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7章:三州侠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杜如晦不再说话,一目三行的看完了公文,瞠目结舌道:“这这个秦虎贲还真是个奇人,这种办法也让他想了出来。”

    “厉害啊!见这小子在庆州整的这一套,朕竟尔有廉颇老矣之感。我们费心费神的想着破解边军的困境,好不容易得到一套自认不错的办法,可与他这诉苦运动一比较,却弱了许多。”

    李世民语气有些欢愉的说道:“那小子素有急智,很多鬼点子都是临时起意所致,要是让他起草一份完善的纲领还真不行。”

    杜如晦笑道:“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阅历摆在那儿。要是他能够起草完美的纲领,那才是真的奇怪了。”

    “未必。”别人不知道秦风,李世民是知道他的潜力的,只是这小子太懒了,如果不是看不过眼,他根本就是百事不管的性子,李世民摸着短须,心想:是不是要给他加大任务呢?

    李世民想到做到,沉吟片刻道:“克明,你不是说那小子很适合当文臣吗?朕想给那小子找点事情来做,你觉得如何?”

    杜如晦道:“小秦将军的功绩有目共睹,然他身兼虎贲将军,庆州都督,这身兼数职,会不会有些顾此失彼?毕竟人力有限,小杜秦将军年纪尚幼,如此重担,臣恐他难以支撑。”

    他为人正直,此话却也不是有心针对秦风。只是秦风手中权力不既要掌管五万兵马,又要管理三州之地,如今还要给他增加工作量,处理其他事宜,尽管不知道李世民想给秦风安排什么事情,但绝对不是闲职,杜如晦觉得三个职位对于大唐都是至关重要的,如今却压在一人身上,他担心会适得其反。

    李世民明白杜如晦的意思,顿了顿道:“杜爱卿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能者多劳,朕还是相信秦风有这个能力的。既然克明怀疑,此事也容易解决。正所谓是骡子是马拿出来遛一遛。这事他若能干的下去,对于大唐则是一大喜事,也证明了朕没有看走眼。若不能,则怪朕用人不当,这第三职也可以撤去嘛”

    他说了一个万全之策,表面上是妥协,但实际对于秦风是信心百倍。

    每个人的处理方式不同,有些人即使将天下的重担交给他,他也能够处理的游刃有余,有的人即便给他一件小事,他都会手忙脚乱,没有头绪。

    秦风正是前者,他的长处在于用人。

    就拿军队来说吧,军事繁杂,各项琐事数不胜数,但秦风却干的轻轻松松、潇洒自在,虎贲军步入正轨以后,他是各种借口不去军营。他不需要每一个兵,每一个兵的管理,只要他抓住苏烈、张士贵、罗通、李业诩、程处默、尉迟宝庆、薛仁贵、房遗爱这几位将军就可以了。

    据庆州的官员汇报,秦风这庆州都督也是这般干的,他只要抓住主要方向,订制大方向,其他的都丢给他的属于去安排,一切也不用他来费心。

    他成亲前后,离开军营就是将近两个月,可他麾下的机构却并没有丝毫的混乱。

    由此可见,秦风用人还是相当熟练的。

    他是那种能够偷懒放权就绝不多抓一刻的人物,想要累倒他,绝不容易。

    对此李世民还是很有信心的。

    李世民话已至此,杜如晦也没有异议。毕竟,他也挺看好秦风的。

    这一天,秦风收到了战报,原来是李道宗击败了奚族与霫族,并占据了契丹疆域的南段,也就是说,在东北一带,大唐的领土已经趋于完整,此之以后,东北方向能给大唐造成困扰的也就只有高句丽、百济、新罗了。不过,新罗的生存环境堪忧,长期以来深受高句丽与百济的入侵,处于苟延残喘的地步,而百济靠海,与东北一线隔着一个高句丽,若说从陆地上侵扰大唐不太可能,所以,能够与大唐为敌的也就是高句丽了。历史上,李道宗灭了高句丽,现在由他掌管东北防备,正是相得益彰。

    眼见到李道宗为大唐开疆拓土,秦风十分羡慕,现在颉利与突利、夷男联军对峙,虽说小战不断,但关系生死存亡的大战却未开启。李靖、李绩、秦风都不敢轻易的挑起事端,要是随意出战,恐怕会影响到大局。

    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是练兵而已。但是,秦风一向认为实战是最佳的练兵方式,所以,到达庆州之后,大力的发展情报网,希望在境内找到可以练兵的马贼什么的。

    秦风从军营回到都督府,叫来了刘仁轨。

    “将军!”刘仁轨作揖见礼。

    秦风不太喜欢这种繁文缛节,对刘仁轨、马周久劝无效,也就任由他们了。

    “你的情报网布置的怎么样了?”一个月转瞬即过,眼见各项事情渐渐步入正轨,秦风也给了刘仁轨一个任务,让他派人深入突厥,建立情报网,打探突厥的内部消息。

    这种重中之重的事情,秦风选择了刘仁轨。论及干略,刘仁轨确实非常厉害,想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很果断的选择了他。

    刘仁轨对于秦风让他掌握如此军事机密,深受感动,全心全意的投入此间,从军中挑选机敏之辈,派他们深入突厥或是从商或是立足定居,一步一步,建立情报根据地。

    “这个”刘仁轨为难的道:“还没有什么消息,将军,依仁轨之见,此事急不得也急不来。我们不是为了一时的情报,可以肆无忌惮的打探消息。我们要求长远的利益就不能急在一时,要让派出去的人,在突厥立足,让他们得到信任。当他们融入突厥的时候,在穿针引线,将他们联系起来,这才能够源源不断的为我们提供消息,从而不被发现。”

    “你说的有道理!”秦风满意的点了点头,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刘仁轨的睿智稳重,能够让他轻易的上手把握这方面的轻重得失,“你也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什么细节,我要的情报是关于颉利、突利与夷男的。这些情报对于我们而言,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只要随便打听就能打听的出来。我需要知道他们大军的所在,尤其是他们彼此相互交锋死战的时候,我必需要在第一时间内知晓。”

    刘仁轨歉声道:“是属下误会了,将军所说的事情这个容易,据我前些天打探到的情况。颉利、突利已经有段时间没打仗了,倒不是因为没有矛盾,只是刻意压制着。去年的风雪很大,他们草原人忙着避寒,这开春了又要选择太平丰盛的水草地,他们现在都忙着保障族人的生计,忙于积蓄实力,依照他们的矛盾,打是肯定打的了,夏末秋初,正是草原人最空闲的时间,打起来的几率还是很大的。他们上下部落全民皆兵,大军动时,不需要多做调查,第一时间便能知晓。属下会特别留心的”

    “好!就交给你了。”秦风满意的点了点头,想了一会又说道:“经过我们的努力,边军总算正常了,近月来,我军对抗演习不断,可演习毕竟不是实战,与实战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我向来认为实战才是最好的练兵方式,可我们目前无法向突厥动兵,你说我们应该打哪里?”

    刘仁轨道:“马贼!”

    “与我想到一处了,打击马贼既能练兵,又能给百姓带来安宁,是一举两得之事。”

    突厥正值暴风雨前的宁静,一旦失去了平衡,战争就会一触而发,贸然出战,只会乱了李世民的计划,想来想去也只有打击那些占山为王的流寇了。

    秦风分别给苏定方、张士贵、薛仁贵下达了一道命令,半月后全军出击,全面清除境内的流寇,让他们做好收集好境内流寇的信息,并可苛训练军队。

    夏末秋初!

    秦风计算着时日,还有五个月

    时间算不上充足,但是足以让兵卒的战力提升一个台阶。

    多一分战力,意味着少一分伤亡。

    “让各地刺史、官员配合,我不管对方是义盗也好,恶盗也罢,只要是盗贼就全部清扫一空,恶贼就不必说了,如果是义盗的话,可以招降。”

    这边境的盗贼确实挺多的,有的是天性使然,但也有很多是侠盗。

    据秦风所知,这庆州、延州、绥州一线就有两伙侠盗,他们本是朔方境内的军官,因为隋朝衰败,突厥屡屡入侵。朔方作为隋朝、突厥的边境,首当其冲受到威胁。面对异族的入侵,身为国人从来不缺死战到底的勇气,一些低级士官便领着一干子弟兵,奋战在抵御突厥的第一线。

    尽管突厥强大,他们依然坚守着自己的岗位防线,死战不退。突厥人奈何不得他们,又不愿意徒增伤亡的强攻营垒,每每都是绕过他们去别的地方掠夺。

    这两伙侠盗,一支以唐傲为首,一支以雪中莲为首。他们实力不是很强大,但深受百姓的爱戴。

    从个人的角度而言,秦风挺佩服他们的,可从国家官员的角度出发,他不允许这样的势力存在。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