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3章:契必何力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群人思虑再三,也决定了逃跑的路线。他们一群人若是舍命而逃,目标太大,唐军断然不会不发现,若是让唐军跟上,他们将满盘皆输,若是分兵而逃,他颉利即便成功逃到西突厥,又凭什么西突厥夺权?

    况且背后的苏定方紧跟不舍,分兵的话正合苏定方之意。

    “先生,这可如何是好?”颉利可汗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方案,于是将求助的目光望向了赵德言。

    赵德言微微一笑,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汗王不必担忧,对此我早有打算。汗王现在就派一个有分量的人找秦风,告诉他,我们意愿学突利一样,举国内附,告诉他,只要保证汗王不死,我们愿意弃械投降,秦风爱兵如子,他也不希望与我们这四万勇士血拼,能不战而胜他肯定高兴非常。秦风虽然能征善战,可他有一个缺陷,那就是没有经历过太多的战争,他高兴之下,定然不知我军投降是假。等他们放松警惕,我们全军突击,他们猝不及防之下,我军就可跳出唐军的包围圈,我军都是骑兵,他们纵然追击也追之不上。此战事关重大,我们的目的不是杀敌,而是脱困而出,故而,哪怕占据了九成的优势也不可与唐军恋战,要是李靖、李绩追上来,那我们就真的完了。”

    “一切听从先生的安排。”颉利可汗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对契必何力道“契必何力,你跑这一趟吧。告诉秦风他们,我颉利愿意率突厥上下所有子民归顺大唐,向大唐乞降……是生是死就看你的了,我把祖传弯刀交与你,由你献给秦风,这是突厥汗王的信物,相当于他们的传国玉玺。”颉利可汗恋恋不舍的抚摸着追随他南征北战数十年的宝刀,最终,狠下心肠,将宝刀递给了契必何力。

    赵德言心下赞许,相对于这件死物,他更看重实实在在的东西,有朝一日打败了大唐,不会死不会烂的宝刀一样会回归颉利可汗的手中,要是人没了,宝刀还不一样落到大唐的手里?

    清理完战场后,秦风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大军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清晨即刻率领四万五千联军往东压来,这一次的主力是夷男的薛延陀,故而秦风留下张士贵领五千骑兵坐镇后方,看押突厥俘虏、百姓以及多不胜数的牛羊马匹等战利品。

    四万五千大军浩浩荡荡,以黑云压城之势往颉利可汗的方向杀来。

    离突厥还有五十余里路的时候,秦风吩咐李靖的三千伏兵继续在北方潜伏着,并派罗通领四千骑兵在北方游弋,以防突厥从北方突围,而苏定方则紧跟颉利可汗的屁股后面,等薛延陀兵败后从背后突入,至于李业诩、薛仁贵各领三千骑兵,改道向南,防止突厥兵败之后往南方逃脱。至于勇悍的程处默则将协助尉迟宝庆、房遗爱,三人共率陌刀营破阵杀敌。

    将突厥包围后,秦风并没有立刻展开进攻,而是将程咬金、程处默、尉迟宝庆、房遗爱、马云萝、阿喀琉斯、夷男聚在了一起,商议事情。

    李靖、李绩不在此处,大军中便以秦风地位为尊。秦风、程咬金论及官职,程咬金稍微高秦风一筹,只不过此行他为副将,故而与夷男分坐秦风之左右。

    颉利此时如瓮中之鳖,但归根结底还有四万兵。以他们的实力及突厥现在的情况,打赢已经不是问题,真正是问题关键在于如何生擒颉利。

    跑了颉利,就算全歼了被包围的四万突厥兵也无济于事。

    四路军如何配合,如何围堵就成了关键中的关键。

    秦风环顾一周,见夷男面色潮红,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心知夷男十分看重这生擒颉利可汗的声望,也知夷男自以为可以轻易将其聚而歼之。秦风心下好笑不己,却也没有点破,故意向夷男道“颉利可汗让苏定方连番骚扰,虽是人马俱疲,他们虽是瓮中之鳖,可人在绝境之下,往往爆发出令人难以想象的实力。他们尚有四万之众,比可汗多了一万有余,我麾下陌刀营有四千,再加上阿喀琉斯一千跳荡兵,足有五千之众,为了防止意外,我派他们协助可汗打这一战如何?”

    夷男见秦风有“反悔”的意思,顿时吓了一跳,脸都绿了。开什么国际玩笑,要是恐怖的陌刀营出手,再加上南、北、东三个方向唐军的配合,那他薛延陀还有屁的功劳、屁的威望?夷男虽是十分害怕这个杀神,可为了未来,他还是硬着头皮,十分忐忑的道“大将军,作为天朝最忠实的盟友,大唐皇帝陛下最忠贞的奴仆,薛延陀没有立下半点功勋,实在有愧于皇帝陛下的重视。薛延陀虽不及天朝天军之万一,可收拾颉利的残兵还是绰绰有余,杀鸡用宰牛刀太过奢侈了一些。况且末将早在昨天已将大将军之决定告知薛延陀全军,薛延陀上下欣喜若狂,誓为大唐皇帝陛下、大将军擒下颉利。若天军出手,生擒颉利自然不在话下,可如此一来,末将将失信于全军,颜面扫地的末将日后又如何统军为伟大天朝开疆扩土?大将军,末将之心日月可鉴,恳请您给薛延陀一个证明自己价值的机会。”他得十分漂亮,可张口闭口的“失信”,却是提醒秦风你是大将军,如果失信,以后又如何统军呢?

    “也罢,不过我们好了,要是可汗打得不顺。我就出手!”秦风黑着脸,十分不爽、郁闷的道。

    夷男成功的挤兑了秦风,见他坐在那里干瞪眼,心下大乐,松了一口气,忙不迭道“末将遵命。”

    “可汗准军备战吧,什么时候攻营我会通知。”秦风像打发叫花子一样,一脸懊恼的表情。

    “喏!”心花朵朵开的夷男强忍笑意,行了一礼,快步离开,他怕自己在呆下会笑出声来,要是惹恼了这尊杀神可真是大大的不妙了。

    夷男离开不久,秦风意外得到了突厥使者求见的消息。

    程咬金、程处默、尉迟宝庆、房遗爱等人互望了一眼,均觉得讶异。

    沉默了片刻,秦风方才冷笑道“将他领进来话。”

    “颉利这是什么意思?”程咬金疑惑着问。

    秦风道“无非是投降而已。”

    “不会吧?”听了秦风的话,大家十分惊讶。

    秦风笑道“拭目以待。”历史上的颉利可汗困窘之时,无奈退守铁山,兵众还有好几万。颉利可汗派执失思力来唐朝,假装谢罪,请求归降。李世民诏令鸿胪卿唐俭、将军安修仁等持节前往抚慰。李靖却看穿了颉利可汗的缓兵之计,他知道唐俭等人在突厥,颉利可汗定松于戒备,于是乘机袭击,大获全胜。颉利可汗骑着千里马,独身逃奔沙钵罗设阿史那苏尼失处,途中被张宝相擒获。阿史那苏尼失率众投降唐朝,东突厥灭亡。

    突厥眼下的形势与历史上一模一样,甚至尤有过之,所以秦风估计颉利可汗是派人诈降来了。

    不多时,一位颇为魁梧壮硕的突厥人大步走了进来。此人披头散发挂着铜环,有一股彪悍的气息,他高鼻深目阔嘴大耳有着突厥人明显的特征。

    他目光在军帐内一扫而过“突厥使者契必何力见过秦大将军……”

    秦风略微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

    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他曾经看过一篇文章,面上细数这一些大唐王朝踏平塞外的异族将领其中耳熟能详的高仙芝、哥舒翰,还有阿史那社尔、契苾何力、执失思力等等一些人。

    阿史那社尔、执失思力早已成为他的阶下囚,现在正在长安吃牢饭,这个契必何力他还是第一次见面。

    秦风知道这家伙虽然开始跟着颉利与大唐作对,但是降唐之后,对大唐忠心耿耿,能力还是很不错,曾先后率军讨伐吐谷浑,平灭高昌,击败龟兹、薛延陀、西突厥,安抚铁勒九姓,消灭高句丽,为维护唐朝的统一立下汗马功劳。在李世民世之后,契苾何力与阿史那社尔请求自杀殉葬,要在黄泉路上护着李世民。李治派人告诉他们李世民生前有遗旨,不允许殉葬,因此他们二人这才作罢。

    不管怎么,契必何力此人对大唐还是极有贡献的。

    秦风知道是他,念及历史上他对大唐的贡献,心里暗自决定,等破颉利可汗的时候,一定要饶了他一命。若他能如历史一样,为大唐效力,对大唐忠心耿耿,也是一件好事。

    秦风不动声色的沉声问道“两军是你死我活的死敌,你来此做甚。快吧,这决战在即。你来此处有什么目的?至于述旧情之类的话就免了,更不要与我什么渭水之盟,也不要我们大唐背盟,是你们突厥欺人太甚,连年南下,毁我家园杀我百姓。如果不是先行背盟,又岂会有今日,一切是我们咎由自取。”

    秦风的语气的毫不客气,契必何力也没有觉得难堪,作为战败者,他的心态还是能够摆正的,惆然长叹“大将军的在理,今日突厥遭受此罪,皆罪有应得。我早在多年前便劝汗王不可与大唐为敌,大唐国君的贤明可比数百年前的汉武帝。若与大唐为敌,我突厥将会如当年的匈奴一样,受到灭顶之灾。汗王受到奸妃义成的挑唆,不听我言,多次出兵,以致今日绝境。一切都是我突厥自作自受,与他人无关。现今突厥惨败,遭受灭顶之灾,比之汉时匈奴还要凄惨……”

    到这里,契必何力眼中竟然滚出了泪水。

    历史上卫青、霍病将匈奴赶出草原,四处逃窜,但终究有地方可逃,突厥现在是连逃的地方都没有了,虽定下了投奔西突厥之战略,可能否冲破大唐、薛延陀联军还是两。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