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9章:猫戏老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汗王,要是他们不从怎么样?”沾尔忽愣愣的问道。

    “蠢货,这还用我教你吗?”颉利可汗强忍着一刀甩过去的念头,横了沾尔忽一眼,狞笑着道:“我还没死,我还是突厥至高无上的王,不听汗王的召唤就得死,就得去天堂向狼神叩头谢罪。”

    无视赵德言、沾尔忽,颉利可汗抹了一把脸,纵身上马,下达了向西南绕行的命令。

    赵德言、沾尔忽相互看着,一脸不敢相信的对方,相继打了一个寒颤。

    “去吧!我们已经没有时间浪费了。”赵德言叹息一声,他走了几步,回头对沾尔忽道:“这是唯一的希望了,如果,如果你完成不了汗王的交待的事儿,你,你还是不要回来了,有多远就逃多远。”

    什么野心,什么雄心壮志,已在上一次炸营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赵德言现在也是无路可走,只能跟着颉利可汗一路黑到底,能走多远是多远。沾尔忽是豪迈爽利、没有心机的汉子,至今依然看不出颉利可汗对一而再再而三惨败的自己动了杀机,颉利可汗那强行的抑制瞒得了沾尔忽,却瞒不过赵德言,沾尔忽对向来对赵德言敬重有加,且上一次惨败的时候,如果没有他与阿史那先突勇于承担责任,赵德能否再得重用还是两码事。顾念旧情之下,这才出言提醒。

    正欲离开的沾尔忽先是一怔,待想明白清楚,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由衷感激道:“多谢先生好意!不过……”他话音一转,神色肃然道:“我一定要完成汗王交待的任务,突厥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作为伟大的阿史那土门忠诚侍卫的子孙,我不能给先祖蒙羞,即便完成不了任务我也不会走的。突厥是我的根,如今我的根就要让人掘断了,我绝不能坐视不理。”

    态度之决绝,让人无法轻辱。沾尔忽向赵德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以示感谢与敬重,而后策马离开。

    赵德言呆呆的看着沾尔忽离去的背影,半晌回不过神来。他向来认为突厥无忠诚,可是阿史那先突、阿史那思摩、沾尔忽先后用实际行动给他上了一课,也让他知道无论是突厥还是中原都一样,每当国之将破,总会有一批忠贞之士跳出来,用自己的鲜血与生命维护着心中的信仰,捍卫民族的尊严。同是,沾尔忽最后的一句话像一记响亮的巴掌,在他赵德言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记,让他面红耳赤,火辣辣疼痛。

    国难当头,民族危亡之时,他赵德言又做了什么混账事儿?

    沾尔忽有感而发的话,并非针对赵德言,可是他心里却是十分羞愧。

    赵德言怔怔出神了一会儿,突然灵机一动,突然灵机一动,向颉利可汗追了过去。

    此时,颉利可汗正在召集全军训话,面对着一双双漠然、绝望的目光,颉利可汗悔恨交加,他突然神色一动,心下想着:沾尔忽的到来,想必落到了大家的眼里,现在消息还未传了出来,或许可以以此大作章。

    “哈哈!”颉利可汗突然放声大笑道:“族人们,我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族人已胜利的穿过了薛延陀的防线,并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康苏蜜将军率领忠勇之士,以一千人的代价,在恶阳岭一带斩首薛延陀一万首级,并在恶魂谷筑京观之表功,唐朝的李绩率军来援,可他们尽是步兵,虽说将咱们的族人暂时杀散了,可康苏蜜将军与沾尔忽可汗浴血奋战,他们充分发挥了骑兵的优势,射杀了对方一万余众,现在李绩让康苏蜜打得不敢冲下恶魂谷,他们生怕我们攻击,正龟缩在山上喝北风呢,族人们,你们说这是不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呢?哈哈,唐朝的军队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他们依仗着阴谋诡计,确实胜我们一筹,也确实取得了短暂的胜利,可是到了草原,到了大漠这种开阔的地形里,他们纵然有天大的阴谋也无济于事,等我们准备好了之后,他们就夹着尾巴,躲到他娘的裤裆里去了。”他扬鞭一指,高声道:“就让他继续躲在山里喝北风吧,什么狗屁东西,老子不陪他们玩了,想让我们和他们一起对峙,一起喝北风门儿都没有,我康苏蜜将军守着要道静候他们的灭亡,而我们则改变路线,绕而恶阳岭,直接袭击薛延陀的腹心地段,然后把夷男小儿生擒过来,问他为什么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去充当唐朝南蛮子的走狗。”

    颉利可汗眼见士兵们士气皆无,无奈之可只得出此馊主意,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到时候如果遇到回归的逃兵与百姓,大不了说他们失散归来,反正他已经说过,百姓只是暂时让唐军杀散,既然失散了,自然不会知道后继发生的事情了。到时候,就算百姓们说了惨败的事情,可颉利可汗也能自圆其说,他甚至会反问对方说“你们早早就跑了个干净,又怎么会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这话一出,百姓们当然无言以对了。

    不过,不得不说,颉利可汗能够成为突厥的汗王,这蛊惑人心的话语说起来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让突厥的叛徒跪在大家面前忏悔,只是想想就热血沸腾!

    “呼哈呼哈”的吆喝声响起,数万大军再次进兵,轰轰烈烈浩浩荡荡的往西南方向狂奔……

    如此一来,在这一带落户部落们就遭了殃了!先是让沾尔忽抓了一回壮丁,又吃又拿的搜刮了一遍,紧接着,又惨遭颉利可汗亲率的残败归来的士兵荼毒了一回,这些小部落的青壮要么早早死在了战场之上,要么让沾尔忽强制性的拉走了,在颉利可汗这支军队的面前,他们就像不穿衣服的美少女一样,毫无抵御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任由他们发泄着兽性,抢夺、**无时不在发生着,虽然这些小部落的首领不断向颉利可汗表示抗议,可颉利可汗现在哪里会制止士兵,于是,在他的默许之下,士兵们更加放肆了起来,由前一天的抢夺、**渐渐地演变成了杀人放火。他们就像是过境的蝗虫一样,几乎是走到哪一个部落,就将该部落洗劫一空,一场属于突厥人的浩劫就是如此的上演了起来。此时的颉利军就像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小鬼子一样,一路上都在执行着“三光政策”,只不过,小鬼子针对的是中国人,而突厥则表现得更甚一筹,只因他们用手中的战刀挥向的是自己同族的胸膛,烧杀的也是同根同源的同胞。

    不过,这一杀,倒也不无好处!首先是吃饭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其次,是士兵的士气通过这种奇葩的方式得到了重新的提升,虽说与巅峰之时还差上几分,可比起离开定襄城时,却要好上了数倍之多。颉利可汗十分满意,对士兵的行为也越加放纵了起来。当然,不如意的事情也有,那就是,屁股后面的唐军一直咬着他们不放,这五千骑兵就像草原里的狼一样,他们避实就虚,当颉利可汗派出大军以期清剿他们的时候,他们逃之夭夭,可是一旦有人落了单,或者是人数少了一些,就让他们吃了个干净,最令人痛苦的是,他们好像不知疲倦一样,白天他们远远的吊着,由于视线所在,他们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可一旦到了晚上,颉利可汗以下的突厥兵就坐卧不宁了起来。每当天一黑,每当突厥准备吃饭的时候,他们就会就近冲击一通,如果突厥没有防备,他们就近放了几波箭,当大军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就消失在夜幕之中,如果放任不理,他们则是更加嚣张,甚至冲到了离他们不到数十步的距离里来放箭、扔火把。睡觉的时候也是如此,每晚他们都会不限次数不定时的冲过来,要么放箭,要么高声喧哗。要是不理会,万一真的杀起来那就全完了。如此这般,行了两天下来,突厥兵一个个的精神都是萎靡不振、呵欠连连,走着走着,不时有人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却是在马背上睡着后掉了下来。

    对于唐军无耻的行径,颉利可汗与赵德言明知是疲兵之计,可也是一筹莫展、束手无策。

    两人也知道,对方是玩猫戏老鼠的游戏,当老鼠精疲力尽的时候,玩腻了的猫老会将老鼠一口吞下。可这是赤祼裸的阳谋,不得不让对方牵着鼻子走。可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大军非得让对方玩到崩溃不可,最终,颉利可汗在赵德言的建议之下,让突厥兵分批次休息巡逻,睡觉的专门睡觉,哪怕是对方杀来了,也只管睡觉。

    如此一来,情况是好一些,可这行军的速度却无疑慢了下来。在苏定方的玩弄之下,突厥兵在两天的时间里,才走了三百多里的路程,这样的进度对于全是骑兵的突厥兵来说,绝对是龟速中的龟速了。再这样下去,恐怕明年都走不到汗庭。而且,这还不是恐怖的,最让颉利可汗发愁的是唐军那员小将非常善于审时度势,一旦有了战机,他会毫不犹豫的发动攻击,然后带走一波突厥兵的性命。

    两天,短短的两天时间,在不正面交战的情况下,颉利可汗就让苏定方偷走了三千多条性命。尽管有沾尔忽不断给他补充血液,可那也是杯水车薪。照这种速度下去,他的部队将会在二十天内让对方吃得骨头都不剩下一根。

    短短的两天,颉利可汗仿佛老了二十多岁,满头的黑发全部愁得花白,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