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2章:厄运连连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五原失守了?”颉利可汗总算听清了,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目眩,身子一晃,若非沾尔忽及时扶了一把,差点栽下马来。

    “是的!请汗王责罚!”阿史那思摩低头认罪。

    “你”颉利可汗咬牙切齿,口水都溅射出来,喷了阿史那思摩一头。

    “罢了,罢了!”好半晌,颉利可汗无奈的说着,也才压抑住了杀人的冲动,事已至此,杀了阿史那思摩也于事无补,只会让人心寒,人人自危之下,上下只会更加离心离德。颉利可汗理智的知道绝对不是杀人泄愤的时候。

    “你起来吧,告诉我五原是怎么失守的。”颉利可汗深吸一口气,故作平淡道。

    “多谢汗王不罪之恩。”松了口气的阿史那思摩慌忙爬了起来,顾不着擦去额头上磕出来的鲜血,道:“是李绩,李绩打败了契必何力将军”

    “等等,契必何力也败了?”颉利可汗悲愤欲绝,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之后,从马上栽了下来,自己成了丧家之犬不说,现在连后路也断了,而且自己视为左右手的契必何力也败了。今天对颉利可汗来说,绝对是厄运当头,同时也绝对是有生以来是最悲惨的日子。

    “怎么会这样?”颉利可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现在的他哪里还有半点突厥可汗的模样,头发油腻的跟在菜油中浸泡过一样,脸上黑乎乎的沾满沙尘,嘴巴干裂出了好几道口子,身上的衣服歪歪斜斜,能够抖出一把沙土来。

    “是的!”迎着颉利可汗惨淡的目光,阿史那思摩低头作答,同时也开始讲述了自己战败的经过。

    却是李绩打败了契必何力之后,亲自率领摩下八千骑兵马不停蹄的日夜兼程、长途奔袭,先契必何力败军之前抵达了五原,他们穿着突厥的皮甲前去诈城,突厥人本来就没有守城的经验,即便是阿史那思摩派出了巡逻的军队,可是在这冰冷的天气里,根本就没有人思于职守去城头上喝西北风,况且五原处于后方,自认为突厥必胜的将士们更加疏于防范了,所以,一见是己方将士“得胜归来”,守城的将军便毫不犹豫的打开了城门。

    引狼入室的突厥人结果就悲剧了,经过半天艰苦的血战,大唐以六千多人的代价,胜利的拿下了五原这个极其重要的北境重城,对于唐军而言,便是拿下五原,可却也是惨胜,活着的几乎是人人带伤,身先士卒的李绩也也是挨了好几刀,也正因李绩如此卖命,眼见主帅都拼命的唐军倍受鼓舞,隐藏在骨子里的血性喷涌而出,他们与主帅一道,打败了数倍于己的突厥守军,终于拿下了这座在李靖计划中十分关键的重镇。五原的丢失,也意味着颉利可汗北上汗庭的梦想彻底流产。

    阿史那思摩逃出城来,在路上遇到了契必何力的残军,两相汇合,便往定襄方向奔来,可谁曾想到,颉利可汗亲自镇守的定襄也是落入了敌手,他们顺着牧民的指点,一路寻来,总算遇到了同样是惨败的颉利大军。

    “汗王,我无能丢了五原,你斩了我吧。”阿史那思摩见颉利可汗气得吐血,更是羞愧欲绝,拔刀就要自刎谢罪。

    “住手。”

    颉利可汗眼疾手快,连刀带鞘的劈开了阿史那思摩的弯刀,怒喝道道:“我自己都输得这么惨,有何资格责怪你们。自杀谢罪是懦夫的行为,我突厥勇士不能也不屑为之,就算死也要让敌人的刀子从我们的胸膛捅进来。”

    “多谢汗王给我将功赎罪的机会。”

    阿史那思摩心中十分感激,念及眼下的局势,又忍不住问道:“汗王,咱们现在怎么办?”

    “你们两人还有多少可战之兵?”颉利可汗不答反问,不过他心里也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

    阿史那思摩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答道:“两部加起来,可战之士足有一万七八之多。”

    “一万七八?”颉利可汗双眼一亮,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了,既然这些人没有趁机逃跑,这足以证明这些人的忠诚了,有了这支军队的加入,再加上自己从定襄带出来的,以及征兆入伍的青壮,一共加起来足足有五万之多。

    五万多人的军队足以做好很多事情了。

    这么一想,他心里也顿时有了一些底气,也不再像刚才那么沮丧了。

    “契必何力呢?”心头活络的颉利可汗随口问道。

    阿史那思摩答道:“契必何力将军率领五千士兵,主动承担起了断后的责任,顺便收拢失散的族人与士兵,不过,他也正往这里靠拢。”

    “哈哈,做得好,契必何力很聪明,也做得非常好,他没有辜负我的厚望。既然咱们还有五万多可战之士,那么,咱们就绕过五原一线,然后,从铁勒那里通过。”他一下子站了起来,眼见四周的将士一脸沮丧与绝望的神色。

    颉利可汗突然跃上马背,厉声喝道:“我突厥子孙决不能给我们祖先蒙羞。我们是狼,不是羊。这种耻辱,只能用唐军的鲜血洗清。决不能就此罢休,惹天下人取笑。我们今天是败了,可是我们的祖先仅凭数万人就创立了赫赫声威的突厥帝国?我们难道就不能劫后重生吗?”

    颉利可汗起了头。其他大小可汗与将军也深感羞愧,扯着嗓子嗷嗷叫了起来。

    知耻而后勇!

    颉利见一个个突厥可汗首领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满意的点了点头。士气可用。

    念及这一仗的耻辱,颉利眼中充满了嗜血的厉色,他突然拔出了佩刀,将自己左手的大拇指一刀削了下来,厉声道:“狼神鉴证,我颉利今日断指起誓,今日之耻,永生不忘。复来之日,必将报此血仇”

    他立誓之后,拨马而归,高呼一声:“走!咱们先把唐朝的走狗,铁勒诸部灭了,再来与唐朝好好清算这笔血账。”他说完,也不包扎,理也不理断指之伤,带着一群脸上刻着耻辱的突厥兵嗷嗷叫着,折向西行

    十多万突厥百姓,加上近五万余突厥铁骑,赫赫兵威。

    他们铺天盖地的开向了铁勒所属的方向。

    颉利可汗心中一宽,只不过他的胸口却起伏不定,他的心并不像他说的那样冠冕堂皇,事实上,他心中的忧郁更深了几分,虽说多了近两万的生力军,也多了一些逃走的希望,可是,这也意味着多出了近两万张需要吃饭的嘴巴,对于粮食本来已经告急的颉利可汗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如果铁勒诸部避而不战,与他们展开游而不击的战法,那么,箭尽粮绝的大军将会不战而溃,所以,他现在要做是尽快的找到补给粮食的地方,之后,再与铁勒尽情一战,可问题是现在离铁勒还有近半个月的路程,这半个月的粮食又将从哪里来呢?一旦事情朝自己所担忧的方向发展,颉利不用猜测已经知道未来将会发生的事情了。

    如果这一仗。他打赢了铁勒,消灭了大唐的走狗,那么,他颉利便能洗刷耻辱。回到汗庭的时候,多少也有一块遮羞布,也能与千千万万的突厥民众一个交待。

    他手头还有五万可战之兵,再加上安排在汗庭里的兵力,实力依然是草原上至强的存在,只要民众服他,不众叛亲离,他有自信扫平一切不服者,再一次坐稳他突厥汗王的位子。

    可如果狡猾的夷男率领铁勒避而不战,他就失去了洗刷仇恨的机会?耻辱永远就刻在他的身上,即便胜利回到了汗庭,他也羞于见人,也将很难号召部众作战。

    别看大家现在都听他的,那是因为危险当头,大家只顾着逃命,也需要有一个领头羊才是如此听话,可一旦安全了,那么各种问题都将暴露出来了。

    突厥人信奉强者,突厥的汉王也必须是强者:拥有服众的个人实力,拥有服众的军事实力,拥有服众的威望以及服众的才智。

    颉利当初便用拥有这一切,才从两个侄儿手上抢过了汗王的位子,而且坐稳到了今日。

    他以为他能一直强势下去,但是秦风的出现却让他的威信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一次失利,两次失利,三次失利

    尤其是上一次!

    上一次,秦风几乎是兵不血刃的把他布置在西线的七万精锐之士杀了一个干干净净。

    那些死去的人,绝对是突厥最精锐的勇士之一,主将也是他的心腹手下,在这一战中,对于突厥而言,他颉利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那就是识人不明、用人不当。

    频繁的失败,以及突利可汗的造反,早已让颉利可汗颜面扫地,此时此刻,突厥上下对于他们的汗王产生了不信任的情绪感觉。

    突厥本就不是铁板一块,自己突厥内部都有着异议,更何况那些依附突厥,不属于突厥的民族。

    这一次他输得更惨,回去更无法跟突厥民众交待。

    现在他已能够想象,回到草原后,他将面对的是什么情况。

    颉利可汗心里是悔恨交加:早知如此,就不该自作聪明的兵分三路,让大唐一个个的歼灭掉了。

    紧紧追随的赵德言也一言不发,他默默的看着颉利可汗的背影,心里却平空生出了几分敬意,心下忍不住叹道:“颉利可汗勿怪能够称雄草原多年,确实有几分本事。”直接承认不如,并且断指立誓。原本完全处在被动的颉利,反而以那股彪悍之气,挽回了一些颜面与士气。五万,甚至更多的哀兵,打败已经残了的铁勒,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可是,只要是人都知道眼下是歼灭突厥的最佳时机,一旦击败了这支最后力量,那么,突厥将彻底的消失在历史的尘烟之中,这个道理,狡猾的李靖、秦风、李绩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他们大唐为了这一天的早日到来,已是苦心孤诣的准备了多年,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他们怎么可能眼睁睁的放任他们离开?给他们这个整合与击败铁勒诸部的喘息机会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