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05章:神秘访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好,好一个‘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好词,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将之子啊!秦公子壮志凌云,真是吾辈之楷模。掌柜的,此诗一出,你这里想不出名都难,此诗哪是一餐饭可以比拟?值上万金亦不止啊。”书生手舞足蹈,只见他激动得满脸通红,恨不能上阵大杀一场。

    “哈哈……再好的诗也不如一饭珍贵!”秦风抛下笔,哈哈大笑的走出大门,牵着骏马,一笑而去!

    ……

    “诗好,字亦别是一家,小二,掌柜的,快快,帮我拓下一副,我出十个银饼。”书生看着离去的秦风,心神再次被墙上龙飞凤舞的文字给吸引住了。

    “我也要,我也要!我出十五个银饼。”

    “二十个!”

    “二十五个!”

    ……

    一字千金,果然是一字千金。

    随着人潮涌动,出价的也越来越高,掌柜的乐不可之,手忙脚乱的吩咐着店小二准备拓印的工具。

    三楼一处雅间,一个中年人放下酒杯,皱眉道“什么事这么吵?国志下去看看。”

    “属下这就去看!”

    一个汉子匆匆下楼,在人群里找了一个食客询问,方始明白事情的始末,看了一眼墙上的文字,也忍不住热血沸腾。

    噔噔噔!

    跑上三楼,气息不定的高声道“大人,事情是这样的……”

    “哦,竟有此事?”

    中年人闻言,眼神不由一亮“走,我也下去看看。”

    “好一个‘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咦,这字好有霸气,啧啧啧,国志,快快快!你让人也拓下一份。”中年人气急败坏的下着命令。

    被称做国志的汉子一指楼下混乱的人们,苦笑道“大人,属下可不敢引起众怒啊!”

    “哈哈,也罢!秦家二郎,一个孩子,竟然有此豪气,好,很好。哈哈,‘渭水耻,尤未雪’简直说到我的心坎里了,此子大是不凡,走,咱们去秦府找这小子去。”

    “遵命!”

    ……

    迎着日头,牵着马匹,秦风一边问路,一边观看大唐的风采,倒是舒坦至极,他却不知自己盗来的满江红在长安已经传了开来。

    差不多一个时辰,总算找到家了。

    来到家门,把马匹交给侍卫,侍卫古怪的说道“二公子,有客来访!”

    “哦?找我父亲的吧?”

    侍卫道“找二公子你的。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谁啊?”秦风随口问了一句。

    “小人也不知道,总之,是一个贵客就是了,好像大有来头,夫人亲自接见的。”

    “什么人这么牛逼?”

    怀着疑惑,秦风快步走向客厅,果然见到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汉子坐在客厅里,而母亲正抱着妹妹相陪。

    “娘,孩儿回来了。小雨过来让哥哥抱抱。”秦风行了礼,向着杨雨蝶招手。

    杨雨蝶一声欢呼,挣脱杨氏的怀抱,像只兔子蹦蹦跳跳的扑到秦风的怀里,不住的埋怨道“二哥是坏人,出去玩也不带雨儿。”

    “哈哈……下次,下次二哥一定带我家宝贝妹妹出去。”

    杨氏看着甚是相得的兄妹,轻咳道“风儿,这位是你父亲的故友,还不上前拜见你李叔叔?”

    中年人微笑的端详着秦风,满含欣赏之意。

    “小侄秦风见过李叔叔。”秦风看着中年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如此人物,他还是第一次遇上。

    中年人相貌堂堂,尤使人印象深刻的是那双眼睛,明亮清晰,闪烁着眩目的光芒,如若闪电,一头乌墨发亮的长发,带着纱冠,余发披在肩上,配合着有若渊停岳峙的气度,使人油然心服。

    中年人见秦风英华内敛,双目精灵有神,气定神闲,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到访而露出任何好奇之色,一股无所谓的有恃无恐的神态,也暗自赞叹不已。

    “你就是叔宝兄次子?秦风?”

    中年人微微笑道。

    “虚伪,明知故问!”

    抱着杨雨蝶,秦风来到他的身边坐下,看了他旁边的侍卫一眼,笑道“听说你是来找我的?我好像没有认识你吧!”

    “二郎,不可放肆。这孩子向来随性,叔叔莫怪。”杨氏笑着骂了秦风一句。

    “二郎真性情是个男子汉,作为长辈只会欣赏,我又怎会责怪?”中年人哈哈一笑,毫不介意秦风的无礼。

    秦风道“叔叔,你是找我父亲的吧?他要晚上才回来呢。”

    “叔宝是我好朋友,我自然知道他公务繁忙,我是专程来拜访你的。”

    “哦?怪了。”

    中年人笑道“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听说秦家出了二郎这样一个文武双全英才,好奇之下前来看看。嫂夫人,你带雨儿忙去吧,我有些事要问问二郎。”

    “叔叔稍坐。”杨氏警告的看了秦风一眼,接过百般不愿的杨雨蝶自行离去。

    “二郎,刚才我也在迎宾楼,也读了你的诗,特别是那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让人热血沸腾啊。真让人恨不得上战场大杀一场。”

    “原来如此!”

    秦风恍然大悟道“没什么,只不过是用这首诗骗一顿饭罢了。”

    “哈哈,你这顿饭啊,太奢侈了吧!想必你不知道,你走之后,很多人都出了十多二十、甚至五十个银饼来拓印回家珍藏了。”中年人想到店里的情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贤侄,你有这般志向,真是难得。要不你到叔叔那里去吧,叔叔给你安排个事情来做?”中年人笑着,像是露出尾巴的狐狸一样,诱惑未成年人儿童。

    秦风不屑道“我还小,我要读书。再说了,如果我要做事情,让我父亲随便安排一个职位就是了,我父亲是大唐武将第一人,他的安排怎么说也比你舒坦,我凭什么不帮我父亲,而给一个陌生人打工。”

    “打工?哈哈,用得妙极。”中年人不以为忤,开怀大笑起来。

    “不要叽叽歪歪了,李叔叔你的目的是什么?还是明说吧。我不喜欢东拉西扯,看你也不是拐弯抹角的人。而且我很忙!没时间和你废话。”

    中年人差点给他噎住了,双目爆起精光,仔细端详了他好一会后,叹息道“你真的变了很多,无论是相貌、风度、气魄,都是青年一辈中的杰出人物。”

    秦风淡淡道“李叔叔很抱歉,你认识我?但是我不记得你了,所以你也不用夸奖我。”

    “在你十岁的时候,我们见过一次。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见了你的诗,心有所感就动了兴致,想找你聊聊而已。”

    中年人说着说着,当真跟秦风聊了起来。

    他们聊了内容五花八门,相互吹嘘。

    上至天文地理,下至文韬武略,怪事见闻,中年人竟然说得头头是道,见识之广,学识之深,令人心折。

    秦风不甘示弱,两千年的经验也不是白混的,不论中年人说什么,秦风都能搭得上话来。而且常常口出惊人之语,让那中年人目瞪口呆、暗自惊叹。

    当中年人说起《三国志》的时候,秦风却跟他扯起了《三国演义》,什么桃园结义、群雄会董卓、温酒斩华雄、三英战吕布、过五关斩五将、八阵图,唬得他和侍卫一愣一愣的。

    最后竟拍案而起笑道“好一个‘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够威风、够霸气。唉,四世三公的袁绍,好断而无谋,真是一介庸主,可惜了田丰。”

    言下之意,甚是鄙视。

    “袁绍其实也是人雄,只是他耳根子太软了。”对于袁绍,秦风并未过于鄙视,能够当上十八路诸侯的盟主,岂是无能之徒?

    “哦?你居然欣赏他?”中年人有些奇怪了,很明显秦风很不喜欢这个人的。

    秦风道“喜欢是一回事,不喜欢是一回事。我喜欢的是他对于乌桓的态度,官渡之战战败后,乌桓人派出使者意欲结盟而地抗曹操,当时的袁绍根基未失,如果他引异族入中原,谁胜谁负还是两说,但是他宁愿失败,也要斩杀了乌桓使者,只此一事,就可看出他是一个真正的华夏人,比他们卖国求荣之徒强上太多太多了,在他看来,他和曹操之间是兄弟相争,如果引来外人,那么,意义就不一样了,乌桓人,禽兽之徒,如果引入中原,百姓们肯定苦不堪言,袁绍看清了这一点,所以宁愿兵败身死也不做那千古罪人。这样的人不管他有诸多不是,也值得我们后人尊敬和学习。”

    “言之有理!”

    “再说前朝的杨广,现在很多人都说他昏庸无道,但是,他也是有功绩的。”

    中年人诧异了,好奇道“现在人人都说杨广无道,你怎么有这么一个说辞。”

    “史实史实,就是要记录真实的历史,让后人知道前辈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的话,留给后人的都是一些虚假的东西。看待一个人一件事,我们应该一分为二看来。杨广虽然好大喜功,也给我们华夏民族带来了无限灾难,但是他的功绩我们不能否定,他修的运河,给我们带来了便利的水运,让我大唐能够源源不断的把南方的粮食运到北方,节省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这难道不是功绩么?他三征高丽,其目的也是为了给华夏民族拓展生存空间,出发点是好的,只不过他失败了,所以惹来了无数骂名。是非功过,一切都由后人来个定断,不能由一人定下一个帝王生平。况且,他当晋王的时候,突厥人不敢垮越长城,硬生生的挡住了突厥人南下的脚步,这也是他的功绩,只不过他的过失太多太大了,所以,他的功绩都被掩没了,但是,作为后人,他的过我们应该批判,他的功我们也得承认,看待一个人,不能只观一面,就像汉武帝一样,他杀得匈奴北退数千里,但是却也把文景两帝的基础消耗殆尽,他死后给后人留下了一下破败的王朝,只是他的功太大,后人都记不住他的过错,人人都认为是他的子孙不争气,谁又想到汉武帝长年累月的远征,已经过度的开发了大汉的根基了呢?是非功过,谁又分得清楚?勇于承认前人的功过,才是大丈夫之所为。”

    “史实史实!你说得对!受教了。”中年人沉思片刻,似乎认同了秦风的话。

    话音一转,中年人询问道“对了,你觉得我们大唐怎么样?”

    秦风怔了怔,半天说不出话来,虽说大唐不以言行为罪,百姓们都可以畅谈国事,但是,有些话秦风也不敢乱说。

    似乎看出了秦风的顾忌,中年人笑道“只是闲谈,但说无妨。”

    “其实大唐挺好的!”

    “怎么个好法?”中年人来了兴致。

    秦风道“因为我们遇到了一个数百年难得一遇的明君。只要有他在,我们大唐只会前进,不会后退。”

    中年人听得眉飞色舞,笑道“你很看好当今陛下?”

    “废话!”秦风白了中年人一眼。

    那可是开创了贞观之治的牛人啊,谁敢不看好李世民。

    中年人哈哈一笑,饶有兴趣的静候他的回答。

    “李世民,啊,是太宗皇帝,不好意思,习惯了,口误口误!”秦风猛然醒悟,吓了一身冷汗,这个时代也不能直呼皇帝的名字的。

    “无妨,无妨!我不会说出去的。再说了,名字本就是让人叫的。”

    “当今陛下,论文治,唯有文景能与之媲美,论武功也只有秦皇汉武可与之相比了,他将两者合一,可算是前无古人了。”

    “哦?你这可是有拍马屁之嫌疑。”中年人似乎有些脸红,不知是兴奋还是激动。

    “我这么说,是因为当今陛下有一颗前人未有的野心。”

    “野心?”

    “对,就是野心!人只要有野心才会前进,有野心才会不满足于现状,有野心才会想方设法超越前人。也许在我们普通人看来,秦皇汉武是无法超越的巅峰,但是在当今陛下的心里,我认为秦皇汉武应该是他要打破的记录,因为他有一颗不认输的野心、雄心。”

    “在你眼里,野心是一个好词儿?”

    “利国利民的野心是好词儿,自私自利的野心就是祸国殃民。陛下的野心自然是利国利民,所以在他那里,野心就是一个好词儿。”

    中年人若有所思的笑道“你说得不错,什么事情都要一分为二来看,野心也不尽然是坏事儿。那么,你的野心又是什么?”

    “我的野心?”

    秦风微微一呆,想了半天才搔搔头道“短期的野心是学好武功,读好书,然后娶上一个美丽孝顺的媳妇。”

    “哈哈……想不到你的野心还有长期和短期,那么长期的呢?”

    “长期的?我现在也没有清楚,不过我父亲是大唐的开国将军,我想我应该是继承父业吧!毕竟这大好江山能够一统,我父亲也有一份功劳,作为他的儿子,我有责任和义务代他守护他的心血,相信这也是他的期盼。”

    “好,好,好!你的野心很好,我很喜欢你这样的野心。你短期的野心应该快要实现,你有这样的才华当然不怕没有找到一个漂亮孝顺的媳妇,对了,你叔叔我有几个女儿,长得也是国色天香、温柔美丽,要不叔叔许给你一个?”说着说着,中年人露出猥亵的笑容,那是看女婿的目光。

    “你?算了吧!”

    “怎么的?看不上叔叔的女儿?”中年人剑眉倒竖。

    秦风笑道“都说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家的乖,我都没有见过你的女儿,鬼知道你的女儿是美是丑,是温柔还是凶悍。”

    “‘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家的乖’,嘿嘿……”咀嚼着秦风的话,中年人眼神大亮,嘿嘿直笑。

    老淫棍!

    秦风暗自鄙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