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5章:有心算无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虎贲军办事效率很高,大家齐心协力一直忙碌到了傍晚,都督府与军队已经准备就绪。

    秦风也不急着赶路,安排好第二批次的时间与负责人员以及接应长乐的人员后,全军休息了一宿,于次日天明方才前往朔方。

    这天,大军开到了芦子关下,此关地势险要,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大军从峡谷穿过,仿佛蜿蜒的长蛇。

    芦子关也称芦关和芦关岭,芦子关北控河套,南制延州,东扼绥州,西抵灵武。芦子关主峰大墩山、小墩山海拔均约一千七百米以上,其四周崖高险阻,东西两边崖立如门,深迎开阔,形似葫芦,故称芦子关。秦汉以后一直是兵家必争的边塞重地。

    “此地可挡百万大军。”通过学识渊博的刘仁轨,秦风了解了此地后,发出了由衷的感慨,“此关易守难攻,还好是我大唐的领地。”

    刘仁轨点头笑道:“将军多日未有新诗,何不吟诵一首?”

    马周也是一脸神往与意动,秦风“创作”诗歌是眨眼间的事情,而且首首都是千古佳作,没有一首是残次品,弄得其他文人在他面前都不敢开口作诗了。一个二个心高气傲的文人墨客在那面前,不管年纪大都是恭恭敬敬以先生尊之,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可是到了他这儿,天下文人都公认其是当世文坛第一人。

    秦风一时半会找不出应景的作品,脸不红心不跳、大言不惭的说道:“要是我写了,别人以后怎么好意思开口,这诗文嘛,大家你一言我一言才有意思,咱们哪,还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吧。”

    刘仁轨、马周却信以为真,无不口称:“将军胸怀广阔,属下佩服。”

    秦风面不改色,心里却偷着乐。

    而此刻,还在朔方等候着秦风做交接的李靖派信使送来一则消息。突利的老丈人安纳托力率领安纳部落三千余牧民领着牛羊马匹开进朔北草原放牧。

    “突利这狗杂种,这是什么意思,给老子难堪吗这是?”秦风傻愣了半响,突然两个袖子一拉,骂道:“老子刚刚打下朔北草原,刚刚打跑了颉利老儿,刚刚就任朔方都督,刚刚准备上任,刚刚走到半路,突利这王八羔子就来我领地的放牧,就存心找茬给老子难堪来了,他吗的,给老子下马威了这是?早不来晚不来,这李尚书一走就来了,当老子好欺负是不是?来人,将几位将军给我叫来,大家干仗去。”

    亲卫走后,刘仁轨有些担忧道:“将军,我大唐与突利结盟,我们打了突利的老丈人,会不会破坏陛下的计划?”

    “怕他个卵蛋,出了事我兜着,这突利就是一头白眼狼,我在长安得知,这王八蛋竟敢轰走了我大唐使节,而且还极尽污辱之言辞,我早就想教训他了,他老丈人来了正好。要收拾就收拾突利的亲人,只有如此他才长记性。”

    “那还真要让突利长长记性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马周、刘仁轨这两大谋士在虎贲军的日子越长,越受秦风与诸将的影响,一个二个也狠得不像话,到现在也是凶得不像话的鹰派人物。听秦风这么一说,他们也认为突利非常不给秦风与虎贲军面子,要是听而任之,大家以后还怎么混?他们在虎贲军中,有着强烈的归属感与认同感,突利故意落秦风与虎贲军的面子,就是不给他们面子,顿时一个个气得面红耳赤,大有亲自上阵干架的气势。

    在长安的时候,李世民就提醒他防备突利,也跟他说过突利的举动,当时秦风十分气愤,只是他在第二道防线,也不好无缘无故去找突利的麻烦,于是便给李世民出了一个馊主意,那就是搞贸易壁垒,采取报复性措施,不但提高了交易的代价,而且还要求突利交入关出关的高额关税。要不然,一切免谈,反正现在有求无人的是突利而不是大唐。李世民也是一个将面子看得很重的人,将秦风的建议一字不落的执行了下去,这才导致突利发出了“他们怎么不去抢”的怒吼,而后却又不得不乖乖的按照大唐开出来的条件进行交易。可想而知,实力雄厚的突利心中那份憋屈了。

    秦风深知颉利胜,大唐就与颉利干架,突利胜大唐就与突利干架的结果,所以,根本不顾虑什么盟友不盟友。有人说得好:盟约就是用来撕毁的。

    突利现在自己送上门来,正合秦风的心意,本来找不到对付突利的借口,这下好了,非要让突利这王八羔子长长记性不可。

    秦风心中发狠的想着。

    “将军老大!”不一会儿,一众主将策马而来。

    秦风简略的说明了一下,怒火冲天的说道:“干他老木的,向来只有我们欺负人的份儿,现在有人到咱们头上拉屎拉尿来了,你们说,干不干他娘的?”

    “干!”

    “杀到他们胆寒!”

    “这还用说吗?”

    程处默、尉迟宝庆、房遗爱这三个好战分子,眼中闪过噬血的兴奋,纷纷叫嚣。

    苏定方却忍不住问道:“如今突利与我大唐关系密切,大将军下次狠手。会不会不好向上面交待?”

    “交待个屁呢!”程处默毫不犹豫的吐槽道:“我说苏老哥,做人可不能那么迂腐。咱们辛辛苦苦的打了一场大仗,牺牲了近四千弟兄才赶走了颉利老儿,突利小儿捡现成的便宜,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如果听而任之,咱们怎么向死去的弟兄交待?”

    苏定方闪过一丝阴冷的杀机,道:“作为大唐的军人,作为虎贲军的一员,我的心情与你们一样,也恨不得屠光这些王八蛋。只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将军?要是搞砸了陛下的计划,将军怎么向陛下交待?要知道,将军本为人妒忌,要是犯了大忌,将军岂不是要遭受众所攻伐?”

    程处默、尉迟宝庆、房遗爱唯唯诺诺,不说话了,他们是政治白痴,不太清楚官场上的明争暗斗,可也不是蠢货,苏定方如此一说,一个二个在一边乖乖的闭嘴。

    罗通眸光一闪,沉声道:“如果不打,我们虎贲军有何颜面在朔方立足?”

    “要打就打,哪来这么多的顾虑。不用怕,出了事我兜着便是,这是关乎我大唐颜面、虎贲军的颜面,如果不打,天下人如何看待我们?就算我们把盟约打崩了,陛下也不会责怪我们。他的为人我太清楚不过了。”

    秦风敢怎么从容,也是因为了解李世民的为人。李世民对于儿子严苛到了极致,但是对于功臣却宽容到了极致。历史上侯君集意图谋反。李世民以证据不足而宽赦了他,尉迟恭在李世民举办的宴席上发飙痛打皇亲国戚大唐功臣李道宗,差点把李道宗打成独眼龙,却也受到李世民的宽赦。

    所以秦风为了大唐的颜面,为了在天下百姓面前展大唐军人的铁血雄风,即便把注定经撕毁的盟友给打碎了,秦风也不至于受到处罚。况且,突利这种卑鄙无耻的行径,已经算得上是入侵大唐领土的行径了,作为朔方都督,出兵驱逐、击败入侵之敌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行为。

    “通过此事,说明虎贲军的威风还不够,屠灭的部落还远远没有达到让异族害怕的程度。”秦风气呼呼的,还真没想到突厥还有那么大胆子的,连颉利都选择退避三尺,撤出朔北草原。突利小儿竟然有胆子跑到他们大唐的领土来放牧,这不是给他这个新任的夏州都督添堵?这不是打脸又是什么?

    在秦风的眼中,异族连呼吸都是错的,现在他们不但跑到他管辖的范围内拉屎撒尿,还胆大妄为的将羊马一并带来,吃着他们大唐的水草,污染着大唐的土地与空气,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见秦风暴跳如雷,一直默不作声的马周沉声道:“将军,不是我们杀的不够多,也不是我们的威名不足以威慑突厥。”

    秦风听得一怔。

    “将军以惨胜之师南下,突厥人望风而逃,不敢前来招惹虎贲军,通过此事,足以说明将军与虎贲军威名赫赫。我看他们不是敢在将军头上放肆,而是李尚书离开后,他们错误的认为镇守朔方的依旧是我大唐边军,而边军之前那性子那战力,人尽皆知。而将军当任庆州都督以来,却大改边兵风气,让边兵脱胎换骨,连番获得辉煌战绩,谁不晓得大将军有翻云覆雨之能?岂敢无端放肆?所以,属下认为突利此乃不知新任的朔方都督是将军所致。”

    刘仁轨跟着笑道:“多半是如此,李尚书威名素著,天下无不人知无人不晓,突厥怕他是理所当然之事,他这一走,相信也瞒不过那些在草原上的密探。突厥对将军畏惧如虎狼蛇蝎不假,可将军毕竟是庆州都督,与朔方相距甚远,又管不了朔方之事,所以,这是突利欺我朔方无能人镇守之所致,并非针对将军与虎贲军。朔北草原水草丰美,乃是草原民族最向往的风水宝地。颉利率众撤去,而我大唐没能在第一时间内接手。自然而然的引起了贪心者的窥视,他们不敢堂而皇之的领部落直接入住,故而派遣牧民来朔北放牧,试探一下我大唐的动向。”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