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25章:天作之合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鉴于两位的出众表现,经各位大人的一致意见,两位已可晋级入内。”

    作为主持人,卢清接到幕后大佬们的纸条后,匆匆忙忙的叫了一个暂停,宣布了“评审团”的结果。

    数百文人墨客,长长舒了一口气。

    这两人太厉害了,给大家的压力太大了,二十道题竟然让两人抢了一干二净,再这么下去,大家干脆回家算了。

    卢清续道“两位才思敏捷,值得赞许,可他们却也间接抢了大家的机会,为表公正原则,诸位大人一致认为两位当罚。”

    如此决定一出,顿时引得一片哗然!

    “这倒是一件奇事!”秦风有些不知所以“事先也没有说不可以抢啊?”

    长乐公主苦笑道“玩过头了!”

    秦风高声问道“不知是怎么样的处罚?”

    卢清道“或用诗、或作画描绘此情此境。”

    秦风哈哈一笑,对长乐公主道“可有兴趣一试?”

    “既然来了,岂有退去的道理!”长乐公主书画一绝,也是自视甚高之辈。

    “有请两位才俊登台!”

    秦风、长乐公主自若一笑,信步走了上去。

    “见过卢大人!”

    登临高台,两人行礼。

    卢清还了一礼,问道“不知如何称呼两位贤才?”

    “秦风!”

    “李丽质!”

    此际,四周正是沉寂之时,两人站在高处自动报出姓名,顿时,大家都知道了两人的来历。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秦风。”

    “长乐公主!”

    在场诸人,一个个惊呼了起来。

    “臣卢清见过公主。”高台上的人,全部躬身行礼,顿时,也证明了文人雅士们的猜测。

    “前不久,陛下下旨将长乐公主许配给翼公次子秦风”

    “嗨,大家好,我是秦风!不好意思,刚才与长乐公主一时兴起,于是斗了起来。耽搁大家宝贵的时间,万望诸位前辈兄长勿怪。”

    秦风对着人群行了一礼夫唱妇随,自然少不了长乐公主的一份子。

    “秦公主客气了!”

    “公主多礼了!”

    身份珍贵的秦风、长乐公主在众目睽睽之下行礼道歉,顿时,将大家微有的怨气冲到九霄云外,对这对神仙眷侣好感顿生。

    “公主、秦公子,二位不知展现什么绝技?”明白两人身份的卢清,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

    不客气不行啊,一个是李世民最宠爱的女儿,一个是秦琼次子,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不是他敢得罪的人物。

    “她作画我题字!”

    “他题字我作画!”

    两人配合无间,竟心有灵犀,同时说道。

    两人默默对视,嘴角间,竟似有笑意。他们固然彼此重视,但还是首次体会到这种水汝交融、心意相通的感觉。

    长乐公主来到案几前,深吸了口气,静静凝神,此刻的他全然忘却了身外之事,想着先前那种感觉,随心而画,全然不知手中的笔已经开始在纸上动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身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道“莲花?”

    愕然抬头,才见秦风站在他的身侧,欣赏着她作得画。

    长乐公主这才发现自己画的是莲花,也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画好了一副超乎想象的作品。

    长乐公主多日未成作画,心血来潮之下,作画之际,竟然觉得流畅无比,很多时候似乎手中的笔有自己的意识,自己在行走一般,她所要做的不过就是扶著笔不让它倒下去便行了。

    长乐公主想起阎立本所说的一句话来“作画的最高境界便如佛教所讲的禅定一般,是一种无为之作。起笔以后,心中便忘了画,就如禅定以后便忘了禅定前所想的事一般。这个时候,只是潜意识在引导手中的笔作画,往往能超出自己的正常水平,有惊人之作。”

    长乐公主又惊又喜,更不去多想,只凭意识去画,待她的意识回到面前的宣纸上时,才发现,那画已经完成了。

    这真的是我所画?是我的水平吗?

    长乐公主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画出来的,第一次感受到了绘画的禅意,用心去画,凭借本能画出自己想画的东西。

    在入禅的那一刹那,她心中想的是秦风与芙蓉池,所以她画的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常人画莲,着重画叶,以荷叶来衬托莲花的美。

    而长乐公主这一幅画是例外,她着重画的竟然是淤泥,以水塘里的淤泥来衬托风的灵动、风的变幻无常,那种以实写虚的意境跃然纸上。

    画美,意境更美!

    面对如此一幅画,除了爱莲说,秦风也实在找不出任何合适的字句有资格写在这幅画上了。

    当即提笔,一挥而就。

    长乐公主低声念道“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

    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她念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清楚楚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莲花身处污泥之中,却纤尘不染,不随世俗、洁身自爱和天真自然不显媚态的可贵精神,在这短短的百字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在场的众人皆有一定文学功底,咋听之下,无不惊叹。

    长乐公主眼中更是闪过了由衷的佩服,她便是自己也不知自己画的是什么,可秦风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想出了如今精妙的语句来赞美莲花。

    如此才华,又岂是七步成诗的曹子健可以相比的?

    想起秦风是自己未来的夫婿,心中充满了自豪。

    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惊呼,转头望去,正是卢清所发。想来,他已经看到长乐公主的画了。

    “公主此画神来之笔。可与我朝阎侍郎相提并论也!”

    阎侍郎即是阎立本。

    长乐公主的画可比阎立本?

    一时间,四周都动容了起来,纷纷意图前来观看。

    卢清未免所有人拥挤上来,将画挂起,当众展示。

    一时间,曲江池广场顿时热闹起来。这里聚集的大多都是长安一带有点名望的文人雅士,而大多数的文人雅士也都有自己“独特”的脾气,此刻初见此画,自然忍不住出声议论。

    突地,人群中有一人利声叫道“大家快看秦公子的字。”

    “好字!”

    “方正茂密,笔画横轻竖重,笔力浑厚,挺拔开阔雄劲。别具一家!”

    “虞先生、欧阳先生、褚先生之后的第一人。”大唐治国文武并重,书法是一门高深的艺术,如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等人那一个不受人敬仰,追捧?

    现在,竟然有人将秦风与这三位宗师并列。

    我的老天爷!

    秦风有些头晕目眩!

    “我们走!”秦风见场面有失控的征兆,拉着长乐公主快步离去。

    至于那一副画。

    两人也顾之不上了,只不过,谁也不敢据为己有。

    当人们意图寻找秦风、长乐公主的身影,却发现两已经在侍卫的下远远而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