起来,秦风也有三十好几的人了,可这结婚还是第一次,难免有些忐忑,有些紧张。

    但很快他就忐忑不起来。紧张不起来了。

    唐朝的礼节本就繁杂,何况娶的还是长公主,任何一项礼节都不能马虎。古代把婚礼过程分为六个阶段,古称“六礼”,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

    这成亲的第一件事就是纳采,也就是俗话说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与他无关,但接下来却够他忙活了,纳采礼仪。最重要的一环,是奠雁。在按六礼而行的婚姻中,除了纳征下聘以外,其余五礼均需男方使者执雁为礼送与女家。

    原因嘛,据说大雁是候鸟,随气候变化南北迁徙并有定时,且配偶固定,一只亡,另一只不再择偶。古人认为,雁南往北来顺乎阴阳,配偶固定合乎义礼,婚姻以雁为礼,象征阴阳和顺,也象征新娘的忠贞专一。

    最关键的是必需要活的,事后要放生,不然不吉利。

    现在正值冬天,大雁早飞南方去了,想抓到一只都难。

    好在罗通、李业诩、程处默、尉迟宝庆、房遗爱等人够朋友讲义气,得知情况后,聚在一处后,外带一个薛仁贵,亲自跑了一趟北方抓了些雁子来。

    这有了大雁,才能办事。先是问名,对生辰八字,纳合八字后,将卜婚的吉兆通知女方,也是下正式婚书。只是这下婚书的地方是李道宗的府邸。

    秦风知道缘由帝王嫁女,天子不亲主婚,而是让同姓的公侯主婚,这也是公主的由来。

    第四步是纳征也就是送聘礼,第五请期算好良辰吉日,就准备娶新媳妇过门。然后即是最重要的一步迎亲!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