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1章:决战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风不懂相马之术,可大唐有,当他知道当世伯乐张万岁供职于长安的时候,硬是通过软磨硬泡的方式,从李世民手里借来了这位人才。

    张万岁原本就是朔方人,由于战乱而从军,机缘巧合之下让李世民知道了他的才能,通过测试与观察后,李世民毫不犹豫就把马政交与他来管理。史书上有过记载,说是自贞观初年,张万岁管理“牝牡凡三千匹”,也就是说张万岁手下一共有公马母马三千匹。到了麟德年间,也就是过了十五六年吧,就繁衍到了七十万匹!这个数字,好像有点“大跃进”的味道,水分也许不少,不过,史书上的确是这样记载的:“麟德间蕃息及七十万匹,牧事赖之。”

    他精通驯马养马之术,他更能够很准确的分辨出各种马的品种,能够看出什么马擅长什么,加以分类培养训练。

    这家伙一回到了故乡倍感亲切,他爱马成痴,又有着漫山遍野的战马给他管理,竟然就赖着不走了。

    不管是李世民的命令还是秦风的劝说,他就是不走了,因为他认为朔方之北是广阔的朔北大草原,在这里更能发挥自己之所长。

    如此一来,秦风是高兴了,可他老丈人李世民则郁闷了,这向来只有他从别人手里挖人的,可是临到头来,自己那宝贝女婿挖人挖到他头上来了,这位英明神武的皇帝心里之郁闷可想而知,不过他也知道张万岁说得有道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秦风的军马经过张万岁的分门别类,秦风在当初将多余的战马送给朝廷的时候,留下的都是长于吃苦耐劳的战马。

    所以速度正是他行军的强项。

    为了提高速度,在张万岁的建议之下,秦风还特别训练了骑兵在马上睡觉休息的能力:士兵趴在马背上睡觉,让马儿自己以一定的速度前进。速度固然不快,但在双方休息的时间里,能够缩短彼此数十里的距离。当初训练如此能力的时候,可将一个个骑兵整丢了半条命。

    习惯仰卧着睡在床上的中原人,让他们趴在马背上睡觉,实在是一种折磨。

    秦风也知中原人有中原的长处优势,不可能如蒙古人一样,能够几天几天的在马背上吃喝拉撒睡,但是这马背上养精蓄锐的休息技能是必须掌握的,也强迫兵卒训练这方面的能力。

    睡不着,没问题!

    那你今天就别睡,几天不睡,睡意涌上来,莫说是马背上,就算卧刀山也睡得着。

    至于会从马背上摔下来,那就把自己给绑在马背上

    以这种非人道的训练方式,强行让他麾下的骑兵掌握了这一门卧在马背上抱着马颈睡觉的能力。

    便是因为有擅于奔袭能够吃苦耐劳的战马又有能够在马背上生活休息的兵卒,他们追击的速度奇快。

    再加上他们这一次行军是抄了近道,所以,比颉利可汗早到了将近八天的时间。

    速度之快,颉利可汗是做梦都预料不到的。那哥们现在还在路上行走,一边提防苏定方的袭击,一边还要聆听鬼哭狼嚎的美妙音乐,也是够悲剧的。

    “有消息了吗?”瘦了一圈的程咬金顶着一双熊猫眼走了过来,兴奋的以马鞭遥指前方道:“都是那群王八蛋,害得老子累了个半死,这回一定要杀他个痛快。”

    这一路来最苦的不是兵卒,而是他这个地位仅次于秦风的副帅。

    程咬金也是出身将门,其曾祖父、祖父先后担任北齐晋州司马,父亲是隋朝大将程娄,程娄官拜济州大中正,后追赠使持节瀛州诸军事、瀛州刺史。身为程娄的儿子,自幼就得名师指点骑射之术,骁勇善战。但是就算是程咬金出自将门之家,也不曾想过马背上睡觉,这近乎荒唐的事情简直是闻所未闻,自然也从未在这方面下过功夫。

    事先秦风让他在定襄与李靖一路,可这家伙愣是不干,非要跟着秦风他们一路,他是争强好胜之徒,可不想让尉迟敬德那黑炭头比了去,让他在李靖军中坐冷板凳,受尉迟敬德冷嘲热讽万万不行。

    秦风拗不过他,又不可能因为他一人而耽误追击,只能让他现学现用。

    结果睡着睡着,也就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差点摔断了老腰。

    程咬金性子倔强,况且不能在儿子面前丢了脸,再加上他也不愿意脱队,于是强撑着跟了上来,怕再一次掉下马背的他,学着士兵那样,到了睡觉的时候把自己绑在了马背上。

    短短四日的时间,程咬金亲自体会过后才发觉掌握这门技能,对于骑兵来说是多么的有用。只恨自己当初有那么多的时间,却没有想过进行这方面的练习。害得自己在一众晚辈面前出了丑,心里有些郁闷,不过毕竟是猛将,他的体质异常强悍,休息了一天,也差不多恢复到了全盛时期,他认为自己吃的苦头都是颉利可汗害的,所以十分迫切的想着上阵去干他一番。

    “哈哈!颉利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他们让苏定方在屁股后面吊着打,正在路上郁闷着呢。到这里少说也还需要六七天的时间。”秦风精神状态都是极好,瞧着生龙活虎的兵卒,他大笑了起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当初若不是强逼着兵卒练习马上睡觉这本事。他们也不至于追击的如此迅速,付出的努力,在这一刻也有了回报。

    秦风也仔细了询问了苏定方的信使,当他知道苏定方搞的那些恶作剧,顿时开怀大笑,不过,为了不至一击即溃,他吩咐苏定方适可而止,让他每隔一天来一次疲兵之计,而最后三天的时候再天天玩弄颉利可汗。

    他这么着重的吩咐,是担心颉利可汗的军队过早崩溃,要是那样的话,就与李靖的计划不符了,为了尽可能的打击薛延陀,颉利可汗的部队必须要具有一定的战斗力,要不然哪有好戏可看,到达预定地点时,他也派人与夷男取得了联系,得知夷男的军队又发展到了三万左右的规模,这三万气势汹汹的铁勒兵一旦遇到已陷入疯狂了的颉利可汗军,那乐子可就大了。

    “我们就这么等着?”程咬金闷闷的问着。

    秦风笑道:“不等他们,难道还要我们转向追回去不成?况且,这一战的主力可不是我们。”

    “薛延陀!”程咬金会意的接话。

    “对了,就是他们。想要称霸草原,又不想出力,这天下间那有这么好的事情。昨晚我接到了苏定方送来的消息称,颉利还有四万余众,而且人数不减反增,据说是那个沾尔忽在前头强行征集青壮入伍,到了这里的话,想必颉利又发展成六七万之数了。为了减轻我们的压力,在您休息的时候,我派遣罗通、张士贵、薛仁贵各率五千轻骑去消灭周围方圆五百里内的突厥大小部落去了,三天后,他们自行归队,我们手里目前有陌刀营、跳荡兵、破锋营组成的五千余众。而夷男的三万骑兵将于明天黄昏前后赶到。”

    程咬金皱眉道:“薛延陀的人数比我们多了一万,他会听从我们的号令?”

    “会的!”秦风信心十足道:“夷男是聪明人,是绝对不会在关键时刻与我们争权夺势的。他为了获取大唐的支持,十多万精锐之士都舍得牺牲,在这节骨眼下,他又怎么可能得罪咱们?况且,只要我们干净利落的打赢了头阵,他们自然会乖乖的听从。”

    “头阵?”程咬金有些意外了,在草原上打仗没有多大的技巧,一般是双方拉着大部队干架,头阵之说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秦风道:“正所为吃一堑长一智,颉利在恶魂岭吃了大亏,在明知前方不安全的情况下,定然会派人充当前锋探路。颉利手头已经没有什么心腹之将,前锋应当是那个沾尔忽,沾尔忽一路上强征壮丁,他们的人数不在少数,等我们击破了他们,薛延陀对于第二阵自然没有丝毫异义,夷男想要取颉利而代之,那么,破颉利之事就让他来做吧!嘿嘿,他需要威慑草原群雄的威望,那么,我就大方的给他这个机会。”

    “你小子一肚子的阴谋诡计,会有这么好心?”程咬金摇了摇头,好奇道:“这其中一定有阴谋。”说完之后,一双虎眼死死的盯着秦风,等待着秦风的解释。

    秦风苦笑道:“阴谋肯定是有的,不过这个阴谋得以实现,都是因为苏定方他们的疲兵、骚扰之计,至于结果会如何,现在还不好说,反正一定热闹便是了,如果非要用一个词儿来形容,绝对非疯狂二字莫属了。”

    一个疯子已经够可怕了,如果一下子来了几万个疯子,那结果又将如何呢?

    秦风不知道,他没见过。所以,他心里同样非常期待着那一幕,结果到底会如何呢?

    一切用结果来说话。

    “疯狂?不至于吧?”程咬金俨然不信。

    “程叔叔,你没见过不表示不会发生,对于未来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咱们就拭目以待吧!不过无论如何,咱们都必须做万全的准备,我们还是用陌刀营当坚盾,然后用强弓硬弩给与支援。”

    见秦风如此肯定,程咬金将信将疑、不置可否。这是最后一战,他相信秦风绝对不会乱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