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1章:绝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风、马云萝像两尊杀神,撞入突厥军阵之后,掀起了一番血雨腥风。

    将乃兵之胆,帅乃军之魂!

    秦风是两者兼备的名将,不过,在这种壮烈的大战中,士兵们更需要前者。而此刻起作用的无非是前者,两人显示出来的猛烈和决绝,让唐军倍受鼓舞,唐军都是久经战阵之辈,见两人的作为自然明白他们是给大家争取时间,于是,浑然不顾的拍马而上,誓与突厥兵战在了一起。

    大将军与马云萝将军苦心孤诣、拼死一战的为自己争取了宝贵的良机,若还无法攻破这些杂碎,岂不丢了秦风的脸?

    这世上向来是士兵为将军卖命立功的,像秦风这样永远是第一个冲阵、竭尽所能的为士兵掩护的大将军已经不多了。出身高贵的大将军尚且不畏生死冲在前线,作为士兵,又如何不倍受鼓舞呢?

    箭阵已让秦风、马云萝搅乱,已不足以给他们造成威胁,全军都加快了冲刺的力度,几下呼吸的功夫,唐军骑兵狠狠地楔入突厥军阵之中。

    一往无前……

    什么样的将领带出什么样的兵,秦风一手带出来的大军,同样沾染着他蔑视一切的气概……

    一个二人争先恐后、舍生忘死的攻向突厥兵。

    此时的虎贲军加下秦风的亲卫,也就两千五百人,不多不少,但是就是这两千五百人做到了数万人做不到的事情……突厥兵的攻势彻底制止住了。

    随着兵器相互撞击在一起的声音传起,残肢断臂漫天飞舞,血柱飙射,刹那间就给这残酷的战场抹上了一股血腥气味。

    一具具尸体从马背上落在地下,随即被拥挤在一处的无数战马踏成了肉泥。

    程咬金见突厥兵的攻势让秦风阻截住了,精神大为振奋,嗷嗷叫着领着兵卒压了上。

    突厥骑兵本以轻骑剽悍见长,向来都是远远放箭,敌军一旦逼近就立即后退。但是秦风率领的前军冲的太狠太猛,几下呼吸的功夫就到了近处。兼之突厥骑兵人疲马乏,反应不够迅捷,这阵形没能及时收缩后退,使得双方狠狠撞击在一处!

    唐军带着适才饱受箭雨的怒气,同僚战死的悲怒,化作洪流一鼓作气的楔入突厥骑兵之中。

    突厥的骑射水平确实不是虚的,不论是虎贲军,乃至于李世民的玄甲骑兵都不是突厥的对手,但是若论白刃近战,突厥骑兵无论是从铠甲还是武器上都差了虎贲军不止一个档次。至于武艺和阵势就更别提了,虎贲军是秦风一手带起来的,经过严苛的马上冲杀练习,还做过群战配合训练。这一些都不是突厥所拥有的。

    他们五六成群的聚在一处,三人以长枪马槊刺杀正面前的敌人,左右两人以马刀迎敌,连环挥砍近处的突厥兵,就像斩瓜切菜一般将突厥兵不断从马上斩下来,鲜血大片大片地溅在灰蒙蒙的土地上。

    程咬金的表现很不俗,他武艺高强,但面对战将如云的李唐。胜过他的猛将还是很多的,但是没有一人敢自己论及勇悍能够胜于程大斧子。

    武艺与勇悍,戚戚相关。

    但是武艺高强未必就能称得上勇悍二字,勇悍者也不一定非要拥有万夫莫敌的武艺。

    程咬金便是这类人物,此刻他舞动这巨大板斧,切瓜砍菜般的收割着人命,巨大的斧子招招含有千钧之力,一斧子下,砍哪哪分家。斧子落处,必然带起喷泉般的血柱。

    砍杀之际,还不时的传来几声。叫喝“不是吃程爷爷一斧”、“狗头爷爷收下了……”

    不想是生死存亡的拼杀,到有几分后世拍戏耍酷的味道。唯一的区别,程咬金砍的是实实在在的人。

    在程咬金的率领下,正面攻击的第二波唐军在程咬金与杀神阿喀琉斯的带领下,沿着第一波唐军所走之路继续推进,使得突厥兵围困第一波唐军的愿望成为了一种奢望,他们刚刚填补的空隙,又再一次程咬金为首的唐军轻易撕开了,两波唐军,一前一后,不断向突厥人阵形腹地挺进。不到一刻钟的工夫,放心大胆将后背交给第二波同僚的前军以摧枯拉朽之势穿透了这股敌兵。

    “跟我来!”

    穿透了突厥兵后,秦风呼喝一声,竟然直接往前冲了出,好似离开战场一样。

    唐军虽不解其意,但服从已成习惯的他们毫不犹豫便跟了出。此刻程咬金他们此刻已陷入重围,承受着突厥四面八方的攻击,按正常道理来,秦风应该返身杀进人群,将同僚解救出来,可秦风现在却扬长而?这是什么情况?

    可没有人怀疑秦风是临阵逃脱,他们更相信这是他们大将军在执行着某一种战术。

    程咬金也意图使用凿穿战术,像秦风那样,强行将突厥骑兵撕裂开来,从而取胜。

    他与秦风各领一军。口头还打了一个赌比一比谁先凿穿敌阵。程咬金起初还认为自己是有胜算的。但一正面交锋,他便知自己输了。

    与敌人拼杀时候的秦风仿佛变了个人似的,杀敌破阵的速度竟然不亚于秦琼这类的终极高手。

    果然!

    秦风以绝对的优势先一步破开了敌阵,却不想他直接将兵卒带离了战场……这是什么情况?

    白刃战本就逊色他们的突厥,在如此状态下,战斗力消弱的厉害,战局的主动,一开始就在他们这里。

    可是秦风这带走两千多人,兵力上的差距一下子拉大了,岂不将他们给卖了?

    可程咬金也与唐军一样的想法,他不认为秦风出卖自己。

    只是起手一斧,破了周遭一名突厥人的脑袋,战况危机,却也容不得他分心了。

    沾尔忽眼见唐军兵分三路,将自己撕为两半来打,本以为无力回天的想着拼死一战,却万万想不到来了一个神转折,对方竟然就这么逃走了,也使得战圈中的敌人,直接少了一半多的兵马,此刻,当即欣喜若狂的大笑道“族人们,压过,压过!先把这群唐狗吃下,然后一道攻向右边之敌。”

    可是,沾尔忽高兴太早了,秦风又岂是置战友于死地而不顾的人?若真是那样的人,不要李世民了,单就他那义气当先的老子秦琼就会拧下他的脑袋来当踢。

    沾尔忽高兴没多久,他就惊讶的发现,银甲敌将并没有离,而是远远的跑了一圈后,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调整阵容,重新组织了军队,再一次气势汹涌的杀了过来。

    震耳欲聋的杀声响起,接下来的,是一波更加凶狠的突击!

    沾尔忽恍然明白,对方拉开距离是为了凝聚力量,给自己更强力更威猛的攻势。

    秦风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战术,拳脚功夫不错的他明白一个道理拳头收得越远,重新击打出的时候才更具威力。

    单打独斗是这般,行军作战也是如此。

    非要找不同的话,那就是人多与人少而已。

    “哈哈,大将军这一手玩得漂亮。”程咬金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精神振奋,在话的期间又斩了几名突厥兵。

    这个战术他见过,而且还是亲自参与。

    那时,他同样处于敌阵之中心充当诱饵,不同的是敌人不同,而秦琼则变成了现在的秦风。

    这个战术有个非常响亮的名字,叫做连环突击!

    这个战术是虎牢之战时,李世民发明的战术。

    当时窦建德志得意满的以十万大军支援王世充,意图效仿三国时蜀汉、东吴结盟来对付最强大的曹魏那样来对付当时最强大的诸侯——李唐。

    可是,志得意满的窦建德愣是让李世民以三千玄甲精骑打得落花流水,溃败数百里。

    而当时李世民用的就是连环突击之术……

    程咬金知道这种战法非常厉害,当秦风再一次率军冲阵的时候,他知道这一场战争已是毫无悬念。

    果然不出程咬金之所料,突厥兵再度被来势凶猛的唐兵冲散,这一次是拥有冲击力量的骑兵后背强冲停止下来的兵卒,威力更是可怖。

    秦风突破了突厥军之后,与程咬金错身而过,杀向了程咬金的后背,而程咬金则沿着秦风撕开的口子往前而冲。

    两军穿透之后,又采用一模一样的战术,像织布的梭子一样,循环往复,将突厥的伤口一次又一次的扩大。

    在这种战术之下,突厥很快便让秦风、程咬金分割成了两块毫不相干的队伍,再也没法把残余的力量集合起来。

    内有秦风、程咬金作怪,外有罗通、薛仁贵在撕咬。随着时间的推移,突厥兵的伤亡越来越大,他们仍在勇猛地搏斗,可形势已近于绝望。

    沾尔忽面如死灰,他知道形势已无法逆转,不甘心失败的他惨号一声,亲自找上了秦风,意图斩杀敌将,以振士气。

    长刀忽然毫无征兆地飞速旋转起来,发出无比凄厉的奇异声响,杀向了秦风。

    秦风目光早就锁定了冲在第一线的沾尔忽,若非为了大局作想,他早就上前击杀了,现在沾尔忽自己送上门来,秦风不退反近,他双腿猛夹马腹,天罚知晓主人心意,发力狂奔,一人一骑,脱离了骑兵队,直冲沾尔忽。

    沾尔忽凌然不惧,单骑迎上。眨眼的工夫,两人已经冲入了三丈之距。

    秦风的长枪与沾尔忽的长刀几乎在同一时间出手。

    沾尔忽狰狞一笑,对于秦风的长枪,他看都没有看,他是打算以伤搏命,长枪顶多刺他一个大口子,可是自己一刀下手,秦风是必死无疑。

    秦风同样无视沾尔忽的长刀,他只是将长枪稍稍右移,长枪与长刀在空中轻微的触碰。

    沾尔忽只觉得一震巨力涌来,长刀把握不住,顿时脱手而出,秦风一枪到底。

    这一枪的霸道迅捷,难以形容,有一种山崩地裂般的威力。尽管是兵刃侧面轻轻擦捧,仍然引发了爆炸般的冲击力,震得沾尔忽全身肌肉一僵,长刀脱手而出。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如腾云驾雾一般飞起,胸膛被面前这位看似文雅的将捅了个大洞,随手甩了出!

    秦风顺势冲入敌阵,长枪挥动,周边的十余名突厥兵宛如纸糊的一般,瞬间就被捅倒在地上。然后纵马踏过他们的尸体,率领将士们杀出了敌阵。

    将士们顺势冲杀一阵,随着秦风闯出了敌阵。

    沾尔忽先从朔北一线安然逃走,而后又在定襄那场苦战中逃离,他无疑是一个幸运之人,可人的运气终有穷尽的时间,结果,他还是死在了最痛恨的敌人之手,沾尔忽战死,直接让此役提前结束。

    仗打到这个地步,丧失了指挥的突厥兵已溃不成军,战场上的突厥人无心恋战,抛下数千具的尸体开始四散逃亡……

    秦风、程咬金、罗通、薛仁贵追杀了数十里,方才了赶回来。沾尔忽好不容易拉扯出来的两万五千大军,几乎是全军覆没的下场,只因除了正面的一万五千唐军,还有三万虎视耽耽的薛延陀在等候着他们。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