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6章:李世民的反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突厥草原!黑狼旗帜迎风飞舞。

    在草原上狼是神圣之物,以狼为军旗的部落数不胜数,但是黑狼军旗在草原上是一种象征!突厥所向无敌的象征!黑狼旗是已故突厥汗王始毕的军旗,始毕是现任汗王颉利的兄长,突利的父亲。

    始毕作为突厥皇族,亲眼目睹强盛一时的突厥因为隋朝长孙晟的鬼谋下分裂落败,并制定了一系列政治册封的政策来分化操纵中原也是因此刘武周、梁师都、郭子和以及当初的李渊等,都称服于始毕可汗,抱他大腿。

    自突厥分裂之后,突厥是在隋朝压榨下生活的,还是杨坚统治的时代里,大隋能人辈出,一而再再而三的压榨着突厥的生存空间,在突厥危亡之际,是始毕带领着突厥反败为胜,力压隋朝,他所领导的突厥是那个时代最强大势力,故而,始毕可汗虽然人已没,但是在突厥还有着崇高的威望。突利此次与颉利死磕,便是打着他父亲的名义,指责颉利无德无能,将他父亲给他的大好基业败坏于此,而他将继承父亲的遗志,重振突厥雄风。

    颉利可汗在他最鼎盛的时期内连年用兵,征苛重,突厥内部矛盾逐渐尖锐。再加上连年灾荒,课敛繁重,使得其内部早已埋下了重重隐患,再加上颉利加以委信西域诸胡商人与隋朝遗老遗少,疏远突厥贵族,使得部下离心。

    这些年来,颉利打算建立一个集权的突厥王朝,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排除异己,造成了君臣上下的严重对峙,只是平时慑于颉利可汗的威望,无人敢当那出头鸟,只是去年他在朔方大败亏输,其威望大损,突利、夷男趁机出兵要挟,于是,一场内战席卷了整个突厥。

    这个时候,突利祭出了突厥的英雄始毕可汗,顿时从者云集,那些看不惯颉利风格的部落领,转而投入突利的阵营之中。阿史那沾罕对颉利忠心耿耿,但是他现在阵亡后,颉利不但没有兴兵复仇,反而吞并了阿史那沾罕的遗部,顿时,一些部落领十分心寒,很多中立的部落索性举族投到了突利的怀抱,寻求突利之庇护,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突利的势力突飞猛进,一下子跃居三方之。

    此时,收到唐军云集朔方的消息后,突利可汗的的大帐中传来一阵疯笑

    “我就知道颉利这王八羔子有迟早有这么一天,我就知道颉利这王八羔子有迟早有这么一天!”

    突利的声音充满了自得得意不可一世,“哼,颉利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连一个小孩子就收拾了忠于他的走狗阿史那沾罕,现在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哈哈,颉利就是失去了锋利牙齿的老狼,他,不行了。颉利早晚为我所败,夷男小儿更不在话下,所以我们真正的对手是大唐。颉利?这个所谓的汗王,在我看来不过是窝囊废而已。贺逻鹘,在与李世民做几次生意,等到我军配置齐全了之后,等秦风小儿再一次获胜之后,就跟他们断了这条关系,我们不能再养虎为患了。”与实力成正比的是野心,势力的逐日见长,也让突利野心膨胀到了极点。

    前几天突利接到大唐开出的物质清单,顿时,卸下了往日的伪装的面具,一下子就将物品兑换提高了很多,自以为是的突利,羞辱了大唐使节后将其轰走。而今天又有一个影响力不错的部落前来投奔,就叫来自己的宝贝儿子,与他分享这一喜悦。

    贺逻鹘却没有颉利那般喜悦,沉声道:“父汗,这个秦风绝非你想象中那么简单,这个人很厉害。而且,在没有打败颉利之前,我们实在不宜与李唐翻脸。”

    “哎,贺逻鹘你想多了。汉人也就会这种背后捅刀子的事情,他们打仗差远了。用汉人的话来说,颉利现在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突利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等我打败了颉利,就建立一个像大唐一样的王朝,让军权收归我手,我们挟大胜之气势,谁敢反对?你去忙吧。”

    贺逻鹘见突利不听劝说,心中甚是担忧了起来。

    ……

    关中长安!

    收到秦风来信的李世民,见信中之事,哈哈大笑:“我就知道,我这个女婿不会就此沉默,以他对草原异族那莫名其妙的仇恨,一定会将草原闹个天翻地覆。果然不出我所料,跨越对抗演习,亏他想得出来。”

    此时他身旁并没有房杜在,唯有一个正在商量国事的魏征,也便将信交给了他,随口问道:“你觉得如何?”

    魏征一目扫过,颔道:“臣不通军事,不甚了解。不过小秦将军此行能够确保如上次一样大胜么?”

    李世民道:“玄成,你这就多虑了,他信上已经把好的坏的全部计算完整,针对不同种结局都设立了不同的应对方式,这翻布置简直是滴水不漏,纵然是沙场宿将也未必比得上他。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他败了,也不会是惨败。朕对这个女婿十分了解,绝对不是意义用事之人,小小年纪冷静得令人惊讶,而且他对于部下极为关怀照顾,没有一定的把握,不会出此计策,他既出此法,相信他就有一定的把握。在军事上,他的眼光还是可以信任的。这小子用兵,虚则实之,实者虚之,若非有他这封书信,朕一时半会之间也弄不清楚他的本意呢。况且,你不要忘记了,在朔方郡还有一位厉害的人物坐镇哩。以他对那小子的欣赏态度,如果有所意外,你认为他会袖手旁观吗?”

    魏征愕然道:“陛下说的是李靖李尚书。”

    李世民颔道:“没错,明天刚刚收到李药师的私函,内容与秦风如出一辙,对秦风是不吝褒奖之词,若非秦风真的具备如此本事,以李药师谨慎、老好人的风格,是断然不会如此夸耀的。”说到这儿,李世民语气畅快的说道:“而且,这一次行动可不仅仅是秦风的主意,这其中也有李药师的一份功劳呢。这一次行动以及应付之法,几乎是两人联合起来组建起来的,伏兵、伪装、接应,都有李药师的全程参与配合,甚至还抽出了两万兵力伪装成了庆州军,用来配合秦风的行动,助那小子进行战术性的欺骗。”

    魏征呆了半天,感慨道:“此事足以证明小秦将军的厉害了,若非如此,李药师也不会甘心充当一个小辈的绿叶,并在陛下面前不遗余力的推荐了。”

    李世民眯着眼道:“朕就很看好那小子,他绝对是一个意外。”

    正当此际,谦谦君子的房玄龄、杜如晦一脸怒容的走了进来,一个个黑着脸,仿佛有人欠了几百万一样。

    与李靖一样是老好人的房玄龄大声怒道:“陛下,突利这头贪婪的白眼狼。”

    “二位卿家,何事如此盛怒。”李世民诧异的看着连袂而来的左膀右臂,两人同时这般盛怒,还是第一次见过。

    房谋杜断,用于对外,魏征擅治,用于对内。

    突厥之事,是对外谋略,故而他交给了房杜二人,并没有将魏征算在内。今天单独召集魏征,是商议国内民生之类的事情,以魏征的作用,是不适合对外这一块的,以魏征那仁道主义的思想,非但帮不上忙,反而给他们添麻烦。

    杜如晦冷哼道:“小秦将军上次大胜,倒是帮了突利一个大忙,由于颉利的不作为,使得许多左右摇摆的部落全部投入了突利的怀抱,到了现在,突利已经稍微占据上风,只是这小子因此而骄傲自满、自以为是起来。找这个借口,那个借口,提高物资兑换的比例,还减少给我们交易战马的数额。分明是担心我大唐,骑兵强大之后,与他将来不利。”

    李世民轻笑道:“这人之常情,又何必动怒?套用秦风的话来说,那就是国与国之间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换成我们也会如此。为着这种目光短浅的人,两位没必要为他气伤身子,不划算。”李世民看得很开,反倒劝解了房谋杜断。

    现在的突利在突厥里可谓是如日中天,得到许多墙头草的投效,声势大有压倒颉利的感觉。

    突利也因此有些不可一世了,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可以力压颉利,不需要大唐帮助了。慢慢的也改变了对大唐的态度,不在是那么的恭敬,不在是那么的讨好,连彼此的交易也百般推脱。

    对于突利如此行为,李世民得知后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玩心机玩腹黑,在他李二眼里,突利不过就是一个屁大点的娃娃,一点也不足为据。

    “房相,给朕拟一道圣旨,用八百里加急,送到李靖手中,吩咐他们演习过后,让朔方军、庆州军各归其位,不必再给突利壮胆子。”李世民冷冷的说着,尽管他没有生气,可是让突利当枪使的事情,他是绝对不干的,这道圣旨一下,也算是对突利的一个回敬,同时,又能掩护深入大草原的秦风部,可谓是两全其美的大好事儿。

    新的一个月,又是全新的开始

    工作、生活、学习都是如此。祝愿大家在16年最后一个月的第一天有个美好的开端。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