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044章:大小狐狸互算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小疯子就是花样多,管你什么太极、太低!还不得输给我?”程咬金咧嘴大笑,只听他大喝一声,程咬金揉身再上,他拳法与刚才略有不同,不光是快而且夹杂了太多的假动作,快拳连攻,臂影晃动,在一众侍卫的眼中,“程咬金”仿佛突然多出几十条手臂般,上下前后左右俱是残影,防无可防。

    藉此危机关头,秦风却缓缓合眼,他动作缓慢,右掌挥出,凝重如山却又轻灵似鸿毛,程咬金心中诧异,只以为秦风装神弄鬼,却不知道这正是太极拳所谓“以慢打快、以静制动”的最高境界。

    太极感应,有感必有应,秦风右掌于重重臂影中精准无误的搭在了程咬金左手腕,借巧劲横推,程咬金身不由主的向前冲一步。

    想不到会有此变化,程家侍卫齐声惊噫。

    侍卫惊,程妖精更惊,他势在必得的一拳竟好像打入汪洋大海,不光劲力消失个无影无踪,他下盘竟也被带动,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让他刚到莫名的惊悚。

    秦风一招得手,他得理不饶人,后招如长河贯日般连绵不断,程咬金跌跌撞撞,竟好似被困在无形的牢笼之中摇摇晃晃。

    这一番热闹引来了几个缩小版本的程咬金,他们分别是程处亮、程处弼、程处寸、程处立,其中还一个长得很像崔氏的小美女,她是程咬金唯一的女儿程若冰。

    程若冰在阳盛阴衰的家族里,是宝贝一样的存在,不仅程妖精与崔氏,便是程低兄弟也把她宠到天上去,这丫头可不简单,不爱红妆爱刀枪,小小年纪却天赋惊人,小时与程咬金学武练剑,勤奋程度比几位兄长只高不低,而后更被李靖的夫人红拂女收入门墙。红拂女当年是杨素府中的舞女,作为前朝最有影响力的权臣,杨素南征北讨、战无不胜,由于威望太盛而功高震主,一直深受文帝杨坚的猜疑和忌惮。

    杨素也是一代雄杰,自然不是束手待毙之辈,他一面向野心勃勃的晋王杨广靠拢,一面于暗中培养一支实力强悍的杀手部队,用来排除异己。红拂女名为舞女,实则是训练有术的杀手,而且是其中翘楚,极精刺杀之术。红拂女晚年收徒,对聪明好学的程若冰十分溺爱,把生平绝技毫无保留的传授与她。这使得程若冰年纪轻轻就有着十分厉害的本事,也养成了眼高于顶的高傲。

    江湖武技讲究套路、姿势优雅,与直来直往的战场术截然不同,也正因如此,她十分瞧不起程老妖精那直来直去的技巧。可每次与程妖精比试的时候,都败在了她所瞧不上起的那些招式,程老妖精在其他方面很宠这个女儿,可一旦到了比武这方面,就手下不留情了,他才不管你是男是女。于是乎,程若冰一如几位兄长,很悲剧。

    现在,程若冰见到秦风的太极拳姿势优美、飘逸若仙,而且把自家老子打得毫无还手余地,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满是不可思议与心动的神态。

    “姐姐,秦二哥这是什么拳法?”问话的是最小的程处寸。

    “你问我问谁?”程若冰盯着秦风目不转睛,痴痴的说道,她自幼学武,也听红拂女说过各种各样的功夫,却从未听过有这种以慢打快、以静制动的功夫程若冰当然不知道答案,他只是痴迷的看着秦风随手挥出的一个又一个太极圆。

    太极拳以静制动,应敌之际有“发、拿、打、化”四法。

    所谓“发”是指发劲,以气蓄劲,把全身气劲集中于一点,爆发而出“拿”是以劲拿劲,拿住对方关节或穴道,以截止对方攻击,从而牵制对方活动致使其败落“打”则有打势与打意之分,想法设法干扰对方精神,指上打下,声东击西,以打掉对方攻势“化”则以柔劲为主,大化小、小化无,化解对方攻势,乘胜而击之。

    这当然是秦风的拿手好戏,反手扣住程妖精手腕,往前一带,程妖精下盘立刻失守,身子踉跄向前,秦风另一只手掌在他背上一推,程妖精失去了平衡,扑倒在地。

    秦风气定神闲的站在原位,程妖精立马爬了起来,此刻他汗如雨下,气喘如牛,体力也近乎透支。

    程家子女,一个个的都露出了骇然神态。

    程咬金名满天下,是秦琼、尉迟恭之后的第三人,谁想今日他竟败在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手中。

    “秦二哥竟然厉害至此,他什么时候学了这套古怪的拳法了。”程处亮甚是诧异,大家时常练武,都熟悉对方的路数,可是这套拳法他还是第一次见过。

    “二哥真笨,问问不就知道了吗?”程若冰跺跺脚,向战场中奔跑而去。

    而这边,程咬金总算喘过气来了。

    “厉害,厉害,小疯子,武艺不错。这招式虽然古怪,但老程我也不得不服输。”程咬金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本以为除了那几位老战友,再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在他手中讨得便宜。

    没有想到今天尽然让一个弱冠未到的小子赢了半招,他混世魔王还是要点脸面的,当着自家儿子的面,输了就是输了,承认的倒也是干脆无比。

    也不为自己败而找借口,坦然承认了下来。

    秦风暗自心折,稍显自谦的说道“侥幸,我赢在的是招式上,实力方面,离老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程咬金洒脱笑道“输就输了,没啥借口找的。等你经验丰富,我更加打不过你了。”

    “秦二哥风哥哥!你真厉害。”那边,程咬金家的一众子女“呼啦”一声,把秦风围成一圈。

    “你用的是什么拳法?”

    “我也要学!”

    “我要求不高,只要打败父亲就行!”

    “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群大小不一的小子们,七嘴八舌的说话,秦风都不知道回答哪个的好。眼尖的秦风发现程咬金面如锅痛,本来就黑的脸更黑了。

    “要糟糕!这些家伙要倒霉了。”

    熟悉这家子情况的秦风才刚这么想,只见老程大发神威,一脚一个把那堆家伙踢翻在地,连程若冰也没有例外。

    程妖精大发神威,牛气冲天道“就凭你们这群乳臭未干的小家伙,想打败老子,还要学上二十年。”

    “趁人不备,算什么好汉?”程处弼大声的叫嚣。

    程咬金得意洋洋道“书法有云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嗯,难道你老子我没教你吗?都给老子滚,每个人给老子抄写家规十遍。”

    一众家伙蔫了,包括程若冰在内,程家人没有一个是有文字的基因。

    “遵命!”一个二人有气无力的回应。

    “还不滚?”程咬金脚一抬,一伴人顿时跑得比兔子还快。

    “如何?”程咬金嚣张的看着秦风,以示程家家教之森严。

    “不错!”

    秦风竖指赞道“不愧是蒙叔叔。”

    “小疯子,什么蒙叔叔,老子姓程。”程咬金一巴掌拍在秦风的肩膀,醉意熏熏的打了一个酒嗝,摔倒在地呼呼大睡。

    “老叔!”

    “嗯,哼!”程咬金翻了一个身,继续着他的春秋大梦。

    “风公子!”见程咬金如此,几个侍卫相视苦笑,显然,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

    秦风一拍脑门,懊恼道“无妨,你们把程叔叔抬回房间休息吧。麻烦与叔母说声,我走啦。”

    “公子慢走!”侍卫架起程咬金就走。

    嬴、秦、程!字音相近,莫非是我弄错了?真的是巧合吗?

    看着毫无反应的程咬金,秦风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起来,程咬金这种情况他见过很多次,至此,他都拿捏不准了。摇摇头,离开了卢国公府。

    “疯子,一大一小的疯子!”程咬金待照顾他的崔氏离开后,猛然睁开了双眼,跳下床来,他的脸上笼罩一层前所未有的严肃。

    “这老鬼也不与我通过一声。这种事情能说么?能说么?真是的。”程咬金焦躁不安的踱着圈子,喃喃自语道“到底说了什么,又说了多少?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得去找找秦老鬼问个清楚明白。”

    程咬金的眼眸透露着一种睿智的光芒,心想这小子奸似鬼,诈我不到什么信息,会不会以我的名义去诈秦老鬼?老鬼可没有我这份机警

    不得不说这粗中有细的老魔王,胸壑之中内藏城府不比那些文臣差多少。当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再也呆不住了。

    “你去哪里?哪里出事了?风风火火的。”程咬金大步往外跑的时候,遇到了端着一盅醒酒汤的崔氏。

    “大事,天大的事!比长安城着火还严重。”程咬金一边穿衣,一边往外跑。

    崔氏大声道“要不要武器?”程咬金暴走的情况,只有爆发战争的时候才会出现,也难怪她会如此想。

    “要武器干嘛?又不打仗。”程咬金反而一愣神。这时候,一阵清风吹来,脑子清醒了几分,蓦然他惊呼一声,一拍头颅道“不行,不行!这小子肯定守在哪个地方,现在出去就上了他的当了。”

    “怎么了?火急火燎的。”崔氏大惑不解,不过程咬金向来如此,她也没有多想。

    “没什么,我以为天亮了!得去点卯了,原来睡过头了。”

    “”崔氏瞧瞧朗朗乾坤,哭笑不得。

    “算你狠!”

    正午时分,抱着咕咕叫的肚子的秦风从程府一个角落里窜了出来。

    如程咬金所料,秦风并未走远,只是包了一个圈子,趁人不备攀上了一棵大树,站在高处监视着卢国公府的前后门,只是那头老狐狸的耐性强得出乎意料。

    或许,他真的只是单纯的姓程。

    说服了自己的秦风大摇大摆的往皇宫方向而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