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8章:新命令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列给我冲,咱们也有弓箭,大家取出箭来,和唐军对射!我就不信汉人射箭还能比咱们突厥勇士强!告诉阿史那先突,我将前锋全权交与他,拿不下唐军他就别回来了。”颉利可汗大喝道。

    接到将令之后,阿史那先突立即依令行事,第二列骑兵听到命令之后,立刻从背上的箭囊中取出利箭,开始和唐军对射起来。突厥军的骑射功夫的确厉害得多,他们的射得极准。这一对射起来,唐军中立刻就开始出现了伤亡。

    突厥人密集的箭羽让秦风略感震撼,他们的箭羽几乎尽数的挥洒在兵丛之中,极少出现射偏的情况。

    若没有一定的射箭功底,绝不可能做到这点。

    突厥善射之名,果真名不虚传。

    但是冲杀在最前部的是陌刀营,他们身着重甲,一手持刀,勾着身子,如乌龟一样,将整个身子往重甲里藏。只听箭羽射在盾牌上的“哆哆”声,只有少部分运气不好的让箭羽从盾牌的缝隙中穿过,摔倒在地上。

    面对这些变故,后方的兵卒经验老道的从战友的身上垮了过去,填补了空隙。

    而那些陷在濠沟里的侥幸未死的突厥兵也挣扎着从沟中开始向上爬了出来。不过他们刚一爬到地面,就被严阵以待的唐军长枪兵刺了个透心凉。

    颉利可汗脸上的欣喜没维持多久,表情就重新严峻起来。因为他现,这对射起来,突厥骑兵不但没有处于上风,反被唐军的弓箭手压制了。

    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射术不精,而是由于突厥全是骑兵,且身上穿的也是皮甲,属于轻骑兵,防护非常之差。

    而唐军弓箭手穿的好歹也是铁甲,且在他们前面还有身着重甲的陌刀手、盾牌手抵挡。突厥兵射来的箭大半都被盾牌挡住了。就算有小半穿透了盾牌的缝隙,射中了一些倒霉蛋。但那毕竟是少数。

    “将军,要不我们调转马头,改攻唐军左翼吧!”身上挂着几支箭矢的副将向阿史那先突建议着说道。

    作为前锋主将的阿史那先突望了望附近的战况,只见第二列骑兵已经伤亡过四分之一,其余的人均骑在马上,一边奔跑着,一边向唐军方阵中拼命射着利箭,只是他们射出去的箭在对方盾牌和重甲抵挡下,收效甚微。

    而唐军弓手虽然射术不如突厥兵准,但他们使用的是射程较远,力量较大的长弓,只要射中一名突厥骑兵,就能轻易洞穿他们的皮甲,夺走生命。

    “可恨!如果没有这条壕沟就好了!”阿史那先突紧握手中的战刀愤怒道。

    如果没有这条濠沟,他绝对有十足的把握冲跨唐军的这步兵方阵,哪怕他们是精锐的秦风虎贲军也是一样。

    “将军,再不撤大家可就全交代在这里了!要知道,这可全是咱们的部队啊!不是那些墙头草啊!”那副将带着一丝哭腔说道。

    阿史那先突这时方警醒过来。他们虽然是统治阶层,但人数在整个突厥只是少数,全赖这些精锐铁骑才能威慑住这些被统治部落。之前都是强制命令那些归附于他的军队打头阵。如果嫡系损失过重,造成仆强主弱的局面,那可是对他是大大不利。

    阿史那先突略一思索,便点了点头道:“好!先撤吧!我们回去禀报汗王,看有没有办法突破唐军的防守!”

    不过,就在他准备下令撤退之时,却突然听见后方号角声响起,这是继续动进攻的命令。

    阿史那先突回头一望,只见大批骑兵已经增援上来,这些部队以杂牌部队为主,由颉利可汗的亲卫统领哈尔赤蛮率领。他们正排山倒海地从后方压了上来。

    阿史那先突蓦然一惊,正在犹豫之时,却见一名传令兵冲了上来,大声叫道:“先突将军,汗王下令继续冲锋,就算用尸体填也要把这壕沟填平了!”

    阿史那先突当下不再犹豫,返身瞪大了眼珠大吼道:“突厥族的勇士们!咱们加把劲,冲过去就是胜利!只要突破了面前唐军防守,就有数不清的财物银帛等着你们拿,那些汉人都将成为你们的奴隶,汉族的女人将任你们蹂躏采摘!是男人就别惧怕这濠沟,给我冲过去!”

    他的话激起了突厥骑兵的凶性,突厥兵自立国以来,在野战中以骑兵对步兵,何曾吃过这样大的亏。

    “冲啊!”

    这些骑兵还保留了他们祖先的血性,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独霸天下的状态。他们怒吼着不顾一切地向濠沟冲了过去,丝毫不顾自己会被陷在沟内成为唐军弓手的靶子。

    而这些颉利可汗的嫡系骑兵的凶性也将那些北地各部骑兵的勇气激起来了,自己的汗王都下血本的拼命了,他们也不敢再打酱油了。更何况后面颉利可汗还率领着五千骑兵在背后督战呢。一有人后退,就立刻处斩。

    他们也嗷嗷叫着,象狼群一样猛扑了过来。

    这样一来,唐军的压力猛然就加大了。这条濠沟由于是只用了短暂的时间仓促挖成的,只注意了宽度和长度,却并不太深。只要多些人马尸填进去,这濠沟很快便会被填平了。

    秦风远远看着,也有些动容了,他意料不到颉利竟然如此不顾部下的生死,硬要用人命来突破自己的防守阵容……

    秦风见突厥兵已经大举压上,神色凝重道:“看来颉利是孤注一掷了,他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从中路突破我们的防守。不过,他也太小看我们的陌刀营了。”

    “但愿陌刀营如你所说的那么厉害。”

    程咬金点了点头,亦是凝重道:“颉利已经连败了数仗,如果再不能打一场象样的胜仗,只怕再也无法服众了。况且,这一次是背水一战,他好不容易凝聚起士气,如果撤离的话,他就再也没有突围的机会了,而且从这次他的进攻的着重点看,他矛头对准的其实是咱们的中心。尉迟宝庆、房遗爱、薛仁贵那里已经退无可退。他们的背后就是我们中军。一旦被突破,哪怕只有数百突厥骑兵,也能造成很大的危害!一旦咱们正面被攻破,那将是以骑对骑,孰胜孰败还真不好说,毕竟,自小在马背上长大的突厥骑兵,在骑射一道,比咱们有着天然的优势,况且,咱们同样是轻骑兵,防护能力比突厥并不高明多少。”

    秦风眉头一蹙,思索了片刻后便有了决定:“李穆、强坚范,传我命令,让罗通和张士贵从两翼向突厥包抄过来,让他们暂时不要与突厥骑兵接触,用强弓硬弩支援,减轻陌刀营的压力。”

    随着秦风的命令,唐军的阵型立刻生了变化,处于尉迟宝庆、房遗爱左右两翼的左军和右军的骑兵队伍开始动进攻了,他们排成整齐的队形,向正前仆后继攻向正面的突厥骑兵肆无忌惮的张弓射箭。

    他们一边奔走,一边不停地向突厥骑兵射着弓箭。由于突厥兵挤在一块儿,唐军几乎不用瞄准就一射一个准,所射的箭矢绝大多数没有落空。

    如此一来,突厥的伤亡为之大增,可现在突厥军如同疯了一样,对于两翼骑兵浑然不顾,他们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击着正面的陌刀营,企图打开一个缺口,为自己为友军打开一条血路,然后逃出生天。

    可是狡猾的唐兵在陌刀兵的身后的弓手除了弓箭之外,还配备了大量的弩……

    可以连的强弩!

    眼见突厥已经填满了壕沟,那些弓手便弃弓换弩,顿时,漫天的弩箭越空而来!

    阿史那先突看着乌黑的一片,顿时嗔目结舌,手足无措:中原的弩向来是对付游牧民族的第一利器,是以对于中原的弩箭突厥将领有过深切的研究,唐朝伏远弩有效射程可达三百步,此时两军距离尚且不足百步,纵使突厥骑兵的度再快反应在过迅,由密集转为疏散阵形在掉转马头撤退也需要大把时间,根本不可能避得开。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刹那间,追魂夺命的弩箭穿人透马,往往一箭就洞穿了三四人,突厥骑兵人马悲嘶,阵头顿时一片混乱。

    “咬住他们!连环射击!”尉迟宝庆眼中闪着灼热的光芒,就如秦风一直说的那样:突厥人太天真了,陌刀阵岂会露出如此大的破绽?陌刀兵机动性慢确实会成为靶子,但是想要将陌刀当成靶子之前,凶残霸道的弩箭会先一步将对方射成筛子。

    其实根本不用尉迟宝庆下令,陌刀阵经过长时间的训练,每一个兵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作用,久经练习的他们整齐有序的层叠射,一段接着一段,宁可箭羽稀松,也不断射。

    强大的火力网,硬生生的让突厥骑兵止步于一百五十步之外,甚至压到了两百步。

    看着一个个骁勇善战的族人让一根根细长的弩箭射穿毙命,阿史那先突心头不住的滴血,忍不住大声咆哮:“冲,给我压上去……”在这种距离一旦被弩箭以连环叠射之法缠住,骑兵就算的调头都很难,更别说是短时间内撤退,越撤只会越乱。

    阿史那先突慌而不乱看破了这点,拼着损失也要冲到近前和唐军肉搏,这样弩箭的威力也就无从挥了。

    完全陷入挨打的局面,还未交手就损失了近万族人,种种情况反而激起了突厥兵的血气,一个个咆哮着无视那急射而来的弩箭,硬生生的用血肉堆砌出一条前进的道路。

    成百上千的突厥骑兵倒了下去,伏远弩终究比不上后世的机关枪,做不到完全的火力压制,在突厥不要命的突击下两军的距离在肉眼可见的度下拉短着。

    在亲卫保护下,站在高处观阵的李靖也有点动容,突厥无愧是此刻大唐的劲敌,这份不怕死的勇悍劲头,确实当得劲敌二字。

    李靖目不转睛的看着前仆后继的突厥兵,突然下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命令:“命令秦大将军,再坚持半个时辰,就给我放行,让这些突厥军全部突围出去,然后,从后面绞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