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4章:归来的影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风、苏定方、张士贵三部追击了十余里,先后也返回了。倒不是怕什么穷寇莫追,而是兵卒体力有限,过渡空耗反而不利,适可而止方才王道。

    以最终的战况而言,初露锋芒的陌刀阵取得了令人可喜的大成功:在逊色对方数倍的兵力下,还能形成战术压制,压着对方来打,从一开始,秦风就发现这突厥的可汗阿史那沾罕很理智,反应迅速,指挥也很到位,只是从未接触过陌刀阵,不晓得陌刀阵对突厥骑兵有如此打的压制性,有心算无心下才落得如此田地。

    继续这般下去,对方必将后撤,唐军没有足够的兵力,无法乘胜追击。想要继续扩大战果,唯有展开斩首行动。秦风的斩首行动进行得很胜利,九把飞刀让阿史那沾罕仗以避箭的黄金甲形同废物,以往百试不爽的防御在秦风九星连环之下轰然坍塌。阿史那沾罕临死前才知道,世上没有绝对的宝甲,只可惜后悔已经太晚,他的死亡,也预示着这个部落彻底消失在草原上,逃生者只有两条路,要么成为恶狼的美餐,要么,成为其他部落的一员。

    但是,当大家返回突厥营地的时候,才发现,什么人都不缺,独独把主将秦风给弄丢了。

    “将军呢?”苏定方长枪指着此刻的亲卫首领强坚范,胀气甚好的苏定方暴跳如雷,更不要说别人了。若是眼光可以杀死人,以强坚范为首的亲卫早就死了无数遍。

    强坚范面红耳赤道:“追丢了。”

    “你们这么多人都追不上一个人,你们这亲卫是怎么当的?”同样是老好人的张士贵也是大怒不止。

    亲卫是什么?就中国古代来说,一般是跟将领同乡同族或者有过出生入死的经历中选拔的士兵,泛指受到将领本人信赖的部队,是将领能够把命交付给他们保管的特殊的军队。现在倒好,这伙亲卫一个二个回来了,主将却迟迟不见踪影。

    强坚范委屈得差点哭了,不是他们不想追,不是他们不想找,而是秦风的天罚太变态了,他们的战马也是不凡,可与天罚相比,简直就是自行车与跑车一样的区别,自行车怎么可能追得上跑车?

    薛仁贵亦道:“还不快去找?”

    “喏!”

    强坚范如蒙大赦,大声道:“都跟我来。”

    “不必了。”罗通说了一句公道话:“此事怪不得他们,实乃老大的神驹太快了,整个天下都没有一匹马能够匹敌,去了也无济于事,咱们还是等着老大回来吧!”

    李业诩接道:“是啊,老大的武艺高强,又有天罚之速度,天下间,谁又伤害得了他?”

    “我回来了!”此时,秦风的声音遥遥传来。

    原来秦风依仗着天罚的速度与耐力,愣到单独一个人杀到前方没有人为止,至于四散而逃的人,他也没有办法了。

    当他返回突厥营地的时候,大家已经全部回来了,就地休息。迎着大家关切的目光,秦风不好意思的一笑。

    “兄弟们,怎么样!”秦风高坐在马上,感受着四方兵士投来那敬慕叹服的目光,高举起了长枪道:“爽不爽”

    “爽”

    秦风话还没有说完,四方兵卒已经齐声高喝了起来。

    “过不过瘾?”

    “过瘾!”

    秦风高声道:“还不过瘾。”

    众人为之一愣。

    “真正的爽,真正的过瘾是杀光敌人之后,还要吃上敌人准备的美餐。”

    “哈哈!”四周已经大笑的回应了起来。

    “那还等什么?苏将军,安排兵卒护卫!张将军,安排骑兵游弋四周!罗将军、薛将军、李将军,你们负责扫荡所有帐篷,将整个部落准备过冬的干货食物都给我翻出来!顺便整理整理战场,程将军、房将军,你们分一部分人,将所有牛羊马这些活物都给我聚集起来,明早一并带走。尉迟将军安排一部分人烧水,生火,热情好客的突厥朋友用他们的粮食,请我们吃烤肉,请我们吃炖肉”

    命令一个个从秦风的嘴巴里发出去。

    他吼的厉害,四周兵卒也应的高兴。

    昂扬的气势,让他们忘记了大战之后的疲乏感,兴高采烈地的执行着秦风颁布下去的一个又一个的命令。

    没过多久,就在阿史那部落旁边的河畔处,一堆堆火把,伴随着肉香升起,

    因为要备战,整个阿史那沾罕部落储备了许多的酒肉,现在都便宜以秦风为首的唐军了。

    这些酒肉数量太多,不好携带,秦风也就索性就地给烤了炖了,提前犒赏三军,让一路上都在吃干粮啃硬饼喝生水的兵卒,好好的美餐一顿,过一把瘾。

    以道理而言,军中不许饮酒,但是现在虽然正值夏天,可是草原气候早晚温差极大,而且寒风肆虐,确实有些寒冷,喝些草原上特制的马奶酒有着避寒的功效。

    秦风从来不委屈自己麾下的兵,也就破了这个例。不过他也特别下了规定,不许多喝,热乎乎的一碗足矣。

    这治军本就讲究恩威并施,秦风对于触犯军纪的兵卒从不手软。这里也无人敢多喝一些。

    轮流布防、轮流休息、轮流喝酒、轮流吃肉,在秦风合理的调派下,士兵都充分的得到了休息与食物的补充。

    休息了半宿,拂晓到来的时候。

    秦风整备了兵马,打算行军了。

    打游击便是如此,打了就撤,绝不拖延。

    之所以会选择原地休息半夜,也是为了军队有充足的体力能更好的撤退而已。

    还不到黎明,部队就整备妥当。

    长长的队伍蜿蜒而行。黑夜里仿佛一条火龙。

    秦风骑着马走在前头,马云萝、强坚范这两个亲卫军的正副统领在他身后左右护着,丝毫不敢松懈。马云萝是秦风名义上的亲卫统领,但她的另外一重身份是秦风的义妹,而且与大家不是十分熟悉,故而,逃过了一顿责骂,一切都让倒霉的强坚范给承担了下来。可马云萝同样是心中有愧,这才与强坚范像看管犯人一样的盯着秦风。

    张士贵、李业诩在中间驱赶着牛羊马匹。苏定方领着兵马在队尾约束部队。罗通则率领一千五百弓箭手游离在外,至于薛仁贵则护卫中军,这番布置下来,正是可攻可守。不管前后那边来敌,他们都能从容以对。

    秦风与大家并不觉得有人会为阿史那沾罕报仇,但用兵之道,应当谨慎的时候必须谨慎行事,不能马虎大意,用将士的生命来赌几率。

    就如他想的一样。阿史那沾罕由于得到颉利可汗的大力支持,他为了保障族人在颉利大军战败的情况下,也能安然度过,早在去年十一月份就开始筹措过冬物资。因为他手中的精锐之师近六万。论及实力这附近一带无人可比,也就动用了点点强取豪夺的手段。

    中小部落兵力势力比不上他,只能选择忍气吞声,怀恨在心。

    而今整个阿史那沾罕部落被袭,连他本人都让秦风给挂了,闻讯的他们高兴还来不及。顾及着颉利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又岂会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冒然出兵相助?

    一路安全无虞的来到了朔方边境,秦风一马当先,表明身份,早早接到消息的朔方守将薛万彻上前一看,不正是秦风么?确定了身份之后,薛万彻让人打开城门,让这支大军入城。自己还亲自下城迎接这位老熟人。

    “薛老哥,又麻烦你了。”秦风策马走到近前,笑着拱了一拱手。

    薛万彻豪迈大笑道:“咱们兄弟哪来这么外道的话。”

    秦风亦笑道:“是极,是极!”

    大笑过后,薛万彻问道:“兄弟,此行收获如何?”

    “嘿嘿,比半年前之多不少。”

    薛万彻虎目圆瞪,久久答不上话来,半年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那时候,他已经觉得够多了,而这一回更多?

    “这一次灭了多少个部落?”

    “阿史那沾罕部落。”

    薛万彻倒吸了一口冷气,半晌才佩服道:“兄弟,你真不简单。这可是十多万的大部落啊!”

    “偷袭呗!”

    “高,老弟就是高。老哥哥我在家里备了薄酒,咱们喝几盅,也让兄弟休息休息。”

    秦风婉拒道:“薛大哥的好意小弟心领了,只是离开庆州半个多月,将军们都让我带来了,对于家里那些边军实在放心不下。”

    薛万彻遗憾道:“兄弟言之有理,既然如此,那老哥哥我也不多挽留了。下次,下次再来的时候,非得与我一醉方休。”

    “告辞!”秦风拱一拱手,与大军穿城而过,遥遥传来他的大笑声:“下次不会太远。可能过几天我又来了。”

    薛万彻愣了半天,忍不住道:“年轻真好!”尽管他也不过三十出头,可是和秦风相比,确实是大了一截。

    “这小秦将军厉害啊,又能抢东西,又能练兵,又能吞噬颉利的实力,一箭三雕!”

    “将军,现在颉利与突利互男对峙,根本无暇他顾,要不,咱们也去原草上练练兵?”薛万彻的副将看着源源不断的牛羊马匹,十分眼热的建议着。

    薛万彻砰然心动,可过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虎贲军已经是当之无愧的雄师,所有士兵皆是出自十二卫的精锐,个个都能以一敌十,我们这儿,以边军为主,哪有这份本事啊。再说了,总管大人也不会允许的。”对于秦风,薛万彻是十分的羡慕,尽管他这个都督只管三州之地,但人家拥有极高的自主性,哪像他们,顶头上还有一尊大佬的存在。他摸了摸胡须,突然眼光一闪道:“虎贲军的收获我都眼热了,我们其他士兵恐怕还要不堪得多,我们不妨以此为契机,加大训练力度,说不定战力上升后,尚书大人答应我们的请求也未可知。”

    副将大喜道:“将军此计甚妙,非常可行。”

    “走!召集士兵,向他们说,如果他们战斗力达到我的要求,我们也去草原打猎。”

    “喏!”副将兴冲冲的走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