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5章:迷途小羔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战场是无情的杀戮,一个女人在战场比男人更加不容易,男人失败了只是死亡,而女人失败了,落入敌手了,则是生死两难。我们大唐将士可以失败可以死亡,但,我们不容忍自己的同族姐妹受到那份无尽的折磨与羞辱。真要发生那种难堪的事情,我们宁愿全军覆没。在你没有转变,没有明白之前,我绝不允许你上战场。”

    秦风眯起了眼睛,原本有些玩世不恭的神色突然一变,变得杀气腾腾,语气也是霸道而冷厉。

    “男人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休业,尽在杀人中!”秦风猖狂地笑着,眼神犹如俯览苍生的鹰隼,睥睨天下,纵横万里,唯我独尊!他的嘴角挂着一抹讥讽的微笑,没人敢违背与忤逆他。

    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睥睨纵横的眼神,是将所有人都不放在眼中的眼神,看向灵薇的时候,没有流露出任何带有感情的神情,可就是因为这样,让灵薇感觉他看自己就像是在看一只蝼蚁。

    她仿佛看到一座万年来亘古不化的冰山朝自己倒塌而来,那强烈的冰冷气息让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畅,浑身僵硬无比。

    这种气势,这种睥睨天下的气场,实为灵薇平生仅见。

    这只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罢了,在这种冰冷感觉的对抗中,灵薇一败涂地,几乎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

    灵薇不得已,委屈道:“我不去就是了!”

    “这才是乖孩子!”秦风微微一笑,刹时云淡风清、明见万里。

    “”

    “将军,徐姑娘求见!”这时,一个侍卫前来禀告。

    “徐姑娘,哪个徐姑娘?”一时半会,秦风想不起谁了。

    长乐若有所思道:“郎君,会不会是江南徐慧,徐姑娘?”

    秦风恍然道:“江南第一才女啊。有请!”

    庆州道上一别,胆大出奇的江南才女就消失了,也不知道她跑哪儿去了。不过,秦风与她只是泛泛之交,而且事务繁忙,一别就忘记了。

    徐慧翩翩而来,敛裾一礼道:“民女徐慧见过大将军、公主殿下。冒昧打扰之处,还望见谅!”

    长乐公主瞥了一眼秦风,起身相迎,微微一笑道:“徐姑娘多礼,来者是客,既是客人就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

    徐慧如故,白色纱衣,淡扫蛾眉,双燕齐飞的发髻,仿如天成的脸上充满了古典美,一身雪白的罗纱丝衣,展现出一种朴素大方的气质。

    饶是秦风见惯了绝代美人,此刻见此二女的容颜也不由为之倾倒。

    一模一样的美,一模一样的知性气质,一模一样的蕙质兰心。

    她们人未到,香气却已传来,让人陶醉。

    秦风硬着头皮道:“徐姑娘,塞外苦寒,到了深秋季节,这儿将是一片冰天雪地,你还没回江南啊?对了,长乐,你也得早点回去。要是染上风寒可不好。”

    长乐白了秦风一眼,道:“有你这医术圣手在这儿,有什么好担心的。”

    “呃!”秦风无言应答。

    徐慧倒是惊讶问道:“秦将军,会医术?”

    “宫中御医远远不如。”长乐略微骄傲的说着,她对于秦风的了解更胜自己,这说到他的好处,那是滔滔不绝,直将徐慧说的是一愣一愣的。

    “略懂,略懂,什么事都略懂一些,生活才更加美好。”秦风听了自家老婆的感言,大男人的心态一下子喷涌,心底也有些飘飘然的,这就是穿越的最大利处了!

    徐慧无意间瞄了秦风一眼,见这位小秦大将军一脸暗爽,被吹捧的飘飘然的,心下有些好笑。她心中神坛上的形象一下落到了凡尘,心中少了些许尊敬,多了一丝丝的从容。

    “将军,外头有一个突厥女子求见。”

    此际,那侍卫又来禀告。

    “请吧!”秦风有气无力的说着。

    长乐也是一脸古怪,又有着一丝丝的幸灾乐祸,那暧昧的一幕她是看在眼里,现在苦主找上门来了,看秦风怎么应对。

    “将军有客人,徐慧改天再来拜会。”徐慧冰雪聪明,感受到这两口子间有一种古怪的气氛,打算抽身离开。

    “无妨,徐姑娘是江南第一才女,我一个人也闷得慌,择日不如撞日,正在讨教一些诗歌上的疑惑。”

    徐慧如一般女子一样,在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并没有想过给她取名字,只是在五个月的时候,徐惠就开口说话了,父亲见她如此早慧就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徐惠。徐惠无愧父亲给她取这个名字,四岁时能口诵论语、毛诗,八岁已善属文。她父亲想看一看她有多少能耐,于是以离骚体出题“小山”,徐惠一挥而就,辞云:“仰幽岩而流睇,抚桂枝以凝思,将千龄兮此遇,荃何为兮独往?”

    八岁作诗的徐惠,一跃成为江南著名才女,此后拜在江南大儒张素门下,才华更显于世,最终被人称为江南第一才女。

    长乐听了也是暗自咋舌,八岁作诗,这也太牛气冲天了。

    正在这时一身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正是那个突厥少女。草原女儿,热情奔放,她一进来,也不说话,明亮的眼睛就瞪着秦风看。

    秦风见她目不转睛看着自己,像是看稀奇古怪事物一般,露出不悦之色。

    突厥少女总算说话了:“你就是秦风?”

    “对!”

    “你真漂亮!”突厥少女看了看秦风,突然说道。

    秦风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嘴角抽搐道:“你应该说,你真帅!漂亮是说女孩子!”

    长乐与徐慧在一旁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笑,憋的异常辛苦。

    突厥少女看了秦风很久很认真地说道:“你好年轻,你的獠牙呢!”

    “我是人,哪来的獠牙?”秦风差点气死。秦风心如明镜,一定是突厥人把自己给妖魔化了。

    “噗嗤!”长乐与徐慧忍不住笑起来。

    秦风哭笑不得,问道:“你是谁?叫什么?”

    “我就是阿史那思云!”她洋洋得意的说着,那表情活脱脱的像只骄傲的孔雀!

    “没听过。”秦风撇嘴道:“我只知道阿史那社尔、阿史那沾罕。”

    “你”阿史那思云气极,秦风说的那两个名字,一个让他给宰了,一个让他生擒活捉,不屑之意十分明显。

    秦风很不客气的说道:“阿史那是突厥王族。想必你的来头也不我不管你是谁,门在那边,你打哪来回哪去,我不与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

    “我不走,我是来做生意的。”阿史那思云理直气壮道。

    秦风道:“我不做生意,你要买什么,尽管去贸易集市买了便是。”

    “不行,这生意只能与你做。”

    秦风好奇了,耐着性子问:“你倒说说看,是什么生意。”

    阿史那思云道:“生意就是你手中的安纳部落的百姓。”

    “安纳部落是突利可汗的忠实追随者,而突利可汗与我大唐是盟友,我怎么可能有盟友的百姓?你找错对象了。”秦风断然否认,还没有把那些人的劳力压榨完,秦风怎么可能放人?

    阿史那思云气道:“你怎么能这样?说吧,你要怎样才放人。”

    “我都说了,我根本没有你说的人,你便是搬了金山银山给我,我也拿安纳部落的百姓。”

    小丫头片子还懂得设陷阱,可秦风又怎么会着了她的道?“看在彼此是盟友的份上,我会帮你留意的。”

    “谢谢你了!”阿史那云很真诚的感谢着,此时,她的肚子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阿史那云可怜兮兮的道:“秦将军,你能不能给我吃的?我一天没吃东西了,随意就好。”

    秦风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道:“咦?你多少也是贵族出身,怎么说也不至于穷得买不到吃的吧?只要你出钱,朔方的客栈都会给你吃的啊。”

    阿史那云红着脸,愤愤不平的说道:“我,父汗不要我了,我和他吵了一架,就离家出走,忘记带钱了。”

    秦风忍不住上下打量着阿史那云,她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有些狼狈。那对会说话的迷人眼睛布满了血丝,眼皮有些红肿,俏脸上有几道黑乎乎的污迹,那是抹泪水留下的痕迹。

    秦风让她打败了,这姑娘憨得实在可以,他是瞧得出来了,阿史那云应该是那种温室里的花朵,从来没有吃过苦头,而且还是最尊贵的那种。

    长乐见她可怜,听她讨要吃的,早早吩咐梅兰竹菊去准备了。

    阿史那云很饿了,可是她吃得十分斯文,表现出了非常好的个人素养。吃饱喝足后,呵欠连连,一脸恹恹欲睡的模样。

    秦风无语了,这姑娘脑子有坑嘛?这么傻乎乎的跑出来,没让人骗走,也算是他祖上显灵了。秦风也不与她说话,让人张罗间客房出来,让她好好休息。

    阿史那云睡在香喷喷的床上,想着发生的一切,浅浅的笑道:“他挺细心的嘛!”随即又想起了她的父汗,又忍不住火气,愤愤的踢了两脚被子,道:“逼我嫁,逼我嫁,我离家出走了,看你拿什么嫁。”

    她在恶狼出没的草原上游荡,根本就不敢睡,这又饥又累又是担惊受怕,此刻,心神一松懈,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