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4章:家贼难防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紧贴马云萝身体且正沉浸在小动作中的欢愉,却不料马云萝忽然按住了他越来越放肆的手。

    猛然一惊,回过神来的秦风暗暗自嘲:几个月没碰女人,自制力大减啊。

    下身微微回撤,秦风掩耳盗铃似的占便宜结束。

    可就在这时,就近贴在一起的秦风忽然现马云萝体内的真气似乎紊乱起来,有种不受控制的征兆,不算很强的真气在她的经脉内横冲直撞,马云萝口中传出无意识地嘤咛之声,俏脸上一片苦楚,显然正在禁受极大的痛苦。

    “走火入魔!”秦风脸色一沉,欲念顿消,伸出一只手朝她笼罩过去,庞大澎湃的真气轰然爆。

    走火入魔是很危险的情况,换做同等级的武者走火入魔,秦风根本没法帮忙,外力干扰之下。只会让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

    走火入魔者,只能依靠自己坚毅的心智击败心魔。

    但他比马云萝高出无数倍,出手相助还是没问题的。

    在他的调理引导之下,马云萝体内的真气逐渐平稳,俏脸上痛楚也渐渐收敛了。

    秦风这才松了口气。

    体内紊乱的真气被拂平,心力交瘁、大喜大悲的马云萝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这种感觉仿佛仙境一般,顿时,她不知是真是幻是梦是醒。

    不过又感觉到有人在帮自己,长长的眼睫毛抖动了几下,美眸睁开了一条缝隙。

    下一刻,那美眸里便迸射出喜悦和茫然交杂的神色。

    她露出甜美的笑容,伸出一只芊芊玉手。朝秦风的脸颊摸了过来。檀口中传出喃喃之声:“只有在梦中才能与你相见,但愿……长梦不醒,常伴左右。”

    她显然以为自己在做梦。

    秦风差点喷笑,可紧接着心中莫名一疼,若被无形的大手揪住了一般。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张了张嘴。秦风无言以对。他愧对这个内柔外刚,用情真挚的女子,他的心中满是自责。

    “睡吧,睡一下起来,就好了。”秦风揽着马云萝,真元往她体内温和灌入,催动她的睡意。

    马云萝的眼睛开阖着,美眸里满是留恋的神色,似乎不愿就此沉睡过去,似乎还想再睁开眼,仔细看看面前这个男人的样子。可终究没能抵挡过秦风的手段,沉沉地阖上眼睛了,呼吸平稳。

    大约一个时辰后,马云萝长长的睫毛抖动起来,秦风像抱小孩子一样横抱着她,侧身对着她,笑吟吟地等待着。

    又过了一会儿,马云萝才睁开美眸,悠一见到秦风的面容,眼珠子立刻凝固了,怔怔地望着他。

    四目相对,一如当初在那庄院时的偶然情动。

    几分心跳。几分慌乱如麻。

    马云萝忽然抿嘴笑了起来。

    “傻笑什么?”秦风好奇的笑望着她问道。

    “这个梦。好长!”马云萝反手握住了秦风的大手,力气很大,紧紧地抓着,仿佛不愿意松开。

    秦风也咧嘴笑了起来。俯下身子。在她如宝石般璀璨的红唇上深情一吻。

    马云萝双眼圆睁,几乎喘息不过来。

    唇分。娇躯温度上升,美眸变得迷离。

    “在梦中,你会与我做这些事么?”秦风一脸奸邪。

    马云萝的俏脸立刻羞红了。挪动了下身子,把脑袋埋进了秦风的衣服下面,似乎不敢再见人。

    秦风得到答案,畅快大笑。

    蓦然,马云萝的娇躯抖动了一下,匆忙坐了起来,愣在了原地,美眸聚焦在秦风的脸上,眼中闪烁起怀疑和惊喜交加的神色。

    “兄长你……”马云萝张了张嘴,黛眉皱的很好看,仿佛还有些迷茫。

    “我来了。”秦风轻声道,他的心头有些阻得慌,若非情到极致,骁勇善战的女中豪杰又何至如此。

    马云萝当即用手掩住了红唇,美眸颤抖起来,迷雾一般的水泽弥漫在双眸中。

    泪水滑落脸颊,她的眼圈刹那间变红。

    她终于反应过来,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是自己在做梦。

    她朝思暮想的男人,他没有放弃她,他真的来了,而且活生生地紧紧的搂住的身体,正深情款款地望着她,几乎要让她融化在那满是柔情蜜意的视线中。

    她不敢相信!

    “我真的来接你了。”秦风将她搂紧怀中,狠狠地用力,似乎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内。

    难以言喻的幸福自心底深处汹涌而出,马云萝喜极而泣,口中传出嘤咛之声,同样用力地抱紧了秦风,从喉咙里出哽咽的哭泣。

    那哭泣声让秦风心疼。

    将她的身子摆正,秦风霸道地堵住了她的哭泣。

    “你怎么找到这儿了?”久久唇分,马云萝紧紧的反搂着秦风,舍不得松手,她怕一松手,幸福会从指间溜走。

    长时间以来,马云萝对秦风的仰慕,在这场庆功宴后,达到了顶点。她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即使不顾女儿家的颜面,她也要把自己能够给予的一切献给她崇敬、深爱的义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马云萝笑颜如花,在晨光微煦的照射下,显得更加娇艳,别有一番美态。

    “你还好意思问!”秦风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在她丰盈的狠狠的拍了几巴掌。

    却也告诉了她自己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天罚的嗅觉非常灵敏,哪怕马云萝走了很久,可它依旧通过马云萝的坐骑的气味追了过来。马云萝当时万念俱灰,也没有留意马匹快慢与否,或许是她也没有想过真正的离开这个恼人的家伙吧。秦风在冰天雪地里追了一个时辰,就察觉“一线牵”的香味,沿着这个方向走,香味越来越浓,最终总算在这条不知名的内流河畔找到了与坐骑相依而睡的马云萝。见她睡得香甜,生怕她受凉,便把两匹马身上遮掩马鞍马蹬的厚棉絮铺在地上,抱着她等待她的醒来。一路上,秦风也总算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以前天天相处,他察觉不到自己的想法,可马云萝这一走,想着有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才现自己心乱如麻,思念至极。

    不管是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这些都不重要,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秦风的生活没有要是没有马云萝,会让他感到无所适从,如今已明佳侣心意,秦风要再行柳下惠之事,他要鄙视自已。要是马云萝再一次跑了,那他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要是知道……我也不跑了,我其实很舍不得,几次想调头回去,可,可我又怕面对你。”马云萝期期艾艾的说着。

    秦风怜爱的抚摸着他的金,柔声道:“福祸相依,如果你不跑这一遭,我也不知自己的心意了。好了,我们回去吧!免得大家担心。”

    “嗯!”马云萝有些不舍的离开秦风的怀抱,蓦然,目光一阵坚定,道:“你渴不渴,我有水袋。”

    “那再好不过,昨夜喝了不少酒水,现在正口干舌燥呢。”秦风整理着东西,头也不回道。

    马云萝一咬牙,背对着秦风,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倒进了水袋,做完这一切,一颗芳心砰砰砰的跳个不停,他玉手重重的摇晃了几下,送到了秦风的面前。

    秦风接过,当下没客气什么,一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水是清水,不过总觉得有股特别的味道,不过他以为马云萝取的水水质就是这样,故而也没去在意。

    马云萝一颗芳心提到了嗓眼,她紧张地看着秦风,生怕他现有什么不对劲地方,毕竟她知道秦风对药物这种东西相当敏感。幸运的是,秦风好像没现什么异常。

    “怎么样?”马云萝吞了吞口水问道。

    “没什么,干渴的感觉好多了,只是这水质有问题,味道怪怪的。”

    马云萝不由呼出一口气,轻轻地拍了拍胸口。

    秦风见马云萝脸色通红,呼吸急促,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怪道:“云萝,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啊,我……我怕你嫌弃我喝过的水。”马云萝赶紧找个借口,心里慌得跟揣了只兔似的。

    秦风打趣道:“连你的口水刚才我都喝了,怎么可能嫌弃。你也喝一口,咱们就扯平了。”

    “哦,哦!”心不在焉的马云萝接过,不睡觉的喝了一大口,冰凉的水流顺喉流下,使得马云萝蓦然惊醒,望着手中的水袋,傻了眼了!

    “云萝,你到底放了什么东西在里头。”到了现在,秦风也感觉不对劲了,不但自己浑身没什么力气,而且一身血液都在往头上涌,体冉一阵燥热的暴动,蠢蠢涌出,晨光微煦下,秦风只觉马云萝比任何时候都要美,都要迷人。

    “你给我下药了?”秦风哭笑不得。

    “就是……一点点而已。”马云萝弱弱地答道。

    何止一点点,那一大包药物全被她放在水袋里了,这玩意是本无色无味的药,是马云萝以前宰了一个淫贼缴获的战利品,她在做马贼期间,一旦遇到(女干)淫少女的贼人,这小洋妞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把对方绳绑起来,然后强行灌药,让那些采花贼受到的折磨而死。

    这种药,药性极为强烈,也只有秦风体质特殊,能抗到现在药效才开始作,而且神智还是清楚的。换做任何一个人,此刻恐怕也已经意乱情迷了。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秦风感慨万千,他哪里能想得到,自己身边的女人会给自己下药?若是在外面,他也不会这么轻易地中招,也只有长乐、郑丽琬、马云萝等至亲之人,能避开他的心理警戒线。秦风能解百毒,身上也有这类的药物,可这种催人之天性的玩意他还真解不了,因为这东西从某种含义上说,不是毒,只是激活了人类的雄性激素,把人类潜藏的激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