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0章:可悲的国度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巨汉只披了一件猩红的披风,下体围着一圈看不出什么皮革的破布。全20上下除了胯下要害都裸露在外。一块块凸出来的肌肉充满了无尽的力量光秃秃的脑袋在阳光的照耀能够闪着光亮,灯笼大的眼睛充满了死气麻木。他的外露的身体上遍布着伤痕,刀伤箭伤枪手甚至野兽撕咬的伤痕,数也数不清,密密麻麻的交错在了一处。

    现在是入冬时节,关中这里已经转凉。可巨汉却如铁打钢铸的一般。完全感受不到寒冷。

    秦风注意到了,巨汉身上的伤疤与众不同。寻常人身上的伤疤,多为剑伤刀伤,但巨汉身上的伤疤却全部都是抓伤与咬伤,那是被野兽的利爪与锐齿所伤。发现这一点,巨汉的身份已经呼吁而出了。

    他是奴隶,专门斗兽供给贵族取乐的奴隶。

    巨汉叫做阿喀琉斯,与希腊神话中的英雄一样的名字,当然,他并不是神话中的英雄,但是,一身强横的实力确是实实在在的。

    去年,阿喀琉斯不愿继续过着那种生死两难的生活,开始了他长达一年的生死逃亡,他漫无目的向东逃亡,当他逃到吐谷浑境内的时候,饥寒交迫的病倒了,并让吐谷浑的天柱王擒获。吐谷浑王明白阿喀琉斯的能耐后,想到蒸蒸日上的大唐,便心生一计,他亲自接见了阿喀琉斯,表示只要能够在李世民面前宏扬吐谷浑勇士的神勇,则给他自由,甚至还可以任用他为将,让他成为贵族。

    从一开始,吐谷浑就打着为国扬威的心思,斗兽也并不是吞谷浑的项目,什么“吐谷浑尚武,以搏虎为最大荣耀”只是胡扯而已。

    只是大唐人不太清楚吐谷浑的习俗,毫不知情的也就信了。

    而这时,李世民派人将秦风唤了过去,并问道:“小秦爱卿,你可知道吐谷浑这是何意?”中原王朝历来没有斗兽之类的残酷节日,故而,大家都不理解吐谷浑这是何意,李世民生怕出丑不知,便将深通稀奇古怪的秦风唤来。

    秦风想也不想道:“回陛下,若不出意外,吐谷浑应该是表演斗兽。斗兽在西方是一项非常残酷的游戏,就是以人同野兽相斗,在斗兽之前,野兽一般都要饿上几天,然后,斗兽士与之徒手相搏。至于斗兽士的生死,旁观者根本不会在乎,只因斗兽士一般都是奴隶,在西方,奴隶的价值比一头牛一只羊还不如。那壮汉身上伤痕累累,显然是经历无数生死才走到了今天。”

    李世民眼中寒光一闪:“朕明白了,吐谷浑是搅局来了。”

    他猜得没错,吐谷浑的目的正是如此,一是为了扬威,二是为了威慑逐渐崛起的大唐。

    “斗兽存在于西方,根本不是吐谷浑的习俗。”秦风十分自信的下了结论。

    吐谷浑是一个位于祁连山脉和黄河上游谷地的一个古代国家,西晋时即有之,其皇族本是鲜卑慕容部的一支,经过数百年的繁衍,已与当地藏族同胞一无二致。从地形上看,吐谷浑应该是划归三大藏区的安多藏区,秦风下结论的也正是此这一点,因为他可从来没有听过藏族同胞有这么残酷的节日。

    赤手搏虎的戏码,秦风在小说中听过,电视上也瞧过,但事实发生在眼前却有些接受不了。毕竟人与野兽有着本质意义上的不同,心底对于此事有很深的排斥。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吐谷浑要下朕的马威,走着瞧。”李世民也是神色一愣。与秦风想法一样,见野兽与野兽的搏杀,可以承受,但人与野兽生死搏杀表演,在讲究仁道的唐朝却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有着同样想法的人远不仅他们两个,连秦琼、尉迟敬德、程咬金这类的猛将也皱起了眉头,虎熊他们也不是没有杀过,但大多都是为民除害或者山林中偶遇,这种人与野兽搏杀的表演,他们也是首次遇上。在他们看来,真勇者当投身疆场,为国为民。这种有着一身武勇,却拿出来表演,实在有些难以置信,也难以接受。

    连身经百战的虎熊之将也是如此,那些文人更加不用说了,有的脸色都白了。

    但是此时此刻他们想要制止这场比斗已经是不可能:在拒鹿角围成的圈圈里,那个巨汉已经来到了狮子的面前,生死就在一瞬之间,此刻让他停止,不亚于让他送命。

    不过那些尚未开化的野蛮人,见此情形兴奋之情,现于脸上,他们不顾仪态的为巨汉喝彩。

    既然无法制止,他们也只能耐着性子,看着难得一见的之争。场上所有的人都为巨汉捏一把冷汗,但也知既然吐谷浑有胆子让巨汉出场,这巨汉一定有过人的本事,胜负更本无从判断。

    秦风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巨汉的一举一动。

    此刻,阿喀琉斯望着那头猛虎,眼中燃烧起了火焰,自由,对于一个奴隶来说是最大是奢求,杀了它,就有自由。

    为了自由,他在惊呼声中,没有任何犹豫、眼睛眨也不眨的往圈子里跳了进去。

    他举起了拳头,将力量凝聚了起来,身上“噼啪、噼啪”的传出一阵炒蚕豆的声音,那是骨头摩擦时,所发出的声响。

    老虎早已留意到这边的情况,见美食送上门来,也没有任何犹豫的扑向阿喀琉斯。

    他经验丰富,快要落地的时候双手抓住了鹿角,双臂用劲整个人横着浮在空中,避开了这致命一扑。

    他趁机从空中落下,直接斜刺里冲到了猛虎的侧面,用自己的右肩狠狠的撞上了猛虎的右侧,将猛虎撞到在一个角落,身子缩在了一起。

    老虎似乎也意识到眼前的敌人不好对付,呲牙咧嘴,利爪深入土内,迟迟没有发动攻势。

    四周的观众死死的盯着他们这一人一兽,大气也不敢出一个。

    “哈”阿喀琉斯突然大喝了一声,前迈一步。

    老虎受到了刺激怒吼一声,整具身躯就如压缩的弹簧,在瞬间弹射向阿喀琉斯。

    阿喀琉斯没有任何的恐惧之心,果断而勇敢的迎击上去:他早有对付老虎的经验,老虎俯冲时的力量远胜人类,并非人力可以抵挡,只有在老虎提速之前,先下手为强,方能避开那千钧力扑。

    老虎力量强横,速度极快,要想赤手空拳的与老虎搏斗,近身肉搏是唯一的取胜方式。

    待老虎扑到地上那一刻,阿喀琉斯毫不犹豫的趁势钻过老虎腹下,并用力拉住老虎两只后脚,待老虎失去平衡之后,用身子压住了猛虎的胸腹,两叉的卡着猛虎的下肢,拎起硕大的拳头,一下一下一下的砸向猛虎的脑袋。

    猛虎受制一时间竟缩着动弹不得,陷入被挨打的局面。

    “好!”

    秦风忍不住叫出声来。

    唐朝本尚武,阿喀琉斯表现也着实勇悍,有秦风开头,先后跟着呼喝起来。

    吐谷浑使者一脸自得得意。

    李世民惊叹道:“当世虎贲,舍此英雄其谁?”

    “鹿死谁手,尤未可知,人力再大也不如猛虎,吐谷浑人想要示威,却完全不懂得利用空间的原理束缚猛虎,若是空间狭倒是起到限制的作用,也让这斗兽士将肩膀、腰部的力量发挥出来,现在嘛”

    秦风话没说完,突然听到一阵惊呼,赶忙往斗场望去。

    原来被制住的猛虎挣脱出了一只后爪,后爪不住的在阿喀琉斯的大腿腹部瞪着,锐利的虎爪带出一道道刀割一般的伤痕,触目惊心。

    “蠢货,快打死它!该死的蠢货!”吐谷浑使者大急,忍不住叫唤了一声。

    他人都在关注这笼子里的情况,并未注意吐谷浑使者的大喊。

    但李世民、与秦风却听在了耳中,心中没由的腾出丝丝怒意。

    英雄,不管敌我!都不容轻辱,大唐以武立国,一直推崇、敬重那些不畏死的猛士豪侠。

    这位斗兽士身上的那股漠视生死的态度,那股面对如此壮硕的猛虎无畏无惧的上前搏杀,这份勇气足以令他动容。

    所以在巨汉大展神威的时候,他根本不去在乎什么吐谷浑扬威会怎么怎么样。他只是知道这个斗兽士值得称赞。

    为勇者强者喝彩,理所当然。所以毫不犹豫的给了他喝彩,给了他赞赏。

    翁婿二人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丝的怒火。

    此刻,李世民与秦风的想法是一样的。

    他们想得很简单很直白,如果吐谷浑在这里扬了威,那是吐谷浑应得的。有那么一位无畏无惧的猛士,表现出色理所当然。

    大唐如果不想了弱了风采气势,大不了派一个比巨汉更出色的人去扬威便是,如此一来,照样能维护大唐王朝的尊严与威武。反正大唐又不是拿不出那样的人,没必要排挤他国好汉,显得没有一点容人之量!

    但随着巨汉的失手,李世民的心为之揪了起来:他看的出来情况对于巨汉很是不利。

    人的身体素质再强悍,也无法与野兽相比。比拼的就是先机。巨汉显然很了解猛虎的习性,巧妙地利用时机并取得了先手,将壮硕无比的猛虎绊倒在地上,束缚住了它的四肢嘴巴。若能一鼓作气,将猛虎打死,则万事大吉。

    可如今巨汉失手了,没有束缚住那猛虎的后爪,让猛虎有了反击的机会。继续下去。

    巨汉有极大的可能葬身虎口。

    便在这时,他竟然听到了吐谷浑使者大骂巨汉“蠢货”。心中自然涌现莫名怒火,如此猛士为了吐谷浑以命相搏,竟然被骂为蠢货,实在是可怜可悲亦可叹。

    如果换作是大唐勇士,李世民才不会为了什么面子而使得大唐平白损失一员虎贲之士。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