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0章:死路一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汗王,朱昌先生让改正转告您一番话。”

    就在突利在思索对策,安纳托力心头不安的时候,护送朱昌去休息的侍卫回报。

    “讲!”突利眸光一闪,惜字如金。

    侍卫忐忑道:“先生说秦风是李世民的心腹爱将,是唐朝第二代将军的领军人物,也是李世民十分倚重的女婿。与秦风交好,是修复与唐朝关系的一个机会。颉利众叛亲离,可麾下的凝聚下却更强大了,而汗王您貌似强大,却人心各异,那些人今天投靠得了您,明天未尝不会再投颉利。先生还说您在现在就像,就像虎背上的人一样,不好下来,处于一个非常的阶段,与唐朝修复关系一来可以安抚人心,二来,也可以向各部首领有个交待,从而再聚人心。这人要救回来,条件再苛刻也要救出来,而且您要大张旗鼓,让所有人都明白您的苦心,明白您的努力。还说,现在不是与唐朝为敌的时候,建议汗王学习那个什么勾践吃苦胆。”侍卫是土生土长的突厥人,对于汉家的典故与成语自然不知,他努力回忆着朱昌的话,表述出来的时候,难免磕磕巴巴,言不达意。

    突利前前后后,反反复复的想了几遍,叹道:“先生妙算,我明白他的意思了。让先生放心养伤,我会照他之意行事的。”

    “是!”侍卫应是,却还未走。突利眉头一皱,正要说话的时候,安纳托力开口了。

    “汗王,这话怎么说?”他一脸的疑问,“还有勾践吃苦胆是什么意思?”

    突利心中徒然生出一种优越感,叹服道:“这是唐人很久以前的一个典故,说越国不如吴国,越王勾践对吴王百般示好奉承,甚至不惜给吴王尝粪,以博取吴王的好感,让吴王对他产生轻视之意。而他回到越国后睡觉只睡柴草,吃饭睡觉前都尝一尝苦胆,以记住耻辱,奋发图强,终于打败了吴国。”

    安纳托力听明白了故事的内容,恍然大悟:“先生这是要我们学习勾践?对唐朝故意示弱,表示臣服,暗地里却奋发图强,先打败颉利,待力量雄厚了在来跟大唐一较高下!”

    “正是此意!”突利肯定了点着头:“唐人还有一个说法,叫亡羊补牢,尤未为晚。这话是说羊逃跑丢失了再去修补羊圈,还不算晚。比喻出了问题以后想办法补救,可以防止继续受损失。我懂得,联唐对我们的好处,借助大唐的势力称雄草原。这是朱昌先生给我定下的大战略,我得先生不算太晚呐,就如三国时,刘备得到诸葛亮一样,他就是我的诸葛亮。他的话是不会错的,就听他的吧。不得不承认我们此刻外有颉利这个强大的敌人,内部又是问题重重,现在的实力远不如唐朝,也离不开唐朝的支持,应该学勾践的卧薪尝胆,而不是与唐朝为敌。我这就派贺逻鹘前往长安求见大唐皇帝,让他求娶公主下嫁,与其结为儿女亲家,永不相叛,以松唐朝之戒心,另一面派人与秦风沟通,即便让他宰割,我也认了。”

    “汗王,先生让我给您看这个。”侍卫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张折叠得非常仔细的纸张。

    突利接过一看,脸色为之一变,只见上面用汉字写着:夷男正行卧薪尝胆之策,汗王小心戒备即可,此刻不宜动他分毫,以免落下排除异己之恶名。

    字迹甚是潦草,可见朱昌回去后,并没有好生休息,不但为他突利想办法,还用心指出了夷男的问题。

    突利勃然色变,既感动于朱昌的良苦又用,又为夷男的险恶用心而震怒。他反复思量着夷男前后的对比,想着为争天马而闹翻一事,又想到实力差距越来越差后,夷男态度的变化,之前,他一直自信的认为夷男已经臣服于自己的实力,可经朱昌这一提醒,他豁然开朗,也想清楚明白了夷男为何前据后恭、判若两人了,原来,夷男根本就不是臣服于他,而是另有思量,另有谋算,此刻正把他突利当利刃来使用,准备当他获利的渔翁呢。

    突利将纸张揉成一团,死死的捏在手心,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又惊又怒,又是庆幸!

    这里朱昌故意设下了一个陷阱,他知突利十分仰慕大唐文化,一定知道勾践这么一个人物。所以故意以勾践为例子,用勾践的成功,来预示突利将来的“成功”。让他相信对秦风妥协是最明智的决策,让他认为这番话很有道理,从而忽视最重要的一点:勾践真正的成功原因并不是在于他的卧薪尝胆,而是吴王的昏庸、败国!

    而点出夷男的心态是朱昌画龙点睛之妙策:一来促使突利下决心,二来,又可抑制夷男的发展,三来,又可以让便是胜了颉利的突利内部造成不稳而留下伏笔,可谓是一箭三雕之策。

    “把公主给我叫来。”突利闭目思索,他对一边的侍卫下令,神色中有着深深的愧疚、不舍、怜爱。

    安纳托力大骇,大声道:“汗王,我不答应,云儿”

    突利目光如水,挥一挥手,按住安纳托力的话头,叹息道:“岳父,朱昌先生已经说得非常明白,形势不由人。这一切都是我野心膨胀、狂妄自大所致,我不怪您了,反倒要感谢您,让我看清了一些人的真面目,只是做错了事,需要付出代价的,如果没有唐朝的支持,我们根本不可能走到最后。夷男这个人我太清楚了,说不定他已经秘密派人前往长安示好于唐朝皇帝了,我们不能落于人后,不然,我们会给狼群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一根,战争是男人间的事情,云儿离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安纳托力欲言又止,最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他知道,突利的决定是对的,形势严峻,可供他们选择的路已经不多了。

    看着实力雄厚、年青气盛,本应意气风发的突利多出来的一丝皱纹,安纳托力久久无言。

    谁又能够想到如日中天的突利陷入了一个实力膨胀后的疲弱期?突利需要帮手与后援,更需要时间,可如狐狸一样狡猾的颉利老儿会让突利喘息、安顿的机会吗?

    安纳托力心中一忧,别人都可以选择,唯独突利与他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一路黑到底。

    “汗王,我老了。”安纳托力作出一个决定。

    “岳父,何出此言?”

    突利一怔,有些疑惑的看着鬓发斑白的安纳托力,这是一个有些贪财、贪小便宜的人,他以前还瞧不起这样的人,可不得不与他处于一块,因为他需要实力强大的安纳托力的支持。

    “我老了!”安纳托力喃喃自语道:“以前,我也失败过很多次,可我没有丧失信心,可现在已经让秦风打掉了斗志,我害怕了。在我们突厥有个说法,人一旦害怕、怕死,就说他已经老了。我也是。什钵苾”

    “嗯!”阿史那什钵苾是突利的名字,可是已经很久没有让人直称直名了,安纳托力这么一叫,反倒让他回忆了一些往事。神色一下柔和了许多。

    “安纳部落可战的青壮还有五万人,今天,我正式交给你。”安纳托力把腰间的弯刀解下,递给了突利。

    “岳父,您”突利一怔。

    “拿走!”安纳托力不由分说,拉过突利的手,让象征安纳部落印箭的弯刀塞到了他的手中,然后,他走了,给突利一个背影,边走边说道:“什钵苾,现在你最需要这五万人,这样你才具备镇压群雄的威信。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别人都可以投降颉利,唯独我们爷儿俩不能。阿史那丛战,是我的亲妹夫,是您的姨父,他最信服我了,他手里有三万人,我争取跟他讨要过来,只有在你手里,这些人才能发挥出勇士们的作用。要不然,我们大家都得死。”

    “岳父”望着他一向瞧不起的单薄的背影,这一刻,突利目光湿润。这一声,也是他成亲以来,是第一次从内心深处的叫唤。

    安纳托力步伐一滞,他没有回头,却走得更加坚定。

    “安纳托力、阿史那丛战,都把他们部落的勇士拱手让给了突利可汗?”当天傍晚,夷男收到了心腹属下的情报,其实这也不算是情报了,只因下午的整编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人所皆知。

    有这八万精锐勇士的真心投靠,突利可战之兵已经达到耸人听闻的二十万,这相当于联军三分之二的实力了。

    夷男满脸的震惊。要知道,这两个老儿,可是突厥出了名的滚刀肉,当初,颉利要拿他们手中的信物都不能,突利又是怎么做到的?仅仅是亲情根本不可能促使两个老儿甘愿解除武装,当一个快活的老人。如果是亲情有作用,他们早先做什么去了?

    这其中,定然发生了我所不知晓的事情,有内幕,一定有内幕。

    夷男让这个消息震住了,他坐立不安的站了起来,两个老头子的变化出人意料,有这二十万雄兵的全力支持,外加他突利忠实的追随者,以及其父生前给突利留下来的人脉,此刻的突利已经立于不几之败,如果突利打败了颉利,他夷男、薛延陀还有什么崛起的机会?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