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4章:对话军神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既然你如此真诚,我也不推托了,你现在去休息吧。为了熟悉我的战法,从明天开始你与玄甲军将与我的亲卫一道集训十天,半个月后我们再去打猎。”

    既然李承乾要来体验生活,那么,就得从最艰苦的训练开始,虽然时间仓促了一些,但是,秦风最想做的是让李承乾知难而退,要知道,亲卫的训练强度比起虎贲军还要强上几倍,如果李承乾坚持十天,带他去“打猎”又有何妨?

    李承乾兴高采烈的走了。

    “郎君,真带大哥去么?”

    当夜,秦风与长乐极尽恩爱之能事,娇吟不断,一室皆春。长乐公主冰冷清丽的脸蛋上浮现出一层动人心魄的红晕,淡淡的娇羞煞是诱人。

    此刻,正躺在秦风强健的胸膛轻声询问。

    “他的态度摆在那儿,又有岳父大人的同意,我拒绝也拒绝不了,不过你放心,现在决定突厥归属的大战即将来临,颉利无暇分身,一定如上次一样胜利的。其实大舅哥愿意去磨炼也好,一个知兵的储君对于大唐而言,百利而无一害。”

    话虽如此,但是秦风在第二天还是重新做了一翻布置,这一次,他打算拉两万人到草原上去历练,之后,分为两部,秦风带领的依旧是虎贲军,以及这一次技艺比试的优胜者一千人,加上亲卫与玄甲军,凑足了一万二千人,第二部的人数定在一万五千人,这一路主要负责接应,主将为苏定方,李业诩、尉迟宝庆为副将。为了保障此行的安全,也为了有备无患,让张士贵与李业诩率领三万大军屯于绥州,并随时做好出征的准备。除此之外,秦风还分别写信给朔方李靖、代州李绩,让他们随时关注自己的动向,若有所不对,请他们立即出兵接应,对于两人,秦风也没有隐瞒李承乾的动向,相信他们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紧急,如果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定然不会袖手旁观。

    十五天时间,对于全力以赴训练的李承乾很短暂,在虎贲军中,他发现自己要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也是这短短的训练,他总算明白秦风说他不如任何一人绝非虚言,他曾问过玄甲军的统领,当时,这位统领神色严肃的向李承乾说了两个字“很强!”。那一刻李承乾才相信虎贲军这名头绝非浪得虚名,要知道这些玄甲军一个个都眼高于顶的家伙,能够得到玄甲军如此评价的军队,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强大的训练每天都让李承乾累得半死,但,第二天,他依旧参与了训练,这十天高强度的训练,也让他收获了很多在宫中学不到的常识。

    这一次出兵,秦风很低调,是分批次化整为零的离开庆州城,由于虎贲军时不时的拉练,即便是军营里空着,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人怀疑虎贲军再次北上。为了这一次的胜利,秦风可谓是做了大量的工作,除此之外,路过朔方郡的时候,秦风还离开了军队,提前去拜访了大唐军神李靖。

    希望得到军神的指点。

    对于有着师徒之实的秦风的到来,李靖抱以欢迎的态度,询问了秦风的准备工作的情况后,对秦风的布局大为满意,并在细节上提出了一个宝贵的意见,让秦风受益非浅。

    之后,李靖也问了上一次的详细经历,特别是关于陌刀阵的效果,之前,秦风也致信过来,向他陈述上一次的经过,但,写得再好,也不如面对面详谈的好。秦风没有隐瞒,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他。

    他这里没有什么好说的,也没有什么技巧可言,只是将打突厥的细节告诉了他。

    李靖听得大感意外,感慨道:“陛下说的一点没错,云霄,你真是我大唐的福星。你可知道,你这一次奇袭突厥,不但让突厥损失惨重,甚至直接影响到了突厥前方的战事,颉利跟突利、夷男即将发生的大战,本来是以颉利占据上风的,让你这么一闹,顿时形势逆转,让颉利处于劣势。突利、夷男趁势强攻猛打,颉利已经被迫退让五十里,被逼的将一块丰盛的草地拱手相送,此番颉利退避五十里,他的威望再次大减,而突利在草原却是如日中天,许多墙头草都倒在了他的门下。单人的实力已经开始逼近颉利了,如果再上一个不弱的夷男,他们二人胜券已经有握了。之前,陛下一直再为突利、夷男实力比不上颉利苦扰,担心突利与夷男他们失败,得不到重伤突厥筋骨的效果,现在却不用担心了。若细说来,这一切还是你的功劳。现在你又去打猎,说不定突厥的大战因此而提前爆发也未可知,颉利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如果任由你在后方闹事不管,一来会打击前线士兵的士气,二来也让人心不稳,三来在此消彼长之下,想要打败联军就更加困难了,如果我是他的话,定当在你出征前后发动大战。你啊,改变了突厥的战局与格局。”

    秦风听得如此消息,摸了摸鼻子,也颇为得意道:“伯伯谬赞了,我不过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李靖有些忧心道:“不过这一次不同以往,这一次的首要任务是保证太子殿下的安危,其次才能考虑伤敌之事。而且突厥吃过这次亏,一定会加强戒备,接下来想要再次行动,就不容易了。还需小心谨慎,别学那关羽一样,英雄一世,晚年却上演了大意失了荆州一幕。”

    “伯伯放心,我晓得的!”秦风眯眼一笑道:“加强戒备,我看未必,他们已经让我唬弄住了,现在是破绽百出。”

    “破绽百出?”

    李靖又惊又喜又奇的瞧着秦风。

    秦风神秘笑道:“我挑了阿史那部落,劫掠了他们部落的所有物资,个别无法带走的,还都一把火烧掉了。这其中包括帐篷,被褥衣服等日常使用的物品,反正只留给他们一地是尸骸与废墟。伯伯你也知道,阿史那沾罕部虽然还有数万大军,但是他们已经失去了根基,唯一的结果只能让突厥吞并掉,而草原又是一个信奉强者为尊的地方,那些侥幸逃脱的人最终肯定被其他部落所吞并,阿史那沾罕遗部士兵肯定不干,肯定对颉利讨要说法,可这个时期,颉利根本不敢帮助他们讨还公道,要知道人心不齐可是兵家大忌呢。但是,如此一来,阿史那沾罕部落肯定不满,所以,摆在颉利面对的是一个二难选择,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得罪一众大小部落,可谓是进亦忧,退亦忧。不管他怎么做都将得罪另外一方。现在他避免五十里,威望已是大不如前,如果再处事不公,他的军队离分裂已经不远了,试问伯伯,在这种人心不齐的情况下,颉利又怎么敢派大军还对付我呢?”

    李靖颔首道:“确实如此,突厥的情况我也有所了解。与你说言一无二致。”过了一会儿,李靖又问道:“你此次可以具体的目标?”

    秦风道:“有的,大部落是忠于颉利的乌蒙部落,我已经收到明确的消息,情报上说这个部落总人口有十万左右,而且阿史那沾罕生前与乌蒙很不对付,现在阿史那沾罕死了,乌蒙正疯狂是四散人马,扫荡周边以及收拢阿史阿沾罕部落的流失一口为己用,乌蒙忙碌着壮大自己,也意味着现在他并没有闲功夫防守什么。”

    “我明白了。”李靖有些意外、有些佩服的看着秦风。吃一堑,长一智,突厥已经在秦风手上吃过一次大亏,还会松懈?

    细细想来,其实秦风早早就为了今天做准备,如此深谋远虑,纵然是李靖也不得不服啊,只听李靖道:“难怪你举行什么技击比赛,闹得风风火火,现在又搞什么跨越三州的对抗演习,原来是掩人耳目啊?”

    “是也不是!”秦风道:“我觉得定期举办类似的技击比赛。给予奖励,给予荣耀,能够大力的刺激兵士向勇之心。”这些都是后世的经验,在后世所有拿得上门面的竞技项目都会授予名利。因为唯有名利,才会给予人动力。若无名若无利,没有一个竞技项目发展的起来,承传的下去。举行技击比赛。能够刺激兵卒争强斗胜的心态,让提升他们的战力。

    而演习的目的自不必说,只因军事演习是除了实战外最能检验军队战斗力的一种考核方式,演习成为考核一个部队战备水平和实战能力的验金石。在部队,参演部队通常要提前进行一段适应性训练,针对演习课目完成相应训练后,才有参加演习的资格。同时,演习也是考核选拔军事指挥官和军队战斗力、序列的重要方法。

    “但是”秦风脸上浮现一抹笑意:“没有人规定,在举行技击比赛之后,演习之前。我不许出兵突厥吧?当然别人怎么想是他的事情,与我不相干。”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