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6章:搏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我写,我写便是了……”颉利忍不住暗自叹了口气,稍微恢复了点点精神,很是光棍的跳下马背,费力的抽出了笔,寻思了一下,撕下了内衫铺在地上以示庄重,亲自书写降书顺表。

    颉利可汗磨磨蹭蹭的书写感怀,花了将近半个时辰,近乎千字的降书写好,吹干墨迹,让人交给秦风过目。

    “你这字写得真他娘的,有个性。”秦风强忍着骂人的冲动,为了看清楚这狗爬鸡爪一样的文字,花了不少的功夫。

    老脸通红的颉利可汗讪讪一笑,他们突厥有自己的语言文字,能用笔写出汉字这门最深最难学的文字已经很不容易了,美观什么的那是想都不用想。

    自从秦风在草原上展露头角,颉利可汗就费尽心机的调查这个从石头里迸出来一样的青年将军,这一查可不得了了,原来这个让他头痛的秦风来头不,而且还是大唐皇帝的乘龙快婿,开始他以为是李世民的偏爱,可后来才知道秦风能有今天的地位,都是他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自己爬起来的,他的岳父、父亲,根本就没有给予他私下的帮助。秦风除了会打仗,文才亦是极其出色,在中原有“三绝圣手”之名,最先出名的是他的字,他写的那手字,称之为一字千金亦不为过。也正因为知道秦风的来头,所以,对于出游的他带有纸笔并不意外,诗人嘛,不都是如此么?

    让一个书法界的宗师鄙视,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宗师嘛,又有几人能比得上?

    这么一想,颉利可汗心里倒是平衡了不少。

    “好了,你打算派谁长安面圣?”秦风问一句,自言自语道“契必何力的地位与口才都不错,他正好合适。哟,契必何力正好在这里,那再好不过了。明天我就让人护送你长安。”这么一个异族名将,死了太可惜,把他弄走了再。

    “这……”颉利可汗有些犹豫了,以前战将千员,一个契必何力也无所谓,可现在死的死,散的散,他拿得出手的战将目前也就两三只了,而契必何力无论个人勇武还是谋略都是上上之选,就这么走了,实在太可惜。

    秦风意味深长的笑着道“舍不得还是怎么?过不了几天你们在长安还不是又会见面了?”

    “汗王、秦大将军,末将愿意走长安一趟。”契必何力见颉利可汗为难,自己站了出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颉利可汗道“也罢,既然大将军瞧得起你,那你就走一遭。”

    “好!”秦风微微一笑,对契必何力道“时不我待。那我们就走吧!”言罢,打马而行。

    契必何力向颉利可汗使了个眼色,跟上秦风的脚步,策马离开了大队。

    望着绝尘而的马队,颉利可汗铁青着脸,他真想追上大杀一顿。

    “先生,现在怎么办?你可看出了什么?”颉利可汗被自己秦风连削带打的痛斥一番,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

    穿着突厥服饰的赵德言从马队中走了出来,笑着道“汗王,大事可为。秦风已让汗王迷惑。”

    “何以见得?”颉利可汗心中一喜,可还是顺口一问。

    赵德言道“他单人独骑靠近,不是全然相信是什么?汗王,你看他的装束,俨然是富家公子出游的模样,又哪是大战来临前的节奏?他作战勇猛,可政治觉悟几乎等同于零,要不然也不会临时想到要汗王您写降书顺表了。”

    “先生,你我们此刻出击的话,有没有胜算?”颉利可汗十分心动的向赵德言询问意见。

    “不可。”赵德言摇头道“秦风人数虽少,可一个个都是真正的勇士,这百人完全可以把我们拖上一段时间,秦风的坐骑是马中之王,他要是真心想跑,无人追赶得了。我虽不懂武艺,可据我所知,秦风之父秦琼的武艺有个特点。重攻不重守,不论是枪法还是锏法,招招连环有攻无守,杀到兴头上更是完全无视自身的防护。以至于经常会受到流矢以及各种各样始料未及的伤害。秦风学的是家传武艺,想必与其父一无二致。况且,他那出神入化的箭术可无人能敌。汗王拿下秦风,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想法我明白,可在没有把握的前提下我还是建议等上一天。中原人杰地灵,即便我们弄死了一个秦风,也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秦风,脱困而出才是眼下的要务啊!”

    颉利可汗悚然一惊,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秦风瞳孔中那恐怖的一幕。

    无边血海,滚滚骷髅,积尸成山,流血漂橹!

    “是,是,是!先生得对,是我太过心急了。”颉利可汗连忙摆手,“我们确实经不起折腾了,就忍这一忍吧。我们就只有这点人马,再也不能胡乱消耗了。”

    颉利可汗是个惜命之人,他虽然心动,但心底更多的却是充满震撼,秦风刚刚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超乎他的想象。儿子如此,号称天下第一虎将的秦琼那又将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大唐人才辈出,实非突厥所能比拟。

    “回吧。明天正午,咱们准时‘投降’!也让秦风见识一下咱们的诚意。下令全军好生休息,天一黑每个人都必须睡觉。”颉利可汗阴森森的着,他把“投降”二字咬得极重。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这些突厥兵已经有人因为疲惫不堪而呼呼大睡,鼾声震天,全然不管别的了,近十天他们从来就没有睡过这么香甜,而另外的一些人却因为长久的折磨反而根本无法入睡,这个时候他们的眼睛通红,如同一只只受伤的野兽。

    清晨,就在秦风与颉利会面的第二天清晨,薛延陀三万大军兵分三路,借助着迷蒙的大雾气候在同一时间杀向了突厥营地。

    松懈下来的突厥兵警戒心也跟着降低,薛延陀又有大雾作为掩护,直到薛延陀的先头部队逼近三里之内,听到了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方才惊觉过来。

    五里的距离转瞬及至。突厥本就存在这种各样的问题。面对三万大军的三面合围,连有效的反击都做不到,只能被动的迎敌挨打。

    突然一个突厥军官跳了起来,一下子扑到一个虎扑,抱住了一员薛延陀士兵的腿,薛延陀士兵吓了一跳,一好斩下了突厥士兵的手臂,就在他松口气的时候,那断臂的士兵发出一声如同夜枭般的狞笑,他用另外一支手臂重重一扯,没有骑兵三宝的薛延陀士兵顿时失了平衡,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那突厥兵疯了一样,和身扑倒在薛延陀兵的身上,一口咬住了对方的咽喉。

    紧接着其他人也全都行动起来,仿佛事先约定一样,他们不顾敌人是如何的斩杀自己,他们就像没有痛感一般,用同样的办法把敌人扯下了马背,疯狂的撕扯着敌人的衣服,喉咙之中不时发出一阵阵的喊叫之声,好像一群发了情的野兽,神情恍惚的他们的眼前已经分辨不出对方是什么,自己是什么,这些敌人完全成了他们垃圾情绪的倾泻地点,他们没有任何的人性,撕扯了衣服之后,就开始撕扯皮肉。

    瞬间各种惨叫之声就弥漫了整个军营,而就在这些野兽在这里疯狂的时候,突然一阵凄厉的哨音传了过来,紧接着敲锣打鼓之声如同爆豆一般,另外还有无数的呐喊之声一起响起。谨记着秦风吩咐的苏定方,只是现在的搔扰比起往日来的更加疯狂!

    突厥士兵已经迷失在了疯狂之中,他们仿佛进入了一个世外桃源,可以任意的驰骋疯狂,现实之中的郁闷全部消失了,哪知道凄厉的哨音再一次将他们拉到了现实之中,这些突厥兵瞬间就情绪失控了,比起以往他们更加疯狂!

    有的人捡起了战刀,这些让他们疼痛的薛延陀首先成为了他们发泄的对象,一刀斩落,一个头颅就滚了出!他们还来不及有下一步动作,就让薛延陀另外的士兵斩下了头颅,可是他自己又成了其他突厥兵的对象。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有了第一个,马上就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十个……百个,千个。苏定方制造出来的噪音在这一刻,激发了突厥兵长久以来的各种负面情绪,此时此刻,他们在薛延陀的突然袭击之下,再也无法控制了自己。血腥并没有让这些突厥兵清醒过来,相反变得更加癫狂,尤其是外面的噪音,仿佛是在告诉他们,战争已经开始了。

    有些居住于中心营地的突厥兵冲出了营房,四周都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这些突厥兵的精神已经到了极限,最先失理智的一人,忽然扑到了一个同伴的身上,罪恶的身体被打穿了一个大洞,很快那个被弄死的突厥兵就不用再忍受噪声的反复侵扰了,他自由了!

    苏定方军制造出来的噪音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一般,几乎所有的突厥兵都开始发了疯,拼命的攻击身边的人,有的使用刀,没有刀的则用自己的手口并用。原本还有一些人有着残存的理智,是在这种盲目的攻击之中,他们也不能保持冷静了,只能加入其中,忘情的自相残杀!

    此刻,场面混乱无比,原本分成了无数区域,原来每个区域的那些人,都包围着一两个状若疯癫的士兵,这些被包裹住的突厥士兵双目赤红,俨然有些神志不清,大多数浑身都是鲜血,拿着手上的武器胡乱挥动,不停地朝周旁攻击着。

    有相熟的不停地呼唤着他们的名字,可他们却根本听不到,也没有任何反应,只知道一味地蛮砍蛮刺,出招毫无章法,就好像是个普通人得了失心疯,闯进了人群中一样。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在发什么神经,呼喊了片刻之后,这些疯癫的人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暴躁了。

    这些人的暴躁和不安就象是起了连锁反应一样,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陷入了这种状况,全都是双目赤红,鼻息粗重,俨然一头头暴怒的公牛。

    一个人正想搀扶一把莫名其妙跌倒在地上的同门,刚刚把他搀扶起来,一道寒光闪过,自己的胳膊一疼,整条胳膊都飞了出,下一刻,鲜血溅射出来,那个被搀扶起来的同伴挂着一脸凶残的笑容,使劲盯着自己呵呵傻笑,他还来不得呼喊一声,这个同伴又朝他的脑袋上一剑削来,印入他眼帘最后的景象,是自己那没了头颅的身躯。

    一个人被人潮推搡着,还没站稳脚步,背后就被捅进了一柄长剑,战刀穿过身躯,他低头朝下看,还能看到滴血的剑尖。他反手一剑朝后方撩,武器还没来得及举起来,便又有四五把武器插进了他的身体。

    又有一个人,口上哈哈大笑着,不停地砍人,然后被人砍,他的两条腿已经被斩断了,可他却仿佛不知疼痛似的,用一只手撑在地上,另一手拿着武器,不停地朝四周晃动的腿脚砍,刀刀飚血。

    还有一个人,他被身旁的同伴砍了十几刀之后,然后一刀划开了自己的胸膛,一边痉挛一边用手在胸口处使劲地扣挖着,片刻之后便没了动静。

    薛延陀兵的到来,又让疯狂再一次掀起。

    ……

    各种各样的惨剧在上演,最让人无法相信的死法也在今天诞生。敌我双方的七万多人陷入一片混乱,突厥兵张狂的大笑,他们没有丝毫的技巧,完全是以命搏命,只象野兽一样,依靠着最原始的本能,用手上的武器,给身旁的人,或者给自己留上血的纪念。

    突厥的四万余人,能够保持清醒着的只剩下突厥身边的不到三千士兵,而且人数还越来越少。他们被几倍于他们的同伴、敌人包围在其中,虽然斩杀这些同伴根本不用费什么力气,来一个就死一个,可是这修罗炼狱一般的场景,这流血成河的惨剧,无时无刻不让他们惊悚。

    他们害怕,自己也会变得跟这些同伴一样。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的那种感觉!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