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23章:江南第一才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既然已经决定了目标,秦风也打算辞退了弘文馆学子的虚位。因为还有半月他就要行冠礼成年,以秦风的身份这一成年,朝廷就会有赏赐下来,任命他为朝廷命官,正式为大唐效力,这书也无需在读了。

    第二天,当秦风向长乐公主说明自己的打算,长乐公主虽然不舍,但也知自己的心上人干略无双,是干大事的人物,因此并未干涉。只是不舍的说道“离开学堂,以后想见一面就困难了!”

    秦风笑着安慰道“别一脸郁闷,笑一笑。最多我抽空去找你就是了,而且我人在长安,军营离皇宫并不远,去皇宫的路我知道怎么走,我有李叔叔给的令牌,假公济私一下,相信李叔叔不会那么小气的!”

    听秦风如此一说,长乐公主也展开了笑脸道“那我们说好了!我等你。”她伸出了小拇指表示要拉钩钩。

    秦风摇头苦笑,伸出小指与她拉了拉!

    自从李世民许下婚约,长乐公主一言一行也大胆了起来,若是以往,这话是决计不会说的!

    长乐公主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道“能不能晚几天向孔先生请辞?”

    “嗯?”秦风一脸问号。

    “四月初八有场诗文赛,是北方与江南的比试。咱们北方饱经战乱,与江南相比却是稍逊一筹。北地已连败三年了,我希望你能参与,给咱们争回脸面。”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长乐公主说完,霞飞双颊,将一颗螓首深深的埋了下去,都要陷入胸前的那两团深深的沟壑中了。

    秦风看到这种情况,真的好想说,拿开你的头,换我的头来。

    秦风无所谓道“好吧!长乐所求,我有什么理由拒绝的呢。”反正离冠礼还有一段时间,早点晚点离开弘文馆没多大区别。

    “你答应了?”长乐公主惊喜的抬起臻首。

    秦风含笑点头“尽力而为吧!”

    “这回咱们一定能赢。”长乐公主也松了口气,总算是答应了。

    这一幕让秦风瞧在眼底,嘀咕道“也不知你对我哪来莫名其妙的信心!”

    长乐公主听了笑着眯起了眼睛,却不回答,心底却道“也许这就是信任吧!”

    江南文人,以鹿鸣诗社为首。

    鹿鸣诗社的成员多是江南出名的人物,他们不是背后有着一定的家世背景,就是地方上的才子。鹿鸣诗社,取自诗经中“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意在向广大才子发出邀请,希望所有的才子都加入到这个鹿鸣诗社中来。

    尤其是诗社发起人之一,更是出自江南徐家,拥有江南第一才女之称的徐慧。

    徐慧、陆诚、顾云还有一个张庭,正是这鹿鸣诗社的创始人。

    陆诚、顾云、张庭的背景很不简单,他们出自江南鼎鼎有名的陆、顾、张家。

    江南三世家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三国时期的东吴。

    三大世家的先祖在历史上都留下了名字的英才、雄才,分别是陆家的陆逊、顾家的顾雍、张家的张昭,同在魏晋南北朝兴起的江南三世家,在江南的影响力完成不弱北方的王、郑、崔、卢、李等五姓七望。只是相对于王、郑、崔、卢、李,他们在官场上的地位却与其身份不相匹配。

    听了长乐公主的大致介绍,秦风意味深长的笑了,江南三世家子弟北上挑战,如果没有长辈在背后推波助澜,打死他都不相信。

    他们这么大张旗鼓的作为,无非是想要引起李世民的注意,继而在官场上取得与他们相匹配政治地位。

    只是,他们能够如意吗?

    秦风心下冷笑不已,熟知历史进程的他自己知道门阀世家毁于李世民之手,对自私自利的世家李世民从来没有丝毫好感,现在不动,只是时机尚未成熟而已,一旦北伐成功,最先倒霉的肯定是这些世家。

    陆、顾、张三家不明局势,不了解李世民的为人,却自己送上门来,与自投落网又何区别?

    “鹿鸣诗社余者不足道,独惧徐慧一人。”长乐公主没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只是单纯的从才华上面去分析。

    “这么厉害?”

    “没错!”

    更让秦风惊讶的是徐慧居然以一女子之身居于社长之职,细问之下,才从长乐公主口中知道徐慧这江南第一才女并不是浪得虚名,而是名至实归的。

    徐慧如一般女子一样,在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并没有想过给她取名字,只是在五个月的时候,徐惠就开口说话了,父亲徐孝德见她如此早慧就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徐慧。徐慧无愧父亲给她取这个名字,四岁时能口诵论语、毛诗,八岁已善属文。她父亲想看一看她有多少能耐,于是以离骚体出题“小山”,徐惠一挥而就,辞云“仰幽岩而流睇,抚桂枝以凝思,将千龄兮此遇,荃何为兮独往?”

    八岁作诗的徐惠,一跃成为江南著名才女,此后拜在江南大儒张素门下,才华更显于世,最终被人称为江南第一才女。

    秦风听了也是暗自咋舌,八岁作诗,这也太牛气冲天了。

    “怕了吗?”

    “怕倒不至于,只是有些意外罢了。”秦风笑了笑,看来自己的到来,使得一些人一些事提前出场了。

    不知不觉间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四月初八。

    经过几年的酝酿与有心人的炒作,四月初八已经成了文坛盛会,早早的,名门世家之后,学识丰富的风流雅客蜂拥而来。

    对于这样的盛会,李世民采取了放任不管之态度,除了加强守卫之外,还特意开放了曲江池与芙蓉园作为举办地点。

    曲江池在唐长安城东南隅,因水流曲折得名,因为风景优美自古以来都是皇家苑圃,在汉武帝时就修有宜春苑、宜春后苑和乐游苑,隋朝扩建长安时。凿地为池,称之为芙蓉池,称苑为芙蓉园。

    因为是皇家苑圃,芙蓉园内不得进入。但芙蓉池附近广阔的空间却是整个长安百姓聚集游乐的场所。

    而今天,这个例外。

    为了表示是天下英才的重视,李世民难得的大方了一回,不仅仅开放了芙蓉池,而且还派遣文坛巨匠孔颖达,政治大佬魏征、萧禹,书法泰斗欧阳询、虞世南、禇遂良等人作为最终的裁判。

    当然,芙蓉池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进去的,

    要进去是有前提的,条件自然是与文会盛会息息相关。

    那就是对对子。

    十八学士出联一百幅,由大家进行抢答,答对三条方有入内的资格。

    当然,这是针对普通观众。

    像秦风这样的权贵子弟及江南的选手,是可以直接通过通道入内的。

    不过,秦风的性子又犯了,他谢绝了官方的安排,非要亲自通关。没奈何,有贤到良母潜质的长乐公主只得伴他疯了一把。

    一大早,秦风来到了立政殿迎接长乐公主。

    为了不丢长乐公主的颜面,秦风也做了精心的打扮。

    秦风长得异常俊俏。武艺有所成后,肤色健康而富有光泽,配合那宽肩窄腰长腿,没有半寸多馀脂肪坚实贲起的肌肉、灵活多智的眼睛、高挺笔直的鼻梁,搭配起来更是恰到好处,帅气得无可挑剔,有着让任何女人垂青的条件。

    尤其是此时他头戴红缨冠,身穿白色底绣上虎纹武士华服,脚踏黑色武士皮靴,腰间配上一把古朴的宝剑,更显得英伟不凡,惹得立政殿里的宫女媚眼儿乱飘!

    长孙皇后笑着从侧门走进了大殿。

    秦风上前参拜。

    “这里没有外人,你也无需多礼!”长孙皇后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眼睛不住的上下打量的眼前的浊世佳公子,正印了一句古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是喜欢!”

    “长乐正在屋里打扮,一时半刻,怕是不会好了,先坐下说话吧!”

    秦风依言在一旁的席子上跪坐了下来。

    长孙皇后说着一些长乐小时候的趣事,秦风在一旁细听着,嘴角露出了些许笑意。

    长孙皇后提到了六岁的时候,长乐干的一件趣事。

    那是在某一天,当时还是秦王的李世民挂着兵部尚书、兵马大元帅、天策上将等职务,那时,天下方定,大唐才开了一个头,诸事繁忙。

    李世民可谓日理万机,别说陪子女玩了,回家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常常以书房当做卧房。

    一天中午,李世民实在太累,禀退了所有人,趟在床上睡了过去。

    长乐公主自小就受到李世民的溺爱,多日见不到自己的父王便跑到了书房找他玩儿。李世民睡得迷迷糊糊的,也没有理会,只是支支吾吾的随便应付了几句。

    于是长乐公主来了火,从书桌上拿过毛笔在李世民的脸上画了一只大乌龟。

    长乐公主极擅书画,在小的时候也表现出了绘画的天份,那一只乌龟画的是有模有样。

    过不多时,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三人求见。

    内官上前通报的时候,李世民恰恰背朝着门口没有发现他脸上的乌龟,当他坐起来的时候,内官已经回头去请房、杜、长孙了。

    于是,李世民就顶着一张画着乌龟的脸,接见了房、杜、长孙三位大臣。

    秦风听了怔了半响,愕然道“不会吧,公主端庄贤惠,小的时候竟如此调皮?”

    “可不是!”长孙皇后掩嘴轻笑了起来“当时可把陛下气得,手都高举了起来不过任是没有舍得打下去!”

    秦风会心微笑。

    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长乐公主终于姗姗来迟。

    秦风听着脚步声,回望过去,咋见之下,不由得呆立当场。

    美!

    好美!

    太美了!

    只见长乐公主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

    那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走动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耀人眼目。可偏偏如此装饰,却难以掩它主人的半分风采,沦落成了衬托鲜花的绿叶。

    它的主人有着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羞涩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站在那儿,端庄高贵,文静优雅。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天上仙子也不过如此!

    秦风都找不出话来形容了。

    长孙皇后摇头笑道“长乐,母后知你心意,但如此出行,只怕你们难以抵达芙蓉池畔。”

    秦风十分赞同道“公主这模样只要出了皇宫,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定会让一群自诩风流的文人雅士,接连不断的上来问好。最终,明天都到不了芙蓉池。”

    长乐公主顿住了脚步,她只想着如何打扮的漂漂亮亮,却忽视了这一点。想要退回去卸妆,但却有些不舍。一个时辰前,她便在铜镜前打扮了起来。用了整整一个时辰,这才打扮好的装束,仅仅只是让杜荷看了一眼就将卸去,岂不可惜。

    长孙皇后从宽大的袖中拿出了一条面巾,“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母后都准备好了!将它带上,会好许多!”她信步来到长乐公主近前,低声道“人多的时候带上,人少的时候卸了也无不可。”

    长乐公主娇嗔不依,但还是将面巾收了下来,随着秦风一道出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