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9章:鱼与熊掌可兼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在大唐这个机构积极备战的时候,草原上又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突利可汗利用部下害怕颉利的心态,以及颉利的恶劣行径来说事,他成功的说服了一众心情各异的部下,再一次统一战略思想,之后,他将五万经过大战洗礼的铁骑分成前锋、后军、左右两翼,护送着二十余万牧民及连绵不绝的牛羊、马匹浩浩荡荡的往朔方进行了大撤退。为了活下去,一些牧民也拿起了武器与弓箭,以期在大战时有自保之力。

    突利的大规模迁徙,自然瞒不过颉利的细作。

    他们在第一时间就上报给了颉利。

    颉利得此讯息,自当是勃然大怒,突利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那些数不尽的牲口早已让他视为私有物品,突利率众投降大唐。将族人牛羊军马一并迁入大唐境内,受大唐管制,这种行为与割他颉利的肉放他颉利的血没有半点区别。

    如果不是薛延陀的夷男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他早就灭了突利,接收了突利的一切财产,哪还等到今天?

    盛怒之下,颉利只能将怒火发泄在薛延陀的身上但是如今的突厥以非昔日突厥,能够傲视草原。

    薛延陀也是草原常驻的民族,由薛、延陀两部合并而成是铁勒诸部之一。铁勒这个民族有些惨淡,论战斗力铁勒民族是公认的骁勇善战,称之为冠绝草原亦毫不夸张。但是数百年来铁勒这个民族都没有产生一位类似于匈奴冒顿单于,突厥的阿史那土门这样的领袖人物。

    领袖是一个人,但他却有翻云覆雨之力,支撑起一个王朝一个时代。

    冒顿崛起匈奴,将匈奴推向巅峰,强势如大汉者亦不得不与之和亲,直到汉武帝横空而出,方才挽回了大汉的颜面。阿史那土门也是一样,突厥原本并不强,是游牧在阿尔泰山一带,从属于柔然的一个小部落,但是阿史那土门凭借自身的干略,建立突厥汗国,打败了柔然成为蒙古高原新主。

    人是群居生物,但凡群居生物,首领便异常重要。若首领是狮子猛虎,手下便是一群羊只要披上狼皮就是一群饿狼,若首领是绵羊,就算手下是一群狮虎也如绵羊一样。

    铁勒遇到的就算这种情况,铁勒人骁勇人所共知。不论草原是谁当家做主,他们的第一件事便是善待铁勒,将特铁勒勇士招募至麾下效力。突厥最强的精锐拓揭,近乎一半都是铁勒人。骁勇如铁勒人,却从来没有一次成为草原之主,便是因为他们缺少领袖,一个能够带领他们崛起的人物。

    薛延陀夷男的出现,让铁勒人看到了主心骨。夷男除了骁勇善战之外,还仁德大度,视金钱如粪土,爱护部众,年纪不大,却令薛延陀上下归心。

    夷男这高举义旗反颉利,回纥、拔野古等铁勒部落一并跟随,实力早已今非昔比。

    颉利凭借人数的优势,将夷男率领的铁勒劲旅打回了大漠之北,但他意图深入大漠之北攻打薛延陀时,却受到了铁勒诸部的猛烈还击。

    颉利承受不住伤亡,灰溜溜的撤军了。

    现在,颉利面临着一个二难选择,要么与薛延陀继续在大漠之北死磕,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突利投奔大唐,资助大唐更为强大。要么,暂时放过薛延陀,闪电式灭了突利,夺了那笔物资,然后避开大唐的锋芒,平定威望大起的薛延陀。

    战乱后的颉利已经没有两线作战的实力了。

    颉利拍案而起,眼中闪着凶狠的厉色:“好一个王八犊子,真是长脸了。就这样卖我突厥,我颉利作为突厥的汗王,容不得这种背弃我突厥的小人。”他说的大仁大义,实际上是他自己也想卖,可大唐却是绝对不会买他的账,谁让之前把大唐得罪惨了呢。

    此时身旁一人道:“虽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可谋划好也不是不行。”

    颉利精神一震,道:“赵先生此话怎讲?”

    颉利口中的赵先生是一个羽扇纶巾的汉人文士,他姓赵名德言。赵德言自幼饱读诗书兵法,自许甚高,觉得自己能与古之诸葛、张良比肩,野望颇大。他隐居于野,希望能如诸葛一般,得明主看上,留下一段佳话。但是无人理会,半生碌碌无为,不得他人赏识,心中愤世嫉俗。一怒之下,北投了突厥。

    颉利最大的野望是建立一个草原帝国,如中原的帝国一样,都自己的文化能够一代一代的流传下去。

    赵德言学识渊博,似乎什么都会什么都精通,又日夜一股诸葛亮似地打扮,显得有些高深莫测,深得颉利器重,委以重任,将之视为诸葛亮一般的人物,当做左膀右臂使用。

    赵德言轻摇着羽扇道:“汗王,针对当前之态势,可采用北守南攻之策。我们打不下铁勒各部,可连翻大战下来,铁勒一样是强弩之末,至今已是缺乏主动出击之能力,只需用同等兵力镇慑,铁勒诸部断然不敢轻举妄动,与此同时,汗王分出一部分兵力南下,用闪电一般的速度击溃突利,夺取过冬之物后立即回归。而我们在与铁勒对恃之地,设立数倍于兵员的军帐,让铁勒不知我军之虚实,等他们回过神来,完成了南边的任务的将士已经就位,即便打,我也有必胜的优势,而且有了突利那批物资,即便不打仗,我们也可以把铁勒生生耗垮。”

    “可突利还有五万可战之兵,我们少说也要派遣四万人左右,如果再算上预防朔方唐军随时有可能出动的五万边军。少说也得八万勇士,这已经是我们七成的兵力了,仅凭四万勇士,我担心无法威慑铁勒。”

    “突利是有五万兵力,可他们肩负着护送部落子民的任务。若我猜得不错的话,突利会分成前后左右四路警戒,分兵是没错,可他需要护送的牧民与牲口实在太多,他战线拉得太长,首尾无法兼顾,当我们击溃其中一路之后,其他三路恐怕还没有回过神来。此战之关键在于一个快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溃一路后,果断杀向牧民,驱赶突利的牧民与牲口为我军之前锋,冲散突利之军阵,突利再厉害也回天无力。针对突利,我军挟大胜之势,士气正盛,而突利军斗志不高,击溃他们根本无须四万人,两万人足矣。”赵德言虽是文人,但一身煞气却是极为严重

    颉利低呼道:“先生此计固然是妙计,可驱逐牧民冲阵,这样会不会引起众怒?”

    赵德言毫不犹豫的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如果不如此,损失大半实力的我们如何度过寒冷的冬天?以我之见,只要我们在唐军的地界之外、反应之前,强袭突利,将突利斩杀,收编他的部众。那时汗王平白得万余精锐,亦能让所有部落知道,反抗汗王的下场是如何的严重。草原上的道理就是强者为尊,只要汗王够强,还怕他什么众怒。”

    颉利神色冷峻,颔首道:“你说的极有道理,就这么办。”

    赵德已知颉利的打算,又说道:“若汗王兴师南下,有一点要切记在心。”

    颉利拱手道:“先生请说。”

    赵德言道:“此军的目的是夺得物资,以供我军胜利度过这个冬天,击溃突利之后能收拢多少牲口就是多少,不得为了牲口而拖延过多时间,要是唐军杀至,那麻烦可就大了。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唐军,要留两万人做随时作战的纪行严明的精锐之士警戒。”

    颉利仰天大笑,“赵先生说的极是,如果唐军不来,另外两万人正好一道收拢那大量牲口。”

    赵德言自信的说道:“我有九成把握,朔方的秦风不会出兵。”

    颉利大喜而问道:“何以见得?”

    “自古以来,中原王朝的帝王对于军队把控得十分严厉,边境大将只有防守的权利,若是不经帝王同意,而自我兴兵,那是形同谋反的诛灭九族之大罪。故而,历来的守边大将因为等候朝廷而命令而错失战机者比比皆是。秦氏一门出了两位大将军,风头一时无双,秦氏早已受人所妒,若秦风再行出兵,定然让人诟病而上告。秦风看似风光无限,可实则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说到了这里,赵德言十分肯定的说道:“上一次,可敦大人收到了来自大唐朝廷内部的消息,尽管乌蒙还是逃不过覆灭的下场,可也表明大唐朝廷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内部还是矛盾重重的。时至今日,李世民还没有给秦风一个交待,这说明什么?说明李世民也在怀疑秦风,也在忌惮秦氏一族在军中的影响力。秦风是一个聪明人,断然不会让人抓住把柄,况且,突厥内斗到底正是他们所愿意看到的局面,所以,我估计秦风出兵的可能性不足一成。”

    “先生言之有理。内斗,永远是中原王朝灭亡的原因。也正是中原内斗,才给我们草原民族创造了强大的机会。夷男阴险狡猾,像一条蛰伏的毒蛇,别人镇守我不放心。那么,南下之战就交给阿史那默若雅来打吧。”

    欣喜若狂的颉利,信心十足的说着,并依照赵德言的意图,布置了下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