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7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风本来打算给他最后一次完整的演讲,故而,一直任由他说,可越听下去,秦风越觉得不对头了,到了后面,封德彝竟尔将机枪瞄准了不善言辞的秦琼,声讨秦琼的品格,要知道秦琼是忠义的化身,一旦坐实了莫须有的罪名,秦琼将会一下子从神坛上堕落到了地狱,他说话文绉绉的,不带半个脏字,可他言如锋刃,数落起了秦家教养与家教来头头是道,如果任由他继续下去,恐怕秦家将吃不完兜着走。

    秦风此刻当真有点火大了,虎贲军将士牺牲时惨景他历历在目,于他而言,就算屠尽突厥人一百次也不嫌多。

    结果回到了长安,一个半个脚踩在棺材里的家伙说这个说那个,而现在更加过分的骂到了秦家的祖宗十八代上来了。

    “给我闭嘴!”秦风大怒,来自于沙场的杀机,一下子迸发而出,一股沛然莫可御之之势,让人骇然色变,武将心中一寒,望着犹如一尊杀神的秦风,无不心想:这得杀了多少人才有的杀机啊。

    至于直面承担这份浓重人杀机的封德彝更是手足冰凉,有种难以呼吸的窒息感。

    秦风环视朝廷,但凡与他目光相触,那些上书说他道德缺失的官员,一个都躲闪的地下了脑袋。

    生怕这尊杀神找上自己的麻烦,这个疯子动不动就屠人一族,谁敢保证他发起疯来,未必不敢潜入他们的家中杀个一空。以秦风那可怖的武艺,他要有心杀人谁抵挡的了。

    李世民吓了一跳,也想不到秦风竟尔当场发飙,这可是与他之想法相佐,他需要的是唇枪舌剑,而不是秦风玩真家伙。

    秦风环顾一圈,见李世民有出言的迹象,赶忙抢先道:“陛下,这封大人说话像放屁一样顺溜,根本不给我说话的余地,一切都是他自说自话,我说不过他,故而咆哮朝堂,有鉴于此,我愿意弃这次功劳来弥补这一次的过失。”

    秦风这话一出,满朝哗然。要知道这份功劳可是大唐立国以来,最辉煌的一次对外战役,说不要就不要,这得有多大的勇气与胸襟啊。

    秦风没有理会大家的震惊,他盯着封德彝,一字一顿道:“我敬你是你即将入土,可不是你的人品什么的。而且,纵观你平生的为人,你扪心自问一下,你封德彝够格在这儿说仁义、道德、忠孝、气节吗?”

    秦风将“仁义、道德、忠孝、气节”咬得极重,且以一种十分揶揄的口吻说着。

    秦风那诡异的笑容,让封德彝心头发麻,他有一种十分不妙的感觉,有种死神到来前的节奏。

    “前朝时期,内史侍郎虞世基总揽政务,但因能力有限,常有失当之举。你封德彝暗中依附虞世基,为他出谋划策,让他谄媚奉承杨广、扣押违背圣意的奏章,并抑制贤能。从此,虞世基受到的恩宠逐日加深,而隋朝的国政则日渐败坏。此为不耻。”

    “宇文化及发动江都之变,让你封德彝历数隋炀帝的罪过。然而,隋炀帝固有其错,然隋炀帝毕竟是一国之君,对你有提拔之恩,隋炀帝更对你说道:你是士人,何至到此地步?你封德彝羞惭而退。隋炀帝被弑后,宇文化及立杨浩为帝,任命你封德彝为内史令。后来,你封德彝逃往聊城。你见宇文化及兵力日减,便借口到运粮,以观望形势。你不思为君尽忠,反而数落旧主,是为不忠,投化及而心怀二志,是为无节。”

    “武德二年,宇文化及兵败被杀,你封德彝遂降我大唐王朝。太上皇认为你封德彝是隋朝旧臣,谄媚不忠,罢官遣返。”

    “太上皇有恩于你,你却不思报国,利用太上皇的信任来排挤打压同僚。你封德彝每次与萧瑀大人商议政事,都表示赞同,但单独在太上皇面前,却说出相反的主张,还极尽毁谤萧大人,如此作为,小人不屑为之,而你封德彝却干得津津有味,是为不义!害太上皇朝令而夕改,又是不忠之举。”

    秦风说到这儿的时候,封德彝脸色已经完成了涨红、铁青、惨白的转变。

    对于秦风的话,封德彝无言以对,毕竟事不过多久,秦风说的话是有依可察,前朝时的作为他还可以用隋朝气数将尽,故意败坏朝纲经待圣主降临来推诿,可是在他效忠宇文化及、大唐王朝时期的作为,就太也说不过去了。而且,他连续效忠二主之事,能够推翻什么圣主论,如果他那么一说,别人就会问他,既然你认为大唐皇帝是圣主,为何不先投奔?反而降了宇文化及为虎作伥、助纣为虐?

    当秦风说到最后一条的时候,吃了诸多苦头的萧瑀一脸解恨的快意。

    封德彝哑口无言,不代表秦风就此罢休,对于敌人,他信奉的原则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当然,这些事情,与你最后一件极度恶劣的事件相比,根本就是毛毛雨了。”

    “胡说八道,你,你,我又做了什么恶劣的事情?”封德彝害怕了,因为秦风揭露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冤枉他的,他最怕的是秦风说出他一直胆颤心惊的事情,此时此刻,他已经后悔自己惹上这么一个煞星,可后悔有用的话,律法的存在有毛用啊。

    “是么?”秦风哈哈一笑,“你现在的模样,及说话的口吻,可不像刚才那般顺溜,封大人,你是害怕我揭露你近些年来之所作所为吧?嘿嘿,你自问做得隐密,却不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不知世上没有永远存在的秘密。”

    这时,大家见封德彝面如土色,知道秦风说到了人所不知的秘密。通过秦风的话,大家听出了几个关键的语句,分别是:近年、恶劣、封德彝害怕。

    这天下间,能让封德彝害怕的人,唯独是李世民了,而且还是不什么正当的事情,如果是为国为民,李世民再是生气也会饶恕,他容得下魏征、王珪,一样容得下封德彝,尽管他或许会不舒服。封德彝明明知道李世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却又如此害怕,这其中蕴含的意义值得大家深思了。

    一时之间,大家都忘记了这是庆功表彰虎贲军之朝会,上至李世民,下至文武百官,一个个都凝视谛听,一个个盯着秦风,恨不得从他嘴里掏出那份机密之事。

    “你血口喷人。”封德彝气极败坏,可他这模样落到大家眼里,却是声厉内荏的表现。

    秦风没有理会即将谢幕的封德彝,向李世民行了一礼,一字一句、清晰可辨的说道:“陛下还是秦王之时,你深受陛下礼遇,也多次进献效忠之策。可是同时,你一如对待萧大人那般,不但明里一套,背后捅刀子,而且还左右逢源,暗中依附息王,向他泄漏秦王府之事,使得息王每次出招,尽皆抓住陛下要害,一面又向太上皇造谣生事,离间陛下父子、兄弟之谊,逼得陛下为了证明忠诚,不得不遣散大臣,将一群能臣干吏发配各地,害得陛下孤掌难鸣,处处受制于人。杨文干事件后,太上皇打算废黜息王,立陛下为太子,又因你封德彝而止,如果在这件事情上,你遵从太上皇之意而不横插一足,会有后面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吗?也正因为你那横插一足,使我大唐边防出了漏洞,让颉利有了可趁之机而兵临长安城下,让我大唐损失无数。可以说,你,封德彝才是罪魁祸首,是一切罪恶与凶险的根源。”

    封德彝知道自己完了,当秦风将一切后果往他头上推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完了,秦风语音一落,直感头晕目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险些晕倒当场。

    “若有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封大人,这夜路走多了,总会闯到鬼的。做人还是坦坦荡荡为好。”秦风揶揄的盯着封德彝,最后道:“除去前朝之事不说,在我大唐王朝的年代,你自认为一切做得天衣无缝,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就算做得再隐秘也会露出了破绽。你做完了这些事情,待到尘埃落定,你害怕了,便心生歹意,不但杀了清楚明白你恶劣行径的清风之灭口,还人为的制造了火灾,将清风一家一把火全部烧死,我屠灭的是罪恶涛天的乌蒙,而你封大人,灭的可是忠诚于你,我大唐的人呐,你之心肠比起我秦风狠毒千倍。可是你万万没有想到,你自为以背后一剑,刺穿了清风的心脏就匆匆埋葬,可惜啊。他的心脏与常人不同,是生在了右边,故而他虽重伤却根本没死,或许是上天也不忍清风一家无辜惨死,那天下着倾盆大雨,你派去埋尸的人不尽其职,可是匆匆覆了一层黄土了事。那场大雨不但冲刷了黄土,也让坚强的清风清醒而来,他生怕你事后报复,便化为与我一模一样的名字,只字不差的也叫秦风,而且还很巧合的在庆州刺史府办事,由于他做事勤恳,且有能耐,深受刺史大人的信赖,也因此,让我遇到了同名同姓之人,也因为我好奇会面,看出他有旧疾在身,性命危在旦夕,也因为我懂医术,救了他一命,也因为他对于伤口的隐瞒,让我逼问之下道出了真相。一切真的很巧合,但,这是事实,清风不死,也算是对你揣摩人心一辈子,为恶一生的报应。”

    秦风不再理会死狗一样的封德彝,对杀气腾腾、怒不可抑的李世民道:“陛下,清风人在庆州,若您不信,一纸相召,他即可到来。与封德彝熟悉的大人们一眼即可辨别真伪。”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