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13章:帝王心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画完三十六根金针,再三检查确认无误后,递给了李世民道“事关重大,金针必须按照我的标准来打造!”

    “匠作营汇集天下能工巧匠,区区金针难不到他们,来人啊,把画交给匠作营,让他们连夜打造两副出来,决不能有所偏差。”

    待侍卫走后,李世民道“贤侄,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了,明天只要长乐公主配合就行了!”说到这里,秦风再也说不下去了,他遇到难题了。

    “怎么回事?”

    秦风现在是众所注目的人物,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大家的心,但见他神色大变,人人都担起心来。

    “李叔叔,你和我出去一趟!”不由分说的把李世民硬生生的拽了出去。

    到了外面,看四下无人,李世民低声道“什么事不能当大家的面说?”

    “李叔叔,我有些想当然了,我施针长乐公主必须配合,如果她不配合我根本完不成这个任务。”

    李世民奇怪的说道“事关性命,长乐有什么不配合的?”

    “叔叔有所不知,我的施针手法和医者不一样,我是用暗器手法隔空一针一针的刺到长乐的穴位上,容不得半点差错,所以,长乐公主必须脱去全身衣裳。长乐公主刚烈,她宁愿死也不肯嫁给陌生人,您想她愿意在我面前脱光么?”

    “这”李世民也傻了眼了,想不到还有这么一个环节,神色古怪的说道“你小子不会是想占长乐公主的便宜吧!”

    相识数日,李世民还真有些不相信秦风的人品。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秦风在此发誓,如果我有半点私心杂念,就让我被五雷轰顶,永世不得超生!”

    古有举头三尺有神明一说,对于神衹和誓言是相对重视,即便是李世民也不敢轻易盟誓,因为他也是一个在神论者。

    听了秦风的誓言,李世民动容了,经过赵王李元霸被天雷轰死一事,他就更加相信神明一说,现在听到秦风发下这么重的誓言,他再也没有怀疑,叹息道“玩笑罢了!贤侄不必放在心上,长乐那边就交给皇后来说服吧,只不过却是需要时间了。”

    “这样也行,以免过于仓促。”秦风同意了李世民的意见。

    商谈完毕,两人回到御书房。

    秦风以事关长乐的性命,不能马虎为由,表示等到金针到手之后再行施针排毒,以免出现差错。

    对于他的说法,除了深知其中缘由的李世民,旁人自是没有怀疑,而且经过秦风的解释,都觉得刚刚的安排确实仓促了一些。

    稍做交待,秦风就离开了皇宫。

    回到寝宫,长孙皇后颤声问道“二郎,长乐是不是没有救了。”她不傻,也了解李世民雷历风行的性格,而且也相信匠作营完全能够在一晚的时间里做出秦风的金针,但是两个人出去一回后,居然推翻了事先的安排,容不得她不做他想。

    李世民搂着长孙皇后的腰肢,笑道“秦风贤侄说没问题,只不过在长乐这里遇到了难题,所以我们拖延了时间,此事还需观音婢出面方可化解。”

    “什么事需要用到我?”既然不是无法治疗,长孙皇后松下了口气。

    李世民也不隐瞒,把秦风说的话发的誓一一的讲了出来。

    长孙皇后目瞪口呆,半天也是没有办法下结论,长乐公主的坚决,大家都看在眼里,她是一个把清白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人,让他在一个轻年男子面前脱光衣服,其难度不亚于治好她的病。

    饶是李世民这样一个精明能干的千古一帝,面对这种事情也是束手无策,想了半天得不到一个好办法,不由道“什么都不如长乐的性命要紧,大不了便宜那混小子,把长乐许配过去得了。反正那小子也非凡人,不至于辱没咱家长乐。”

    长孙皇后眼神一亮,道“这倒是一个好主意。”过了半晌,犹豫道“只是前日我哥哥和我说项,想让我们打长乐许给冲儿,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呢!”

    “冲儿?长孙冲?”

    长孙皇后疑道“是啊,怎么了?”

    李世民想了想道“冲儿也是十分出色,但是和秦风一比,却是差很远,冲儿面对我的时候,哪次不是心惊胆寒的,一个男子汉没有一点担当和大气,如何能成就大事?相比之下,我倒是看好秦风这孩子,他有勇有谋,绝对是青年一辈的顶尖人物,关键是他和乾儿投缘,我们的孩子我们自己知道,乾儿表面上谦和,他的心气实很高,经过一番比试,他似乎放下了很多,这是一件好事,而且也只有秦风这样的人才能让乾儿认清自己,所以说,将长乐许给秦风是一举数得之事。”

    “这”

    长孙皇后对于自己的娘家还是很在意的,尤其是长孙冲。

    长孙冲乖巧机灵,长孙皇后对他的印象不是一般的好,自从长孙无忌提了此事,她就想着怎么撮合长孙冲与长乐公主的婚事。

    李世民看出长孙皇后的心思,叹息道“如果没有叔宝兄,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更没有长乐。自晋阳起兵,叔宝兄投奔我们之后,一直为我冲锋陷阵,落下了一身子的病根,他不但是我李家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是我李家最大的功臣,重要的是叔宝兄家教甚严,他的两个孩子没有沾染其他不良毛病,秦战素有君子之风,秦风更是不凡,膳房上的表现你也看到了,简直是神乎其技,若是将长公主许给冲儿,畏于朕的权威,武将们明面上没有说什么,但难保他们心里不舒服,认为我们只重亲戚就不好了,叔宝兄是武将中的第一人,把长乐许给他不但报答叔宝兄的恩情,而且也笼络一干武将之心。天下未平,朕与天下需要一往无前的武将”

    “早把长乐许配出去,也好绝了辅机杂念。”

    李世民道“辅机的心思朕也知道,曾也心动过。只是为了皇室的长治久安,也为了长孙家的百世兴旺,朕都不能把长乐嫁过去。朕从来没有怀疑辅机,也相信辅机,可我们和辅机之后呢?”

    李世民知人善用,根据文武百官的特长安排职务,让他们在擅长领域发挥淋漓尽致。长孙无忌专权,他也看在眼里,只不过身为帝王,也乐于各方势力的相互竞争。现在长孙无忌已经如日中天,其地位无人可及,他当然不会傻到再加扶持了。

    长孙皇后长叹了口气,尽管感性上不认同,可理性告诉她,李世民的顾虑是对的。

    历史上,外戚专权比比皆是。

    若长乐嫁到长孙家,那么,长孙家的威望将是除了李家后的第二家,同时,这份恩宠也将长孙家推向了悬崖边。尽管心向娘家,可长孙皇后不敢拿李唐江山、长孙家的未来开玩笑,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自己将是断送大唐江山的刽子手。

    遥想霍光一族的下场,遥想汉献帝的待遇,长孙皇后顿时不寒而栗。

    长孙皇后敛裾一礼,由衷道“皇上,臣妾错了。”

    李世民扶起长孙皇后,道“亲上加亲,确实是让两家同心同德的最佳法子,观音婢的想法没错。可是,朕不敢冒这个险哪!手心手背都是肉,朕真的不希望再发生手足相残的事。那种事一次,就够了。”玄武门之变是李世民一辈子的阴影,不管他有多大的成就,也堵不住悠悠众口,正因为背负着杀兄弑弟的恶名,所以,他一再避免旧事重演。

    “二哥,却是无垢短视了。”长孙皇后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深为自己的私心而惭愧。

    李世民没有在意,只是哈哈一笑,道“经此一事,长乐心里肯定很难受,观音婢今晚你过去陪陪长乐,且探探她的口风,这丫头人不大,可是很有主见的。”

    “我也正有此意,就是二哥不说我也要过去的。”

    回到住外,长乐公主禀退了所有宫女,对于这种事情,她虽然早有准备,但事到临头她还是有些恐慌和举手无措,她并不怕死,只是觉得自己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没有做。

    坐在窗前,玉手支颐,呆呆的出了一会子神,长长一叹,起身来到书桌前,摊开了书桌上的卷轴,脑中浮现着竟是秦风凌空起舞的风姿,于是提笔全神贯注的画了起来。

    “长乐!”

    敲门声响起,温润的语音在外响起。

    但长乐公主似乎毫无所觉,只是认真的画着画。

    足音响起,长孙皇后来到了长乐公主的身后,即便如此长乐公主依旧毫无察觉。

    长孙皇后见长乐公主如此全神贯注,也不打扰,只是在一旁看着。

    长乐公主多日未成作画,这刻心血来潮下画来竟然觉得流畅无比,整个人进入了一个难以言状的境界里,任由着思绪挥毫作墨。

    长乐公主又惊又喜,更不去多想,只凭意识去画,待她的意识回到面前的宣纸上时,才发现,那画已经完成了。

    惊异之余,忙凝神打量。

    只见画中晚霞印照着膳房,天边红霞似锦,但却朦朦胧胧的印到房里,看不太真切。近处是青年在房内独舞的英姿,飘飘然犹若传说中的神仙,潇洒,豪迈。

    这真的是我所画?是我的水平吗?

    长乐公主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画出来的,突然她脸色红如朱砂,显然发现画中的人物竟如秦风有七成的相似,确切的说她画的正是秦风!

    长乐公主面对着神来之笔,满腔的得意之情,瞬间把心中的忧愁都给放下了,仔细的抚着卷轴,但又觉得少了些什么“对,题诗!嗯!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太霸道了,不符合画意,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还也不行。”

    她低声念了一遍,但却怎么也下不了笔,豪迈的画,绝妙的意境,应该配上豪迈的诗、豪迈不拘的字,但她却没有下笔的自信。

    “若能有他为画作诗、亲笔提笔那该多好!”

    长乐公主悠悠长叹了一声,秦风的字,她也是在秦风写药方的时候看到的,当时虽在担忧之际,但是包括李世民在内的所有人都赞不绝口,而精于书法的李世民更是说开创了一家,如此评价足已和欧阳询、褚遂良、虞世南相提并论了。但是长乐公主也知这不可能。不是生怕秦风小气,而是自己不好意思,要是让他见到自己把他画得如此完美,自己以后如此面对于他?

    “这个他是谁?”站在长乐公主身后的长孙皇后终于出声了,脸上露出了丝丝诡异的笑容。

    “啊!”长乐公主惊得跳了起来,忙将画藏在身后,看清来人,顿时手足无措,怯怯的叫了一声“母后!”

    “母后,您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事先通知一声!”长乐公主目光闪烁,做贼心虚的将身子移了移,慌乱之下,竟以掩耳盗铃的方式将画藏起来。

    “别藏了,在藏画要皱了。母后在你画的时候就进来了,什么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什么那个他,母后可听得一清二楚。别怪母后没有通知,怪只怪你画的太入神,没有听见而已。”长孙皇后自若的淡笑着,一对凤目满是戏谑之意。

    长乐公主被看得无地自容,只恨不得找个地窖钻下去。

    “长乐,如实招来。那个他是谁?”

    “你不好意思说,母后也不强求!你母后也不是蠢人,你说的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我就猜出是谁了,你画的是秦风对吧?”

    长孙皇后轻轻地缓缓地说着。

    不愧是大唐贤后,她只通过长乐公主的只言片语就猜测出长乐画中人,让长乐公主不得不对之屈服。

    “好了!母后,我说就是了!”长乐公主被逼无奈,跺了跺脚道“就是那个坏蛋啦!”

    “哪个坏蛋?”长孙皇后故作不知,而心里已经松了一大截,既然长乐有意,那事情就好办了。

    “除了秦风,还能有谁?哼,他一口妹妹,两口妹妹的占我便宜,不是坏蛋是什么?”

    长孙皇后故意道“秦风这孩子倒是不错,他文武双全,几乎样样精通,只不过性子太过轻佻,母后不喜欢这样的孩子,可得和你父皇说说,千万不要把你们姐妹许配给他,这样的人实非良配。”

    不待长乐有所反应,长孙皇后自顾自的说道“长乐,前些天你舅舅来提亲,你父皇和母后都觉得冲儿不错,比秦风沉稳多了,故而答应了你舅舅的请求,待冲儿行了冠礼,就给你们安排成亲之事。”

    “我不嫁!”长乐公主断然拒绝。

    “为什么不嫁,你嫁给冲儿,我们两家亲上加亲不是很好吗?”长孙皇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里有着一丝戏谑。

    心神大乱的长乐公主哪里还会留意,噎了半天才说道“我活不久了,嫁过去只会害了舅舅和表哥。”

    长孙皇后眼里的笑意更欢了,只听她说道“这不是有秦风吗?他有着神仙一样的武技,而且也说能够治好你,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

    长乐公主哑口无言,狠狠地一跺莲足,耍赖道“反正我就是不嫁给长孙冲这种人。”

    “冲儿是哪种人?”长孙皇后立刻扳起了脸,喝道“那是你表哥,不许胡说!冲儿才思敏捷,可谓人中之龙,正是我大唐难得的栋梁之才。”

    “母后,那只是你一人的看法。长孙冲就是个小人,你不信就问孔先生。”长乐公主撅着嘴不满的说着。

    长孙皇后忙问缘由。

    长乐公主问她可知罗通?

    长孙皇后点头答道“就是郯勇公罗士信的独子?记得他被人称作小霸王,好勇斗狠,当年将尉迟将军的儿子打了。你父皇心知尉迟将军好颜面,心眼担心他找罗通的麻烦就将罗通调入弘文馆,让他成为弘文馆的学生。他怎么了?”

    “罗通是个性子刚烈的人,曾经看长孙冲仗着人多,欺负杜相之子秦风,他看不惯长孙冲的行径,只是说了他一句小人得志。结果,长孙冲气不过,招集了一般人去教训他,谁曾想到罗通武艺过人,不但没有教训到,反而被罗通打得鼻青脸肿,此事闹得沸沸扬扬,整个弘文馆的人都知道,而且他为了脱身事外,竟然让柴令武表哥和萧禹大人的儿子萧贺来顶缸,这种人阴险卑鄙,敢做不敢为,打死我也不嫁,大不了我不治病了,这样就让他娶我的尸体过门吧。”长乐公主有些鄙夷的说道。

    “竟有此事?”长孙皇后一脸的震撼,在他眼底长孙冲是属于乖宝宝类型的人物,那想他竟会干出这等事来。

    “所以说,长孙冲是一个十足的小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他不学无术,而且狂妄自大,进出弘文馆都是呼前拥后,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他是舅舅的儿子一样。那排场就算大哥也远远比不上,如果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他才是太子呢。”长乐公主越说越气,想道自己不明不白的成了长孙冲的未婚妻子,说道最后竟然哭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