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6章:千金要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416章:千金要方

    秦风看了一回,很是激动的说道:“孙大夫,此药方配置绝妙,将药性完全发挥,材料随处可见,可以广泛生产。            我们可以以丹炉将药汤练成丹药,可随身携带,方便之极。有了这些丹药,我大唐兵卒行军在外,将不惧任何的因酷热严寒而产生的风寒、中暑。孙大夫,古有伤寒杂病论,今有此奇方足以媲美前人,说是价值千金亦不为过,不对,黄白之物岂能用来比拟,这是民族的瑰宝。孙大夫,但不知何名?”

    孙思邈谦虚道:“大将军过奖了,这只不过是草民多年行医的一点心得,又如何比得了张长沙之伤寒杂病论?大将军之才名天下无双,还请大将军为之命名。”

    “呃”秦风听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孙思邈的“千金要方”尽然是如此来的。

    孙思邈以为秦风为愿意,疑惑道:“大将军,可是不便?”

    “不是!”秦风笑着说道:“只是先生将毕生心血让秦某命名,一时半会有些高兴过了头。”

    他故作思忖了一会儿,道:“有了?此药方实乃无价,可是用无价药方来形容的话,太过难听,就称之为千金要方如何?”他实在难以想象日后他人称呼孙思邈的心血叫什么“无价要方”、“万金要方”是什么感觉,在他看来,千金要方就像伤寒杂病论、本草纲目一样是无可替代的。是中国历史上不可或缺的一本医家圣典,改成其他名字实在让秦风无法接受。

    千金要方四字一出秦风之口。孙思邈眼中登时一亮。不知为何他对于千金要方这个名字特别有感觉。

    孙思邈却是喜不自胜道:“多谢大将军赐名,千金,是一个虚数,可指无穷。同样,又可以用来表示人命无价,重逾千金。大将军用意深刻、用心良苦。草民实在太感谢了。”

    秦风呆了一呆,有些傻眼了,但很快就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孙思邈的解释天晓得“千金要方”还有什么含义。千金要方的名字是怎么来的他都不知道。

    其实秦风哪知道千金要方这个名字正是孙思邈有感于人命重于千金,而一个药方能救人于危殆,价值更当胜于此,同时,他又有感于本方药本草部秩浩繁,仓卒间求检不易,乃博采群经,删繁去复,乃是结合个人经验而撰成,因而用千金要方作为书名,简称千金方,历史上此书成于永徽三年,大成之日共计三十卷。

    千金要方总结了唐代以前医学成就,书中首篇所列的大医精诚、大医习业,是中医学伦理学的基础其妇、儿科专卷的论述,奠定了妇、儿科独立的基础其治内科病提倡以脏腑寒热虚实为纲,与现代医学按系统分类有相似之处其中将飞尸鬼疰类似肺结核病归入肺脏证治,提出霍乱因饮食而起,以及对附骨疽骨关节结核好发部位的描述、消渴糖尿病与痈疽关系的记载,均显示了相当高的认识水平针灸孔穴主治的论述,为针灸治疗提供了准绳,阿是穴的选用、“同身寸”的提倡,对针灸取穴的准确性颇有帮助。

    只是现在提前了数十年出世,其中,有一些内容尚未完成。不过秦风深信,以孙思邈孜改不倦的求医之心,他早晚会将缺失之处弥补过来。

    这时,一个让人抬了进来,却是士兵的伤口破裂,流出了大量的鲜血。

    孙思邈见状,神色大动,他放弃了继续谈话的念头,不理会秦风忙将士兵按扶在位子上坐下,给他检查伤口。

    秦风心知在孙思邈眼中,天大地大,病人最大,也不以为意,由他医治。

    孙思邈点头道:“包扎的倒是精巧,只是药没有用到位。三天可以康复的伤,以这用量至少要七天才能完全恢复!”

    秦风无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军中的随军医生,大多是半路出家之人,而自己又没有时间给他们进行系统的培训,所以,医术也只是马马虎虎,平时也就罢了,可是在孙思邈这医界宗师的眼中,那简直是爆弱了。

    “我这里有全新的伤药,只要抹上它,保管一天半就能康复!”孙思邈担心药效相冲,叫来药童端盆清水,重新给皇甫皓华洗了伤口,从药箱里拿出了一个小蓝瓶子,给他附上了一种灰色的药粉。

    除了秦风见怪不怪,其他人都是看直了眼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药粉还真神奇,因为重新清洗伤口皇甫皓华那已经止住血的伤口,再度溢出了鲜血,可那粉末一抹,血立刻不流了,连纱布也不需要包。

    孙思邈微微一笑:“大将军也是精通医术之人,应该知道和面粉的缘由吧?粉、水一搅拌就成了面团。我这药正是在游历期间,看农家和面团时得到的启发。这治疗外伤,首要条件是止血,血止住了生命就会无碍。但没有任何生肌散能够在瞬间让伤口结痂,反而会因为血留得过快而洗掉药粉,大大影响药性。于是,我一直在找如何能够快速止血的奇药,但一直无果。一次见农家做包子,发现米粉只要兑上水立刻凝固。就想这血与水一样,面粉能够遇水凝固,药粉为什么不能遇血凝固?于是,研究出这全新的止血药。它的药性只比一帮伤药好上一些,但真正高明的还是它在遇到血之后可以凝固成膏状堵住伤口,更有效的防止血的流失。”

    秦风点头道:“战争之中,九成九是皮血之伤,一旦负伤,若无法及时止血,纵然再强大的汉子也将是奄奄一息。所以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止血,然后才是如何去想着愈合与康复,药粉形成膏状确实可以堵住伤口,但那膏状的物塞着伤口,如果不能迅速的溶解,却也有碍伤口的愈合,甚至还会造成流浓等现象。所以,用什么来止血极为关键。”

    孙思邈深表赞同道:“大将军才思敏捷,这一点是以前存在的问题之一,但现在已经克服!随着药效的流失,那膏状物会不断的溶解,越来越最后消失不见。所以说不会影响到恢复,反而能进一步的促进生肌。”

    秦风听及缘由,大喜过望。

    在战争中一次大战下来,伤者少说上万,军医根本忙活不过来。轻伤还好,重伤患者几乎等于阵亡,而且十之**都是因为无法得到及时的救治流血过多而死。

    在那个时候,若有这种物美价廉的药粉能够快速止血的疗伤圣药,将是万分幸福的事情,顿时大笑道:“那可太好了,孙大夫,这药若用在战场上,可以挽救无数人的性命啊!只是不知成本如何?说实话,这类似的药粉秦某也做得出来,可成本比较昂贵,也正因为昂贵,所以无法推广到全军、全天下。”

    “无妨,无妨,这些配方随处可见,只要按照一定的配比调制,就可做成。不过,草民对大将军的药方很是感兴趣。但不知,大将军可愿意指点一二。”孙思邈说完,用期待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秦风,十分担心秦风拒绝一样。

    “医术当共同学习、探讨,扬长避短之后,才会得到进步,孙大夫有此心意,秦某求之不得。”秦风说道这儿,对欣喜若狂的孙思邈说道:“不过,当下不是探讨的时机。等班师还朝,咱们再闭门学习如何?”

    “多谢大将军成全。事有轻重急缓,草民愿意等候。”孙思邈也知道军情如火、刻不容缓,虽恨不得立刻与秦风一起研究,可现在也只能强行按下念头。

    秦风大笑道:“理解万岁!”

    孙思邈一怔过后,亦笑道:“理解万岁。”而就在此刻,孙思邈的肚子“咕咕咕”的叫唤了起来,孙思邈有些脸红道:“大将军,丢人了。”

    秦风正色道:“孙大夫太过拘谨小心了,腹中饥饿有什么好丢人的。吃喝拉撒睡是人之本能,我看孙大夫也饿了,不若与我一起用餐吧。正好,我们也没有吃,孙大夫将就一下。”

    “如此便打扰了。”孙思邈也不是婆婆妈妈之人,他是一到定襄,听说刚刚发生了一场大战,也顾不得吃喝,便义务帮忙到了现在,忙碌的时候不觉得,现在一停下,才知道早已饥肠漉漉。

    秦风带领孙思邈与众将到了军营中间,这时,孙思邈看见在营地的主通道两旁已支起一口口直径四尺左右的大铁锅和一个装满米饭的大盆子,锅下正生着熊熊烈火。然后每口锅旁都出现了一名穿着白围裙,大厨模样的伙夫兵。他们拿着一个大勺和一个锣,敲打得“砰、砰”直响,口中大叫道:“开饭了!”

    很快,从各处营帐内跑出了数千名穿着黑色盔甲的将士,他们拿着一个大瓷碗和一双筷子,十分有序地在大铁锅面前排起了长队,然后士兵们则依次从大铁锅旁的那个饭盆里,盛了一碗饭,再到菜锅里舀了一瓢热汤,一大块肉片,人人都是如此,数十人后,没有一人多拿一丝一毫,然后,蹲在地上开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看到这难得一见的军营开饭场景,孙思邈可是大感兴趣,他以前也让强征入伍,可以往一个个都恶狗争食一样,每一次用餐时间都要上演全武行,像这样有序的军队他还真是第一次见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