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9章:黑暗交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太神奇了!”马云萝望着秦风的目光,好像色狼盯着一个一丝不挂的绝世大美女一样,难掩欢喜的**。

    “想学?我教你。”秦风微微一笑,马云萝是个品行兼具的好女孩,在长安的时间里,深得秦夫人的喜爱,将她宝贝得不行。除了秦夫人,秦琼也深为欣赏这个杀伐果决的“异族”女孩,她的枪法走的是刚猛路子,与秦琼如出一辙,可没少得到那位战神的指教,有了秦琼的倾力指教,马云萝的战技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现在与薛仁贵比试的时候,也有三百余合才开始力怯。如果她学了内功心法,且到登堂入室的境界,那么,力量上的不足将会得到弥补,到时她与薛仁贵相比,谁胜谁负尤未可知。

    “不骗我?”马云萝欣喜若狂,然后大大方方揽住秦风的脖子,不等秦风有所反应,直接在他的脸上献上了轻轻的一吻。

    温温软软的嘴唇与脸颊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妹的,给小洋妞逆了。”

    秦风怔立当场,脑袋也有些短路了。

    马云萝却大大方方的笑着,心底却别提有多开心了。

    “先不说这个,正事要紧。”秦风反倒有些不自然

    马云萝才不管什么正事不正事的呢,她认真道:“骗人的是小狗。”

    秦风无奈,随口应付道:“骗人的是小狗。”

    “那我就放心了。”马云萝笑嘻嘻的低语。

    这一幕让秦风瞧在眼底,不满的嘀咕道:“我像那种不讲信用的人么?”然后,又仔细的聆听了下面的动静。

    “不像!”马云萝认真的看了他一眼,之后来了一个神逆转道:“根本就是。”

    秦风差点背了过去,差点从房顶上摔了下去。白了她一眼道:“懒得理你。”

    言罢,蹲下身小心的揭开了瓦片。往下一看,里面灯火通过,其内却并无一人。

    幽香扑面,却是马云萝凑了过来,一双美目往里扫视一周,一脸欣喜的低声道:“果然不出我之所料。”

    两人挤在小小的洞口,脸蛋都贴到了一块儿,秦风感觉到了一阵冰凉的柔软滑腻。

    他不知马云萝为何如此大胆,是不知男女之防还是天性使然,不过此刻显然不是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

    里头无人,秦风便搂住马云萝纤腰,纵身下地,然后两人悄无声息的闪进了这书房,正准备查探一下时,却听到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

    秦风不紧不慢,而马云萝杏目闪过一丝惊色。

    她立刻张望了一下四周,看是否有哪里可以躲藏。但这里是书房,不是卧室,并没有床或者衣柜之类的东西可以躲。

    不过秦风极有经验,他便指了指头顶道:“云萝,咱们上房梁吧!当当梁上君子!”

    说罢,他立刻抓住马云萝的肩头,然后奋力一跃。

    马云萝只觉自己象坐了火箭一般,瞬间就坐在了房梁之上。

    他心中大为惊奇,暗道:“可上可下,真的太好玩了。一定要好好学学!不管兄长说话算不算数,非得缠着他教会为止。”

    这时,书房门已经打开了,一群人涌了进来。秦风与马云萝一动不动坐在房梁上一个光线的死角处,屏气凝神,生怕被人发现。

    这群人在书房内找好椅子坐下之后,两便听见一个充满惊讶的声音说道:“咦?书房里怎么有兰花香味?”说着,还尤不住的吸着气。

    “或许是外面的兰花开了吧。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另一人说着。

    听到这儿,秦风白了马云萝一眼,这丫头玉容未近,芳香袭人,即不是花香也不是粉香,别有一种奇芳异馥,沁人心脾、淡雅清幽、甜美难言。

    “你太香了,不适合当刺客。”秦风拉过她的手,在她心头一笔一笔的缓慢书画。

    马云萝本是又羞又恼,突然让秦风把玩着手心,痒痒的感觉拂上心头,不过,并不抗拒这种亲腻,可是当她发现秦风有规律的书写,凝神之下,才知道他写的是什么内容,心中又是一阵羞恼,又有些失落的回了一句:“天生,不赖我。”

    就在两人“打情骂俏”时,下面传来了有人拖动沉重物件的东西。秦风一看,是一口沉重的箱子。

    拖动箱子那人长得实在有碍瞻仰,就是一个贼头鼠脑的人物,他长得猥琐,一副小人嘴脸,一看就是满肚子的坏水的那种,他得矮不过与旁边一倭奴相比,倒是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他眼珠子咕噜的转动着。

    安倍进土望着沉重的箱子,神态大喜道:“我要的东西可都带来了?还有,如何称呼兄弟?”

    “赵兄”一脸恭敬地向安倍进土躬身行了一礼道:“安倍兄,小弟赵高。安倍兄所需之物,我已经准备妥当,东西全部在这。你且点算清楚了!对了,这里有一柄上好的唐刀送予安倍兄。”说着,他把腰间的唐刀递了过去。

    一个大约二十上下年纪,抢过赵忠手中的唐刀,此人长得却异常矮小的倭奴,一双眼睛隐约成三角形状,给予以冷酷无情的感觉。

    唐刀出手,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左手旁桌子应身而断。

    赵忠赞道:“好刀法!”

    那人与宝贝似的双手捧着手中的唐刀,用一口的鸟语道:“不是刀法好,是刀好!便是你握着这把刀也能够轻易做到。大唐的打造兵器的技术胜我们太多了,安倍君,为了我们大和国的强大,这一次我们一定乘这个机会要取得大唐这门技术,哪怕付出一切代价。”

    “嗨!石原大人”安倍进土躬身应着,显然此人才是主事者,安倍进土不过是协从。

    屋梁上,马云萝见秦风神色一下子变得冷肃,温柔的握住他的手,书写询问:“你懂他们?”

    秦风颔首,这倭奴果真没有死心,上一次,在他那里碰了壁,现在他们又通过其他方式来获取大唐的冶炼术,真是其心中诛,在他的领地内进行这种肮脏的交易,更为可恨可杀。

    此时,

    那叫石原的人,快步绕过众人,来到了箱子旁,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木箱,里面装得并非是什么稀世珍宝,而是一本本的书籍。

    面对这些书籍,石原却如获至宝,口中不停的说着:“要西,要西”他随手拿出一本,却是东晋葛洪著的肘后救卒方,肘后救卒方是中国第一部临床急救手册。中医治疗学专著。该书主要记述各种急性病症或某些慢性病急性发作的治疗方药、针灸、外治等法,是医学界的魂宝之一。

    石原似乎并不看懂,但却不减脸上喜色。

    他叫来了安倍进土,让他检查这一箱书籍,安倍进土上前翻来翻去,将所有书籍一一过目,而后对石原一阵鸟语。

    石原的脸色不好看了,安倍进土向赵忠问道:“赵兄,你带来了医术、农书、历法、造纸、酿酒等书,这些东西确实是无价之宝,我很满意。可是怎么没有兵器的锻造方法?”

    赵忠受他逼问尴尬的笑了笑道:“我朝年前已经严格把控,所有冶炼技术、锻造方法,一概受到严密的监控,我也实在无能为力。”

    安倍进土脸色变冷,他冷哼一声,喝道:“赵忠,我安倍进土将你当做朋友才与你做交易,你别不知好歹的敷衍!赵忠?哼,一个三国时期十常侍的名字,当我不知你这赵忠二字不是假名吗?不是我小看你,以你的水平根本不知道有赵忠这么一个人物,可见,你的周围定然有着渊博的人群,你的真名我无暇过问,也不想知道,但你赠送之唐刀是军中制式兵器,而每一柄的使用者都登记在册,一旦丢失视为犯罪,所以寻常士兵视若珍宝,根本就不敢送人,普通人更是接触的机会与资格都没有。通过此事,我完全可以肯定你的背后一定有很大的势力,你有心要拿,一定有办法搞的到。你与秦风有何仇恨我也不会问,你要我们让秦风身败名裂,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也要将答应我的事情给做到。不然这交易,我们是没办法合作下去了。不见到兵器锻造书,我们是不会针对秦风的。这些书籍就当是弥补我心中的愤怒吧。”

    赵忠让安倍进土揭了底,面色涨得通红,他咬了咬牙,只能妥协道:“你等着,我在想办法就是了。”

    赵忠走出院子,石原怒喝一声:“可恶!”

    安倍进土很是自信的安慰道:“石原大人尽管放心,这种人会答应我们要求的。他们远狄别的不在行,论内斗,那是一等一的。内斗,永远是中原疲弱的主要原因。”

    “赵忠,一条狗而已。没什么价值,安倍君,与这些下等人接触,你将得不到有用的信息,尽可能的弄清对方的底细,有了把柄在手,对方想不从我之命都难,到时候,要什么就得什么,大不了一拍两散,向秦风,或者是李世民告密,看他是要死还是要活”石原寒声道:“中原实在太好了,这里地大物博、应有尽有,且没有地震,这里应该是给我们大和民族上等民族生活,而不是卑劣的汉民族。不过不得不承认,我们在一些方面还不如远狄,比如冶炼术、造船术,这些都需要学习他们,等我们用他们的冶炼术、造船术西渡来征服他们的时候,不知他们是何感想。哈哈哈”

    大和国上下受苏我虾夷的影响,很看不起口中的夷狄远藩。可是,苏我虾夷却又想着惠齐、惠日带回来的消息,意图从唐朝那里捞得好处。

    惠齐、惠日是当年圣德太子遣隋使遗留下来的学习僧,留在中原学习汉人的文化知识,武德五年离开了唐朝,返回了日本。通过惠齐、惠日带来的消息,苏我虾夷知道唐朝的制度文化比之隋朝有着进一步的提升。他们这里正好到了发展的瓶顶,也一直在琢磨是不是应该再一次派出使者去唐学习学习。

    只是近年来事情较多,推古女皇以年过七十好几,身体日渐异样。她还未决定下一任天皇人选,而他有心立傀儡天皇,自己好独揽国政,一时也无心派遣唐使,做大动作节外生枝。目前,也进入大唐的倭奴也只是以商旅的私人名义前来而已,可不过,他们都怀着不轨的心思。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