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网_天天中文小说网_狗狗免费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壮哉大唐少年郎 > 章节目录 第059章: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章节目录 第059章: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翌日早朝时分,文武大臣果然对秦风遇刺一案进行了争辩。魏征顶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珠子,首先发难“皇上,昨天晚上,左武卫秦中郎将当街遇刺,证据确凿之下,臣等已经查明幕后主使是赵国公长子长孙冲。长孙冲雇人刺杀秦风,是一罪利用亲情之便盗用赵国公印章,是一罪擅自调动巡城军,下达杀死秦中郎将伪令,藐视国家律法,是一罪长孙冲数罪并犯,罪罪重大,实不可赦,理当受到严惩,以儆效尤。赵国公长孙无忌管教不严是为父之过,丢失印章是为不谨,请皇上治赵国公长孙无忌管教不严、疏于职守之罪。

    李世民揉揉发涨的脑门,无奈道“魏卿家,不过是小儿辈之间的事情,没必要如此劳师动众吧!”

    即使是堂堂的九五至尊,面对刚正不阿的魏征,李世民心有发虚。按长孙冲的罪行,处死也不为过。只是顾及长孙皇后、长孙无忌的情谊,打算循私枉法的李世民最怕魏征纠缠不休了。

    魏征厉声道“皇上此言差矣!是不是小儿辈之争微臣管不着,也无权管,但长孙冲雇凶手当街行凶,且将护国巡城军当私怨的工具,他触犯的是国法,法不容情。不管有何道理,都无法改变长孙冲犯罪的事实。”

    “容朕想想。”

    李世民心头苦涩,魏征说的句句属实,也是为了维护国法的尊严,自己的诸多借口都是虚的,根本经不起推敲与反驳。

    魏征面不改色道“皇上,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长孙冲知法犯法,理应罪加一等。此风不可长,此罪不可赦,一旦赦免长孙冲,就会出现无数个长孙冲,到时,我们以什么来维护国家律法的尊严。比如说,秦风怀恨在心,他也扉人刺杀长孙冲,皇上又如何治秦风之罪?最终导致的结果是你杀我,我杀你,到时候,整个天下都将受此影响,请问皇上,这样的国家您还如何治理?您在天下人面前还如何做一个表率?现在,天下人都在盯着皇上,您是依法逞治还是大加宽恕,都是天下人学习的榜样。”

    “魏爱卿”李世民更为恼怒,不过这次恼怒的对象不是魏征,而是罪魁祸首长孙冲。

    魏征明显是把长孙冲往死里整,作为父亲,长孙无忌面露焦色,却是一筹莫展。正如魏征说的那样,他自己也有责任呢!自己的屁股都不干净,又怎敢在这关键时刻触及李世民的霉头

    而且,魏征的倔牛脾气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在你有错的情况与他顶牛那是自寻死路。

    “微臣孔颖达请奏。”

    “准奏!”一个魏征都招呼不了,再来一个同样得理不饶人的也颖达,李世民头都大了。

    “长孙冲数罪并犯,理当受到严惩。请皇上莫要因功废私,自从我大唐建国以来,从未发生如此恶劣事情。若因为私事,人人都可以当街杀人,那国法何在,大唐的纪律何在?”

    魏征依旧咄咄逼人道“皇上,律法存在的意义何在?律法存在的目的何在?”

    “自然是为何教化万民,约束万民!”李世民想也不想的如此回答了。

    “好,那微臣再问,长孙冲算不算犯了死罪?算不算触犯了国法?”

    “这”李世民也不知如何回答。不得不说,李世民的胸襟宽广到了一个极限的境界,别说是皇帝,就算普通人在遭人如此逼迫之下,恐怕也要大发雷霆了。而他堂堂皇王之尊,却让魏征、孔颖达像训孙子一样,没有半分脾气。

    “秦爱卿,秦风是你儿子,现在凶手已现,秦爱卿,你怎么看?”李世民看到秦琼无动于衷,于是来了一个祸水东引,希望把火力往秦琼身上烧。

    秦琼道“皇上,律法无外乎人情。臣认为这是小儿间的冲动,不值得如何大惊小怪,我们也年轻过,自然知道这个年纪的人是什么样的心情?至于魏大人说要治理长孙大人之罪,臣认为更加不必了,臣和长孙大人共事几十年,他的为人如何,臣心里也很清楚。况且,长孙冲是皇上的内侄,小儿是皇上的女婿,某种程度上说这是皇上的家事,微臣管不着,也无权管。”

    李世民朗声笑道“魏爱卿,听到了吗?这是朕的家事,是朕的侄子和女婿在嬉闹而已,此事不用再提,就此作罢。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朕罚长孙冲闭门思过三年,魏爱卿觉得如何?”

    魏征根本无视李世民的态度,淡然道“还请皇上莫要因私废公,自从我大唐建国以来,从未发生如此恶劣事情。若因为私事,人人都可以扉凶杀人,那国法何在,大唐的纪律何在?”

    “皇上,臣认同魏大人的说法,请皇上严惩凶手。”白发苍苍的孔颖达出声应和。

    “这”李世民也不知如何回答。

    “臣请皇上以正国法!”

    “请皇上以正国法!”

    “皇上以正国法!”

    “以正国法!”

    “国法”

    大唐不缺忠直诤臣,一个个文人出列请旨。

    看着阶下黑压压的一片,李世民头都大了。

    这些人都是他的股肱之臣,他们此举确确实实为大唐着想,他甚至连发火的资格都没有。这个时候,他甚至有些羡慕起一言堂的昏君杨广来,杨广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他的做事风格向来是谁同意,谁反对!

    同意的升官发财,反对的诛灭九族!

    进退不得的李世民直有骂娘的冲动,同时,恨不得把长孙冲给揪出来暴打一顿。

    “皇上,翼国公次子秦风求见!”正当李世民左右为难之际,殿外传来了一个对他来说不亚于天籁之音的声音。

    “宣!”李世民仿佛遇到救星一样,迫不及待的宣了。

    李世民这个皇帝也真可怜,想玩一只鸟,硬生生的遇到魏征,硬生生的被自己憋死在了怀里,想娱乐一下,魏征又带头跳出来挑刺,一个皇帝还要看属下的眼色行事,还要被他们要挟,这样一个皇帝真是古今绝无仅有的一个。

    一直等在殿外的秦风,对于魏征的话他自然也是听在了耳里,他甚至有理由的怀疑,作为李建成曾经幕僚的魏征是不是故意挑刺让李世民难过来着。

    “微臣拜见皇上。”

    李世民道“小秦爱卿平生,小秦爱卿,朕和众臣正在商议你遇刺一事,魏征魏大人已经查明幕后主使是长孙冲,现在,正在商量着如何给长孙冲定罪。关于此事,小秦爱卿是局中人,你最有发言资格,你来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秦风道“谢皇上。”

    行了一礼,径自走到魏征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魏大人,多谢您对于小子之事如此上心。”

    魏征扶起秦风,和声道“贤侄多虑了,不说遇刺的是你,哪怕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我也会用生命捍卫律法的尊严。”

    “魏大人忠公体国,小侄佩服。”

    秦风面对着李世民,道“皇上,此事并非大家想象中那么复杂,一言即可解释清楚。魏大人,那两个凶手的来历已经查清楚了么?”

    魏征道“查清楚了,是两个江洋大盗。”

    “正是这两个江洋大盗引发的一连串事件,总的来说,这件事是我和长孙冲精诚合作的一次胜利,我们两人无意得知这两个江洋大盗潜入长安,出于少年人好胜的心里,我们没有通报长辈们,由长孙冲出面扉他们来杀我,而我自认为武艺不错,就充当被刺杀的对象了,好在小侄命大,武艺还算不错,总算把这两个祸国殃民之徒给干掉了,所以说,我和长孙冲还是有功劳的,至于那一队巡城军不认识小侄,看错了对象也是情有可原,总而言之,是大家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却忽略了少年人的好胜心和冲动。至于巡城军,误以为我是杀人凶手,又见我手有凶器,自然手下不留情了。”

    秦风的解释在魏征这些老家伙听来,无疑漏洞百出,处处漏洞秦风却是有意为之,他的心胸没有大到为自己敌人辩护的地步,他只是给李世民一个借口罢了。而李世民也需要一个借口,管他是不是拙劣。

    魏征听得满头黑线,这种解释鬼才相信呢,他哭笑不得的说道“贤侄,你相信这个说辞么?”

    秦风眨着双眼,摆出一副萌态的看着眼睛瞪得老大的魏征,很是西洋化的耸了耸肩膀“事实就是如此,不管魏叔叔你们相不相信,我反正是信了”

    寂静前所未有的寂静

    整个大殿所有人的目光都钉在了秦风的脸上。

    李世民也是一脸古怪的看着秦风,哈哈大笑道“苦主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吧!就此结案,长孙冲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虽说出发点是好的,但国法无情,容不得半点玩笑,他私盗印章是不对,所以处罚还是不变,那就是闭门思过三年,长孙无忌疏忽大意,罚一年奉禄。鉴于秦风也是案中人物,不过他毕竟杀了两个江洋大盗,而且还是一个小孩子,朕就罚他当场做出一首诗。”

    李世民心情愉悦的看着秦风道“秦风,你可认罚?”

    “草民认罚!”

    秦风看着李世民无耻的模样,道“皇上,你出个题材吧!”

    “哦?你确定?”李世民看到秦风自信的样子,这回来了兴致,一但设置了题材,他发挥的余地就小了很多。

    秦风一拍胸口,傲然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这一下,所有人都来了兴致。

    秦叔宝也是满目笑意的看着自家儿子的表演。

    “少年人是帝国的未来,是国家的春天,你就以春天的风光为题,给你一柱香的时间,现场作出一首。”

    “皇上,您太瞧不起人了吧!这么简单的诗还要这么长时间?”

    “哦?那你道来。”李世民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准备以诗下茶。

    “诸君请听好,且容小子道来。”

    李世民点点头,把茶杯放在嘴边,很是享受的饮了一口。

    “春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啪的一声响,不知死多少。”

    “扑!”李世民一口气把含在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气急败坏的说道“臭小子,你这是什么狗屁诗啊!”

    “哈哈”

    刹那之间,整个大殿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武将这这的人笑得更加夸张了。

    秦风道“口误,口误,我不是看气氛太过严肃嘛!故意让大家开怀一笑,好了,真正的诗来了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好,好诗!”

    作为秦门大弟子,孔颖达自然是第一个捧自家师尊的场子了。只听他点评道“先生这首诗,渲染出一种春意醉人的意境,烘托了春晨中一片盎然的生机。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二句,诗人在美梦乍醒、欲起未起之时,回想起昨夜的风雨声声,于是想见风雨过去必有很多落花,这里的听觉形象风雨声决不是令人感伤的断肠声,而是包蕴丰富的更新曲。此诗用语平常,却蕴涵着开掘不完的艺术,是千古传诵的诗篇。”

    “孔先生言之有理!”

    “秦先生的诗面简洁,意境深远,实乃百年难见的佳作。”

    春晓一诗得到了文人们无穷的赞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