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9章:打脸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马周道:“将军要有心里准备了,说不定三五天,突利就派人前来要人了。”

    刘仁轨眯眼笑道:“这是一大批免费的劳力,就这么退回去,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主动权在我们手上,我们完成可以狮子开大口,对于突利的第一批次使者轰走了再说,我们先拖他一段时间再说,等垦荒结束再跟他们讨价还价。突厥对我们民族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如果不奴役一次,太对不起死去的同胞了。就这么放他们回去,那是纵虎归山,一旦他们骑了马,又是强悍的士兵,这与资敌没有丝毫区别。”

    “仁轨言之有理,我们认定他们是颉利的人,突利也毫无办法。不过”秦风有些担心道:“你真的确定突利会派人来与我们做交易?换回这些没用的俘虏?”据他所知,安纳托力膨胀得很厉害,这一次的损失顶多是他一半的实力,而且,这些人绝大多数是投靠安纳托力的后来者,属于安纳部落本部的少之又少,七万突厥百姓,伤不了他的安纳托力的筋骨,说不定那侥幸逃脱的安纳托力背地里还要感谢秦风帮他稳定了内部呢。突厥人向来没有什么情义可说,秦风对于安纳托力或者突利会乖乖的派人跟他们商议赎回俘虏这种事情,始终存着一定的怀疑。

    刘仁轨阴阴一笑道:“将军大可放心,如果突利还有当汗王的野心,还想与颉利老儿决战,他就一定会出面,对于这一点,属下会安排下去的,嘿嘿,等马兄奴役了这些一阵子再说,到时候,不用几天时间效果就出来了,安纳托力与突利不想换,我就用谣言逼他们来换。”说着他信心十足的将缘由告诉了秦风。

    “阴谋,你们太阴险太心黑了,不过我喜欢。这事儿你们你们全权负责,自己把握即可,我不再过问,也不要问我。”

    秦风哈哈大笑,对着两个人竖起了大拇指,这身为上位者,手下多几个能人,这效率提升的不只是一星半点儿。

    马周、刘仁轨相视苦笑,也知道自己这位上司不能以常理度之,有时候好的词语愣是让他用来定义不好的人或物,有时候明明是贬义词到了嘴里却成了夸奖,就像现在的“阴险、心太黑”一样。

    “政务的事儿,你们不要烦我了。我得把全部心神用在练兵上,如果他们练出次等兵,实在太给我丢人了,我得去把把关。”接下来的时间,秦风要严抓军队的战斗力、意志、军纪与默契。

    “喏。”刘仁轨、马周作揖领命。

    当惊魂落魄的安纳托力,逃回大营时,已经是五天之后的事情了。

    那时突利可汗正在宴请各位依附他的部落首领,做战前的会议及战胜后的分脏事宜。且正向各部落首领允诺于明年入侵中原一事。

    突利得意洋洋的大笑着,粗狂的声音震耳欲聋,“各位可汗,哈哈,你们可知道,安纳可汗,也就是我的老丈人,已经在朔北草原立了足,看来,唐朝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他们也在畏惧着我们强大的实力,哈哈,只要打败了颉利,就离我们称霸天下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夷男心头鄙夷,却应和着笑道:“恭喜汗王,却不知李唐那里有什么消息?李靖离开后,李世民派遣他的女婿,也就是那个连灭阿史那沾罕与乌蒙的秦风为朔方都督,我已经派人警示安纳可汗了。秦风又如何?他敢打颉利老儿,那是因为颉利老儿与李世民有仇,安纳可汗在朔北草原立足,连李靖都暂避锋芒,一个黄口小儿又敢惹出什么事端来?”

    夷男沉吟道:“秦风行事不遵常理,汗王还是小心为妙,而且,唐朝并不像我们所想的那么弱。”

    突利大笑道:“夷男可汗,这你就不知道了,对于这方面。我可比你更有经验。唐朝嘛,也不过如此。当年李渊还不是我们突厥的走狗?强大了又如何?中原连年征战,人口、财富减少了将近七成,他们拿什么跟我们比?哈哈,对于中原人,你可以把他们视为一条猎狗,只要丢一块骨头,示个好,他们就会摇着尾巴过来的。得了好处,一脚踢开,畜生嘛,不知教训,下一次还会摇着尾巴来的。”突利可汗野心很大,他最大的梦想,是学颉利可汗一样打造一个比他父亲时期更加强盛的突厥王国,而中原这花花的万里江山,他当然不会遗忘,他梦想着打败了颉利,便挟得胜之师,突然南下,打唐朝一个措手不及,将唐朝分裂成无数块势力,然后坐看他们自己窝里斗。

    就在大家兴高采烈,议论纷纷之际,半死不活的安纳托力冲进帅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述说着自己悲惨的遭遇,请求汗王女婿为他讨还公道。

    “好一个李世民,还一个秦风。竟敢在我头上撒野,不想活了这是。”当众得到如此消息,突利可汗脸上顿时大为难堪,刚刚还在叫嚣着杀长安城,刚刚还将唐朝比喻成胆小怕事的猎猎,还信心十足的说着要夺走李世民的宝座的狠话,现在他的老丈人竟尔狼狈而归,而且还吃了大亏,这简直是**裸的在他脸上狠狠的扇了一计耳光。

    看着一众惊愕的部落首领,先前大话满满的突利可汗顿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猛的一脚将面前的案几踢飞了出去,各种酒水牛羊,飞溅一地。

    夷男这时拍案而起,叫道:“中原人太不识趣,汗王只要一声令下,我夷男愿率亲族为前锋,为汗王扫平中原。”

    忽莫儿部落首领阿史那忽莫儿紧接夷男之后,大表忠心道:“汗王,你要为安纳可汗报仇啊!秦风胆敢杀我兄弟,我阿史那忽莫儿而与他誓不两立,只要可汗一句话,我忽莫儿,上上下下,五万勇士也愿意作为前部为兄弟报仇。”

    脱脱部落首领脱脱尔花也叫道:“我部落里所有兵卒也愿意听从汗王的差遣,只要汗王一声令下,我也要取秦风的狗头来祭拜我族兄弟。”

    余人也是见样有样的哀号着,纷纷表态。谁说直汉子不会拍马屁,不说夷男这个阴谋家,所有这些部落首领也都吼得声嘶力竭。仿佛与秦风有着杀父之仇、夺到之恨一样。

    突利盛怒至极,却没丧失理智,不断起伏的胸膛表示他正在竭尽全力的克制心中的怒火,过了一会儿,他抬手制止道:“现在不是时候,要打也要等打败了颉利老儿再说。攘外必先安内,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内部,我们将两面作战,情况对我们极其不利。”

    对于这种情况,他也颇为无奈。尽管他言语间豪情万丈、不可一世,可自小就在颉利可汗强势阴影下长大的突利可汗,不敢的丝毫的大意,如果不弄死颉利可汗,他一辈子都寝食难安,作为至亲之人,他太了解自己那位叔叔的手段了,比起只存在传说中的“强大”的大唐,颉利对他的威胁要强上百倍、千倍。

    见突利不上当,夷男、阿史那忽莫儿、脱脱尔花握拳在胸,躬身弯腰道:“谢汗王!”他也是松了一大口气,固然希望突利也大唐交恶,可他也需要突利充当薛延陀崛起的炮灰,要是突利两面作战而败亡,他夷男的日子也不好过。

    “大家都散了吧。我想静静。”丢脸丢大了的突利可汗怒火涛天,他下了逐客令。

    “遵命!”大家鱼贯而出,到了帐外,只听见一阵阵砸东西的声音。

    没有人发现,最后一个离开的夷男嘴角的那抹不屑的冷笑:“目光短浅、心胸狭窄,喜怒形于色,不足为虑!安纳托力不重场合胡言乱语,致突利威望大减、进退两难,废物一个!”

    夷男过了一会儿,心下叹息道:“李世民当真了不起,能够让这么多英雄豪杰为他卖命,不知我们的刀是不是能够伤的了他。个个心怀鬼胎、见利忘义,若不一统军政大权,突厥永远没有出路,永远不是唐朝的对手,突厥可汗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可惜太过心急,太过自信,也太过轻视了突利的野心,要不然,他真有可能打造出一个上下一心的突厥王国!可惜了,颉利可汗,你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你放心,你死后我会带着你的遗志,建立一个理想中的王国。”想到这儿,夷男骑上爱马,转身离去。

    “夷男可汗!等一等我们。”

    夷男迎声望去,阿史那忽莫儿、脱脱尔花竟然意外的追了上来。

    “愚蠢之徒!”夷男心头哀叹,却不得不拉住缰绳,回头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句:“有事儿?”

    阿史那忽莫儿、脱脱尔花却没有任何不悦道:“夷男可汗,我们一起喝酒。”

    夷男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在阿史那忽莫儿、脱脱尔花身上扫过,作揖道:“两位可汗,大战在即,我没有喝酒的兴趣,等突利汗王打败了颉利老儿,咱们再痛痛快快的一醉方休。”夷男说到突利汗王的时候,声音刻意加重而放缓,之后,打马离开。

    “啪!”的一声脆响,阿史那忽莫儿手中的马鞭在空中重重的打了一记,恨恨道:“夷男小儿太过狂妄自大。”

    脱脱尔花远远的看着夷男的背影,半响一句话也是没有。过了片刻,对阿史那忽莫儿道:“走吧!”他不由分说就策马离开。

    阿史那忽莫儿跟上,两人在草原上驰骋了一会儿,阿史那忽莫儿怒道:“夷男小儿不成气候。不值一交。”

    脱脱尔花道:“夷男可汗很厉害,他已经提醒我们了。”

    阿史那忽莫儿想了想夷男的口吻,犹豫了半响,最终亦是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夷男是害怕突利。”

    脱脱尔花道:“是的!以后我们尽量少与他人接触为妙。”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