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6章:巅峰对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仁贵!等一等。”眼见大家鱼贯而出,秦风眼中闪出了一丝兴奋,他一直想试一试自己与天罚组合的那式攻击技。现在,瞬间就盯住了薛仁贵,就是他了。

    薛仁贵是虎贲军公认的第二高手,不找他还能找谁?

    薛仁贵回首道:“请将军吩咐。”

    秦风站了起来,道:“近来我学了一招新招,有点意思,陪我练练。”

    这陪高手过招也是对于自我的训练,薛仁贵一口应了下来。

    其他人见有热闹可见,也跟着两人去观战。

    一处武将专用的训练场地,两马相对站立,双方的距离是五十步。

    薛仁贵深知秦风武艺在他之上,这新招必然是非常厉害的绝技,不敢有任何的怠慢,严阵以待。

    秦风微微一笑,驱马前行急冲,薛仁贵亦是如此。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就在彼此之间还余下二十步间距时,秦风猛地一夹马腹,天罚明白主要的意思,于瞬间加速,只是这一眨眼的功夫,他已连人带马冲到了薛仁贵的跟前,借助着马势,“破虏”神枪猛力横扫而出。

    薛仁贵吓了一大跳,根本来不及有反应的机会。

    长枪重重的击在了薛仁贵的方天画戟之上,人马合一的力量直接将他撞飞了马背,如腾云驾雾一般的给甩飞出去。

    一招定胜负

    这一招只有一个字“快”

    利用天罚瞬间加速的特性,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在毫无防范之下,便是强如薛仁贵者,不查之下,也难以抵挡。

    秦风也是吓了一跳,弃破虏枪于地,一夹马腹冲向薛仁贵,在他即将落地的时候,将他抓在了手里,而后放置地上。

    所有人都看呆了,这恐怖的爆发力量,哪里是人,这跟神,绝对有的一比试。

    整个训练城地,寂静无声。

    论虎贲军之勇将,首推秦风、薛仁贵。

    连薛仁仁贵都让秦风一招秒杀,一个个都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皆萌生一念:难道郎君老大将军当真是无人能敌了么?

    他们都有着心理准备,但是哪里想到秦风竟然有如此力量,一个个都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没有让秦风挑上。

    秦风在马背上哈哈大笑,薛仁贵站到地上,一时间还未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方才佩服道:“将军这一招果然厉害,若是在战场上敌我交锋,恐怕只是一合,我便会被将军斩于马下了”

    围拢上来诸将心知薛仁贵说的不假,若真动杀心,在那一招之下,薛仁贵十之**被因此丧命。

    这一招说是秦风的杀手锏亦不为过,近来一直展开这方面的练习,现在果然一击奏效,将武艺与自己不相伯仲的薛仁贵,一击击倒。不过这一招虽然是厉害,但却平淡无奇,不能用的太多,不然人人都知道,人人有所防备,也就失去因有的效果了。世界上应该不存在,在同一个地方连续跌倒两次的傻蛋。所以他试招的对象是不可能与之为敌的薛仁贵。

    这强力也简单的一招,绝对和他老子的熟铜锏一样,将会作为他克敌制胜的杀手锏。

    秦风摇头道:“是我依仗天罚之利,胜之不武!如果堂堂正正比试,鹿死谁手尤未可知。”

    旁边的张士贵不以为然道:“与敌交锋,等同用兵,关键在于以己之长,克彼之短。战马是每一位将军不可或缺的臂助,将军驯服了天罚,则表示神驹成为将军的助臂。马快,正是自己的一大优势,若不加以运用,而追求公正公平,这与傻子又有何意?”

    演义、野史、小说将张士贵说得如何如何的不堪,而现在他与薛仁贵的关系却是非常融洽。

    “张大哥言之有理,两军对垒,无所不用其极,根本没有公平可言。神兵利器、宝马铠甲是制胜的关键,古往今来也只有宋襄公才会在生死相争的战场上讲究仁义。”对于输赢薛仁贵看得并不那么在意,秦风那一招确实也让他大开眼界,不过,下一次交锋,情况便不会如此了。

    秦风嘿嘿一笑,也知张士贵、薛仁贵说的在理,这有优势不利用是最愚蠢的傻瓜行径,对敌人讲仁义只有宋襄公那傻蛋才做得出来。

    在大家说话的时候,天空中雪花飞舞!

    这雪下了整整一夜,到现在又开始下了起来。

    天空中的雪飘飘扬扬地落下,一眼望去是一片银装素裹,整个世界仿佛都披上了一层白纱衣,意境十足。

    “老大,你不若与薛兄弟好生打一场,也让我们开开眼界。”这时候,程处默怂恿着说道。

    秦风见薛仁贵跃跃欲试,便笑道:“你们先交待训练任务,一刻后,在此相聚。”

    诸将一个个也停止了嬉戏,分头准备去了。

    还不足短短的一刻钟,军中之将先后回来复命,他们交待好了。

    秦风对这速度满意的翘起了嘴角,这就是他改制后以及全部训练法带来的成绩,现在的虎贲军是一支随时随地都能投入战斗的强兵,而不是一群老兵痞组成空有战力却纪律极差的兵卒。

    再一次聚于比武场,两人各自提起自己的神兵,做好了进攻的架势。

    两人都没有迟疑,都明白谁慢出手谁就失去先机,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人同时出手。

    秦风的枪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平直的刺向薛仁贵。

    薛仁贵脸色吃重,表情肃然。

    在所有比过的对手里,能一枪就让薛仁贵露出这番神态的只有秦风一人。

    秦风的枪看上去很普通,但却充满了奥妙与不可思议。依照常理来说,速度越快劲力越足。秦风这一枪将速度控制在自己手上,就像放慢了动作一样,慢慢刺出,可偏偏枪上又有万钧的力道。诡异不定,无所捉摸。

    薛仁贵了解秦风的枪法刚柔并济,主动时枪就如大海如狂风,一浪接着一浪,一阵挨着一阵,一招失手,后招就会必会如洪水缺堤般攻来,直至他被击败亦或杀死,守时滴水不漏。

    想要打败秦风,就不能让他占到半点便宜,这正是秦风的可怕之处。

    试问天下有几人能完全将秦风封死。

    薛仁贵的戟法一如以往的狂烈霸道,不可一世,任你千般变化,万般诡诈,皆一枪力破。

    两杆枪枪身摩擦而过!

    “咚!”

    只是轻轻的摩擦而过,竟然照成了犹如雷鸣一般的阵响,火心四溅飞散。

    这轻轻的一擦,秦风、薛仁贵两人彼此都感受到一种山崩地裂般的威力,可见两人在这枪中凝聚了多少的力量。

    两杆枪就如相斥的磁石,这一摩擦便相互弹开。

    秦风、薛仁贵两人同时把握不住,相继退后三步,卸去了彼此的力量。

    他们两人以攻破攻,霸道豪迈。

    第一回合的交锋,谁也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长乐公主不知这一招的精妙,但也看出场上势均力敌的情况,一颗心揪着,上下忐忑。

    寒光一闪,却是拉开距离后,薛仁贵抢先出手,比武较艺,斗的不仅仅只是本事,而是智谋,正如兵法中所说的以己之长,克彼之短。人亦是如此,每一个人都有彼此的优势和劣势。

    薛仁贵的优势就是长兵器与力量,抢先发动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利用自己的优势打倒对方,这是最理智也是最聪明的选择。

    面对薛仁贵这一击,秦风冷然自若,沉腕下挫,破虏枪准确无误的刺在薛仁贵划来的方天画戟戟尖处,就像对方配合好时间送上去给他刺击似的。

    “当”一阵金戈铁马交响声,立时火花四射。

    两人“蹬,蹬”各退几大步,均是手臂发麻。

    薛仁贵哈哈一笑,戟势转盛,喝道:“将军,小心了。”

    他一击不成,第二击、第三击,竟然接连挥洒出手。

    秦风神色微变,他发现了个中奥妙,常人使用长戟,戟风都是走直线,求快求准,务必一击毙敌,劲道威猛刚霸,势不可挡。这一击到底,后力难以持续,而薛仁贵不愧一代盖世虎将,戟锋尽走圆弧线处于圆形运动,所以无论大戟进退攻防,其势都犹如长江大河一般连绵不绝,一击不中,二击继续,直将对方击倒为止。

    若是常人,遇上薛仁贵这方攻势,难保惨败一途。

    但秦风却是不然,他的轻功身法妙绝天下,任凭薛仁贵攻势再如何的犀利,一时半刻,却也伤不了他。

    在薛仁贵攻出第六招的时候,机会来了,秦风眼中露出了一抹笑意,似乎力有不逮,欲以后撤之法,脱离薛仁贵那方天画戟的攻击范围。

    薛仁贵喜出望外,一戟已刺出。

    秦风本只是暂处下风,并没有败,然而他这一退,无疑是失败的前奏,假若乘胜追击成功则赢得胜利,若是失败,让他退开,则等于让他重整旗鼓,双方胜负就不好说了。

    这乘胜追击的一戟,不是决定胜负,即是失去刚刚取得的优势,让原本占优的局势持平。

    这对于占据优势的薛仁贵来言,反而是一种失利。

    故而这一戟势在必行,又快又猛,如闪电一般击出。

    戟锋撕裂大气所形成的真空几乎将空气都撕裂成两段,直逼秦风前胸。毫无疑问,这一戟倘若刺中,那便是一只狗熊也承受不住这番力度,一命呜呼。

    秦风在这个时候露出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脸,在薛仁贵心叫不好的同时,轻啸一声,冲天而起,就在他身子腾空之即,薛仁贵手中的方天画戟以不可避免的从他脚下穿过。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