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9章:虎啸皇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自此而后,秦风天天泡在军营里,亲力亲为的主持着各种战术对抗演练20突厥的战法很简单,他们的交锋很简单,没有战术也没有阴谋诡计,有的只是正面你来我往的拼杀。借助天然的优势,一阵弓箭招呼,然后凭借出色的骑术以及战马的冲击力,冲到近前一阵砍杀,要是意志力弱的部队,早就让先声夺人的声势夺了心志,提前崩溃。所以,与突厥等北方异族作战,挡住第一波攻击尤为关键,一旦挡住了第一波攻击,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很容易撞击在一起,突厥等北方异族的士兵没有军人的纪律与荣耀感,打了胜仗还好,要是遇到败仗,将一击而溃。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最后崩溃。

    这句话用到北方等异族身上,可谓是恰如其分。为了在战争中将损失减到最秦风将全军一分为二,没有任何计谋的进行着全力对抗赛,除了武器,其他全部都是真的,故而,每次下来,都有一大堆人鼻青脸肿的“阵亡”!

    忙碌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新的一年终于到来,

    百姓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燃起了爆竹,希望新的一年里能够借着喜气红红火火。

    百姓有他们的迎新方式,大唐王朝也有固定的迎新方法元日朝会。

    一年中最盛大最隆重的朝会,满朝文武只要在京九品以上文武官都必需参加,就算是远在边界的封疆大吏也必须派使者前来。

    大唐立国十年,如此朝会已经举行了九次,但这第十次毫无疑问的最盛大的一次,早在两个月前唐王朝就开始筹备了。

    原因自然在于大唐在这些年里获得的成就巨大,展现出来的实力。

    扫平群雄,天下归一,轻易击败颉利精锐大军,威震异域。

    有着这份成就威望,周边的异族已经无法在不闻不问下去,理所当然的派来了使者朝见。

    这是大唐立国以来第一次收到如此多的异族朝见,意味着他们认同了大唐的实力,认可了大唐中原之主的存在,大唐王朝自然要以格外的态度应对。

    这一大早,秦风就来到了皇城。

    四周的文武官员如同蚁聚,一个个穿着隆重的朝服在太极宫前依照官员的排位列队。

    因为此次朝会皇亲国戚也必须参加,秦风固然身居将军之位,但与直系皇亲国戚还有些差距,所站的位子还是比较靠后的。

    到了良辰吉时,悬鼓吹奏,陈车带着舆辇,缓缓移动。李世民身穿衮冕,在华丽的仪仗下从承天门经过,并且在此举行外朝,接受文武百官的各国使节的参拜。

    首先是皇太子李承乾献寿祝贺,李承乾在万众之中,风采飞扬的为李世民为大唐祝贺。接着嫡皇子也一一祝贺,在他们之后是中书令奏诸州表,黄门侍郎奏祥瑞,户部尚书奏诸州贡献,礼部尚书奏诸蕃贡献,太史令奏云物,侍中奏礼毕。

    近乎千人高呼万岁,经过复杂繁琐的程序,大朝会也告一段落。

    接下来就是专门为文武百官以及诸蕃使者所举行的承天门楼大宴会。

    这个宴会就不是所有人能够参加的了,只有朝堂重臣以及诸蕃使者有这权力。

    官居虎贲将军的秦风私下又是皇亲国戚,自然是能够参加的重臣之一。

    李世民位居上首,李承乾、接下来左边是依次是诸蕃使者以及岭南来的使节。

    秦风坐在不前不后的席位上。

    宴会喜庆,载歌载舞,各类杂技演出,端是热闹。

    秦风也瞧得目不暇接,古代的杂技没有任何的高明道具,靠的全是真功夫,令人叹为观止。

    酒甜耳热,吐谷浑的使者突然站出来道:“唐皇陛下,我吐谷浑国王为了庆贺这个大喜的日子,也特地命我吐谷浑勇士准备了一个节目,希望得到唐皇陛下的恩准。”

    宴会突然寂静无声。

    李世民对于吐谷浑唱的这一出并不意外,甚至觉得在情理之中。

    秦风也是理解,现今的唐王朝终究不是声威赫赫的“天可汗”时代,终究还不是四方臣服,万邦来贺的王朝。固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可要四方夷族敬惧怕还不够资格。之所以来朝,一些人企图建立正常的外交关系,能够从大唐王朝获得数之不尽的利益,毕竟,历朝历代的中原王朝对异族是十分的大方,只须付出一,就能够获得百的利益,当然,真正目的还是要看一看大唐的实力。见识一下如今的大唐是否真的很强大,是否值得结盟及正常化。

    吐谷浑在西域的实力仅次于突厥,隋朝时期,就开始为患边境。隋朝两次出兵,在吐谷浑地区设河源、西海、鄯善、且末四郡,但因做的不够干脆,春风吹又生,现在的吐谷浑已经将昔年丢失的土地收回来了,在西域也日渐强大。因为卡着东西方的经济要道,经济相当发达。

    有了一定的实力,自当别有傲气。吐谷浑的使者此次来的目的一是为了探查唐王朝的实力,二就是扬威,让唐王朝知道吐谷浑的实力。如此双方在商贸上的往来,说话的份量就重一些。

    对于吐谷浑的请求,李世民心头冷笑,嘴上却爽朗一笑道:“你等特地为我大唐筹备节目庆贺,朕岂有不恩准之理。”

    李世民对于这种变相的挑衅,没有做任何犹豫与迟疑。很爽快的一语应下,也尽显泱泱大国无惧任何挑战的胸襟气度。

    “这个地方太小了。外臣恳请陛下移步城楼,于城楼观看!”吐谷浑的使者恭敬作揖,在礼节上做的还算充分。

    “好!那就移步城楼!”李世民毫不犹豫的应着,大步走出了承天门楼,立于城楼之上。左右使者官员,依次排列。

    秦风无聊的左右瞧看,等着接下来而外的余兴节目。

    两名吐谷浑人驾着一辆六马拉行的马车穿过宫门驶入了广场,马车后方拖着一个四方形的类似于集装箱样的固体。但因被厚布掩盖也不知是什么,看上去倒是极为笨重。

    “这吐谷浑的人再耍什么花样?要比武的话直接来就是了,有秦大将军在,打他们十几二十个都不是问题。要是文斗,更有小秦将军,何必如此装神弄鬼呢。”秦风迎声一看,左侧一员武将,他茫然的瞧着下方,嘴里却对秦风说着。秦氏父子各具所长,在大唐天下享有无穷美誉,所以此人才有如此说话

    秦风回道:“异族崇尚强者,应该与此有关!”

    城楼上的每一个人,除了神秘兮兮的吐谷浑使者外。其他人都透露着同样的表情。

    吐谷浑使者道:“尊敬的天可汗陛下,我们的表演有些危险,还请陛下允许我们为此准备一下,将防护措施备好,免得惊扰了陛下的雅兴。”

    李世民心底好奇,但也未拒绝,特地吩咐兵卒协助。

    不过片刻,一个个的兵卒搬来了近两米高的拒鹿角,将太极殿前的广阔场地围成了一圈。

    看见那削的尖尖的拒鹿角,秦风满心疑惑。

    “这吐谷浑搞什么?”与秦风并肩而行李恪也是一头雾水。

    大殿前的每一个人,除了自信满满的吐谷浑使者,其他人都透露着同样的表情。

    拒鹿角围好后,十数名吐谷浑驾着两辆马车出现在众人面前。

    秦风眺目望去,只见马车上拖着一样东西,四方形的,以黑幕掩盖,不知是什么,但看上去极为笨重。

    “究竟里面装的是什么?”秦风眼露好奇,心底暗思,忽然隐隐约约中,听到了类似于老虎的低吼声,看着拒鹿角心中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失声道:“难道是老虎?”

    两辆马车进入了拒鹿角内部。

    黑布拉开,那四方形是一个无比巨大的铁笼子。铁笼子里关着正是一头雄壮无比的白虎。

    白虎本爬在笼子里,这黑布拉开的瞬间,跳了起来昂首咆哮了一声。

    “吼”一声长啸,震耳欲聋,只惊得太极殿附近所有马匹都惊慌嘶鸣。

    大殿里的所有人都有些无法自控,骇然失色。

    老虎在场的人并不少见,但如此雄壮的老虎,他们当真没见过。

    笼子里的那老虎身长一丈有余,尾长肩高也近乎半丈,论重量至少也有七八百斤,头大而圆,前额上的数条黑色横纹,中间串通一处,显示出一个明显的“王”字。

    秦风也吃了一惊,眼前这老虎的特征很似世界第二大虎孟加拉虎,但论及体型什么比后世最大的东北虎还有雄壮,极为罕见。

    想来是因为古代野兽横行,竞争激烈,这个时代的野兽远比后世更凶更壮。老虎作为百兽之王,应当更是如此。想必拥有世上最凶最大的猫科动物之称东北虎怕是更加雄壮。

    在中原的老虎大多都是华南虎,属于体型较小的种类,兼之中原向来人多密集,老虎这等猛兽也很难有效的成长。是故很少见到真正壮硕的老虎,更别说与拥有孟加拉虎血统的猛虎相比了。

    吐谷浑使者高声道:“我吐谷浑尚武,以搏虎为最大荣耀,特地为陛下献上人虎斗。”

    看着那罕见的孟加拉虎,城楼上的官员窃窃私语。

    在大唐文武眼中看来,以人虎相搏做戏,实在有伤天和。

    不过高昌、焉耆还有其他朝见团却露出了万分感兴趣的表情,作为荒蛮之地,固然接受汉化有着一定的文化,但这种争勇斗狠的风气,还是十足。比起唐王朝那些精美的舞蹈,奥妙的杂技,他们更加喜欢这种刺激带有血腥的节目。

    因为文化不同,孔颖达站出来道:“今日是我大唐元日庆典,不易见血。如此节目,有伤大雅。”

    吐谷浑使者闻言大失所望的摇头道:“外臣早就听闻天朝尚武,却不想连血也不敢见,枉费我王一番诚心。”他见城墙上的所有人都为笼中虎惊叹,以为是怕了不敢相对,心中不免骄傲自满,区区大唐不过如此。

    李世民哈哈笑道:“孔大人说得有理,但天下各国习俗不一,我们也不能强求。我大唐有海乃百川之气度,贵国国王诚心准备了这番节目,朕哪有不看之理。不过这里实在太远,看的不清。今日阳光甚好,干脆将宴席围在广场四周。我等一边吃喝,一边看贵国勇士如何降服猛虎。”

    一众使节团见李世民魄力胆气如此,也深深惊讶。一国之君,如此气度。大唐当真不可小觑。

    秦风也暗自为李世民点赞。

    一行人下得城楼,宴席重新摆上入座。

    吐谷浑使者见李世民应对得体,毫不损唐王朝气度,心下也是折服,但为了自己的国家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向远处招了招手。

    他话音一落,一个这上半身的壮汉赤手空拳的走进了拒鹿角围起的场地。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