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14章:情归何处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长孙皇后长叹了口气,经过长乐这么一说,即便是没有秦风治疗的事情,即便没有李世民的反对,她也不可能把长乐公主嫁给长孙冲了。

    看着长乐公主爬在桌子上呜呜哭泣,长孙皇后又是好气,又是心疼道“傻丫头!母后哄你玩儿呢!你大舅确实是提亲了,只是没有你父皇的同意,母后又怎么自作主张就把你嫁出去了呢?放心吧!母后答应你,不把你嫁给冲儿了。”

    “真的!”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说的也许是长乐公主现在的心情了,人生大起大落,让她回不过神来。

    长孙皇后拭干如玉容颜上的泪水,笑道“事实真是如此!这一回母后没有骗你,只不过你已经十五岁了,是个大姑娘家,我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嫁给你父皇了,若是再无动作,惹来非议可是不好了。母后这一次也是代表你父皇来问问你的意思,问你心里有没有心仪的人。”

    心仪的人?

    长乐公主流露出少女的羞态。

    长乐公主不愿嫁给长孙冲,长孙皇后有些失落,但更多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秦风这孩子,我和你父皇十分喜欢,经过商量,我们打算让你们成就鸳盟,长乐,你怎么看!”

    “啊?”长乐公主面红耳赤,一颗芳心跳个不停。

    长孙皇后展颜笑道“你呀,打小就是一个藏不住心事的人,你的心情母后明白了,明日,你父皇和秦公商讨商讨就定下来了。”

    长乐公主双颊飞红,鼓着嘴娇嗔道“您和父皇做主就是了,何必来问我?”

    长孙皇后微微一笑,心想说什么我们做主就是了,我做主将你许给冲儿,你还不是死活不依吗?

    长乐公主羞喜难当,不依道“母后,女儿要休息了,您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噗哧!”长孙皇后忍不住笑将起来。

    长乐公主更是无自容,突然脸孔一红,脉脉地低下头去,用手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衣襟。

    然后又瞟了长孙皇后一眼,见长孙皇后正用一种似乎含有深意的眼光望着她,立刻又很快地收回目光,她,头垂得更低了,脸孔涨得更红了。

    有人说“少女害羞的神情最美!”此话一点儿也不错。只见长乐公主赛雪欺霜的粉白小脸上,烘染上一层朝霞般鲜艳的红晕,明如春水似的眼波,放出一种灿烂的光彩,盈盈欲流,娇艳明丽,纯美无比,不亚于一朵红睡莲,在晨露中迎着朝阳盛开,真是美丽极了!

    其实,长孙皇后虽是猜出了大意,并不知长乐公主具体是为了什么,竟无端不胜娇羞?

    但,世上又有几人能够猜测出,青春少女的心呢?

    “母后,天色不晚了,您早点回去休息吧!”娇羞不胜的长乐公主下了逐客令。

    “好,好,好!母后走,这就走!真是的,有了情郎忘了娘。”长孙皇后笑着,不过经此一事,她也彻底放心了。

    想着还有一个李世民坐立不安、担惊受怕,也不再多说什么,关上房门,自行离开了。至于长乐的病情,反正也拖了这么多年,急也不急在一时,等把他们的婚事订了下来,如何治疗就由秦风自己说吧!青年人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解决得了,长孙皇后如是想着。

    长孙皇后走了,房间里只剩下一个长乐公主,她推开窗户,让凉爽的夜风吹拂火热的脸颊,长乐公主思绪万千,喜悦之余,复又有着几许失落和担忧。

    扫了桌子上的画卷一眼,上前轻轻抚摸着,喃喃自语道“你,会不会一如长乐这般喜欢长乐呢?”

    天之骄女面对着感情问题,却也患得患失起来。

    次日清晨,弘文馆门外!

    秦风竟然看到长乐公主在那里百无聊赖的徘徊,引得一路上的学子们注目不止,只不过谁也不敢上前去招惹。

    “早上好,长乐!”秦风没心没肺的打了一个招呼。近得前来,问道“等灵雁吗?”

    “灵雁?灵雁是你什么人啊?叫得这么亲热。”

    见得秦风,长乐公主心中一喜,但是听了“灵雁”两字,脸色不好看了起来,经过昨晚和长孙皇后的谈心,潜意识把秦风当作未婚夫婿了。自家未婚夫婿惦记别的女孩子,饶是长乐公主心胸宽广,心里却也有股酸酸的说不出来的滋味。

    秦风听力过人,自是听到了长乐的嘟囔,看她噘着小嘴,不但有损美观,反而有着一种难言的可爱之色。

    秦风见惯了她的高贵和优雅,乍然见到她女儿娇态,不由为之一呆。

    瞥了秦风一眼,长乐公主心里有了些许得意。

    今日一大早,长乐公主就往弘文馆而来,她罕见的没有晨读,而是在弘文馆大门附近游逛,满怀思绪、紧张的等待着什么,待看到秦风,一颗芳心喜悦不止,而紧张的思绪也是烟消云散。至此,她总算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这家伙让她魂不守舍。

    “长乐,你不会是等我的吧!”秦风有些“受宠若惊”的大惊小怪的说着。

    “不错,我是在等你。”长乐公主反而看开了,一颗心也平静了下来,轻声道“我有些事要问你!你和我来。”

    “可是,要上课了。”

    长乐公主看他的样子,又气又恨,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出这样的话,这木头竟然不领情,冷哼一声,也不再管他,自己就往竹林深处走去,嗔道“爱来就来,不来拉倒!装什么好学生,以前又不是没有逃课。”

    “美人佳意,岂能不来!不来是王八蛋。”

    秦风笑嘻嘻的跟了过去,长乐公主并没有走远,在一口池塘旁边就停了下来。

    长乐公主悠悠道“我要订亲了,父皇和母后把我许给了长孙冲。”

    “啊?”

    秦风吃了一惊,不过想到长乐公主历史上的婚姻的时候,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讪讪道“恭喜恭喜!”

    虽然说两人接触的次数也不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秦风还是长乐公主,都感觉已经对对方很熟悉了,可以摆脱掉任何陌生的感觉,像熟人那样地去对话。

    这个感觉可不是个好感觉,让秦风心有怯怯,他必须得刻意拉远和对方的距离。

    驸马可不是什么好职业。

    吃软饭?

    秦风可不干。

    秦风的表情被长乐公主看在眼中,心头越发地得意起来。她错以为秦风是在吃醋,这让她不禁有点开心,眼珠一转,靠近了一点秦风,开口道“其实,本公主已经心有所属了。当然,那个人绝对不是长孙冲。”

    秦风干咳一声,顺着她的话接下去“什么样的?”

    “人中之龙!”

    长乐公主抬起头仰望着天空,嘴中不停地蹦着褒奖之语“英俊潇洒,不过这并不重要,女人看男人,看的不是外表,而是能力!这个能力可不是实力也不是权势,虽然说他只是一个无所作为的少年郎,可他有任何人也不具备的胆量,他在九五至尊之前面不改色、侃侃而谈。你说他是不是很好。”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秦风无奈地揉着额头,道“嗯。”

    “就是有点坏坏的。”长乐公主的脸色更红润了,贝齿轻咬,酥指点红唇,开心道“不过男人嘛,坏一点也没关系,只要不是坏人就行了。”

    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拿眼瞄着秦风,心想坏蛋,我说的可就是你啊,难道你还没察觉么?她不知道自己今天哪来这么大的勇气。

    秦风依然木讷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的话,情况注定很不美妙。

    “死木头!”长乐公主轻声骂了一句,自己说了那么多,他居然连屁都不放一个,胆还没自己大,真是的。

    反正都已经说这么多了,索性全说出来得了“五年前的腊月初八,父皇宴请麾下文武一家老少,我与灵雁在湖畔堆雪人,由于长孙冲的破坏,灵雁与他起了争执,长孙冲恼羞成怒将我们推下湖里,最终,是他冒着彻骨的寒冷,把我们救了出来,可他却遭了风寒,一躺就是半个月。只是后来我再也没有见到他了,三个月前,父皇让他到弘文馆就学,只可惜物是人非,他已经记不住当初的事情了,再之后,他又病了,病得连所有人都忘记了。五年来,我的梦中,我的生活中,到处都是他的影子,怎么也驱赶不走,让人患得患失,讨厌的很,我不要再过这样的生活,我要他永远陪在我身边,哪里也不去,我要一睁开眼就能看到他。”

    长乐公主说着说着,面上一片坚毅之色,带着义无反顾的眼神,铿锵有声道“秦风,我这心里把你装了五年,没有少过一天。”

    秦风被震到了,傻傻地盯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个霸道强势甚至有点颐指气使的女人,虽然已经预料到事情发展到最后肯定不美妙,可他完全没想到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愕然之下,秦风就连长乐公主喊出了自己的本名也没有察觉到。

    “你说,你有没有,有没有想过我?”长乐公主毕竟不是婚外恋先驱高阳公主,当她说到这里,一颗芳心在胸腔内噗通噗通乱跳。

    秦风嘴角抽动两下,愣了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想你。”

    “是啊!你连秦大将军与秦阿姨都认不出,怎么可能记得住我呢?你是故意还是真的?”长乐公主眨动着眼皮盯着秦风,死死地追问着。

    秦风默然,他哪敢回答任何话。

    他扯过不少淡,也撒过不少慌,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敢也不忍心再去说什么,只能无奈地看着长乐公主。

    老实说,死去的灵魂还真没有给他留下半点记忆。

    仿佛是感受到了秦风目光中饱含的意思,长乐公主的双眼中慢慢地浮现出一层水雾,轻声道“寒毒发作的间隙一次比一次短,一次比一次痛苦,若非想着你,我早就承受不住那番痛苦了。我知道我活不长了。我要在我死之前,将这此话全都告诉你,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秦风心头震动,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促使这天之骄女对自己有了这么深厚的感情,自己和她接触的次数,用一支巴掌都能数得过来,难道说,女人对救命恩人总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想我。”长乐公主的声音渐渐地颤抖了起来,充满期望的双眸中流淌着一此绝望和伤心的表情。

    秦风依然沉默,满脸愧疚,她的那双明媚的眸,让人无法直视,只是看上一眼,就能让人的胸口有一种撕裂了一般的疼痛口良久的沉默,气氛都变得沉重起来,长乐公主原本还楼在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直至消失,唐风那躲躲闪闪的眼神,已经将他的内心活动完全表现在了脸上。

    “你,连骗我都不肯么?”长乐公主瞬间泪流千行,她不是白痴,她也不是傻,秦风从始至终的表情她完全能看得懂,陷入感情中的女人对这些尤其敏感。

    “我不想骗你,也不能骗你。毕竟在我记忆中咱们只认识两天。”秦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续道“你也知道,过往的事情我早已记不得了。所以,公主无需介怀,也无需在意,就当我们是重新认识的吧!不过,你这么优秀、漂亮,花朵一样的人儿,傻瓜才不喜欢,想你还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么?”

    秦风露出了淡淡的微笑,那笑容别具魅力,让人有股如浴春风的感觉。

    长乐公主怔了怔,随即露也出了爽朗的笑容。

    “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你想我的那一天。”

    “只要你配合,就不会死。”秦风深深的看了长乐公主一眼,重重道“相信我。”

    “我信。”秦风的话,正好解开长乐公主心底死结,令她露出了真挚的笑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