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2章:流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天清早,无所事事秦风在众所见证之下,与马云萝干了一架,一百余合后马云萝惜败,可大家也为军中这唯一的女性叫好不己,她的粉丝团把秦风的粉丝拉了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

    一介女子与举世闻名的秦风缠斗了这么久,足以愧煞九成九的男同胞了。

    失败在意料之中,可马云萝虽败尤荣!秦风无语的看着骄傲得如一只大孔雀一样的马云萝,心里是郁闷到了极点,这比试到底是谁赢了啊?怎么觉得自己成了马云萝的手下败将一样。

    稍作休息,马云萝嚣张道:“这一走就是多日,少了人喂招,有些不懂的地方,兄长万夫莫敌,不如指点一二。”

    “可以啊!”秦风十分爽快的应了下来,“是枪法还是剑法!”

    但凡战阵杀敌的马上将军,一般都会精于两种兵器,一种是利于驰骋屠杀的长兵器类似于枪矛。另一种自然是马下拼杀的短兵器,当然是以刀剑居多,当然也不乏秦琼的熟铜锏,尉迟敬德的浑铁鞭这类的奇门兵刃。以长短两种兵器,应对战场上可能生的不同情况。秦风这伙主将也逃不出此例,秦风佩湛泸剑,罗通、李业诩、薛仁贵、程处默配唐刀,而尉迟宝庆则与他老子一样的标配。

    不过也存有一种例外,就类似于房遗爱那样,弄个不长不短的武器。房遗爱的兵刃就是那把名叫啸风的陌刀,以百炼钢千锤百炼打造而成,刀长一米五,重达一百二十斤,啸风比短兵器长一截,却又比长兵器短一撮,马下不嫌长马上又不会短,算得上是一把凶煞异常的利刃。

    秦风亲眼见过房遗爱持着那把啸风的英姿,那一身华丽的铠甲配上威猛的身影,仿若霸王降世一样威猛,刀刀力道十足,划破空气,虽没什么华丽的招式,却也不负啸风之名。

    秦风没用过类似于啸风这样的中等兵器。不过武学这一道,一法通万法明。他秦风也没有混到令狐大侠那个悲剧的地步,宝剑在手就是天下我有的独孤求败,没剑就成了任人践踏的废材。

    马云萝则是枪剑双绝,枪是神威天将军之天罡神枪,剑则是马之妹夫常山赵子龙的乾坤剑法,不过相对于单一的枪法,马云萝的剑法则复杂多了,不仅有冷若御风的乾坤剑法,还有她师父的剑法,故而,秦风才有如此一问,不过,他更偏向于马云萝询问的是剑法,因为她在长安的时候,得到秦琼亲自指点之后,枪法是一日千里,与秦琼这宇内著名的枪术宗师相比,秦风实没什么好教的,况且,两人之路不同,便是传授也仅是一些理论的常识而已。

    “剑法!”不出秦风之所料,马云萝问的果真是剑法

    “你先来演练一下,让我瞧瞧!”秦风也没有驱散围观的士兵,双手环绕胸前,站在了一侧。

    马云萝跳下马背,步入场中,竟然把厚重的流云剑高举过顶,太阳闪耀下,冷艳四射,气势如虹,她以剑代刀,使出了一招寻常的劈砍,剑如一抹流星,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冷艳的光芒,剑刃流转下,含有千钧雷霆之势,犹如堂堂正正之师,简单明了却威力无穷,这种剑法十分适合沙场之争,这就是常山赵子龙晚年之际,结合了自己生平之各种大小战役凝聚而成的心血之作,赵云效忠于刘备,而刘备作为一方君主,几乎是刺客不断,作为刘备的的保镖之一,赵云的近战经验不可谓不丰富,他的剑法就是为了战决,招数直接却十分有效。

    “漂亮!”

    秦风拍手而赞,虽然是简简单单的一招,但在力量度无比拿捏到极致,展现出了无比扎实的功底,剑意与枪意甚是相符,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马云萝听得秦风的赞许,甚是开心,她精神徒然一震,刹那间剑光四溢,腾云化作一道电芒,一招七变,刁钻狠辣。

    秦风瞧了却皱起了眉头道:“停停停,你这练的是什么玩意,乱七八糟。开始那一招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说变就变了呢?而且你这七式里六虚一实,招式是华丽了,可是力道却也一分为七,华而不实的东西,在战场上没有半点益处。”

    马云萝听了他的话,手上停了下来,带着小小的委屈之状道:“不会啊,这是师父教我的杀招,也是非常厉害的……”本想着秀一秀,让他多赞几句,结果杀招一出,反而受到了斥责。

    原来如此!

    秦风明白缘由后,不客气的道:“不行,不行。不能这么打,你也是上战场的人,也知道时不我待,大家一哄而上,哪里给你耍花招的机会。上次定襄之战你也看到突厥人的样子了,他们人挤人之下,连刀剑都挥不出来,那种情况之下,刺是唯一的方式,其他都是无用多余的空架子。当然,也不是说你师父的剑法不行,我反觉得这也是非常不错的剑法。女人的体质先天不如男性,这套剑法于守中突出奇兵,正可取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可你与令师不同,你是士兵,需要的是直接简洁、干脆利落的沙场武艺。令师是侠士,故而更适合这种类似于市井游侠华丽技术,两者存在着一定的联系也有一定的差别。你一种风格的武技都学不到家,也没有练至完美,更没有得心应手,花时间学那么多杂七杂八的路数干嘛?博大精深的另一层意思是博而不专,与其如此,你还不如安安心心的学好风格相同天罡神枪与乾坤剑法。”

    马云萝若有所悟。

    秦风见她若有所悟,趁热打铁的接着道:“武道之路不仅仅是一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武道,按照自己选择的方向走下去,就可以看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片蓝天。令师的武艺确实在你之上,但不意味着她的功夫就适合你。说句简单的话,她身灵手快,动若狡兔,比轻身功夫,可以轻轻松松甩你一截,故而十分适合这类迅敏快捷的招数。你不一样,你没受过她那般训练,挥不出这招的一半力量,临到头来不伦不类,画虎不成反类猫。”

    马云萝默然许久,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近来我一直在战场中厮杀,每当我用家传剑法的时候,效果十分明显,一旦用了师门剑法,效果却是大减,甚至十分费力,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练不到家,我心里其实也挺纳闷的,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是了,以后凡是多想一想,别人的不一定适合自己,西施捧心、东施效频,是两个词语,一个是千古美谈,一个却是千古笑柄,这道理是相通的。”

    秦风沉静如水,平和道:“将你功夫里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去掉,回归你原来的本色,耍一便给我看看。”

    见秦风带着些许威严,马云萝不再大意,流云剑再度出手,剑光飞舞,一招一式,干净利落。这一次不及先前绚丽,但是流畅非常,一套沙场刀法一气呵成,毫无生涩之感。

    不仅是秦风、程咬金看得不住点头,马云萝自己也是畅快淋漓,收剑而立道:“果然还是我家传剑法用得顺畅一些。”

    秦风笑了笑道:“我看你就适合走迅猛的路线,我教你一套技巧。保管盏茶功夫,让你的武艺提升一截。”

    马云萝惊喜道:“这么厉害?”

    说着有些迫不及待的将流云剑递给了秦风。

    流云剑较常剑为短,剑刃却阔了一倍,入手甚是沉重,可刺可劈。

    秦风接过流云,挥舞了片刻,试了试长度道:“我记得你有三招是这样的……”一边说,他一边比划起来。

    马云萝道:“这三招**秋点、汉宫晓月、问鼎中原,一式三变,算是一套连环,三招相扣,能够打的对方措手不及。”说到了这儿,她解释道:“这三变出自蜀汉昭烈帝武圣关君侯、桓侯、黄老将军之绝技,经赵子龙将军之妙手融为一体。”

    秦风顿时了然,这三式刚猛犀利,又怀着一股壮怀激烈,想必是五虎上将中硕果仅存的赵云是在深感国事不顺,深忧蜀汉后继无人之余,又在感慨自己老矣,已不复当年之时的悲愤之作。

    秦风没有说话,他酝酿了一下情绪,退后了几步道:“你别动,我不会伤到你的。”

    说着流云剑直至马云萝,依葫芦画瓢的施展出了春秋点、汉宫晓月……

    马云萝、程咬金等看得见个中妙处的人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心犯疑乎,这似乎比我(马云萝)还差一点吧。

    就在这时,秦风突然高呼:“看好了!”

    “问鼎中原!”

    秦风这时突然双手握住了剑柄,一式问鼎中原呼啸而出。

    “噗嗤!”

    马云萝刹那间惊呆了,剑刃在眼前闪现:它像一条闪电以沛然莫可御之势从天而降,出龙吟虎啸般的异声,在她眼中无限扩大。狂澜巨浪似的气势迅凝聚。剑锋虽还未到,但在这股气流冲击下,额上鬓四溢,脸上皮肤已然是剧痛难当,劲风刺得她无法睁眼。

    凭着对秦风的信任,马云萝愣是一步不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剑锋迎面劈来,她甚至已经感受到了剑刃的冰冷气息,他震撼无比,可她却没有丝毫害怕之感。

    “怎么样?”秦风笑问着!

    好半响才回过神来道:“太不可思议了,这力量不能同日而语。”

    程咬金等人目瞪口呆、乔舌难下,如果说他们是震惊于秦风的举重若轻、收放自如武道境界,那么,对马云萝这娇滴滴的大姑娘则是佩服得五体投了,马云萝毫无保留的信任,以及她表现出来的胆识让人心折不己,秦风的力道要是重了那么一点点,或者收刀慢了一丝丝,迎接马云萝的绝对是非死即伤的下场,这胆识足以让无数须眉折腰。

    第一次,程咬金认真的正视了马云萝这个人,而不是她名垂千秋的先祖——马,马孟起

    秦风收刀而立,道:“武学之道,就如兵法一般,要讲究随机应变。你这把流云刃,是剑是刀,非剑非刀,兼二者之长而无二者之短,可谓是一刃双用,凶煞非常,单手挥舞快捷如风,双手劈杀又威猛霸道,既然如此何不妨混着使用?时而快捷,时而威猛,定能让你的对手,防不胜防。”

    马云萝如若醍醐灌顶,从秦风手中接过流云剑,再一次舞动起来。这一次他时而单手,时而双手,招法也时而快捷时而威猛,招式不变却多了诸多变化,令人防不胜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