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27章:舍我其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因为书法,已经浪费很多光阴,经秦风提醒,一众大佬这才意尤未尽的停止了交流,约了拜会的时间,连袂而行,往芙蓉楼的大厅而去。

    厅中,摆了两排桌子,北派与南派各坐一方,俨然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由于比试的时间未到,大家都与相熟之人轻声闲聊。

    “弟子见过诸位先生。”

    当孔、虞、欧阳、禇等人步入厅堂,南北两派的学子无不起身躬迎。

    “列位才俊,无须多礼!”

    几个红光满面的老头子,让诸多学子起身后,没有意想中的落座主席,反而分在两侧,躬身迎接一对青年璧人。

    “公主、小友先生先请!”

    此刻,四周一片沉静,四位宗师的话,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大家的耳际。

    这是何方神圣?竟然让四宗师以“小友”、“先生”称呼。

    倒是长乐的公主之尊竟然让人忽略了。

    “四位先生,你们这是”起身相迎的魏征也是一脸疑惑,不知这几位搞什么鬼。

    “秦先生开创了全新一派书法,老夫自愧不如,愿以师侍之。”

    “啊?”

    大厅中轰然巨响。

    大儒孔颖达拜师一事,犹如晴空中的一计特大霹雳,震得大家久久回不过神来。

    孔颖达是谁?

    大唐十八学士之一,太子右庶子,国子司业,祭酒,掌管一国教育,是大儒中的典范,称之为大唐第一大儒也不为之过。

    他是万千儒士仰慕的对象,是万千士子追捧的儒者,名扬宇内。

    可孔颖达不计身份之尊,当众拜师秦风,足见秦风书法之妙,惊世骇俗。

    这孔颖达的名气极大,秦风自然身价百倍。

    这还不够,只听虞世南点头道“没错。秦风小友在书法上的成就无可限量,老夫自愧不如。”

    一边的欧阳询、禇遂良深表赞同。

    得当世最出名的书法名家一致认可,秦风这一代书法宗师之名以成定局。大唐书法界首推虞世南,次之欧阳询,再次褚遂良。

    秦风得到他们三人认可,世人还有何话好说?

    秦风郁闷的看了长乐公主,无能为力,经此一闹,自己想不出名都难了。

    待几人各归其位,大家还处于混乱的状态中。

    “好了,佳期已至,文会正式开始。”

    宣布完毕的魏征刚要说些什么,一声“皇上驾到!”由殿外传来。

    “恭迎陛下。”大家吓了一跳,立刻长身而起,躬身相迎。

    秦风与长乐也离席迎接。

    “诸位无需多礼,朕只是过来看看你们这些我大唐未来的英杰,过于拘束反而不美!”李世民大笑着走进了偏殿,那股君王的气度显现无疑。

    李世民这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却让偏殿里大多人都报以了激动的心情,个个都觉得李世民是为他们而来,觉得受宠若惊。

    秦风也不得不承认李世民的个人魅力确实强大。若以数值来计算,绝对是满值一百。

    李世民步入大厅,毫不犹豫的霸占了魏征的位子,坐到了主位,让他们各自回到席位上。

    突见秦风与长乐公主坐在一席,李世民一愣,很快就露出的若有所思的笑容,那笑容极其的猥琐灿烂,似乎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李世民以茶代酒,与众人对饮了三杯。然后在上面当起了活菩萨,没有丝毫干涉的意思。

    魏征干咳一声,禀道“皇上,经臣等商议,拟定七个诗材,由双方派出一员代表作诗,最后由在座先生与学子评判高低。臣等还没既定题裁。臣有个提议,第一题材不如由皇上来出如何?”

    李世民眼睛一亮“既如此,朕就喧宾夺主,起个头吧!”看了双方一眼,笑道“双方才俊,关于第一局你们派谁比试?”

    “皇上、诸位前辈,民女徐慧代表江南学子比试。”清脆的声音响起,江南一派的第一席位,一个女子盈盈一礼。

    好美!

    秦风脑海闪过这个念头,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再加上标准的瓜子脸,高高的鼻梁,东方女性的一切美丽特征都在那张脸上。秦风也不由自主的感慨造物主的神奇,眼前这女儿论五官长相秀丽,完全却能够与长乐公主不相上下,两人就如春兰秋菊一般,各擅胜场。

    长乐公主介绍道“她就是江南第一才女,徐慧。显然是想一举夺得头筹。”

    秦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李世民盯着首席上交头接耳的秦风与长乐,询问道“北方派出哪位才俊?”

    “非公主不可。”人群中爆发出了阵阵的声音。

    长乐公主站了起来,对诸位长辈殷殷一礼,道“父皇、诸位叔伯,秦公子远胜长乐百倍,长乐推荐秦公子。”

    长乐一出头,众人亦是相互应和,有真心支持的,自然也有希望秦风丢人的存在。

    比如说,长孙冲就是后者,秦风意外的发现长孙冲的脸上竟全是幸灾乐祸的神色,对上秦风的目光,眼中全是怨毒。

    秦风有些莫名其妙,长孙冲跟他不对眼,并不奇怪,但没有必要露出如此神情吧?

    秦风坦然一笑,道“公主有命不敢辞,秦风愿意一试。”顿了一顿,又道“不过非要以地域来分什么北派,南派,我不敢苟同。北方是大唐的土地,难道江南就不是了?同是炎黄一脉,又何必如此见外呢?以文会友我认同,毕竟有竞争才有进步嘛!但是”秦风提高了声音,厉声道“但是我不希望由此而产生仇恨、怨气,因为,我们是炎皇子孙,是兄弟姐妹,再怎么斗也脱离不了我们同根同源这个事实。我希望大家记住一句话天南地北一家人。”

    说着,秦风自行倒起了桌上的酒,打了一圈,敬了全厅人众。

    “好一个天南地北一家人。”李世民纵声大笑,举杯相迎。

    看着洒脱不羁的秦风,长乐公主芳心也是微微动荡。

    秦风这种我行我素的风格气质,是最令人着迷的了。

    徐慧精神大震,亦是举杯相迎。

    秦风突然发现坐在自己下首的长孙冲一直阴沉着脸,玩心一起,低声道“你看对面,那人像不像一直吃人的恶狼。”

    长乐公主冷冷的看了一眼,但很快就移开了眼睛,暗自哼了一声。

    秦风与长乐公主同坐一席,两人细声细语,真是羡煞旁人。

    李世民道“秦风这话说到朕的心坎里了,以文会友是风雅之事,不是拉仇恨的场合,同是一家人也没必要如此。你们看”他手指外面道“池畔有株幼梅,弯曲却不屈,正如你们一样,年轻却努力向上,朕就以梅为题,如何立意你们自选,以半柱香为限。”

    “既然如此,民女就先开个头吧!”李世民这话音一落,徐慧立刻抢先想要拿个头筹。

    众人一惊,想不到这女子竟然如此的才思敏捷。

    “徐姑娘请!”秦风微微一笑,在这当头他也不会跟徐慧抢,索性任她而为。

    这一回,所有人都吃惊了。

    秦风如此自信,岂不是说他也成诗了?

    徐慧也是惊讶了一下,笑道“既然秦公子相让,小女子献丑了。”说着就将自己作的一首骈四俪六的美文念了出来。

    徐慧很有文采,骈文是盛行于南北朝时期的一种取代汉赋的文体,其主要特点是以四六句式为主,讲究对仗,因句式两两相对,犹如两马并驾齐驱,故被称为骈体。就是专以达意明快为主,不受字句和声律约束的散文。

    这一首美文,将幼梅描绘的淋漓尽致,一下子就搏得大家的赞赏。

    李世民眼中也露出一丝赞赏,赞道“徐才女不愧才女之名,这篇骈文境界优美,实乃上上之作。秦风,到你了。”李世民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盯着自己的未来女婿,其中还有一丝挑衅的神色。

    秦风笑了笑上前道“既然如此,那秦某就献丑了!”

    最初剽窃时,秦风是羞愧。

    第二次剽窃时,秦风是非常羞愧。

    等到第三次剽窃时,秦风是很羞愧。

    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那点羞愧之心,也渐渐的淡了。

    身为穿越众,若不懂得剽窃,焉能被称之为穿越众。

    现在,秦风已经全无感觉。

    当剽窃已成为了一种习惯的时候,还能有什么感觉呢?至少,秦风已经麻木了!剽窃一次是剽窃,剽窃十次还是剽窃。但剽窃百次,千次,是原创,得叫宗师。

    只听他念道“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再一次的寂静!

    秦风环目四顾,不由得意洋洋了起来,此诗一出,最少几年无从敢咏梅!长乐公主是一脸迷醉,徐慧也是凤目闪光,长孙冲则是一脸的不敢相信,眼中满是嫉恨的光芒,至于李世民的态度就颇耐人寻味了,似乎有一点欣赏又有一些古怪。

    其他人也想不到秦风在作诗上有如此水准,也无言以对。

    过了好一会,徐慧这才深深的望了秦风一眼,有些失落道”想不到秦公子对诗词专精于此,小女子甘拜下风。”她被尊为江南第一才女,平时也常常自得,但今日却深受打击。心道“这天下之大,果然人才无数,实在不能就此骄傲,满足啊!”

    秦风谦虚笑道“在下一介武夫而已,读书写字也只是玩玩而已,徐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

    众人相视无语。

    在场的人那一个不是自幼受到良好教育的,对于文学这方面的研究少说也有十年的苦功!

    可秦风这玩玩而已,却能比得上他们十多年的用功,这差距海了去了。

    徐慧美目毫不掩饰的露出对秦风的欣赏。

    长乐公主的眼神更是有些痴迷。

    只有李世民一脸的好笑,他可是听秦琼说过,这小子除了练武,就是读书写字,现在却拿出来吓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