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1章:威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庆功宴的日期将近,原来突厥汗庭变得热闹了起来,草原上诸多的部落纷纷齐聚一堂,带上贺礼带上喝彩堆着笑容来参加大唐的庆功宴。

    当天正午,庆功宴正式开始。

    夷男作为主持人,开场就声讨着颉利的恶行,在左右列队的一个个草原酋长,听的是义愤填膺,就好像颉利与他们有杀父仇,夺妻恨一样。

    紧接着感激大唐为他们除恶,隆重的当着所有人的面介绍了除恶大英雄。

    这个所谓的大英雄自当是李靖、秦风、李绩。

    李靖、李世绩两人在草原上的知名度并不高,尽管他们在灭突厥一战中表现的极为出彩,却没有多少吸引草原人的目光。草原人尽管已经受过中原文化西域文化的影响,开了智慧知道学识的重要。但他们骨子里的那股好勇斗狠的血液,却依旧存在。重勇士而轻文士是他们的习惯,李靖、李世绩仗打的是漂亮,但不痛快。秦风的打法却深得他们的心思,兼之秦风个人在草原上的威望本就远胜李靖、李世绩。

    介绍到他的时候,欢呼声比之李靖都要响亮的多。

    他们一个个瞪圆着眼睛瞧着秦风,实在难以相信如此看似文弱的人物会是传说中的那个煞星,那个打的不可一世的突厥找不到北的人物。

    夷男介绍了三个人之后,又请三人中的代表李靖说话。

    李靖中规中矩的说着场面话,表明自己出战的理由,代表着大唐发表着胜利者的一些宣言,表示大唐无心与草原诸部落为敌,只要你们乖乖的听话,别再太岁头上动土,自找麻烦,大唐不会干涉你们自己的政务,一系列一系列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是蠢蛋,自然知道李靖此刻代表的是大唐皇帝,他说的意思也是大唐皇帝对于他们的态度。见唐朝无心与他们为难,着实松了口气,气氛也变得欢快起来。

    李靖说完,夷男正准备进行第二个环节。秦风却站了起来,道:“我也有几句话要说说。”

    夷男瞪着眼睛。他与李靖商讨的宴会流程可没有这一出,不免看了李靖一眼,见李靖淡淡的点了点头,只好让秦风说话。

    秦风清了清嗓子道:“大总管说的极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还。说霸气一点,也就是犯我大唐者,虽远必诛。”

    秦风这话音一落。四周的大笑的酋长一个个都面容僵硬,眼中有着一些惊惧,个别的还有一些愤慨。

    “我知道很多人之前是颉利可汗的下属,随着颉利在我大唐边境烧杀掳掠,极尽作恶之能事。当然,我不是要追究谁的责任,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可是”他说道这里想起流落在突厥异族的中原百姓过的凄惨日子,语气严厉,身上有着一股悲愤的肃杀之气。

    “可是一些人的手里,还在奴役着我中原百姓,即便是颉利败了,可他们还是让我中原百姓继续充当牛奴、羊奴,此次大战,我发现很多族部都有这种情况。现在突厥灭了,我们救回了许多流落在突厥的汉人百姓,他们过得真的很惨。也许还有流落到别的部落受到你们照顾的中原百姓,若真有这样的存在。我希望你们能够将他们送回来,让我们一次将他们送回家。免得耗费时间精力,再来一趟。我代表大唐谢过你们了当然,我也知道一些部落酋长特别的好客,舍不得让我中原百姓回家,如果真有那么几个部落的存在,那我秦风十分乐意率领手下数万兄弟去那个部落拜访拜访。”

    声音陡然一顿,随即扭头朝道旁望去,阴森森地喝道:“战旗所至,寸草不生!”

    一瞬间,如山岳崩塌一般的杀机从天而降!压得人大气都无法喘上一口。

    杀气腾腾,旁若无人,放眼天下,只我一人!

    站在秦风身边的夷男一双美眸在剧烈地抖动着,这杀机!这杀气!宛若实质一般浓郁,竟连四周的空气都仿佛凝滞了。

    这是从一个十几岁青年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夷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这凛冽无比的杀气中,竟然还带有一股让人胆战心惊的森冷气息,这股气息就仿佛是死神的召唤。

    “如有发现,如我不动,有如此刀。”秦风抽出了阿喀琉斯所佩之唐刀,他一刀挥下,案几如同豆腐一般破为两半。就在人们惊骇的看着秦风的时候,秦风用左食指在唐刀上轻轻一弹,唐刀发出一声清脆的“铮”鸣,然后在大家不所思议的目光下断为两截,秦风却还没有罢手,他把两截断刃拿在手中,然后轻轻的揉动了起来,最后,那一柄唐刀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一个铁团,秦风随手一丢,宛若没事人一样拍拍手,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今天是庆功宴,我不希望你们准备什么勇士表演这类充满挑衅的活动,我很不喜欢,因为每个在我面前动武的人都得死。”

    每说一个字,秦风身上的杀气就浓郁一分,那种阴森森的感觉波涛汹涌地涌现了出来。当秦风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那双眯起的眼睛猛然睁开,站在秦风面前的各位部落酋长骇然地发现,在秦风的眼中,赫然出现了一块鲜血染红的不毛之地。

    无边血海,滚滚骷髅,积尸成山,流血漂橹!还有无数虚幻之影构成的妖魔鬼怪,张牙舞爪凶残地扑了过来。

    一股阴凉的感觉不约而同地从四位副堂主的脚底升起,沿着脊椎骨一窜升到头顶。这是一幕人间炼狱,这是最血腥最原始的群殴!

    秦风静静地站在原地,面上没有丝毫神色波动。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砍我一刀,我刺你一剑,既然你们以多欺少,就休怪我心狠手辣。

    君不见,狮虎豺狼获威名,可怜羊羔有谁怜?世间从来强食弱,屠敌万鬼神惊!

    一众酋长牙关有些打颤,纵然没人是弱者,可是此刻,他们从秦风的眼里,就象是最可怕的梦魇刺激着大家并不算脆弱的神经。

    在秦风营造的“势”下,一个个都面色发白,向个胆大较小的人经不住那伙杀机,竟尔不自由主的下跪于地,可现场,除了秦风背后的唐军将领,无人鄙视,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能经受得了多久。

    各族酋长可汗,个个都觉得背心凉飕飕的,一股莫名的冷气之上脊髓,他们觉得秦风就是一座无可逾越的大山,是一座无人胆敢挑衅的巅峰,更是一头狂暴的洪荒犯兽,令人兴不起半点反抗之心。

    秦风作了一揖,退了下去。

    对上李靖、李世绩的眼睛,两人一个赞赏,一个赞叹,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四周的各族酋长可汗汗流满面,见鞠躬作揖退下的秦风每走一步,坚硬青石铺就地地面上留下了一串脚印,不大不正是一个鞋子的模样,顿时,众人又是倒抽了一口冷气,要震碎一块青石不难,可像秦风这样胜似闲庭散步的在青石上留下脚印,整块石头又不破不裂绝对无人做到。

    要是让他一脚踹在身上,那还活得了吗?

    众人又是一震惊悚,一些本想立下马威的人赶紧对身边差点吓尿的侍卫吩咐,赶快去取消了,要不然,这煞星得杀人了。

    不过,这些人也算明白秦风的意思了:有着为族人同胞凄惨遭遇的伤感悲愤,也有对他们的请求希望他们能够放回流落他们族部的中原百姓,但更多的明显是威胁恐吓,尤其是颉利的遭遇以及那个拜访拜访。

    连突厥都让秦风破了、灭了,这个向来不留活口的煞神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这一次他来了,换回的是突厥的灭亡。那下一次来,遭殃的会是谁?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只是想想,他们竟然生出了不寒而栗的的感觉。一致拿定主意,等会就派人回部落,将部落里的所有中原百姓梳洗干净,送上美食填饱肚子送过来,免得惹上秦风这个煞星。

    夷男面色煞白的深深瞧了秦风一眼,心中感叹:如此人物为何不曾出现他们薛延陀。

    静!

    静!静!

    静!静!静!

    四周见到那一串脚印都傻眼了,连欢呼都给忘记了。

    过了好半响,才响起了阵阵的呼喊。

    草原上敬重勇猛之士,但大多勇猛之士十之**都有一个特征,虎背熊腰,三五大粗,像秦风这般高挑消瘦,长得文质彬彬的英俊少年极为少见。

    也因如此对于秦风这个大唐勇猛之将在初次与之见面之后,大多都抱有一定的怀疑:忍不住的在心底嘀咕,这家伙真的能够称得上勇猛?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知道传言不虚。

    望向秦风的眼神亦开始变样了,多了几分敬服崇拜。在尚武的民族,武勇者往往是权衡个人实力的关键。

    夷男拍手道:“秦大将军一身勇武深不可测,是最强的勇士之一,我弟鲁汉在草原称霸多年,可是在秦大将军面前,只是一招,就断了几根骨头,这还是大将军手下留情的结果。”

    顿时,大家更是惊悚了起来,鲁汉在草原上威名赫赫,是与史那结社率并列的第一,可这样的人在秦风的手上一招都受不了?这得何等的实力啊。一下子,大家看着身体高瘦的秦风的目光一变再变。

    薛延陀在突厥汗庭举行庆功宴本就存着替大唐立威草原的心思,秦风深不可测的实力,以及是毫不隐讳的杀戮之势,直接震慑住了周边的酋长可汗,一个个都开始心不在焉了,先后决定要效仿薛延陀一样,直接表明臣服。如此他们才能在以后的日子里,睡上一个好觉。

    秦风笑着坐了来了,将刚刚满上的马奶酒,一口饮尽。

    淡定自若!

    秦风这番下马威结束后,夷男又开始了下一个环节。

    所谓庆功宴,也就是歌功颂德。

    除了开始李靖代表李唐王朝的表态以及秦风的威慑,就再也没有出现什么有营养的话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