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6章:名将之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阿思那思摩“撤”字一出,突厥兵上下都松了口气,他们以前如此溜他们的敌人,看着他们的敌人一个个追在他们的屁股后面吃灰吃箭羽,特别有感觉,可现在诚可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吃灰吃羽箭的成了他们,哭都哭不出来。  那昂扬的士气,早就抛到姥姥家去了。

    突厥兵神乎其技的改变了行程:他们在原地向右后方转了一个圈,直接就利用前冲的度迂回了圈,剩余的六千多突厥兵在高中便完成了撤退这一高难度的事情。

    一直注视着突厥动向的苏定方对此叹为观止,在他们军中,目前能够做到如此干净利落的调头转向,他敢肯定,在大唐军队里,除了秦风亲率的虎贲军,绝对找不出第二支队伍来。

    突厥自就在马背上长大,这这马背上的优势,他们中原人想要弥补也着实不易。

    “停……后队变前队!”

    苏定方自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但是要他们想突厥人那样在加中直接转个弯,凭借高的马术转向,也不符合实际,停下来直接原地掉头。尽管为慢上一些,起码维持着阵型不乱。

    “这些蠢货。”见唐军如此变阵,阿史那思摩忍不住笑出声来,心中一直被压着打的郁闷之气,也消了些许,他放声大笑道:“跟我们草原民族比骑术,差得远呢。你们还是回家骑几年猪再来与我突厥比比骑术吧。”

    突厥兵闻言,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各种奇形怪状的污辱的声音此起彼伏。不过绝大多唐军都听不懂,鬼才理会他们些什么呢。

    “这是一个机会。”看着唐军缓慢的调整,阿史那思摩脑海里忽然闪现出这样的一个念头。

    如此想着,突然计上心头。

    他笑容闪现,吹响了骨笛,通过骨笛传令:“立刻调头袭杀!”

    突厥骑兵再次展现了极其出色的骑术,数千骑兵短时间内瞬间转向调头。

    突厥骑兵调头的度太快,太突然。

    唐军甚至还还没来得及停步反应,对方已经迎面冲了过来。

    唐军在调整,突厥骑兵却迎面冲刺了过来,双方的距离一下子从两百步开外,缩短到了一百多步,进入了突厥骑兵的射程。

    阿史那思摩见计划得逞,顿时喜出望外,大呼叫的下令道:“族人们给我掩杀过去,利用你们手中的弓箭让可恨的唐朝知道什么是骑射。

    突厥兵哇哇怪叫着,弯弓搭箭,只见漫箭雨扑面而来,犹如蝗虫一般射向了唐军……

    箭羽密集的可怕,黑黑点点、遮蔽日,数千支箭织成一道索命的大网,向唐军罩了下来。

    “哈哈,给我去死吧。英勇的族人们,继续给我射,把这些南蛮子射成锋窝。”以阿史那思摩为的突厥军一边弯弓射箭,一边期待着唐军在漫箭雨之下哀号,企图聆听世上最动听的音符。

    “怎么会这样?”

    可是结束却让阿史那思摩面色一片苍白,尽管在顷刻之间有上百骑唐军惨叫着中箭摔倒,可效果却与他想象中有着大的差距。密集的骑射阵的中间根本没有出现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阿史那思摩脑海里一片混乱,现在是冷风阵阵的,让他忽略风向,此时正吹着强烈的北风,突厥兵逆风而射,在大风的威力之下,本是近百步的短程一下子缩短了二十将近三十步,而且,即使是中了箭的唐军,顶多也只是重伤,强弩之末,用在此时尤为恰当。就在此时,那些中箭的唐军在战友的协助下,一个个又复活了,他们爬上了战马,悠哉悠哉的往阵中心退去了。

    “思摩将军,是风,是风向。唐军是顺风而射,我们是逆着北风射箭。”阿史那思摩的副将忽然现唐军的大旗正往自己这一方飘舞,一刹那便明白了个中缘由,有此现,他哭丧着脸向阿史那思摩禀报。

    “该死的北风,也帮起唐军来了。”不知此乃苏定方刻意选择的地型,以为是巧合的阿史那思摩狠狠的咒骂了一声,不过他现唐军的损失虽可以忽略不计,可是他们的阵形已乱,在伤兵的“冲击”之下,唐军正四下躲避,乱成了一团,顿时,心下一狠,大吼一声道:“掩杀过去!咬着他们射。只有把他们全歼在草原才能洗刷这份耻辱。”

    “这家伙,真傻还是假傻啊?难道没有看出咱们乱而不惊吗?”裴行俭见突厥兵嗷嗷的叫嚣着冲了上来,

    “确实很傻很真,突厥兵是好兵,可惜他们的将军生就一副猪脑袋,还是大将军得对,突厥人的脑袋里全部是牛奶,没有一点容纳思想的空隙。”苏定方不屑的着道,与秦风呆久了,一些极具喜感的口头禅也学了过来,眼见时机已至,苏定方果断的用激动的声音下令道:“撤退,快撤退!”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惶,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一样。

    裴行俭无语的看着一脸惊恐万状的苏定方,大生佩服之心,将军不愧是将军,光是这份演技就足以让许多人望尘莫及了。

    “哈哈,族人们,唐军怕了,都给我杀过来。”阿史那思摩听着那心惊胆寒一样的声音,顿时,更加大喜了起来,在追击过程中,唐军也虽放箭,可是那寥寥箭矢根本没有准头,虽有几十个倒霉鬼落下了马背,被后面的踩踏而了肉泥,可这点损失与即将到来的大胜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阿史那思摩是东突厥贵族,阿史那咄六设之子。开皇十九年,启民可汗逃奔隋朝,漠北各部拥戴思摩担任东突厥可汗。启民可汗回到东突厥后,思摩便去掉可汗的称号。阿史那思摩性格开朗思维敏捷,善于占对,受到始毕可汗、处罗可汗的喜爱。但由于思摩的相貌很像胡人,而不像突厥人,所以处罗可汗怀疑他不是出于阿史那种族,而且他虽退还了汗位,可处罗可汗对他的信任大不如前,并且怀疑他怀有异志,对汗位念念不忘,由此处罗可汗对其日渐冷落,甚至连他最后的一点兵权也剥夺了个彻底,让他担任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职。如此一来,阿史那思思摩虽历经处罗可汗和颉利可汗两代,可他经常担任夹毕特勒,却始终再也没有掌管军队的的机会,更没有指挥军队上阵杀敌的经历。

    数十年没有领军作战,指挥素养几乎等同于零的阿史那思摩现在表现得固然勇猛、英烈,可他根本没有瞧出唐军的真伪,也正因为如此,他没有留意到风向这些细节之上,若非颉利可汗调来协助的副将提醒,恐怕至今还陷在莫名其妙里头呢。

    阿史那思摩虽受防备,可他对突厥,对颉利可汗却是忠心耿耿,历史上颉利可汗兵败逃亡之时,各部族领纷纷抛弃颉利可汗投降唐朝,惟独阿史那思摩跟随颉利可汗,始终不离不弃。

    阿史那思摩心知突厥已至生死存亡之时,如果没有一场胜利来鼓舞士气,已毫无威望可言的颉利可汗终将面临着众叛亲离的下场,他知道眼下的突厥唯有抱团取暖才有出路,否则,突厥终将化为历史上的尘烟。为了一改突厥颓势,为了给颉利可汗挽回一点点颜面与威望,也为了阿史那家族的传承,立功心切的他率领突厥之勇士杀向了唐军,一头撞进了苏定方给他们准备好的墓场。

    可怜的阿思那思摩拼命拍马追击,浑然不知前方有着巨大的陷阱在等候着他。本想着立功,可万万没想到因为一时不察,将颉利可汗最后五分之一的本钱生生给葬送在了戈壁滩上。

    当突厥兵一个个马前失蹄,当突厥兵连环相撞的时候,一**接着一波的密集的箭羽从唐军的手中射了出来,

    冲在最前头的阿史那思摩脸露痛苦的绝望,他连抵抗躲避的心思都没有了,点点箭矢密如细雨,将他四周丈余之地尽数掩盖…

    瞬息之间,漫射来的弩箭将阿史那思摩淹没了……即便他身穿的是中原特制的将军铁甲,但是面对上百强劲的弩箭袭来,连呼喊的机会也没有,直接让射成了马蜂窝,毙命当场。自此以后,大唐少了一个名叫李思摩的异族将领。

    “掩杀过去!”苏定方将弓弩收好,挺枪跃马,当其冲的杀向了突厥兵丛。

    苏定方彪悍骁勇,枪出如龙,幻出漫枪影,凌厉无匹,破入人群之中,挡者披靡,杀得左右突厥兵前仰后翻。苏定方的武艺本就不俗。又有秦风这枪术大宗师的指点,近年来的武艺更是突飞猛进,举手投足也有着高人的风采。

    接下来一面倒的局面在理所当然中生了……

    本来就因为陷入戈壁滩中,而失去了优势的突厥兵,面对主将阿史那思摩的阵亡,大唐猛烈的袭杀,更加没有勇气再战下去。一些人眼见战马无法再行,便弃马而逃,可是,两条人腿又怎么快得过四条腿的战马呢?更何况,还有着大量的强弓硬弩在问候着他们。以前,突厥兵正是以骑兵的优势,辗压着中原的步卒,而现在却反过来了,诚可谓是报应不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