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3章:夷男谋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夷男心头一动,这时拍案而起,叫道:“汗王,这李唐分明是在戏耍我们,没有将我们看在眼底,我们定要让他们知道厉害。中原人太不识趣,可汗只要一声令下,我夷男愿为前锋,为可汗扫平中原。”

    突利盛怒,却没丧失理智,起手制止道:“现在不是时候,要打也要等明年再说。更何况中原现在也不好对付,放心,明年,只要我们收拾了颉利老儿,必将召集全族勇士,让李唐知道。我突厥才是最强大的民族”

    不过对于夷男的表态,还是万分的高兴,大笑道:“在草原上有我颉利的一份收获,也必然有你们利咥氏的一份。”

    夷男握拳在胸,躬身弯腰道:“谢可汗!”

    突利可汗没有发现弯下身子的夷男嘴角的那抹冷笑:示弱于突利,臣服于突利,继而离开突利,是夷男现在的打算,现在的突利自高自大,他看不到一丝胜利的曙光了。就凭这群人心各异的人与颉利可汗作战已经够呛了,与上下一心的强大唐朝作战,与找死没区别,突利自寻死路,他夷男可不愿意与陪葬。

    “汗王,好消息!”

    突利正为与唐朝的关系苦恼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有好消息,精神一震,让传讯的人进大帐来说话。

    自周朝以来,北方民族就与中原王朝纠缠不清,在与中原王朝对峙过程中,他们也学会了中原的很多招式,比如说派人到中原或者边境城市去刺探消息什么的。

    突利见到传讯人之后,一下子就认出了来人,他叫郭勇,是地地道道的汉人,而现在则是突利的一条狗,他在朔方,借助汉人身份的便利,专门刺探大唐军情,也是他在朔方的一颗重要的棋子,平时,都是让别人传讯,亲自而来的是第一次,这也证明他打探到的消息格外重要。

    突利可汗需要狗,不表示他喜欢狗。他皱眉问道:“什么事?”

    郭勇道:“伟大的汗王,唐朝没有进军朔北草原。”

    “什么?李唐放弃了朔北草原?”突利眼中一下子露出了炽热的神态。

    夷男神情也是大动,眼中的贪婪之色一闪而没。

    颉利撤出朔北草原,面对朔北那丰盛的草场,突利自然是心动不止,他一直在观望,看看大唐对于那片草地感不感兴趣。以农耕为主的王朝,田地对于他们来说,原本草场更加重要。如果他们看不上那片草地,岂不正是便宜了他?

    至于会不会落得跟阿史那沾罕、乌蒙一个下场,突利倒是不那么担心,毕竟他与颉利不一样,怎么说也算是盟友关系,不会说打就打。若能接手那块草场,适当的加深一点与唐朝的关系,也不无不可。

    因此他早早的将目光投放在了朔北草原,当知道颉利可汗撤离,他特地让郭勇负责留意关注。

    郭勇沉吟道:“唐朝有没有放弃朔北草原,属下不知,不过李靖没有任何的举动是真,颉利放弃朔北草原之后,他对于朔北草原不闻不问,只是很用心的修葺着朔方,治理着朔方的事物。好像对朔北草原没有兴趣。与此同时,李靖要离任了。”最后这话音一落,突利、夷男同时惊呼出声来。

    “怎么可能?”

    突利眼中兴奋难掩,李靖是鼎鼎有名的军神,纵然是突利也是深有了解,对于李靖取得的功勋也是知之甚详,李靖坐镇朔方的话他不敢有何异动,李靖这一离开他就没有顾虑了。

    对于其他人,突利可没有什么畏惧与担忧的。他就算占了朔北草原,继任者又能拿他怎么样?

    突利压下心中的兴奋,道:“李靖是他们用来对付颉利的人,而朔方的重要性对于我们与唐朝来说不言而喻,这李靖怎么说走就走了?对了,继任者是谁?”

    “这个尚且未知。”郭勇回答道。

    “汗王!”若有所思的夷男闪过一丝明悟,眼里有着一丝丝的诡异,有些迫不及待的道:“中原人不识货,无视肥美丰厚的朔北草原不说,还调走了自己的臂膀。这种真神恩赐的机会,不好好把握就太对不起真神的眷顾了。我愿意领族人进入朔北草原,为汗王将朔北草原给抢回来。”

    “这个”突利有些意动,但担心彻底的激怒唐朝,得不偿失。

    夷男却怂恿道:“李唐打什么鬼主意,三岁小孩都能看的出来。他想让我们与颉利斗的你死我活。在这个目的没有达到之前,是不会轻易出兵打我们的。何况颉利自己撤出了朔北草原,有没有将朔北草原送给李唐。李唐也没有道理说朔北草原就是他们的。我们先到先得,就是我们的。”

    突利长身而起道:“可汗说的有道理,颉利将朔北草原放弃了,我将草原夺了回来。这消息传开,支持我的一定会更多。就这样了夷男可汗,你是我最倚重的心腹大将,秋天到来就是我们与颉利决战的时候,这儿离不开你。来人,将安纳托力可汗叫来。”

    安纳托力是突利的老丈人,是他实实在在的心腹部落,安纳托力虽过花甲之龄,但精神抖擞没有一丝老朽的模样。作为突厥草原实力最强盛的九大部落之一,安纳托力是突利最得力最信任的臂膀,如果没有人安纳托力,突利就不可能有今天的辉煌。

    “见过汗王。”安纳托力行了一礼。

    “安纳可汗客气了。”突利介绍了朔北草原的情况后,迫不及待的说道:“唐朝没有认识到朔北草原的价值,安纳可汗你先一步入驻朔北草原,阿史那沾罕的草场就是你的草场。另外的,我另有安排。”

    安纳托力喜不胜喜,再三道谢之后,迫不及待的离开了王帐,屁颠屁颠的占地盘去了。

    夷男望着安纳托力的背影,眼中闪着一抹冷笑,这么重要的地方,他当然知道突利不会交给自己,他之所以急于表现,无非是促使突利下决心进驻朔北草原而已。

    夷男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他能屈能伸,在实力不如突利的时候,装起了孙子,早早就以盟友之身份奉突利为主了,历史上他等颉利与突利打得两败俱伤,成为了最后的渔翁,唐朝打败颉利以后,转而归附于唐并在郁督军山建立了薛延陀汗国。统治着“东室韦,西金山,南突厥,北瀚海”的广阔地区。

    唐朝灭了颉利后,把大多数东突厥部众迁到黄河以南安置,设置了很多羁縻州府,委任原东突厥贵族担任州府长官。这样以来,朔塞空虚,薛延陀趁机迅速扩大势力,占据了大部分原东突厥的地盘,并将牙帐由郁督军山迁至都尉捷山北独逻河之南,有精兵二十万,进入了全盛时期。之后,成了第二个颉利,成为大唐的心腹之患。

    夷男是一个不甘人下的野心之徒,且有勾践隐忍之志,见局势于己不利,便放下身段投靠了突利,他多番怂恿无非是让突利与唐朝失和,使得自己成为突厥上唯一一个获得唐朝支持的人。当然,要是唐朝干掉安纳托力,那他就更加满意了。

    “消息传的很及时!”突利从怀中掏出了两颗珍珠,丢给了郭勇,当做奖励,道:“你回去,继续留意朔方、庆州的动向,看看新任的朔方都督是什么人物,能力如何。为我办事,绝不亏待你。”

    “多谢大汗赏赐,属下定当竭尽全力为大汗传递有用军情。”郭勇喜不胜喜的将珍珠藏入怀中,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突厥礼,告辞而去。

    “夷男可汗,这就是汉人。明年,我们就与唐朝一战,到时候,让李世民率领他麾下众臣,与郭勇一样,成为我们的一条狗。”突利得意洋洋的做着美好的梦想。

    “听说李世民会跳舞,而且还跳得不错,到时汗王可不能一人观看。”夷男尽管心下鄙夷,嘴上却恭维与应和着说。

    “哈哈,不会,不会。我要让所有子民一起观看。”突利更加满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夷男也嘿嘿陪笑,心里却打什么主意只有天知道了。

    回到自己军帐,夷男叫来了他的长子曳莽,将突利的野心与自己的决定告诉给他之后,令他秘密南下,叮嘱他到达边境后,立刻向边境长官通风报信,之后再往长安拜会李世民,他顿了一顿,又道:“儿啊,你还要特别注意到关于秦风的消息。这个人崛起的时间不长,可我感觉到这个人有可能是咱们的大敌。”

    曳莽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并没有草原人的那股彪悍气概,但胜在心思缜密,喜欢中原文化,熟读孙子、吴子是夷男不可或缺的谋士。因为要争取到唐朝对他的支持,夷男这一次决定派他倚重的儿子,负责此次计划。

    曳莽听了缘由,了解一切之后,自信满满的道:“父汗放心,孩儿一定不负众望,一定争取到唐朝的全力支持。对了,父汗,突利看似实力雄厚,其实人心不齐,投奔他的人没有得到既得利益,心中不满,而突利固有的支持者又见突利将本属于他们的利益分给外来人,一样很不满,到作战的时候,他们一定出工不出力。突利目光短浅,狂妄自大,这样子的他又怎么可能打得过老谋深算的颉利呢?父汗要早作准备才好。”

    夷男微微一笑道:“我儿放心南下,为父早有打算。”

    曳莽辞别父亲夷男,率领十五个亲卫,带上夷男给他准备的几大包珍贵药材,神不知鬼不觉的脱离了大军往南而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