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1章:颉利的选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感谢:“情天恨海一孤鸿”书友一天同打赏4000起点,今天才能够回应,呵呵,也是从头到现在的大额打赏。。。。

    颉利可汗同样有想着过往经历。

    在颉利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启民可汗,无数次笑对所有突厥战士道:“记住隋朝给予我们的耻辱,我希望有朝一日,你们能够百倍的还给他们。”

    当时,很多突厥勇士用弯刀在自己的身上刻画各种图案,他们不顾淋漓的鲜血,慷慨激昂的高唱:“永远野性难驯的土地,生存着永远野性难驯的男儿,我愿意为突厥流干说有的血。”

    当时的他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后来他知道了。

    突厥越来是草原上的王者,天下最强大的力量。隋朝的皇帝惧怕他们,使出了阴谋诡计,让庞大的突厥分裂成了东西两个势力。还不断的针对他们,最终他们失败了。只能依靠着隋朝而活,让他们踩在了脚底下。

    但是隋朝怕他们再次崛起,怕他们突厥再次出现一个英雄,类似于木杆可汗这样顶天立地的英雄。

    所以需要打压他们,试探他们的忠心。

    因为隋朝的皇帝要来巡边,他的父亲亲自为杨广除去道路上的杂草,只有这样隋朝的皇帝才会放心的让他们生存下去。

    颉利永远记得那些充当奴隶的日子。

    事实他们突厥人做到了

    他兄长阿史那咄吉世崛起后兵围雁门关,并且将给予他父亲无尽耻辱的隋朝皇帝困在了雁门关,据说那不可一世的隋朝皇帝,面对他们突厥的大军,无计可施的抱着自己的儿子,躲在雁门关里痛哭。

    转眼间十数年过去了,沧海桑田,世事巨变。

    突厥又一次分裂,视突厥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中原王朝又崛起了,他们以风卷残云之势,正肆意的给突利、夷男创造胜利的条件,让他们自己拼个你死我活。

    不管谁胜谁负,突厥没落之兆已成,中原王朝以沛然莫可御的姿势日益壮大,到时候,突厥又将陷落到他父亲时期那种卑躬屈膝的臣服于中原的日子。

    可悲可笑的突利竟然为了一已之利,赔上了突厥一族的命运与未来。

    与此谋皮,与找死有何差异?

    前车之鉴,后世之师。

    可怕的李世民不是杨广,他会给突厥再一次崛起的机会吗?

    答案是否定的!

    “我不能败!”眼前晃过他父亲那无奈而又坚强的面容,颉利可汗紧握拳头,目光坚定,似乎自言自语,也似乎在向义成公主诉说着他的决心。“我败了,突厥永无翻身的余地突利小儿目光狭窄,他不可能带领突厥走向辉煌。”现在的突厥早已不复当初的强势,但是将中原群雄戏弄十数年的颉利不甘心失败。

    “大汗!可汗们来了。”这时一名突厥拓揭快马来到了近前。

    “叫我们过来见我!”颉利恢复了突厥汗王的冷峻,此时的他,比起原来多了三分的沉着肃杀。

    等忠于他的数十个部落首领抵达后,颉利淡淡的扫了大家一眼道:“所以突厥部落,撤出朔方以北的草原。远离中原,远离那杀神。”

    颉利可汗的话让大家神色大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谓朔北草原,也就是朔方以北的大片草原。当初为了这块草地,雄才伟略的秦始皇以蒙恬为大将,三十万大军北击匈奴将此地纳为己有。武帝时期,卫青再次从突厥手中将此地夺来。

    汉武帝从大臣主父偃的提议,派兵屯田驻守,将朔方视为“广中国、灭胡之本”的战略要地。

    这朔方也正是在汉朝发展起来,成为军事堡垒。

    这古往今来,中原与草原民族,谁占据朔方一地,谁就占据战略主动。这早已是公认的事情,隋朝的没落,突厥的崛起。表面上还是在汉人梁师都手上,实际上梁师都真正掌控的只有三分之一的朔方。朔方真正的富庶之地,朔北草原都让突厥侵占了去,成为了突厥人的牧场。失去了精华的朔方,也就只留下一个空壳。

    作为突厥的看门犬,梁师都虽然是名义上的大梁皇帝,实际上不过时自欺欺人,便说他是诸侯都有点小小的不称职。

    所以梁师都虽然灭了,但实际上唐朝掌控的也不过是朔方城的要塞。朔方北面那广阔的草原富饶之地还是在突厥掌控之下的。颉利可汗这个可怕的决定,对于他们而言,不易于是晴天霹雳。

    朔方城与朔北草原相隔不是很远,一旦让大唐在朔方立足根基。以秦风动不动就灭人一族的习性,这一但与突厥正面交接,成为近邻,那不还三天两天的深入突厥腹地扫荡一番?

    “不得不说,李世民是个可怕的对手,他不会坐视突利一方坐大的,所以,他会制止秦风的,在我们与突利分出胜败之前,李世民是不会出兵征讨我们的。”颉利可汗是一代枭雄,对于汉人的尿性十分了解,“与其让他们逐个击破,还不如轰轰烈烈的也突利打上一场,打败了突利,我们积蓄实力,再与李世民一较高下。”中间派该走的已经走了,剩下的都是忠于颉利的一条船上的人了,他们多少与突利、夷男有仇怨,一旦突利夷男获胜他们也别想好过。

    “汗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部落首领语气变得不善了。眼中露着强烈的不满。他们突厥人以随草而居不假,但是也有一定的地域限制,不然就乱作一团了。朔北草原的水草丰美,正是他们理想中的家园。让他们离开自己的家园,他们岂能甘愿?同时在突厥人的心中,朔方草原向来的他们草原民族的牧场。拱手让给劲敌死敌,无论如何也受不了。

    另外一人也怒了。喝道:“汗王,这个决定会让我草原上的所有男儿都蒙受巨大的耻辱。我突厥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像中原屈服只是一个秦风,竟然让你怕成这样?你还有资格当任我突厥的汗王?”

    颉利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但眼神更加锐利了几分,道:“草原与土地是跑不动的,几年几百年它还在这儿,可是如果我们都死绝了,要这肥美的草原又有何用?中原人害怕我们的是什么?是我们来去如风的勇士,固守一城一地是中原人的做法,我突厥勇士岂能如此?草原一马平川,守又守得了吗?一个秦风,一支一万人的军队纵横大草原,如果说阿史那沾罕兄长是死于无备,那么,乌蒙与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又算什么?你们要明白,前不久那一场大战,是硬战,是铁血的硬拼,可是我们还是输,而且我们的兵力是人家的十倍,乌蒙就不说了,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的能力你们是知道的,可这二人联手还是让人家生擒活捉了,要知道秦风还只是李世民的女婿,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大孩子,要是李世民、秦琼、李靖、李绩、李孝恭、尉迟恭、程咬金来了,我们凭什么和人家打?”

    颉利可汗见大家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又说道:“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当初父汗没有与隋朝死战到底,为什么身为突厥的汗王却心甘情愿的在大太阳底下用他杀人的战刀割着路边的马草。现在我明白了,实力不如人家要认,硬撑着为了所谓的颜面,妄自尊大,只会将我突厥推向绝地。是的,我是输了,现在我认了。我突厥也确实比不上现在的唐朝。一次次的失败还不能够让你们看明白?唐朝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当初随便揉捏的对象。尤其是我突厥又在唐朝的诡计下,破开了两半。继续纠缠在这儿,等于是两头作战。我们哪来的那些实力?我看开了,不后退,就是灭亡。不认输,就是毁灭。我颉利撑到现在,才发现让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出战是最错误的决定。是我害了他们,是因为我还沉缅于过去,我们突厥已经走向了不归路,决不能继续错下去。是的,我是害怕了,可我不是害怕丢了可汗之位,也不是怕死,而是怕我突厥子子孙孙受制于人,为了突厥的未来,退一步又如何,等打败了突利我们才能无所畏惧的和唐朝斗下去,以前我们上下一心,打到了长安城下,可是,突利为了一己之私,与唐朝勾结在了一起,他背叛了突厥,也背叛了我伟大的兄长。因为他要当唐朝的奴隶,所以秦风才肆无忌惮的横扫大草原。等我们清理了突利与夷男,我们再花几年时间积蓄实力,到时候东联高句丽,西联吐谷浑,南联南诏,西联象雄、党项、吐蕃,从四面八方进攻唐朝,到时候大唐朝就是我们的了。”

    颉利继承他父兄的位子崛起于突厥,当时突厥因为始毕可汗的崛起,开始称雄于草原,强盛之势,一举盖过内乱中的大隋朝。而颉利便是在突厥鼎盛的时候崛起的,他野心勃勃,雄心万丈,不断干涉着中原的政务,制造中原内乱,以让突厥永远的强盛下去。

    只是他即位的时候,大唐已经在关中立足,开始崛起。

    颉利当时就看出了大唐对于突厥的威胁,不断的扶持针对大唐的势力,甚至不惜倒贴钱粮兵马,也要扼制大唐的发展。

    他的手段确实也给大唐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尤其是扶持刘黑闼的崛起,更是让大唐损兵折将。

    不过乱世出英雄,英雄造时势。

    唐朝现在李世民这样的英主,又有房玄龄、杜如晦、魏征、长孙无忌这类的文臣,有李靖这世上军事水平能够位列史上前茅的军神,还有李孝恭、李绩、秦琼、程咬金、尉迟恭、段志玄、侯君集数之不尽的战将。

    面对大唐这种可怖的阵容,一统天下的时势不是突厥想干涉就能干涉的了得。

    历史上就算没有秦风,颉利都未能成功,更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恐怖的秦风。颉利的如意算盘,更加打不响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