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5章:东北形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仁轨,你对倭奴可有了解?”刘仁轨一到,秦风张口就问。

    “倭奴?”

    刘仁轨有些诧异,这个是词儿,他还未曾听过?

    “将军说的可是大和国?”

    三国时期,邪马台女王卑弥呼受曹魏册封为“倭”,这也是大和国第一次受中原王朝的册封,刘仁轨知识渊博、生怕机警、举一反三,仅通过一个“倭”字就猜想到“倭奴”所代表的含义。

    秦风颔首道:“没错。”

    刘仁轨笑道:“将军,对于倭奴属下还真知晓一二。”

    秦风饶有兴致道:“且说来听听。”

    刘仁轨道:“属下也是从一个新罗人了解倭奴的,要说倭奴,还得从东北的高句丽、新罗、百济三国开始,总之,倭奴这个国家是一个野心勃勃、狼子野心的民族,若将军有空,属下可以一一道来。”

    “说吧!”秦风远在中原,不清楚东北三国与倭奴的情况,对于高句丽、新罗、百济、倭奴的了解,也仅仅局限在纸面上。

    门外的小鬼子,就让他继续凉快去。

    刘仁轨道:“东北三国里,高句丽实力最强,其次是新罗,百济居末。我大唐迅速在中原崛起,威势更甚昔年隋朝。高句丽很有自知之明,他们已经做出死守辽东的意图,以往西进的策略也已改变,他们现在已不再向西扩张,而是与新罗争夺汉江,企图一统三国后,倾尽半岛的实力与我大唐一争高下。”

    秦风冷嘲道:“真当我大唐王朝是泥捏了?简直是白日做梦。”

    刘仁轨道:“可不如此么,大唐不是隋朝,陛下也不是杨广。以属下对陛下的了解,迟早会荡平高句丽这个给你大汉民族带来耻辱的国家。”说到这儿,刘仁轨看了秦风一眼,他心知眼前这家伙也是彻彻底底的好战分子,就算李世民没有那个想法,恐怕也迟早让他的女婿说动。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一直安分守己的百济也不甘寂寞,与高句丽组成了联盟一起对付新罗,就算在百济东南风的大和岛国也出兵帮着百济攻打新罗,新罗可谓多处受敌,通往大唐的道路几乎都给封锁住了。”

    这东北三国的形势局面有点类似于东汉末年魏蜀吴三国鼎立的情况,他们彼此都吞噬了周边的小诸侯,形成了三个较大的势力。其中高句丽立国最早,势力最为强盛,犹如三国中的强魏。新罗百济唯有联合一气,方能抵御高句丽的强势。

    面对新罗百济的联军,高句丽抵抗不住让新罗占领了占领汉江上游地区。高句丽也改变了战术,不在执着于一统朝鲜半岛,将目光看向了西方,辽东一地。而新罗百济失去了高句丽这个强敌,也开始内斗起来,双方围着汉江下游地区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高句丽、新罗、百济在没有外敌的情况下,他们彼此之间相互攻伐,这点可以理解,也在秦风的预料之中,但是小日本也插上一脚就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倭奴这群鸟人也参与了战事?”秦风叫着大和国还真有些不习惯,日本的叫法很多,扶桑、倭国什么的,直到近年来他们才改了一个正统的叫法,自称日出之国。不过大多人都不买他们的帐,以大和国称之,日本这个叫法也是根据日出之国演变而来的。

    刘仁轨颔首道:“大和百济相隔不远,关系极为密切。尤其是近年来,隋唐二朝摆脱了南北朝的乱战之苦,发展迅速。经济文化大幅度上升。他们似乎从百济那里吸取隋唐的制度,转为国内使用。”

    “窃取他国长处,正是他们强盗性子的本能。”

    秦风心中固然不屑。但也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日本做的确实是极好的,他们能够毫不廉耻的学习他国的长处,将长处转变成自己的,从而使自己更加富强。他们能够从一奴隶社会的弹丸小国吸取到隋唐的先机制度政策转为封建社会,能够吸取欧洲的科技,从而发展明治维新将国力提升,成为当时的科技大国,便是最好的例证。

    刘仁轨不知秦风为何对大和国如此厌恶。不过他也有着同样是感受接着道:“说强盗还是太客气了,骂他们禽兽,还玷污禽兽呢。他们出兵帮助百济攻打新罗。凭借强悍的战斗力连续攻取了新罗十余座城池,然而他们在攻占这些城池之后,将一切都烧杀光了,只留给了百济一个空壳。若不是新罗的金萸信果断的放弃汉江下游。经过周密部署。沿积汉江一线,修筑了二十个的防御工事,将汉江下游的防御被连成了一线,方才抵御住了大和百济的联军。新罗现在受高句丽、百济的压迫,异常的艰难。咱们还有庆州之际,就曾有新罗人以高百济人的名义贩卖人参,不过,属下见他肤色白皙,一副养尊处优之神态。估计他是新罗国里重要的人物,不过属下也未曾点破。”

    “以新罗目前的危境,他们除了寻求我大唐的帮助,已经再无其他的出路。他们迟早会派人来我大唐的。到时候,我们复仇的机会就来了。”

    刘仁轨看了秦风一眼,心想:果然不出所料,将军对于高句丽给予大汉民族的耻辱还真是念念不忘。

    只是他也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向秦风说着东北三国朝鲜半岛的局面。

    秦风一边听,脑中却在思量着怎么样才能为大唐夺取最大的利益。

    朝鲜半岛地理位置并不算是绝佳,地处偏僻,除了长白山也没有真正的价值意义,但是他却位于大唐的大后方,有着特殊的战略价值。否则的话,隋唐二朝也不会为之劳师动众不顾路途的险恶万里远征了。

    现在大唐还有没有远征东北三国的心思,但只要辽东一日在高句丽手上,唐朝与高句丽就必然会有一战。以唐朝的战斗风格,要打就以灭国为第一目的,不去小打小闹。不过高句丽环境恶劣,亦确实不好打。杨广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李世民在后来也曾大举进攻,固然取得了不菲的战果,夺回了辽东,攻取了高句丽十成,破敌数万,最终因为气候转冷,草枯水冻,粮草不继的原因选择退兵。此役李世民也意识到高句丽环境恶劣,不可力取,改变战术依仗夺来的辽东,以偷袭袭扰疲敌为主,消耗高句丽的实力。最终他的儿子高宗李治凭借李世民弄出的大好局面,依仗苏定方、李世绩的征伐,再借助新罗的力量将高句丽覆灭。

    新罗越是需要得到大唐的支持,越是受大唐的摆布,他们的情况越是恶劣,越只能得依赖大唐为大唐所用。

    这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高句丽是大唐的敌人,百济与小日本坑壑一气,那就是大唐王朝与秦风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果新罗有朝一日求上门来,这于情于理都不能坐视不管,该帮忙的还是要出点气力的。

    至于倭奴,刘仁轨也将自己之所知全盘道出。

    此时的倭奴,正处于崛起的状态。

    这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用在任何一个过渡都是不变的真理。

    日本从最初的统帅二三十个部落的邪马台女王卑弥呼逝世之后,最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动荡,直至大和国的兴起。大和国征服各部,建立起日本列岛第一个统一国家政权。又经过权势的更变,内部的攻伐,朝廷与地方豪强、中央大贵族各个集团间的纷争也愈演愈烈,发生了“盘井之乱”,葛城臣、平群臣、大伴连、物部连这些豪族在斗争中逐一失势。

    豪族苏我氏打败了多有的敌对势力笑到了最后,苏我氏的当家苏我马子也因此与日本推古女皇、圣德太子形成了统制日本军政的政治集团。

    苏我马子掌兵权,推古女皇、圣德太子掌政权,相互之间配合默契,致使国力大幅度上升。尤其是先后五次派使者入隋取经,吸取了汉人的文化行政制度,使得经济文化大幅度上升,已经渐渐的由奴隶社会走向封建社会。

    现今圣德太子、苏我马子先后去世,推古女皇又因年事高,对于许多事情,力不从心,大和国的政权皆落入苏我马子的儿子苏我虾夷之手,权倾朝野。

    苏我虾夷为人傲慢,且狂妄,尽管他们只是屁下一点地方,还处于半奴隶半封建社会,可在苏我虾夷的影响下,他们对于大唐是极其瞧不起的,仅仅通过他们对大唐的蔑称“夷狄远藩”即可看来。

    这也就是说,倭奴就算是在未开发未开智的时候,都掩饰不了他们的狼子野心以及对中原王朝的蔑视。

    他们多次派使者入中原学习文化,这中原的各种高尚品德没有学会,学会了中原的夷狄论。

    汉人文化极度繁荣,有着举世闻名的文化遗产有着举世闻名的政治制度,在汉人辉煌的文化之下,更加衬托出周边异族的茹毛饮血的野蛮,对于这些异族汉人向来视之为夷狄。而日本了解了着夷狄论,以夜郎之心将日本视为世界的中心,衍生了日本中心论。如同翻版“夷夏”观念,除日本国外,其他都是夷狄。在它们内部文书中,有把“唐国”称为“夷狄”的律令,并以朝鲜为“近藩”,唐为“远藩”。

    所以在隋朝时期,当初的圣德太子第一次派遣使者入隋,很霸气在文书中写了“日出之处天子致书,日落之处天子无恙”,直接将身份摆在了大隋朝之上。杨广为了彰显天朝上国的气度,大怒之余,却没有计较日本的无礼,派使者裴世清前往日本回访。根据裴世清所说在见到日本天皇时“按日本习俗行礼似乎很不得当”。

    实际上便是日本从一开始便没有臣属隋朝的意思,将自己放在与隋朝平等,甚至之上,单方面的从隋朝吸取文化,充实自己,就如兽类一样,只是单方面的索取,却不付出。只是杨广受到了表面现像所蒙蔽,以为日本派使者来是来朝来贺。

    此后日本对唐朝的态度也是一样,他们对内对百姓声称自己是天下的中心,多么多么强大,对唐朝以欺瞒的态度应付。也因如此旧唐书中对日本有这么一句记载说日本使者“其人入朝者,多自矜大,不以实对”。只是因为隋唐两朝上下都没有把日本这个“属国”放在心上,才让他们以各种低劣的手法欺瞒过去。

    这个安倍进土是苏我虾夷的人还是倭奴皇族的人,就不知而知了,不过,不管是哪方面的人,都不是好东西。

    于秦风而言。

    只要是与倭奴二字沾上边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