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4章:绵羊制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三里许外。

    阿史那社尔、执思失力策马飞奔,催督着四万大军,正向着唐军方向,疯狂的挺进。

    “报”斥候飞奔而来,大叫道:“禀将军,前方大道现唐军阻路。”

    阿史那社尔眉头一皱,勒马喝问道:“阻路之敌有多少,是何人统兵?”

    “回将军,敌军只有五千骑兵左右,看旗号,好像是那秦风亲自统兵。”

    听得斥候回报,阿史那社尔、执思失力神色微微一变。

    秦风亲自统兵出现,二人并不感到惊奇,他们惊讶的是,秦风竟然只带了五千骑兵,而且,还是主动迎敌。

    “难道秦风想要背水一战?难道,他在小看我不成?或者,他还另有诡计?”

    二人非是庸将,他们很快就意识到,秦风此番主动迎战,不是那么寻常。

    沉吟片刻,执失思力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秦风只带五千骑兵来,无非是想让我轻敌而已,好杀我们个出其不意,我们就以不变应万变,看你能耐我何。”

    “言之有理。”

    念头已定,为的阿史那社尔当即下令,全军停止疾行,摆开军阵来稳步向前推进。

    四万精锐的突厥兵,迅的结成座座小分队,如铜墙铁壁一般,向着秦风所在威压而来。

    不多时,敌军已逼近至一里开外。

    山坡之上,秦风将突厥军的阵形,是清清楚楚。

    只见敌军前方,竟尔有着骑兵充当盾手和长枪兵之用,内中藏以枪兵和弓弩手,侧后方又有数百骑兵环伺,布阵极有章法。

    秦风观此阵,不禁赞叹道:“阿史那社乐、执失思力不愧是突厥最有脑子的大将,这军阵布设得跟铜墙铁壁一般,当真是深得阵法之妙。”

    旁边马云萝,听得秦风竟然赞许两将,暗忖:“兄长方才还自信十足,现下却又能正视对手的实力,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当真是叫人捉摸不透”

    马云萝心下惊奇,眉头却已深凝,指着敌阵,娇声道:“兄长,突厥此阵摆得极有章法,如果意欲与其作战,恐难从侧后迂回,而我军尽为轻骑,正面突破更加不可能。”

    马云萝是虎贲军中最善于使用骑兵的将领,连她都称奈何不了突厥的军阵,这形势可是相当严峻。

    “既是奈何不了,那就依计撤退吧。”秦风却只轻描淡写一言,说罢就拨马扭头而去。

    马云萝一怔,却未想秦风竟会临阵,下令全军撤退。而这,之前他没有说。

    未及反应时,秦风已纵马远去,马云萝与五千骑兵,跟着秦风向往南撤退。

    五百步外,阿史那社尔望见唐军撤退,嘴角扬起几分得意,冷笑道:“秦风,这小子是见我大阵无懈可击,不得不撤兵了吧,哼,我岂会叫你这么容易就跑了!”

    阿史那社尔得意,当即下令大军继续结阵推进,尾随着唐军身后,一路杀去。

    五千铁骑策马如飞。转眼就奔出一里多地,前方道口,忽然间出现了数以千计的绵羊,乱糟糟的挤在了大道上。

    “吁”

    秦风勒住了天罚。长枪指向东面一处小坡。喝道:“全军停止撤退。随我避往土坡之后。”

    五千轻骑改变方向,绕过挡在大道上的牛羊群,登上了秦风所指的小坡。隐藏在了背面处。

    秦风驻马横戟,目射北面方向,这一次,他的眼中再无闲然,而是开始迸射出丝丝杀机。

    成败在此一举!

    马云萝紧握手中银枪,紧紧的跟在秦风一侧。

    过了一会儿,北面大道方向,突厥的四万精兵,已是结阵推进而至。

    数千只绵羊,赫然挡住了突厥军的去路。

    那些突厥兵们,当他们看到遍地绵羊的瞬间,无不激动得两眼放光,面露贪意。

    阿史那社乐、执失思力也是一奇,不知这大道上,怎突然会出现一群绵羊,挡住去路。

    正在这时,那些贪念如火的突厥兵,竟是不顾军令,在没有主将允许的情况下,纷纷冲出军阵,前去抢夺那些拦路绵羊。

    一人动,十人动,转眼间,这连锁反应,竟是遍传全军。

    放眼望去,那一座座原本坚如铁壁的军阵,竟在顷刻间瓦解,数以万计的突厥军卒,一哄而上,你争我夺的抢起了眼前绵羊,哪里还顾得什么追敌。

    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大为惊怒,连连喝斥,却压制不住这班贪婪的军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士卒,如强盗贼一般去争夺绵羊。

    山坡上,马云萝、罗通、薛仁贵、房遗爱看得这般情势,惊得是目瞪口呆,这时他们才恍然大悟,也明白了秦风的终级用意。

    “原来,这就是将军的破敌妙计,将军实在是”薛仁贵惊叹不已,一时间已不知如何形容他激动的心情。

    一旁的罗通、房遗爱、马云萝,又何尝不是满脸错愕,不可思议的看着“不战而溃”的突厥军。

    愣怔半晌,薛仁贵才深吸一口气,摇头叹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将军把知彼,做到了极致,将军的机谋,只怕李尚书等人也有不及,唉”、

    秦风微微而笑,如刃的眼眸中,杀机狂燃如火。

    这几千只绵羊,乃是秦风密派部下提前安放在此,就是为了引诱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的士卒们贪心抢夺,叫他的军阵不战而破。

    突厥军战斗力虽然凶悍,但烧杀抢掠的本性却难移。

    至于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虽有武略兵谋,但他们统帅的是突厥人,而不是将军纪记到骨髓里的唐军,而且,他们往常也没有跳出突厥人的特点的去打造中原王朝一样纪律严明的军队,他们为了激士气,还时常纵容手下,以不法手段搜刮钱财。

    当然,他们二人并不贪财,只是全民族如此习性,数百年来皆是如何,是习以为常的习性,他们没有意识到这种贪婪的后果,故而,也没有专门针对这种性格缺陷去改变什么。

    这正是突厥等北方民族天生就存在的致命的弱点。

    而这弱点,秦风本是不知,却是他巡视战场的时候,觉得死了那么多战马很是可惜,由此而想到自己一个中原都如此心疼,那么,以劫掠为主,视牛羊如命的草原人恐怕更是如此了。之后,为了确信自己的观点是否正确,他还专门询问了李穆,得到的答案与自己所想的一无二致,李穆告诉秦风,突厥人重绵羊,其次是马匹,之后才是牛,由于绵羊给予人类的馈赠特别多,所以突厥人对于绵羊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怀着一颗敬畏的心。当秦风将自己的计策说给李穆说的时候,李穆认为成功可能性极大。

    综合了李穆的意见后,秦风才有了眼前的布局,而且效果还好得出乎他的意料。

    此时此刻,大家是感慨万千,对秦风智谋深深的折服。

    计谋已成,此时不战,更待何时!

    秦风鹰目一指,破虏神枪向敌军狠狠划下,厉声喝道:“兄弟们随我杀下坡去,把这班贪婪的敌人,给我杀个片甲不留。”

    惊雷般的号令下,秦风纵马舞枪,如闪电一般当先射出。一万铁骑轰然而动,如奔雷一般,轰轰烈烈的向着敌军冲杀而去。

    中计了!

    骇然变色的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中,只余下了这三个字。

    他们这下才猛然惊醒,明白了秦风为何敢以五千骑兵,就来迎击他的四万精锐突厥兵。

    以撤退为为诱饵,半路上放出绵羊,来诱使他的突厥兵纷涌争抢,以此手段,不费吹灰之力,就瓦解掉他坚不可摧的军阵。

    这就是秦风的计谋。

    “姓秦的这小子,竟然对我军的弱点了如指掌,这怎么可能”

    阿史那社尔惊诧莫名,眼见中计,也来不及细想,急是喝道:“全军给我结阵迎敌,给我结阵迎敌啊!”

    正自疯狂抢夺绵羊的突厥士卒们,此刻终于也觉察到了异动。然则,有的人为了争夺一头同样看中的绵羊,正大打出手。而虎贲军又冲击得及时,突厥人一下子蒙圈了。

    当他们抬头望见,虎贲军的铁骑,滚滚辗杀而来时,原本斗志高昂的他们,转眼间就陷入了慌乱之中。

    目之所及,滚滚尘雾飞扬,漫山遍野的铁骑,呼啸撞至,那一面“秦”字的战旗高高飘扬,刺得所有突厥士卒,无不心惊肉跳。

    结阵迎击,已然不及。

    四万惊慌的突厥兵,纵使他们再精锐,再也难以承受如此心理打击,顷刻间军心瓦解,轰然四散抱头逃窜。

    对于突厥,李世民曾经给他们下了非常贴切的定义:突厥所长,惟恃骑射,见利即前,知难便走,风驰电卷,不恒其陈以弓矢为爪牙,以甲胄为常服,队不列行,营无定所。逐水草为居室,以羊马为军粮,胜止求财,败无惭色。无警夜巡昼之劳,无构垒馈粮之费。

    简简单单的一段话,可谓将突厥的习性分析得淋漓尽致。

    尤其是“胜止求财,败无惭色”跟是点名了突厥人的心态。

    这就是有没有荣誉观念、家国观念的军队之本质区别。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